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知與慈悲不是權宜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