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永

張宗永

作者是亞洲新興市場第一代衍生工具交易員,擁有20多年的投行經驗,管理過的業務包括交易室、資本市場和併購業務。大學主修工程及工商管理,畢業後短暫的第一份工作卻是在報館任職股評人兼翻譯兼副刊作家兼資料室總管(以成績倒序為列)。2009年告別銀行「糧單」之後,加入一新成立的環球精品投行任亞太區總裁及高級合伙人,並且重拾四分之一世紀前的興趣,在報刊上月旦政經時局,文章散見《明報》及《信報》等,並且積極參與社會企業。
立法會今天已經完全沒有代表性,必須盡快理順未來立法的民意基礎。(灼見名家製圖)

不要輕言法治已死

今天在香港做反對黨真的一點都不容易,面對高牆,無力感很重,遇到一點不如意,很容易便感到香港法治已死。但我覺得抗爭是漫長的。

特朗普沒有將人民之間的仇恨降低,反而挑起更多的仇恨。(灼見名家製圖)

港人看美國大選之盲點

我們姑且算香港有400萬黃絲,這400萬人的考慮,在全球人類的考慮中,是微不足道的。誰是美國總統,不單止影響香港人的福利,也影響全世界人的福利。

毛主席生前因為《毛語錄》小紅書是全中國銷量最高的印刷品,所以版稅收入甚豐。(亞新社)

從毛主席品牌價值說起

上月,一個油麻地住宅單位內遭爆竊,有收藏紅色文載的符姓收藏家,報稱損失總值40億的藏品。我好奇查了一下類似單位的估值,一般不超過700萬,換句話說,收藏品價格和樓價的比例是600倍!

滙控在香港人心中仍依然有價。股價上落本為平常事,將太多的感情投放在一隻股票,不是聰明的做法。(灼見名家製圖)

分拆「阿爺」 談何容易

如果滙控真的分拆,華洋有別,香港和中國的業務可能不再歸自己管,剩下來的業務頂多都只是一家二流跨國商業銀行,你會願意被如斯降格嗎?

壹傳媒股價8月初在黎智英被捕之後急升近12倍,有市民向證監會投訴,證監亦宣稱會跟進。(亞新社)

壹傳媒股票疑被搭棚

壹傳媒股票案中,沒有證據顯示涉嫌串謀行騙和洗黑錢而被拘捕的15人是抗爭運動支持者,可能他們只是跟風的炒家,不需要和政治立場掛鈎。

從香港市民的角度,政府花的是公帑,應該考慮錢是否用在刀口上?公帑有沒有更好的出處?(灼見名家製圖)

三個層次看檢測

從個人利益的角度,檢測是免費的,不用白不用。如果不用輪候多時,過程中不會令身體太過不舒服,採樣站的傳染風險低,自當參與。這是兩地政府樂見的,應了一句「上詐下愚」。

杜拜雖然屬於遜尼派,卻一直和伊朗做生意,亦因此為自己累積了不少財富。(Pixabay)

香港要向杜拜學習

做生意一直不是阿拉伯人的強項,杜拜非常樂意聘用外援,而且經商沒有政治包袱,在眾多阿拉伯國家中商業一枝獨秀。

面對美方的封殺時,任正非表現很務實。他沒有將責任完全推卸給美方,而是很快地接受這是華為生死存亡的挑戰。(亞新社)

北京的下一板

我覺得美國政府的「打中」劇本有300多頁,現在拿出來的只是首兩三頁,端看北京是如何反應,好戲陸續有來。

為什麼我覺得梁卓然的辭職意義重大?梁的不滿是因為對上司行事不依規矩深感厭惡。(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終於都「起義」了

佔中運動以來,政見令香港出現前所未有的撕裂,黃藍之分,你說是六四也好,五五也好,肯定不是一面倒,我絕對有理由相信高官中有黃絲的存在,「問誰未發聲」也許只是遲早問題。

中美冷戰近日升級,繼雙方互關大使館後,蓬佩奧在加州尼克遜紀念館公開發表「討共檄文」。(Shutterstock)

言論受壓 外交舉步維艱

最近在一私人聚會中,有人問單偉建:中國是否外交公關上做得很差,每每給西方傳媒「挑機」。單偉建說:因為中國媒體不自由,所以即使政府講真話,外人亦是半信半疑。

北京縱使外匯儲備捉襟見肘,也不介意資金繼續流往香港,畢竟維穩重於一切。(亞新社)

香港終極作用是ATM

美國撤銷香港特殊待遇,香港不幸淪為中美角力的棋子,美國希望藉貶低香港地位來傷害中共;北京則加強控制來宣示主權。有人擔心美國再下重手破壞香港的聯繫匯率,這未免杞人憂天。

在李顯龍治下,政府對反對黨的容忍度也比李光耀時代高,這是社會富裕後無可避免的大勢。(亞新社)

從星洲大選看一黨專政

李顯龍的弟弟李顯揚加入了反對黨新加坡前進黨,雖然他沒有直接上場參選,但助選頻頻出鏡,並且宣稱「愛新加坡不一定選擇人民行動黨」!

