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民族主義與馬克龍的愛國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