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貨幣政策

經歷了十幾年的極低息環境,美國累積了為數不少的低息一族。(Shutterstock)

樓宇按揭左右貨幣政策

當低息環境維持了一段日子,市場上的業主大多已鎖定低息,貨幣政策將來的刺激效果就會打折扣。也就是說,在樓揭利率的影響下,放寬貨幣政策短期或有威力,但久而久之,政策威力就會減弱。

美國聯儲局研究指出,若減債與加息雙管齊下,未來幾年縮表將達到2.4萬億美元。(Shutterstock)

貨幣政策的雞與蛋

美國聯儲局最近研究指出,若減債與加息雙管齊下,未來幾年將縮表2.4萬億美元,相等於同期加息半厘。這類研究一直頗受投資者關注,對市場預期多少有影響,有其「出口術」的效果。

觀點要夠激,推文自然會得到關注。(Shutterstock)

兩極呃嬲的經濟「討論」

Twitter有推文顯示美國的自然利率近期急遽上升,由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接近0升至超過3厘,畫面非常震撼。這樣爆炸性的推文,在推特譁眾取寵兩極對立的世界頗受注意,但吵了一日,得出什麼結果?

每逢2月和7月,聯儲局都會公布一份《貨幣政策報告》,歸納近期經濟走勢和去向展望。(Shutterstock)

避而不談的貨幣政策

美國聯儲局兩次避而不談「貨幣政策規則」,不計算理論上最合適的政策利率水平,其實是因為理論和現實放在一起太過尷尬。兩次避而不談,都有鮑威爾不方便說的原因。

美國聯儲局正在鋪路減少買債。(Shutterstock)

尾大不掉的資產負債表

資產負債表是大是小,相比下好像沒有什麼標準,當年2萬億美元的大數目令人震撼,誰知道金融危機完結時已積累至4萬億美元,後來縮表未成,一場新冠肺炎疫症又將規模加倍至今。

英國買債規模擴大1500億英鎊。圖為英倫銀行。(Shutterstock)

負息債的疑惑

負利息債券理論上,是持有到期幾乎虧本的。避險仍然是債券購買力的最大原動力,諷刺的是,中央銀行的量寬及愈來愈進取的貨幣政策,降低了市場應有的預示風險水平,這會否是跟自己打對台?最後反而減慢債券需求?

特朗普一旦連任後,聯儲局的不確定因素勢將大增,相關風險宜及早對沖。(Shutterstock)

買債不止為對沖

觀乎目前有力挑戰特朗普的民主黨人選,似乎未成氣候,部分在貨幣政策寬鬆立場上,就更加之激。純粹一個陰謀論的話,市場已有一批投資者,買債不是對沖衰退那麼簡單。

去年英格蘭銀行推遲利率的上漲,最終原因確定是異常寒冷的冬季氣候所致,(亞新社)

氣候變化和金融風險

氣候變化風險日益增加,同時影響環球經濟的步伐比預期中更快。不可預測的天氣,其衍生出來的問題勢將日益頻繁,而各國央行則比幾年前更難診斷出箇中因由,這種不確定性只會讓貨幣政策變得更加困難。

即使內地資金尚算充裕,但排隊要錢的持份者卻在增加,這還未計及民企及央企其他正常及正規資金的需要。(亞新社)

撇脫一點又何妨

降準即使效力有限,但既然成為了市場預期氧氣的一部分,倒不如更加撇脫,索性一次過降它幾個百分點,做些超越預期的決定,以後的事,以後再算吧,最少向市場發放經濟才是最重要的明確訊息。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