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時亨:我對中國歷史教育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