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二次回歸

窮則變,現在是求變順變的關鍵時刻。能逾越此關,一國兩制可找到新台階。(攝影:文灼峰)

香港的危機與前路

我不希望年輕人只因心感絕望而抗爭,或追求虛妄而迷失方向。為何不可以為希望而創造力量?一代人做一代事,世界最終是屬於新一代的,就讓他們踏着前人的經驗和走出來的路徑,再闖新天。

林行止認為,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既然說得如此具體,由國務院委任的港官是否稱職,可交由立法會議員投票決定。(文灼峰攝)

認真備戰

人事變動的討論,不應集中於出身不同,製造香港文官與武官之爭的虛假謬論。變動的重點應是香港面對什麼挑戰,怎樣的人才可較有效地應對挑戰。

知識有罪,那為什麼人類對蘋果仍如此動心?(亞新社圖片)

當蘋果變成禁果

對於香港傳媒,蘋果變成禁果的影響是我們少了一個近千員工的媒體。這近千名員工加上背後的資本,是一個重要的資訊供應者。當蘋果變成禁果,其他傳媒願意增加投資填補失去的供應嗎?

英國予港人居英權應無後顧之憂,更可顯示前宗主國「關懷」香港之情,正是何樂而不為?(亞新社)

移民之難

用腳去投票,最能反映一個地方人民對政府、對前景是否有信心,西方世界「中門大開」,到最後有多少香港人會決定離開,將會是一次對《港區國安法》落實之後的「信心投票」。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