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永

張宗永

作者是亞洲新興市場第一代衍生工具交易員,擁有20多年的投行經驗,管理過的業務包括交易室、資本市場和併購業務。大學主修工程及工商管理,畢業後短暫的第一份工作卻是在報館任職股評人兼翻譯兼副刊作家兼資料室總管(以成績倒序為列)。2009年告別銀行「糧單」之後,加入一新成立的環球精品投行任亞太區總裁及高級合伙人,並且重拾四分之一世紀前的興趣,在報刊上月旦政經時局,文章散見《明報》及《信報》等,並且積極參與社會企業。
中國的人口紅利能否繼續下去,漸漸成為議題。(Shutterstock)

談兔也談中國出生率

踏入新年,根據最新統計,中國已經不再是全球人口第一大國,居首位是超越14 億人口的印度,除了量之外,更令人關心是中國的生育率急跌。

劉鑾雄,綽號「大劉」,華人置業集團前任董事會主席和行政總裁。(亞新社)

網紅PK富翁

士農工商,商人在傳統中國人社會排名甚低。香港卻是一個異數,崇商蔚成風氣。近日城中熱門八卦話題應是名人富豪劉鑾雄和前度女友呂麗君的復合傳聞,不如借此來聊聊香港社會對有錢人的態度。

沙特阿美在今年5月油價高峰時,股值曾經超越蘋果。(Shutterstock)

沙特阿美的前生

習主席訪問沙特阿拉伯,中沙關係譜出新篇。談沙特,當然牽涉石油;談石油,不可以不提曾經是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沙特阿美。

今年10月,馬斯克成功收購Twitter。(亞新社)

言論自由可以是絕對的嗎?

馬斯克收購Twitter後宣布不會再限制平台言論自由,此舉引發了巨大爭議,Twitter自身損失了大量商戶。形容自己為政治上中立、財政上保守的馬斯克為什麼要這麼做?言論自由的界線又該如何把握?

香港放寬防疫限制,慢於中國以外的其他地區。(亞新社)

大麥與病毒

我信萬物皆有性,病毒為了繼續生存,不會殺死它所有的載體,共存是唯一的自然結局。人類如果能夠謙虛,從高高在上的位置退下來看事物,必有得着。

議員沒有獨立的座位,都坐在包着綠色皮的長椅上。(亞新社)

謙卑的議事堂

二次大戰後,英國國會議事廳曾經重建,僅花了200萬英鎊。當時英聯邦國家也捐贈了不少禮物,包括澳洲贈送議長座椅,加拿大贈了廳中心的桌子,印度和巴基斯坦送了大門。

全球兩極化,當香港面臨非A即B的選擇時,她的選擇會是中國。(亞新社)

二擇一是香港的痛穴

疫情終會共存,利率始終會見頂,但中國和西方在意識形態上的比併會是漫長的,帶給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很多折騰。

在一國兩制下如何處理港產(粵語)文化是一棘手問題。(Shutterstock)

大台節目逐個講

香港曾經是華人文化的出口地,今天的政治環境,創作人往往投鼠忌器甚至杯弓蛇影,如何承傳,確考功夫。

我剛從新加坡回來,感受到與病毒共存的吸引,難怪我很多外國朋友選擇暫居獅城避疫。(Shutterstock)

Plan B取代Plan A

香港的危機是當大家都習慣了Plan B的時候,走回Plan A的誘因便愈來愈低,慢慢Plan B便取代了Plan A。

討論香港人是否愛女王意義遠低於談論移民潮。(亞新社)

北京之痛

愛國是用口,投票卻是用腳。北京治港的盤算可能是硬件全盤接收,人口繼續染紅。但香港如果變了上海第二,對建設祖國的大業並無好處。

查理斯三世說話較少包袱,且看他登基後能否真為溫莎王朝創新局面。(亞新社)

不懂說英語的英國國王

最近看了一本書,書長600多頁,詳述中古時期統治英格蘭的金雀花王朝(1154至1399年),王朝初立時,國王只懂說法文,慢慢中古英語才開始在文學和法律上被接受。

香港在IPO融資金額的名次已經跌到全球第九,很多人將香港股市的希望放在中概股回歸。(Shutterstock)

