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對華政策

安倍經濟學沒有為日本經濟帶來重大改變,當然亦沒有為全球提供什麼經濟出路。(亞新社)

安倍經濟學可以蓋棺論定

想當年,我這個芝加哥學派訓練出來的學生,就是質疑貨幣政策是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更不相信政府大灑金錢可以挽救長遠低迷的經濟。至於結構性改革,涉及的個別利益集團的政治利益太大了。

回顧過去10年美對中政策調整,把中國視為頭號「敵人」已是美國府會和兩黨共識。(亞新社)

未來10年 中美對決

中國的構想,是繼續以二戰後的國際體系作為全球治理和國際合作基礎。事實卻是,傳統國際體系正走向終結,美國必會加快主導成立不同合作聯盟,並把中俄排除在外。

美國變,中國變,這便是百年未遇的大變局。香港怎可不變?(灼見名家製圖)

大變之局

美國朝野兩黨,早已有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的共識,共和、民主兩黨的對華政策,均是以壓迫為主,差別只是輕重緩急不同。中共19屆五中全會,相信正是針對美國的對華戰略作了討論,定下戰略,有所部署。

特朗普政府反中反共的強硬路線,是「贏」得台灣民意支持的主要原因,如果特朗普能夠連任,北京在對港和對台政策上將遇到更多麻煩。(Donald Trump Facebook)

香港的特朗普支持者

香港人看美國大選,只是旁觀者吃花生的議論,雖然觀點紛陳,但對選舉結果毫無影響。然而據筆者觀察,朋友圈中很多人對今屆美國總統選舉十分「肉緊」而且投入。

家財萬貫的特朗普最大的願望應該是重振美國雄風,成為偉大總統,而這令他不可能對最強對手中國低頭。(Donald Trump Facebook)

美對華政策不會因大選結果改變

選情不利的特朗普,有極大誘因利用指責中國擴散病毒、打壓新疆維吾爾人和通過《港區國安法》等行為,轉移選民視線,從而放過他對處理疫情和國內示威浪潮的無能,讓他以團結國民齊心抗中的姿態,擊敗民主黨的拜登。

美國的想法不限於特朗普政府,而是整個政界形成的主流,不論誰入主白宮,問題都難免要繼續糾纏下去。  (Shutterstock)

中美角力下的逆境思維

美國從一開始根本是打着貿易戰之名,為的是扭轉過去幾十年的對華政策,因為當年建交,美國所願見到中國的演變並無發生,不單止沒有融入西方社會,反而要做大做強,另起爐灶,挑戰地球霸主地位。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