Tag: 伊朗

從科學的角度,北緯30度至45度之間,可能是這種疫病最適合生存及傳染力最強的環境及温度。(Shutterstock)

北緯37度

所有重疫地區,如果用一條在太空的線相連,像一集衞星射一條「死線」到地球。這是一條像拋物線的「疫病線」,平均線在北緯37度。 

中國各省市連港澳地區,經政府聯同民間的合力,疫情基本上得到紓緩。(Shutterstock)

天涯若比鄰

中國的總體經濟力量並非世界第一,但國際公益是默默地巨額付上,原因在哪?這是回應國家近年提出「生命共同體」的有力實證,亦是對「天涯若比鄰」的古舊優良文化,發自真誠的呼喚。

如果伊朗是美國的勢力範圍,鄰近的中巴通道並不見得安全。(Shutterstock)

伊朗上空的戰雲

伊朗是產油大國,西攬運油戰略要地霍爾木茲海峽,東接與中國友好的巴基斯坦。中國在這地區有重要戰略利益,石油仍是她發展所需的血液,這區域亦是一帶一路市場的各國交集之地,實不容有失。

美國的布局,香港只是棋子,用作牽制大陸,香港對美國沒有地緣政治價值。但是中美對峙,香港很難獨善其身,早晚會成箭靶。(亞新社)

香港的命運

往後香港局勢如何發展,主導權在中央,特區政府只是聽命而行,中聯辦換人,應是中央「出招」的第一步;有了這一步,換特首的機會就更低,很多香港人也許會大失所望了。

美國在歐洲的盟友大部分都不支持退出伊朗核協議,但特朗普還是一意孤行。(Shutterstock)

美國在中東進退失據

伊朗沒有能力正面與美軍衝突,但他可以利用其他中東的什葉派勢力處處與美國作對,看來特朗普在中東的部署已因這次事件而打亂,退不但丟臉,而且會進一步失去在中東的影響力,但進則要投入更多的資源,從此泥足深陷。

沒有人會相信,美國對華為和孟晚舟採取的行動,純粹是打擊犯罪的執法行為。(亞新社)

欲加之罪

加拿大原駐華大使麥家廉指出,孟晚舟有3個有力的理由反對美國引渡。麥家廉這番評論令加拿大政府十分尷尬;結果他要道歉、辭職。不過,這不等於他說的不是事實,或者沒有道理。

施永青早前隨聯合國難民署訪察伊朗,與難民自助組織座談。(聯合國難民署圖片)

我為何會關注國際難民問題

我自小就對受苦難的人有一種難以抑制的同情心,在上世紀50年代,香港路上有時候會看到棄嬰。我聽到他們的哭聲,知道他們尚未死;我看到他們是用被包得好好的,知道他們的父母是寄望有人把他們抱回去的。

設拉子(Shiraz)經濟特區。

伊朗解縛: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的機遇

2016年初,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制裁,這是中東地區的一項重大發展。多年來,制裁措施阻隔了伊朗接觸西方市場和外商投資的途徑;制裁解除後,這個中東國家開始顯露優厚的商業潛力。香港貿發局研究部最近到伊朗實地考察,並發表多篇文章,介紹該國的最新發展,涉及零售業[1]、基建[2]和製造業[3]的業務前景。 伊朗仍然處於重大的轉型階段,該國重新融入全球金融和貿易體系,或會影響外商直接投資的決定。美國對伊朗的主要制裁仍然存在,美國公司未能在該國直接投資。繼前一篇文章《伊朗解縛:製造業前景評估》後,本文將審視伊朗的外商直接投資制度。外商可考慮投資在位於該國戰略地點的自由貿易工業區,和分布伊朗大陸各地的經濟特區。 伊朗是中東的製造業大國,已設立多個自由貿易工業區和經濟特區,供外商直接投資製造業。有些香港公司現正考量在伊朗境內生產的機會,以便向區域市場銷售產品。他們應先研究這些自由貿易工業區和經濟特區的相關投資優惠和法規,以及兩者的主要差異,然後才決定是否到伊朗直接投資,把生產活動分散至當地。   伊朗投資制度有助招徠外國投資者 多年來,伊朗獲取外部資金的途徑有限。制裁解除後,伊朗政府積極提供具吸引力的稅務優惠和其他奬勵措施,以招徠外商直接投資。外國投資者可在伊朗大陸(經濟特區內或外)或該國的多個自由貿易工業區直接投資。   《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保障外商投資 2002年通過的《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Foreign Investment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Act),是現時伊朗保護外商投資的主要法例。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也有適用的其他法律及規例,將於隨後章節探討。 根據《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外來投資享有與本地投資相同的權利、保護和設施。舉例來說,根據伊朗不同法例提供的資本投資優惠,如關於稅務的法例,以及與其他國家簽訂的避免雙重徵稅協定,也適用於外國投資者。不過,香港尚未與伊朗達成全面避免雙重徵稅協定。   為享受《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法》提供的投資優惠,公司首先要向伊朗的外國投資管理機構——伊朗投資與經濟技術支持組織(OIETAI)申請外國投資許可證。申請提交後,OIETAI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將在15個工作日內審核。隨後,該會將向外國投資者送出許可證草擬本以供確認。外國投資者若對草擬本感到滿意,就可向投資委員會通報確認,以便委員會發出正式的投資許可證。   伊朗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外國投資者認識未深 以往,外界對伊朗的營商環境印象欠佳,該國整體上對外國直接投資者的吸引力不大,其經濟特區和自由貿易工業區也是如此。這是國際社會多番制裁伊朗的結果。2013年,伊朗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資跌至不到30億美元。制裁帶來的苦果,減少了伊朗新當選政府與西方重啟談判的阻力,結果在2015年達成核相關協議,而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亦於2016年解除。 ...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