中聯辦證實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因為外國就事件先後67次發表聲明。別人有意見便是干預,真是怪邏輯。(亞新社)

「國安法」大石壓死蟹

我從來都不是獨派,但是你怎能用道德說服我港獨不是一選項呢?余杰引用了波羅的海三小國獨立的歷程,來支持他覺得獨立關鍵是人,而不是經濟或軍事實力。我欲辯但無言。

道義上,親情上,美國都沒有責任照顧香港(只有英國才是前宗主國)。經濟上,香港的價值對整個美國而言,微不足道。(亞新社)

香港根本沒有親生母

美國看待香港的問題,端看中美關係走到哪個點,美國需要些什麼;中國覺得是香港過繼的,13億人才是北京一手扶養長大的親生子。

加入問責團隊,固可以視為更上一層樓,我相信他們貪不是那份薪水,而是真心想服務香港,如今弄到要口是心非,念一些自己也不熟悉的台辭,又何苦呢!(亞新社)

港官推銷惡法口是心非

已故總理周恩來在1954年提出「四個現代化」: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過了大半個世紀,依我看,中共今天最需要的是「管治現代化」。

2018年,萬達將部分AMC股權以6億美元賣給矽谷私募基金Silver Lake Partners,AMC的股權是有同股不同權的設計,萬達仍然保留控股權。(Wikimedia Commons)

中國大亨的電影夢

AMC的最大股東是大陸富豪王健林名下的大連萬達。2012年,萬達動用26億美元收購AMC,是當日大陸私營企業最大的海外收購。未足10年,人事已經幾番新。

無可否認,這試題是有引導性的,但是否中學生答了這次試題,就會變得親日仇中呢?(Wikimedia Commons)

教育局小題大做

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試卷問考生:1900至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參考資料後,這你是否同意這說法嗎?這條值8分的問題,我覺得放在通識科可能更加適合,但教育局的反應,絕對是「小題」大做。

李小加在去年「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之際,曾提出維持兩制是香港繼續作為金融中心的必需條件。(亞新社)

誰是香港人?

港交所(00388)總裁李小加曾說過:過往任職投行,出差頻密,很少機會長時間留在香港,倒是加入港交所後,留港時間長了,開始認識中環以外的香港,有次走入九龍探秘,感覺新奇。他應該也算是一個香港人。

諉過政客是天性,中外如是。特朗普將矛頭指向中國,目的是轉移自己的失誤,別國領導人亦是如此。(亞新社)

借疫情銷政治 愚者所為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雖然未退,但不同地方的人民和輿論已經不斷給政府打分。中美兩大國在抗疫上都有惹人批抨的地方:中國官方疫情初期是否知而不報?華府是否起初掉以輕心?都是兩地政府的死穴。

新冠病毒最終可能會轉化為一種沒有那麼大殺傷力的風土病和人類共存。(亞新社)

疫後新世代 與病毒共存

希望瘟疫能令人類重新檢討與地球的關係,一直以來大家都覺得人類是地球的主宰。新冠病毒帶給「萬物之靈」那麼大的傷害,是一個警號。

新冠肺炎最終會變成風土病,但投資者財富損失的傷害太大,市場不會一下子便恢復過來。(Shutterstock)

現市況撈底是賭博

第一波由流動性引發的拋售應該已經過去,然而,疫情對經濟的全面影響,大家仍沒有把握,所以在今天要撈底的「價值投資者」,是賭博多於一切。

有說大陸的「成功」顯示一黨專政的效率,但隔岸的蔡英文雖有反對黨在背後虎視眈眈,仍然交出功課。抗疫是非常時期,非常時期使出非常手段,但不能成為長遠專制的理由。(Shutterstock)

明月何曾是兩鄉

瘟疫現在已經是地球的問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政客肯定會利用這機會為自己加分。但我更喜歡那天在雜誌上看到王昌齡的兩句詩:「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執法人員很容易陷入一個誤思,覺得現在擁有權力的一方是永遠的老闆,所以不用維持中立。(亞新社)

武裝力量必須中立

香港現在面對的一個主要管治問題是市民對香港警察欠缺信心,而很多警察心目中,他們的老闆是警務署長或特首,而不是市民。這是大錯特錯的。

當然香港人認識黎老闆不是因為他的身家,而是因為他是報館老闆!(亞新社)

