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潤和: 我們接受了新自由主義應有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