三城記:滬星爭奪市場 港價值受考驗

我有很多海外朋友都跟我說,只要香港仍然堅持入口隔離檢疫和有封城風險,他們都不會考慮返回香港定居,或到香港做生意。當大家愈習慣了Plan B的時候,重返Plan A的代價便會愈高。

《壯志凌雲:獨行俠》劇照。

《壯志凌雲2》是美產《長津湖》

中國崛起之後,很多聲音都說祖國要建立軟實力。兩部電影都帶有濃厚的政治訊息,但從商業的角度,《壯志凌雲2》比《長津湖》對全球觀眾更具吸引力,這便是軟實力了。

香港一個開放型的經濟,受益於匯率穩定。(Shutterstock)

聯繫匯率易進難退

有人提出中國內地與香港經濟關係密切,聯繫匯率掛鈎的對象應該是人民幣而不是美元。如果港元放棄和美元掛鈎,香港對國家套取外匯,以及作為中國企業跑出去和人民幣國際化的護城河的重要價值還存在嗎?

怎樣的政治土壤,便會孕育怎樣的文化?(Shutterstock)

後國安時代的香港文化發展

南宋偏安,國勢比北宋更弱,可是文人在西湖邊創作了最好的文學,繪畫了最美的畫作。可見文化創造力的關鍵在於對創作人心靈的尊重,政治現實的種種不快往往可以被暫時擱下。

中國迄今拒絕譴責俄國入侵烏克蘭。(亞新社)

俄國會是中國的真兄弟嗎?

俄羅斯人很以自己的歷史和文化為傲,心底裏他們視自己是歐洲人遠多於亞洲人。至於中國和俄羅斯打交道,細看過去這200年的往績,未來俄羅斯人仍會是中國的好朋友嗎?

有人會覺得我們貴為萬物之靈,主管地球,消滅100萬條動物的生命去換回一條人命,也是值得的。善哉!善哉!(亞新社)

一條人命究竟值多少條倉鼠命?

特區政府選擇清零,政治上和經濟上都可以理解。愈來愈大灣區化的香港,覺得和中國內地通關遠比海外互通重要,付出的代價是有些跨國公司將員工遷往新加坡,亦有一些專注發展中國市場的商家棄香港而選擇落戶上海。

中聯辦駱主任落區視察劏房,近年非常緊貼中央的林鄭,跟隨在《施政報告》上作出回應。(亞新社)

不要讓消滅劏房淪為形象工程

香港房屋問題錯綜複雜,持份者眾。過往政府背後有很多包袱,包括反對派和地產商。今天中央說了算,好像給了特首很多空間,但土地問題絕對不是消滅劏房那麼簡單。

奧運精神本意是跨民族跨國界,但大部分人都拿獎牌數目和國力掛鈎,倒是年輕人能夠真正做到重運動輕國界。(Shutterstock)

奧運與余英時

香港運動員的表現牽動特區市民情緒,一方面固然是港隊拿到的獎牌創造了歷史,但另方面香港人亦久旱逢甘,遇上一劑屬於自己的心靈雞湯。

董橋的新作《文林回想錄》鈎起了筆者多年讀報,見證香港文學的興起。(香港蘇富比、牛津出版社提供圖片)

半世紀的讀書緣

想當年,《明報》是擁有最多讀者的反共報紙。那年代也湧現一批年輕的女性寫手,有些一直風行至今。

近期SPAC熱潮既受惠於低息環境下資金找出路,但也不排除很多公司在找尋另類上市渠道。(Shutterstock)

各取所需的SPAC

近日成為全城熱話的SPAC( 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到底是什麼?投資人有何益處?能投資嗎?

2019年第三季反送中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當時我對股市並不悲觀,因為中央肯定會用經濟換民心,我特別看好港交所,當日股價大約是250港元,今天股價翻了一倍。(Shutterstock)

「燈神」的成績表

過去兩年,香港和地球都經歷了巨變。洪流中,剝花生評論員對大局是零影響的,但個人身處亂世,多一點明澄,少一點失望。

我們高舉民主自由旗幟的人,應該按本心行事,而不是政治立場先行。(灼見名家製圖)

我們對社交媒體的錯愛

近期網上社交媒體新聞多多,一是特朗普戶口被刪,二是WhatsApp套取用戶資料,科網神奇小子朱克伯格一下子淪為過街老鼠。我覺得要評論這些事情,首先要弄清楚我們作為消費者和平台的關係是什麼。

