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人生意義

最終會在乎我們的人,是最初就在乎我們的人。(Shutterstock)

從開門,到關門

好的教育為我們開了很多扇門,我們也把握機會,迅速鑽進門內。一扇門,引導到另一扇。我們步步高升,甚至有意無意地把別人擠到門外。但到某個階段,我們突然有了不一樣的發現。

有些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子女們,仍然不會感到快樂和滿足。(作者提供圖片)

富二代

奉勸大家放下不切實際的欲望,老老實實做好自己的本分,把握機會好好修行,我們雖然不是富二代,但卻能「既得人身,又得聞佛法」,這才是更加珍貴的福報。

來溪頭怎能不到大學池?走一走已被鋼絲鞏固的竹吊橋。

生命的恩典

我們點起一炷沉香,一邊品茗一邊看書,有時相互沉默不語,有時漫無目的地聊上幾句,我感覺這兩代人心靈的貼近;與女兒大約已有十幾年的時間,不曾這樣長久單獨地相處,對一名母親來說,這是生命的恩典。

就像永隆銀行的已故創辦人伍宜孫,除了是成功的銀行家外,還是世界級的盆栽研究專家,著作等身自成一家之言。(Shutterstock)

S型曲線

大家還記得張德培嗎?在退下職業球員生涯後,這位著名網球手認為比賽到自己發球時,一定要好好把握與發揮,才能保住發球局,最終獲勝。倘若賽場有如人生,你掌握了自己的發球權沒有?新年伊始,是時候好好思索了。

覺得自己活過的人,可以看淡生死,以後日子可以過得詩意一點,怕的是生不如死。(Shutterstock)

風起了,好好活下去

如果用物理學的物質不滅定律去說生死,那就根本不會有所謂生和死,只有物質的轉化。要是一個人如火熄掉,能量轉化為一縷青煙,可以在藍天寫他未完的話。就算風吹散青煙,他不是變成了風嗎?

「真愛夢想」的使命是讓孩子自信、從容、有尊嚴地成長。(真愛夢想網站圖片)

初心·使命·夢想

教育不僅僅意味着考試、升學、工作,如果我們不能給予孩子獨立理性和創造力、平衡人格與適應性、多元文化和寬容精神,那麼教育便很可能是產次品的生產線──迷茫和膽怯。

戰爭陰霾下的兒童,正在武器旁玩耍。

戰爭陰霾下的兒童節

班加西的孩子們已經習慣了伴隨着槍聲入睡,習慣了和火箭炮,坦克為伴,甚至有人在地上撿子彈玩。生活在那裏的人們無時無刻不在等待災難的降臨,眼神中卻很少流露出恐懼。

張樹槐與教育大學學生分享長跑對人生的得着。

兩頭狼的故事

我們每個人的腦中皆飼養着兩頭狼,一頭是正面與建設性的,另一頭則是負面且具破壞性的,牠們終日搏鬥,務求要控制我們的思想。最終,究竟誰勝誰負?那要視乎我們餵飼哪一頭狼。

這些勞工朋友,不怕生命危險、不惜身體受風吹日曬之苦,才能成就如此富裕的社會。(Shutterstock)

九孔常流不淨物

若常常自認身軀非常乾淨,那就錯了!有朝一日,我們的身體一樣會敗壞。既然如此,何不善加利用今日健康的身軀,能付出生命的功能時就盡量多付出,使生命更有意義與價值!

博物館中的孩子(攝於香港藝術館)。

光影中的博物館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藝術家,也不是每個人都要做藝術家,但每個人能多得一點藝術家的薰陶,就能多一點抗拒俗累的羈絆,一個社會多受一點藝術的感染,就多一點真正的心性,和多一份創造的原動力。(雷競璇《窮風流》)

布施是六度波羅蜜之首,包括財布施、法布施和無畏施。(作者提供圖片)

布施

有些人會覺得布施好像很困難,但其實只是向側身而過並剛好四目交接的陌生人微笑點頭,就已經是最簡單使眾生得到安心的無畏施。

現代教育着重能力,以考試論定成敗,遏抑、扭曲了生命。(Pixabay)

生死之關在性情

黑暗的虛無力量已經瀰漫於整個社會,除了痛惜之外,我們有辦法嗎?要對治虛無必須重建支撐生命的價值系統,必須透過性情的開發,透過各樣的鍛煉令生命更堅強,讓生命成為有承擔力的存在,這便是性情教育的使命。

有心理學家認為,物質所帶來的快樂很容易減退,而正面的體驗卻不易磨滅。(Shutterstock)

人比人

我們一般專注金錢和消費如何讓我們快樂,但是我們更應該全面了解背後的原因,究竟什麼能讓其他人快樂?什麼能讓我們快樂?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