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之路,修憲立法──「十年飲冰,難涼熱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