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如何重估亞洲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