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1)《和平與戰爭》(又稱「密涅瓦驅趕馬斯保護和平」)魯本斯,1629-30,帆布油畫,高2.04米寬3.0米,倫敦國家美術館Allegory of Peace and War (or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Peter Paul Rubens,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和平豐盛 婚姻美滿 孩童幸福

魯本斯的《和平與戰爭》畫面右上半部代表戰爭與其禍害,左面與下半部強調和平帶來的眾多好處。沒有衝突破壞,沒有血腥死亡。各地商業繁榮,家庭美滿,人才鼎盛,生產力充沛,人民過着豐饒富足,歡快幸福的生活。

聽眾從音樂廳四散回家,手上的場刊就成為流動宣傳,加上各演出、贊助者芳名記錄其中,如此效益,值得投資。(左:香港舞蹈團,右:作者提供)

再談電子場刊

疫情作為非常時期,電子場刊作為非常手段,那是可以理解的。但紙本場刊所擔任的角色,可以說是音樂會作為一個感官藝術體驗的一個組成部分,是現階段技術水平的電子場刊沒法代替的。

胡適極推崇唐代傳奇中的《虯髯客傳》,內有俠客、道術、歷史背景。其中紅拂女俏麗可人,慧眼識英雄。(網絡圖片)

唐代傳奇盡寫玄怪人間

唐代傳奇,隨着初唐、盛唐、中唐、晚唐而有不同面貌。就其內容而言,郭箴一《中國小說史》則分為神怪、戀愛、豪俠三大類。劉瑛《唐代傳奇研究》分為志怪、出世、諷刺、豪俠、愛情五大類。我們認為分為三類簡易明白。

柳公權的權字,它左旁的撇用平均分割的空間處理。(Wikimedia Commons)

放眼空間

中國的文字結構複雜,筆畫眾多,要寫得美觀也得要用心思考,書法藝術更不用說了。空間的處理就是筆畫的分布,我們怎樣才能使這些筆畫分佈得有條不紊?

近人饒宗頤氏早年考證《虯髯客傳》結論說:「文中與隋唐史事乖違至多,光庭文學之士,通達古今,諒不謬悠至此。」圖為李靖、紅拂女與虯髯客。(Wikimedia Commons)

唐代社會催生傳奇

唐代承隋制科舉選士,進士科猶被重視。一般來自本鄉縣舉人在應試之前未為人識,為求當道大員及試官青眼,常把文章投呈求之品鑒。這些文章,最受歡迎的便是短篇小說創作的傳奇了。

第1頁,共11頁 1 2 11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