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道立:一旦法治受到破壞,社會要復元殊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