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前後,是香港粵劇、粵樂的黃金時期,各戲班留下輝煌史績。(Shutterstock)

眾盼香港音樂資料館

上世紀7、80年代隨着經濟起飛,職業藝團百花齊放,流行樂壇星光熠熠,文化中心、文娛中心拔地而起。整個過程留下不少音樂資料,可是沒有一座專門的資料館,恐怕資料隨着日子而流失。

也許梵高在臨摹同時親臨雨橋,與他的男神歌川踱步談心。(灼見名家製圖)

梵高眼中的男神

人生享樂無常,唯恐光陰短促,繁華轉瞬變幻,一切虛無飄渺,此類版畫統稱「浮世繪」,日語稱作「錦繪」,是源自明朝的版畫。正逢巴黎舉行世界博覽會,日本展館內展示一批「浮世繪」作品,使梵高醉心於島國情調。

此畫乃倫勃朗於1642年為阿姆斯特丹市民警衛火槍隊(Kloveniersgilde)繪畫的群像。

夜巡日巡 虛虛實實 真戰戲戰

雖然每一位隊員都非常認真擺好姿勢,惟細心觀察,會發現種種暗示,提醒觀者他們只是裝模作樣,不是真的上戰場。所以這只可能是一次手持道具的服裝扮演,模擬大隊在一個貌似城門的拱門下出發,保衛阿姆斯特丹市。

筆者與李慧嫻小姐(左)合照。

李慧嫻的陶塑真係「好」

香港藝術館名譽顧問李慧嫻生於香港,其父是攝影師,從小幫忙曬相,相中不同階層的人和背景,滋生了對藝術的興趣。先後於香港及英國修讀陶藝及藝術教育,成就了她以陶藝表現出本港小人物,形形色色的作品。

林布蘭自畫像。(Wikimedia Commons圖片)

林布蘭浪子回頭

林布蘭的《浪子回頭》脫離了表象的瑣碎,通過情感內在連接,永恆的磁場凝聚畫框,能量通過視覺,穿越畫裏畫外人的心靈,折射出慈愛和寬容之光。

香港演藝學院校董會主席周教授認為:「演藝學院肩負雙重使命,除了是一所培育表演藝術工作者的高等學府外,亦負起在本地及區內推動文化藝術發展的責任,我們希望進一步普及表演藝術,讓廣大市民與學院師生一起感受表演藝術的多元魅力。」

推廣藝術之路 任重道遠

長袖善舞背後,周教授是粵劇藝術愛好者,更是已故粵劇大師林家聲博士的入室弟子。師父的藝術修養、人生哲學、待人接物的態度,對周教授影響深遠,同時令他確立推廣藝術文化發展的決心。

香港演藝學院音樂學院聲樂系主任阮妙芬教授相信每位同學都有自己意想不到的潛能,師長的循循善誘能為學生帶來啟迪。

歌聲伴我心

歌唱家的挑戰從來不少,阮教授認為成功一半靠天分,四成是努力,餘下一成是運氣。她自言是幸運兒,在投身藝術事業的路上獲得很多人的幫助和鼓勵,故此強調人際關係的重要,奈何香港的歌唱藝術文化未成氣候。

書畫收藏家唐楚男(右)、蔡克昭(左)。圖中為謝稚柳的工筆牡丹。(灼見名家圖片)

書畫收藏孖寶兄弟

唐、蔡明白書畫之於人,不過雲煙過眼而已,藏品不必私藏終身,最好能夠做到世傳有緒。本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兩人以游藝堂名義多次與著名拍賣行合作,舉行書畫展覽公諸同好。

第1頁,共13頁 1 2 1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