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

陳景祥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 除了新聞界的工作,陳氏也積極參與新聞教育,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陳氏現為樹仁大學學術諮詢委員會成員,浸會大學傳理學院特邀教授。 公職方面,陳氏於 2006年1月獲行政長官委任,擔任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成員,並在翌年提交檢討報告書。此外,他在 2010年1月獲香港證監會委任,出任投資者教育委員會(任期已屆滿)及產品諮詢委員會成員。
香港弱勢令新加坡有機會乘虛而入的「現象」,終於連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要出面「澄清」。(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退、新加坡上

面對中美關係急劇惡化,香港過去可以發揮折衷斡旋的角色,但如今時移世易,香港已被「廢了武功」;「禮失而求諸野」,中國唯有轉向新加坡。

香港應該考慮如何全方位跟世界各國聯繫,打破歐美的封鎖,才是香港在新冷戰時期的主要任務。(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是冷戰得益者

美蘇冷戰年代,香港和西方關係如魚得水,因而成為得益者,現在進入「新冷戰」時期,中國和西方國家再次陷入對立,香港能否在這個歷史時刻再次發揮獨特角色?

中國雖然不願跟美國陷入冷戰,但從特朗普政府連番推出的招數如貿易戰、科技戰來看,用的仍是對付蘇聯時期的手法。(灼見名家製圖)

冷戰是什麼一回事?

當前中美博弈美國是主攻一方,中國則處於守勢,主動迴避,不願跟美國硬碰。對中國來說,如果陷入當年美蘇冷戰模式、兩強爭霸你死我活,中國沒有明顯優勢,因為美國手上有兩張王牌,一是美元,一是科技。

特區政府年度總開支約6、7000億元,財政儲備尚有7000多億,足可應付一年的總開支,政府財政狀況仍算得上健全。(灼見名家製圖)

財多好辦事 再派一萬元

失業嚴重、百業蕭條,市民的生活壓力愈來愈大,政府應該進行第二輪全民派錢計劃。向每名市民派1萬元,是最直接令他們受惠的計劃。

現在令人擔心的,不是美國的制裁,而是香港逐漸跟國際社會「脫鈎」,長遠而言,「逆國際化」才是香港的最大隱憂。(灼見名家製圖)

我不入地獄……

一個地方是死是活,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不是特朗普說了算,也不是美國說了算的。不過既然說得出這種狠話,特朗普的意思似乎不是「預測」,而是「希望」把香港打入地獄!

港官在政治上要表忠,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沒有這種思想準備,以後都進入不了政府權力核心。(亞新社)

制裁港官 香港「再回歸」

美國現在把中國視為「敵國」、準備築起一道新鐵幕,排除中國在美國主導之下的國際體系,而香港是中國的一員,在「敵對狀態」之下,政府高層也許容不得在國籍效忠上出現模糊。

中美對抗和摩擦只會不斷升級,美國的手段將會是無所不用其極。處在中美夾縫之間,香港要有「安定」日子似乎是奢望了。(灼見名家製圖)

中美一戰難免?

中美對峙不斷升級,其實有迹可尋,美國早有部署,先從貿易問題上打開缺口,然後全方位出擊,其快及狠,可能連北京也始料不及。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香港要如何走下去,應該是當前所有港人都希望知道的答案。(亞新社)

如何走下去?

這次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港區國安法》的表態,分清了「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在新形勢下,我們的「朋友」已經從西方陣營轉向了亞非拉國家!

英國予港人居英權應無後顧之憂,更可顯示前宗主國「關懷」香港之情,正是何樂而不為?(亞新社)

移民之難

用腳去投票,最能反映一個地方人民對政府、對前景是否有信心,西方世界「中門大開」,到最後有多少香港人會決定離開,將會是一次對《港區國安法》落實之後的「信心投票」。

過去很多敏感的研討會或交流活動,都可以在香港舉行,近年已經大減,港版國安法出台之後,相信會銷聲匿迹,而香港對西方世界的吸引力也將大大失色!(亞新社)

國安至上 香港失色

未來香港對國家安全的審查,是否也會跟隨內地,遍及到包括經濟、金融、投資?果真如此,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商貿中心的地位必受影響!

