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香港沒有民主,自由變得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