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金庸

蔡爺,願您繼續馬照跑、詩照寫。(香港文學生活館臉書圖片)

悼念詩人蔡炎培

他喜歡誰,就說出來,成為了詩的泉源,他把粗言俗語也入詩,他不是要做詩聖詩仙,他要的,就是每天喝茶下棋、賽馬寫詩「過日晨」,就已經心滿意足。

這本新書收錄了現當代中國名作家珍貴手稿與書信。(灼見名家製圖)

潘耀明:心中宛有當時在

書寫的年代已逐漸遠去。文人的信劄、手跡已成為歷史陳跡。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潘耀明做過現代中國作家研究,編過文學書和文化雜誌,與文化人接觸和交往特別多,也收集了一些文人墨寶、手跡。

因為電視劇的吸引,所以我真的看了幾套金庸小說。(1976年《書劍恩仇錄》電視劇照)

《書劍》的傳奇

1954年,香港的兩大武學高手吳氏太極的吳公儀和白鶴派的陳克夫因事相約到澳門擺擂台比武。消息一出,旋即引起哄動,一時間市民在茶餘飯後紛紛談論,迅速成為城市熱話。

黃霑的曲詞唱到「好郭靖,俏黃蓉,誰人究竟是大英雄」,究竟金庸心中的好郭靖,俏黃蓉是否真有其人呢?黃霑先生會不會也有同一個疑問呢?(1976年《射鵰英雄傳》劇照)

誰是大英雄?

金庸才思靈巧,他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法布下謎題,又刻意在小說之內和言行之間留下線索,以待讀者追尋破解之法,並讓讀者在尋找答案期間,得悉他心中各路英雄豪傑的真實事蹟。

當代女作家衣璇璣以亭亭玉立、不蔓不枝的荷花比喻任盈盈,靈感或來自周敦頤的《愛蓮說》。(《笑傲江湖》2013年版劇照)

盈盈深巷女,纖纖揮素手

任盈盈真不簡單,但她卻是一個簡單的人,一個沖淡恬靜的人,對擁有權力沒甚興趣,典型的道家人物:沖淡而多智,運用智慧及資源做應做的事,但功成不居,為而不有,寧居幕後,遠離光輝掌聲,遠離歌功頌德的捧拍諛詞。

金庸書中最著名的偽君子,當然是華山派君子劍岳不群(左),而真小人是嵩山派左冷禪。(1996年《笑傲江湖》劇照)

真小人偽君子之辨

「寧當真小人,不當偽君子」是個絕對非儒家的觀念,兩者都當不得,小人不分真假,只要「行險以徼幸」,追求所不當得而得者,就是小人行徑,外表溫良恭儉讓,也是沒用的。

楊興安從事文教工作多年,尤鍾情寫作,上世紀80年代計劃開始寫小說,為了打好基礎,拿起手上最喜愛,亦是最嫻熟的金庸小說作品分析,寫下《金庸筆下世界》。(灼見名家圖片)

香江第一文膽

楊興安在年輕時曾擔任著名武俠小說家金庸的秘書。金庸創辦香港首屈一指的中文報章《明報》兼任社長,楊博士是社長辦公室的行政秘書,深得賞識與重用。

「笑傲江湖」的「瀟湘夜雨」莫大先生,琴中藏劍,劍發琴音,很有型。(作者提供圖片)

機關算盡,不如淵明一杯酒

定閒師太和莫大先生的力量來自傳承,來自數百載的歷史文化,少林和武當便等如歷史悠久的大學,如牛津、劍橋、北大、清華。無論任我行及左冷禪多厲害,總撼動不了這兩歷史文化重鎮,實乃江流石不轉的定海神針。

襄陽終歸失守,郭靖黃蓉殉城,但他們的人生是完整的,符合錢穆的豪傑定義。(電視劇照)

花開平野闊 葉落天地間

錢穆先生認為中國的歷史人物全為豪傑,金庸的武俠人物亦然,都是中國文化精神的具體呈現。金庸人物,我首選郭靖,因為他是平常人,即使遇合之奇,他仍是平民一個,保持平常本色。

鬥力的難關交由郭靖應對,智慧比拼便全然是黃蓉盡展優勢的大好機會。(《射鵰英雄傳》微博圖片)

黃蓉智鬥書生

這篇「黃蓉智鬥書生」是解釋金庸使出猶如黃蓉烹調「玉笛誰家聽落梅」和「好逑湯」的手法,混和創寫這段精彩絕倫的智慧比拼,請讀者細意品嚐金庸為大家呈上的文學美饌。

筆者中六時首次讀到錢穆著作 《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口氣讀畢,頓覺天地開朗。(Wikimedia Commons)

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

文首引了程兆熊書中一段文字。什麼意思呢? 我打算把由小到老影響我的十數人物羅列出來,勾畫一番,並非傳記,也非客觀考據,只是圍爐夜語,把酒談心,一如老友聚首「吹水」,不拘形式地談談我的感受體會。

東方不敗有《葵花寶典》,武功已經獨霸天下,但武功再高,最多是可以殺人,不能控制別人。(網絡圖片)

金庸筆下的生化武器

我唔講大家可能未必察覺得到,《笑傲江湖》時已經出動生化武器,金庸所寫的生化武器是用來控制人,而不是殺死人。所以,使用生化武器的人一定會預先製定解藥,沒有解藥,又如何控制人?

金庸小說多次被改編及翻拍成電視劇。(電視劇《倚天屠龍記》截圖)

金庸小說遠及電子產品

金庸小說內容對人性有深刻的描述,蘊含豐茂的中國文化氣息,而又可以令讀者充滿閱讀的快感,小說出現不久即引起廣泛的談論。最初只不過是閒聊的話題,後來卻引起學者的重視和研究。

本港缺乏創作園地,缺乏有分量、有識養、能高瞻遠矚的小說評論家推動文藝創作。(Shutterstock)

從編劇訓練到小說創作

劇本不能天馬行空,必須顧及拍攝上或演出上之可行性,例如不能隨便寫爆破等。此外還要顧及觀賞者的反應,要絕無冷場,觀眾才不會轉台,每集都要有懸疑力。可見要創作精采的劇本,比寫小說顧慮更多,難度更甚。  

金庸,你有若祝英台般再三提示,讀者朋友都成為梁山伯。為何多年來沒有人明白你的心意?(網絡圖片)

金庸的十八相送

查良鏞先生(金庸)曾以甚具女性韻味的筆名「姚馥蘭」在《新晚報》寫影評專欄「馥蘭影話」。1952年8月21日的最後一篇題為《姚馥蘭小姐的信》。8月22日又轉換性別以筆名「林子暢」接上。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