從北京公布立「港版國安法」,到特朗普宣布制裁香港,接踵而來的壞消息,香港人並沒有出現恐慌。(亞新社)

我們都是嚇大的

香港人見慣風浪,當前的變局,我們擔憂,但沒有被嚇倒,因為我們都是嚇大的!只要香港能維持基本的自由,大家就會知所因應,作出最有利自己的選擇。

香港以往遇過不少危機,最後都能化險為夷,這次「港版國安法」出台,我們還會這樣幸運嗎?(亞新社)

做最壞打算

走到這一步,北京是狠下了心,香港則是命懸一線;往後發展,很難預見會有樂觀結果。

疫情結束後,世界各國將會作出長期、具戰略性影響的供應鏈全球布局調整,令中國在全球化過程中得到的優勢和好處大大降低,增加了內地疫後復蘇的難度。(Shutterstock)

謀攻篇——中國能走出「圍堵」困局嗎?

《孫子兵法》中的〈謀攻篇〉講述如何運用謀略取得勝利,充滿博弈的智慧。美國表面上強硬,但特朗普對中美貿易協議應否繼續執行仍然舉棋不定。北京領導人無「連任」之憂,但形勢對中國不利,只能爭取時間謀定而後動。

現在的中國大陸,正是在經濟實力上足以跟美國競爭的對手,對美國來說,這是從未遇過的。(Shutterstock)

大報復——美國對華拉下「經濟鐵幕」

疫情在美國仍未過去,但特朗普已經準備向中國展開連番攻勢,因為美國大選日期漸近,以目前美國經濟狀况尤其失業率大幅上升,對特朗普選情絕對不利,藉着向中國「宣戰」挽回頹勢是必然的手法!

疫情還未見盡頭,可以預見,公司結業潮和失業率會不斷上升,失業人士最需要的,是政府的直接資助,協助他們渡過難關。(亞新社)

救市先救人 加碼再派錢

企業得到政府資助,可以濟燃眉之急,但企業在現今環境下是否可以撐得下去,員工薪金只是其中一個因素。企業沒有生意無法經營,最終也要結業裁員。

在情感上,有些香港人仍然願意支持滙豐,但正如香港傳奇已經逐漸褪色,滙豐傳奇也慢慢淡出新一代香港人的記憶。(灼見名家圖片)

滙豐傳奇之我還愛你嗎?

滙豐在香港成長壯大,其發展軌迹也跟不少香港人相似:九七前「移民」,在西方國家發展並不順利,返回中國內地發展時又因受制於美歐的監管機構,不時開罪中方,現在甚至淪為中方的「眼中釘」,兩面不是人。

中美互數對方不是,絕非純粹口水戰,而是美國為疫情過後部署「國際新秩序」造勢。(Shutterstock)

以前捱餓 現在捱罵

中美全面「開戰」之勢已明,新冠疫情只是加深了彼此分歧,楚河漢界,下一步將是更徹底的分道揚鑣。中國捱罵的局面,相信很難改變!

疫後的香港經濟,看不出有轉機向好的苗頭!(灼見名家圖片)

瘟疫經濟

2003年沙士之後本地經濟在2004年已經回穩,其後更出現了一段繁榮期,可是,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過後,看不見復蘇的動力何來。反修例風波引發的政治矛盾,在疫情過後很快就會重現,其影響足以抵消任何復蘇計劃。

新冠疫情總有退卻的一天,但瘟疫政治卻可能繼續蔓延,成為中國與西方國家角力的另一戰場。(Shutterstock)

瘟疫政治

人類歷史上有兩件事一旦發生,政府的責任是逃不掉的,一是戰爭,一是瘟疫。瘟疫是被動的,是大自然對人類的懲罰,本應是天災,但大部分情况下政府抗疫表現都令人民失望,天災往往變成人禍。到最後瘟疫也離不開政治。

香港未來2.8%的增長率從何而來,財爺應該仔細計算,不宜一廂情願地「樂觀」!(亞新社)

香港財赤背後

經營帳出現赤字,等於政府入不敷支,經常收入低於經常開支。至於綜合帳赤字較低,按過去經驗,主要是靠地產物業和金融市場的收入,如果政府不再搞「地產經濟」,這方面的收入大不如前,赤字也就很難消除。

陳茂波司長多次提過,他反對派錢,認為公帑應用得其所。在官員眼中,派錢並不恰當,也不是「用得其所」的做法。(亞新社)

赤字周期恐難免 財政安全響警鐘

推出一連串救市措施令政府額外開支大增(500億元以上),加上經濟衰退,財爺早發出預警,指今年預算會錄得大赤字。以目前收支趨勢,我們會否如2003年前後般,出現一個約5年的赤字周期?

