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新界

梅子林村屋最近繪上多幅以大自然為題的壁畫,圖中為果子狸。

重現生機的荔枝窩和梅子林

往昔的荔枝窩幾乎瀕臨荒廢,只有太平清醮才有村民從四面八方回來參與,緬懷鄉情。但自六年前開始有團體進駐荔枝窩推行鄉郊活化計劃後,荒田已經復耕,部分棄置村屋亦翻新,準備發展民宿,令沉寂的荔枝窩漸漸復興。

我曾拜訪鍾逸傑數次,見他一次比一次衰老,憶及五個月前為了拙著《被忽略的主角》增修版請他賜序,感覺他像一枝蠟燭,那火焰是愈來愈弱了。

鍾逸傑的香港心

鍾逸傑爵士(Sir David Akers-Jones)於1957年來到香港,在殖民地時期擔任過舉足輕重的要職。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以後,很多人以為他回「國」了,但直到他離世前,仍然居住於香港。

政府至今仍堅持,由於收的是農地,所以只需賠農地價。很明顯,這套說法只是自欺欺人;因為政府收農地價的賠償已逾千元一呎。(亞新社)

《收回土地條例》非萬能

政府要強行收地不容易,要地產商接納收地的賠償條件亦比以前困難。早期,政府收地的對象是原居民;於原居民而言,與其讓土地荒廢,不如賣給政府。但地產商持有土地的目的志在發展,他們的要求會很不一樣。

香港政府重視解決人民住屋問題,應該效法新加坡的成功模式,立即在新界的廣闊平原地上,規劃新的居民點。(亞新社)

向新加坡學習──收回土地!

香港政府重視解決人民住屋問題,應該效法新加坡的成功模式,立即在新界的廣闊平原地上,規劃新的居民點,然後以規劃圖則和公眾利益為基礎,動用香港法例第124條《收回土地條例》收回所需土地。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