紫荊黨號稱要招募25萬黨員,比目前建制第一大黨民建聯還要多幾倍。(灼見名家製圖)

不洋的紫荊黨

一群絕對「不洋」的海歸精英成立了紫荊黨,消息傳出,原建制黨的反應大都是不以為然。

中國人經常強調自己有5000年文化,可惜這文化未能洗滌我們心底裏的暴戾。(Shutterstock)

中國人愛和平只限對外

新中國立國70年,超過一半時間是一窮二白,自己都吃不飽,頂多是援助埃塞俄比亞建鐵路。無論是軍事勢力或經濟勢力,根本談不上輸出影響力。這是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立法會今天已經完全沒有代表性,必須盡快理順未來立法的民意基礎。(灼見名家製圖)

不要輕言法治已死

今天在香港做反對黨真的一點都不容易,面對高牆,無力感很重,遇到一點不如意,很容易便感到香港法治已死。但我覺得抗爭是漫長的。

特朗普沒有將人民之間的仇恨降低,反而挑起更多的仇恨。(灼見名家製圖)

港人看美國大選之盲點

我們姑且算香港有400萬黃絲,這400萬人的考慮,在全球人類的考慮中,是微不足道的。誰是美國總統,不單止影響香港人的福利,也影響全世界人的福利。

毛主席生前因為《毛語錄》小紅書是全中國銷量最高的印刷品,所以版稅收入甚豐。(亞新社)

從毛主席品牌價值說起

上月,一個油麻地住宅單位內遭爆竊,有收藏紅色文載的符姓收藏家,報稱損失總值40億的藏品。我好奇查了一下類似單位的估值,一般不超過700萬,換句話說,收藏品價格和樓價的比例是600倍!

滙控在香港人心中仍依然有價。股價上落本為平常事,將太多的感情投放在一隻股票,不是聰明的做法。(灼見名家製圖)

分拆「阿爺」 談何容易

如果滙控真的分拆,華洋有別,香港和中國的業務可能不再歸自己管,剩下來的業務頂多都只是一家二流跨國商業銀行,你會願意被如斯降格嗎?

壹傳媒股價8月初在黎智英被捕之後急升近12倍,有市民向證監會投訴,證監亦宣稱會跟進。(亞新社)

壹傳媒股票疑被搭棚

壹傳媒股票案中,沒有證據顯示涉嫌串謀行騙和洗黑錢而被拘捕的15人是抗爭運動支持者,可能他們只是跟風的炒家,不需要和政治立場掛鈎。

從香港市民的角度,政府花的是公帑,應該考慮錢是否用在刀口上?公帑有沒有更好的出處?(灼見名家製圖)

三個層次看檢測

從個人利益的角度,檢測是免費的,不用白不用。如果不用輪候多時,過程中不會令身體太過不舒服,採樣站的傳染風險低,自當參與。這是兩地政府樂見的,應了一句「上詐下愚」。

杜拜雖然屬於遜尼派,卻一直和伊朗做生意,亦因此為自己累積了不少財富。(Pixabay)

香港要向杜拜學習

做生意一直不是阿拉伯人的強項,杜拜非常樂意聘用外援,而且經商沒有政治包袱,在眾多阿拉伯國家中商業一枝獨秀。

面對美方的封殺時,任正非表現很務實。他沒有將責任完全推卸給美方,而是很快地接受這是華為生死存亡的挑戰。(亞新社)

北京的下一板

我覺得美國政府的「打中」劇本有300多頁,現在拿出來的只是首兩三頁,端看北京是如何反應,好戲陸續有來。

為什麼我覺得梁卓然的辭職意義重大?梁的不滿是因為對上司行事不依規矩深感厭惡。(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終於都「起義」了

佔中運動以來,政見令香港出現前所未有的撕裂,黃藍之分,你說是六四也好,五五也好,肯定不是一面倒,我絕對有理由相信高官中有黃絲的存在,「問誰未發聲」也許只是遲早問題。

中美冷戰近日升級,繼雙方互關大使館後,蓬佩奧在加州尼克遜紀念館公開發表「討共檄文」。(Shutterstock)

言論受壓 外交舉步維艱

最近在一私人聚會中,有人問單偉建:中國是否外交公關上做得很差,每每給西方傳媒「挑機」。單偉建說:因為中國媒體不自由,所以即使政府講真話,外人亦是半信半疑。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