我們香港「年年考第一」的特首就像個書獃子,不懂轉圜;出身在龍蛇混雜的澳門特首則像個老江湖,洞悉利害。(亞新社)

香港真的敗給澳門?

香港和澳門都是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澳門在這場抗疫行動贏了口碑,令外界覺得「澳式一國兩制」表現優於「港式」,符合了中央近幾年大力表揚澳門一國兩制成功的說法。

現在疫情正在加速傳播、確診個案不斷增加,人心惶惶之際,民眾最關心的問題,特首必須給出明確答案。(亞新社)

自保自救

香港無法阻止這場疫症發生,但事發之後自保自救,守住防線,盡力減少香港人的創傷,正是特首最重要的任務;可惜特首至今交出的成績,卻令人十分失望。

政治領袖必須知所輕重,盡快在危機未擴大時作重要決策,安定人心。很可惜,特首似乎並未把握得住當前在疫症肆虐下的本地民情!(亞新社)

保護香港 有何不可?

反修例風波仍未平息,現在又來一場重大公共衛生危機,如處理不當,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將進一步受挫,政府的管治將會完蛋!

美國的布局,香港只是棋子,用作牽制大陸,香港對美國沒有地緣政治價值。但是中美對峙,香港很難獨善其身,早晚會成箭靶。(亞新社)

香港的命運

往後香港局勢如何發展,主導權在中央,特區政府只是聽命而行,中聯辦換人,應是中央「出招」的第一步;有了這一步,換特首的機會就更低,很多香港人也許會大失所望了。

澳門向來對香港高度依附,澳門元跟港元「掛鈎」,澳門富商很多都同時在香港經營,且多以香港為中心,橫跨港澳兩地。(Shutterstock)

香港打不死

香港周邊城市的發展,並不意味着香港就會被取代;香港打不死,靠的不是中央規劃,而是我們的制度優勢。

「中環價值」雖然受到不少人質疑,然而它代表着一種香港精神和身分;它雖源自英國,但成就它「名揚中外」的,卻是香港人。中環如果要「趕走」香港人,難道不是一個極大諷刺嗎?(亞新社)

中環人.香港人

香港向來崇尚自由競爭,可以廣納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的人才,然而近十多年特區政府輸入的外勞,或大專院校研究院課程招收的學生,絕大部分都是內地人;原意是國際化、多元化的人才計劃,最後變成內地化、單一化!

全球化背景下,中國可以在貿易議題上叫板美國,但貨幣政策上,人民幣仍要跟美元「掛鈎」,因為美元是國際通用貨幣。(Shutterstock)

香港是棋子 戰場在貨幣

中美貿易戰談談打打,加上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美對抗之勢已成,香港在這場大國「鬥爭」之中沒有什麼角色可以扮演,反而因為「一國」利益要先行,香港只能配合北京的政策,自主發揮的空間近乎零。

區議會選舉戰果將成為泛民陣營日後擴展勢力的基礎,也可以為明年立法會選舉提供大量助選樁腳。

民間自救

當政府不作為的時候,民間唯有自救,踴躍投票也是自救的一種方式。區議會選舉投票是一次集體表態的機會,支持非建制派候選人,就等同反對政府、向政府投「不信任票」。

中大段崇智校長在6月之後就曾兩次公開與學生對話,二號橋被佔之後也親自到場勸學生撤出,親力親為,怎可以說是卸責!(亞新社)

為何要怪罪校長?

政府對事態的回應無法有效化解危機,而風波起源又非關各家大學,怎能要求大學校長去化解危局?政府對止暴平亂也束手無策,試問大學校長又可以做些什麼?

