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

繼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後,由參議員埃德・馬基 (Ed Markey) 率領的美國國會代表團8 月 15 日又24小時旋風訪台拜會台灣領導人蔡英文。(亞新社)

台海危局 香港還有角色嗎?

回歸之初,台灣陸委會希望香港可以在兩岸交流中發揮重要中介作用;但到民進黨在2000年上台執政後,台灣就不斷攻擊一國兩制。到香港在2019年發生反修例風波,蔡英文政府更看準機會,稱一國兩制「徹底崩壞」。

新加坡銳意發展,成為東南亞的金融、教育、科技、人才中心。(亞新社)

新加坡

中美交惡之後,中國與新加坡的關係亦可能轉變。中國不得不防新加坡在今後會進一步跟從美國對付中國。而東盟正超越歐盟成中國最大貿易夥伴,東南亞對中國的重要性提高。在這個變局中,香港要與新加坡競爭了。

用聯繫匯率的固定匯率制硬拚美國可能的金融攻擊是否為最佳的選擇呢?(Shutterstock)

固定聯繫匯率

從這幾年黑暴顏色革命和美國制裁俄羅斯的情況看,美國若攻擊香港的金融必然是全方位,也未必有底線。防衞固定匯率會大量消耗外匯儲備,抬高本地利率,打擊金融和實體經濟。

回歸25年以來,經濟發展不斷被政治鬥爭所拖累。(Shutterstock)

25年香港政治的回顧

香港政治第一類參與者是香港的反對派;第二類參與者是中國官方;美國及部分西方國家是香港政治的第三種玩家;而不支持反對派發動的政治鬥爭的大量香港群眾,則可視為香港政治的第四種參與者。

香港的大學變成人才流失的渠道,新加坡則成培養本地人才、吸納海外人才的機制。香港錯在哪裏,新加坡勝在何處呢?(Shutterstock)

人才流失

香港發展的根本應是人才,就如新加坡那樣對本地有強烈歸屬感的人才,這才可通過人才的努力、知識的積累,使本地經濟可不斷地更新發展,保持競爭力。

美國會利用政治製造金融危機來掠奪香港市場上的資金嗎?(Shutterstock)

金融炸彈

一旦美國用制裁、凍結切斷國際連接來對付香港,中國未必容易應對。香港難免出現斷崖式的金融和經濟災難。在香港新政府上台之後,美國會否施下馬威呢?

來到香港後,才知道生活條件跟鼓浪嶼相比差別甚大。(Shutterstock)

蝸居香港的暮年祖母

一到香港,她發現自己竟比不上所有的親戚朋友,包括那些小時候一起玩的小夥伴──本來她們都沒我那麼聰明,不如我能幹,也沒有我的學歷,怎麼現在都比我有錢有地位?

新加坡再次在全球最受出國工作僱員喜歡地方排名中排第一,香港則下跌了19名。(灼見名家製圖)

最受歡迎的老師

老實說,到新加坡打工的外籍人士好似遊牧民族,總有一日,新加坡政府不能滿足他們的要求,或者其他地方有更好的待遇,那些人便會離開,「全世界最受出國工作僱員喜歡的地方」的銜頭不攞也罷。

日本民眾沒有反抗精神,只求小確幸。(亞新社)

日本令人匪夷所思

以GDP(PPP)計,日本目前是中國20%,到2050年只是11.6%,65歲以上人口會是4000萬,即42%,沒有正確人口政策,只求有些中國、越南人移民,是遠遠不夠的。

如果香港不能加油,那麼到底是「香港」二字有問題?還是「加油」二字有問題?(亞新社)

香港「不能加油」?

馬拉松賽事大會說,不希望加入政治元素,大家都贊成;可是,是誰製造和加入政治元素?主辦單位對「政治元素」和「香港加油」的態度前後不同,是否某種「政治元素」正發揮作用?

筆者幾年前曾分析不同國際大都會的新產業政策,在這五個「大都會」中,紐約和倫敦的新產業政策最為市場導向,上海的則較多由政府主導。(Shutterstock)

香港新產業政策的理論依據

政府制訂可量化的政策性目標後,一定要作出定期性的檢討,對於那些不成功和效果不佳的新產業政策,可作出修訂改善,也可取消和停止資助。切勿一錯再錯,動用更多的財政去資助一個沒有前途的新或舊產業。

Page 1 of 4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