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舞蹈錄像導演黎宇文(Maurice)對表演藝術的興趣十分廣泛,包括戲曲和電影拍攝。(丁雲山攝)

跨界人生

身兼影像導演/粵劇團創辦人及監製/講師/粤菜館負責人的黎宇文(Maurice),早在90年代已開始美國專欄作家Marci Alboher 2007年提出的"slash"生活和工作模式。

初學書法的人常說自己的筆不聽話,說到尾就是自己未曾掌握好操控的功夫。我常要求同學慢下來,慢慢運筆,去領會筆的反應。(Unsplash)

楷書抑篆隸

楷書筆畫的種類多,如横、豎、點、撇、鈎、捺等,各有不同用筆的技巧。家傳戶曉的永字八法便是楷書筆法的解說。如能學好這些基本筆法,則可無往而不利。

迪恩說:「我跨越了半個世界來愛戈壁。」

伴我同行

生命是一條單程路,人與物相遇,人與人相遇,離別易,相聚難,感恩相遇。好好地愛,愛自己、愛身邊的人。愛是一種幸福,無論是付出或得到,同樣的可貴。

「飄雅活藝」將在香港傳統的工藝失傳之際,於活化了的舊香港卑利街努力保育傳承。(Wikimedia Commons)

卑利街上的新風景

「香港的故事會由我們講下去。」飄雅活藝基金會創辦人陳雅文希望傳統工藝也當如這個美麗海港,於「樹林斷絕處,山巒乍現」,在改變和創意中重生。

觀賞藝術品最好是直接看原作,而原作又最好不是在美術館看,而是去藝術家的故居或創作有關聯之處。 (Pixabay)

藝術的朝聖

王安憶去年的一篇文章——《朝聖》,開篇就是一句:「去博物館看名畫名作,很像朝聖」,這句話,莫名地就撩動了我這麽多年在世界各地參觀美術館的種種回憶。藝術大概是將來唯一幾艘能普渡我們人類的方舟之一。

(圖1)《四使徒》,杜勒,1526年,油畫,共兩幅,每幅高2.15米、闊 0.76 米,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The Four Apostles, Albrecht Dürer , Alte Pinakothek, Munich) 

《四使徒》簡潔宏偉 性格鮮明

杜勒在《四使徒》畫面下委託書法家抄寫馬丁路德提醒信眾與市政府「別把謬言視作神諭」之句,外加自己的話「希望大家聆聽這四位至尊至善的使者的勸告」。這是杜勒給紐倫堡政要與市民的公開信,提醒大家專注《聖經》。

今次許冠傑免費演唱會精心挑選的12首歌中,正正便有《鐵塔凌雲》和《同舟共濟》,仍然「開開心心高聲唱」。(許冠傑Facebook)

由許冠傑獻唱會說起

親中/抗中是一個政治取向,公開表態可能要付出一些代價,許冠傑絕對有自由不想冒任何的險,別人不能勉強,而太極高手的他一向保持曖昧,真係令人「難分真與假」。

鬥力的難關交由郭靖應對,智慧比拼便全然是黃蓉盡展優勢的大好機會。(《射鵰英雄傳》微博圖片)

黃蓉智鬥書生

這篇「黃蓉智鬥書生」是解釋金庸使出猶如黃蓉烹調「玉笛誰家聽落梅」和「好逑湯」的手法,混和創寫這段精彩絕倫的智慧比拼,請讀者細意品嚐金庸為大家呈上的文學美饌。

「再遇」展覽現場(Sin Sin Fine Art Gallery提供)

遺忘和再遇

人類學會了開啓遺忘的機制來保護自己。這也解釋了人們將「沙士」病毒的可怕和經歷的種種恐懼遺忘。此刻新冠肺炎肆虐,也許正是好好審視一下記憶庫的時刻,到底我們遺忘了什麼?

第1頁,共8頁 1 2 8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