只要有任何一起意外造成平民傷亡,街頭暴力和民眾抗議又會出現,此起彼伏,令香港陷入一個無法走出困境的死局。(亞新社)

悲情城市

香港的悲情,是我們有成熟的公民社會,但政府卻不以開放的態度與民眾對話;我們有不同背景的精英,提出了各種解困方法,但政府充耳不聞,一概拒絕。

反修例風波被定性為顏色革命、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攪局,意味着北京將會用強硬手段對付,期待會以對話、讓步、求共識等柔性方法已不切實際。(亞新社)

勿因「顏色革命」而錯判

取消「高度自治」,香港的管治和制度運作都會出現劇變,金融中心和國際城市的地位也將不保,這樣的香港在國家安全上也許令北京放心,但肯定不符合國家長遠發展的利益。

林鄭下台與否已經不再重要,誰接班也無關宏旨,到北京的全盤策略出台,在台上的特區政府班子只需代入角色、「做好本分」就足夠。(亞新社)

後林鄭時代

後林鄭月娥年代,香港面對的是一個更脆弱的政治環境,官民之間缺乏互信,社會上因政見分歧而導致水火不容;香港在幾個月之間變成無領導、無方向、無安全感的城市,瀰漫着一片信心危機,情況比1980年代初更差!

香港可以撐多久,不是單說應付止暴制亂可以「捱幾耐」,還有其他深層問題如警隊、青年、政改、仇中情緒等,特區政府還有沒有能力處理?(亞新社)

香港還可以撐多久?

香港底子厚,政府儲備和民間儲蓄都足以支撐目前的困難日子,但時間慢慢過去,止暴制亂仍看不見任何曙光,這樣撐下去,到底香港可以撐多久?

有人把香港「顏色革命」跟烏克蘭作比較,認為美國是想照辦煮碗,分裂並控制香港。(亞新社)

反修例各方到底想要什麼?

對北京來說,街頭暴力並非最頭痛問題,最後如果要出動解放軍平亂,香港必可恢復秩序,也不會落入外國手中。北京最傷腦筋的,其實是雙普選。

早前富商李嘉誠公開發聲,希望執政者能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隨即惹來「愛國愛港」社團及負責人全力痛擊。(灼見名家圖片)

打地主不如售公屋

拿地產商祭旗,不會有太多反對聲音,但對當前「止暴制亂」不會有什麼效用,對爭取民心同樣起不了什麼作用,只是政府想顯示自己仍有些作為、希望能「做啲嘢」,如此而已。

港交所這次倉卒出擊,明顯是過於急進、好大喜功,結果是未能成事卻反而累事!(灼見名家圖片)

眼高手低

港交所收購倫交所大計其志可嘉,但時機拿揑不準,消息突如其來,收購方案則明顯思慮不周,令一個好意念很快就出現反高潮。倫交所的回應更間接貶低了港交所和香港的地位,無形中令香港在低迷時期再吃多一記悶棍。

遊行人士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請願,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亞新社)

制裁高官……

美國要制裁港官好像是大事,其實作用不大,真正要命的,其實是金融制裁,這方面香港完全被動,北京也幫不上太大忙。

放消息的人用意很明顯,就是試圖為林鄭月娥「脫身」,把她營造成作決策時都是「迫不得已」,並非迴避民間訴求。(亞新社)

路透爆料,有何玄機?

按大陸官場規矩,地方領導任何時候都要跟中央保持一致,在媒體上披露彼此有分歧,是犯了嚴重「政治錯誤」,令人覺得特區政府或許會有不尋常的變動!

調動武裝協助平亂,應在什麼時候退場?退場後如果「暴亂分子」又再搞事,武裝是否又要再來?(亞新社)

大軍壓境

中央可以動用武裝協助平亂,也可以貫徹問責精神,撤換官員以平民憤。兩者衡量,哪一個方法對港更有利?以中央的智慧,應該可以明智決定吧。

如果香港對大陸沒有特殊作用,解放軍出動平亂早就發生,西藏和新疆的歷史可供借鑑。(亞新社)

贏回民心 方能止暴制亂

當前的反修例「戰場」不在街頭,而在民心、民意。無法撫順民情,很難平息街頭亂局。但目前所見,政府在民意戰方面並無任何策略。「止暴制亂」不能只靠警察,必須靠市民支持,才能成事。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