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伊朗

以色列空襲伊朗駐大馬士革的使館,致7名革命衛隊高級將領死亡。(亞新社)

伊朗使館被襲背後的盤算

好戰的內塔尼亞胡,看準伊朗的忌諱,欲借打擊伊朗使館一洗頹風,挽回他在國內右翼心中的形象,同時亦威懾與以色列為敵的真主黨和胡塞武裝。他這場襲擊行動最重要是做給拜登看,他有能力壓住美國的宿敵。

1993年9月13日,在美國總統克林頓見證下,拉賓與巴解組織領袖阿拉發(Yasser Arafat)在白宮締結《奧斯陸和約》。(Wikimedia Commons)

以巴兩國方案前景暗淡

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伊朗憲法就提出要建立一個統一的伊斯蘭世界。這樣看來,兩國方案的未來並不樂觀;近日更傳出伊朗能夠在短期內生產核武。這樣,中東的局勢將更複雜,後果更不可預料了。

內塔尼亞胡極右翼政權害怕現時停戰,便沒法完成消滅哈馬斯,吞併加沙以至殖民西岸佔領區的目標。(亞新社)

抑制以色列

從加沙的戰爭,以色列右翼勢力看到若不在這個時候大戰,待阿拉伯、伊斯蘭教地方武裝力量再提升,伊朗、沙特阿拉伯更團結起來,大以色列國便不可能建立,以色列要吐出佔領區,因此不能不大戰。美國可抑制以色列嗎?

伊朗的反制,相信不能約束美以進一步的挑釁,隨後當會有更激烈的衝突,特別是以色列承受的軍事、外交與經濟壓力日益嚴峻。(Shutterstock)

早晚大戰

伊朗一直自我抑制,不給美以藉口,但美以得寸進尺,緊緊加壓,尤其是最近伊朗南部死傷更多群眾的恐怖主義行動,表面上是伊斯蘭國所為,背後還是美以。伊朗近日報復,大炸伊拉克、敍利亞境內美以的據點。

以色列在加沙濫殺平民、傷殘婦孺,已開始引起公憤。(亞新社)

進一步衝突

國際民意與愈來愈多的國家聲討以色列野蠻的加沙(殖民)政策,美國可有能力封天下之口?停戰和開放人道救援只是治標,連美國拜登也說要回到兩國方案。即使歐美列強也不得不要被迫從根本去解決巴勒斯坦問題。

美國總統拜登赴中東斡旋未達預期效果,他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會談,重申對以國的支持,並計劃給與1,000億美元軍援。(亞新社)

一場奇怪沒有難民的戰爭

拜登將提出一個高達1000億美元,對烏克蘭、以色列和台灣的軍事援助議案!美國政府已再次逼近停擺,連議長都沒有,可以通過議案嗎?美國今年財赤超過2萬億美元,真的可以再負擔多1000億美元對外軍援?

戰爭似乎離香港很遠,地緣政治上跟我們好像沒太大關係;但全球化下的世界局勢,牽一髮動全身。(Shutterstock)

世界新秩序

世界多極化的特徵是除了美國,尚有幾個大國正在冒起,它們未必跟美國對立,但也不一定事事跟隨美國,例如中國、俄羅斯、印度、土耳其、法國,它們都屬於區域大國,有自己的主張,對國際秩序也有自己一套看法。

51歲的穆罕默迪是「伊朗人權組織人權捍衛者中心」(Defenders of Human Rights Center)副主席,長期倡議廢除死刑,但自2016年起,入獄服刑至今。(NobelPrize/twitter)

伊朗什葉派vs法國派死結難解

一句話,此女有誓死不屈的氣概。加上丈夫和子女早已在西化伊朗人最愛的法國流亡,相信以伊朗的伊斯蘭什葉派管治手段也有顧忌。她萬一在獄中傷殘、死亡,西方必不罷休。伊朗無論點惡,都不可能自絕於西方之外。

2023年3月,王毅主持沙特和伊朗對話閉幕式。(中國駐立陶宛大使館圖片)

中國斡旋的效果

沙特、伊朗與中國的關係遠勝它們與西方的關係,西方對它們而言是背信棄義,背負着殖民主義的惡劣紀錄,因而它們與西方的任何協議都不可靠,伊朗的核協議、沙特與美國的關係便是證據。

美國改變了分而治之的策略。圖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伊朗總理會面。(美國國務院圖片)

中俄伊合作

當前不聽美國指令又有力量且敢於與美國抗衡的,只有中國、俄羅斯與伊朗。美國沒法操縱這3國,過往的陽謀陰謀都不奏效,而且促成3國對美國由懼怕變為仇視。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