紙媒之今生前世

紙媒的影響力和經濟價值,今天已經江河日下。華人報紙由盛轉衰僅是一世紀的事,互聯網今天的普及性毋庸置疑,但我估計它的顛覆性亦會很快由燦爛歸於平淡。

要有效管治香港,中共始終都要拋出橄欖枝,以贏回香港大多數中間派的支持,犧牲部分警察是方法之一。(Shutterstock)

中央與港商蜜月期告終

中聯辦和港澳辦的領導齊齊換人,筆者覺得這是代表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亦顯示香港富豪跟北京的蜜月期將會正式告終。習主席希望中斷過往兩辦與香港富豪的互通私款。

警務處處長錄影帶流入民間,受黃絲炮轟,警方重申這是私人聚會。我覺得鄧先生是不會介意的,甚至會覺得事件為自己的親民形象加分。(網絡圖片)

聚會片流出 鄧炳強暗笑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警察足球隊和明星足球隊的聯誼飯局,聚會錄影帶在網上瘋傳,鄧炳強被批判。如果他不是警務處處長,會有那麼多人關注嗎?

當瘟疫遇上政治時,政府的防疫措施,政治考慮是重中之重。(亞新社)

「一個都不能少」只是口號

政客碰到人命攸關的問題,常常掛在口邊的都是「一個也不能少」,但他們心裏面真是這樣想嗎?登上權力高峰的人,因為對權力的戀棧,很多決定都是政治因素大於一切。

今天,美國軍力仍是全球獨大,真正打起世界大戰的機會不高。(Shutterstock)

2020展望:美國仍可獨善其身?

美國消費指數強勁,但全球另外兩個主要經濟體歐盟和中國的經濟都面對很多挑戰,美國能否獨善其身,甚至藉以支撐全球的資產價格,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無論中央怎樣決定,台灣都會是這次香港引發的政治風波的受益者。(Shutterstock)

台大選後中共治港策略

中央會覺得香港的疑似「港獨」思維會產生漣漪效應,助長疆獨、藏獨、台獨、甚至蒙獨,弄得不好,習主席成了「五獨教主」。所以,必須治香港反對派以重手段。

作者認為,王志民和林則徐都犯了同一宗罪──謊報軍情。(灼見名家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沒謊報軍情便沒有香港

在一國兩制下,中聯辦是中央政府駐港的最高權力機構,坊間一直有「中環不亮西環亮」之說。特別是中聯辦的架構和花費近年急劇膨漲,那麼大的衙門,如果連準確反應民意也做不好,實在說不過去。

偉人如愛因斯坦,其愛國情操也是複雜和不是必然的。(Shutterstock)

愛因斯坦愛不愛國?

擁有一頭捲髮圓臉孔大眼睛和濃密鬍鬚的愛因斯坦,應是最廣為人知的科學家。愛因斯坦(1879-1958)一生曾經持有多個國籍?

很多人都估計英國大選保守黨會勝,一如香港泛民會勝出區議會選舉一樣,只是贏出議席之多超乎預期。(Shutterstock)

英國大選猶如香港區選

有人說這次英國大選是戰後英國最重要的一次選舉,擾攘多年的英國脫歐由此進入直路。這次選舉令我反思香港剛剛舉行過的區議會選舉,兩者甚多雷同之處。

作為和理非,我們在精神及資源上支持示威者,但是身受皮肉之苦的,畢竟不是我們。(亞新社)

不要讓正義沖昏頭腦

當我聽到佔領者志高氣昂地說:「對不起,我們帶給大家不便,但請相信我,我會將帶給大家一個更美好的社會」。這是一個何等高尚的理想,但這是一個短期內可以實現的目標嗎?

有中大佔領者的提出重開吐露港的一條行車線,可恨特區政府反應惡劣,再加上佔領校園的示威者對開路也持不同意見,事件並沒有打開新局面。(亞新社)

What if they didn’t blink

6個月前的示威者是謙卑的,策略是聰明的;今天很多事情,例如毆打貨車司機、高空擲物傷及途人、不容許大陸學生唱國歌,都削弱我們的籌碼。

科大學生離世,估計又當引發新一輪的暴力示威,我仍然是那一句:服膺真相比服膺手足情重要。(亞新社)

大時代 小人物

毫無疑問,香港是處身於一個大時代,但是小市民依然要繼續他們的生活;上班的上班,談戀愛的談戀愛,失戀的失戀。示威像愛情般,沒有感情是永遠忠貞不移的,包括擁有道德高地的抗爭。

西方輿論的支持要爭取,但並不可靠。穩固香港中間派甚至爭取部份藍絲的支持,才能夠令運動長遠走下去。(亞新社)

四中後之抗爭策略

認清大陸13億人大部分正在享受經濟起飛好處,他們的民意左右共產黨領導人的決定,影響治港政策。所以抗共不代表抗陸,在不影響本心下,我們毋須要製造一些於事無補的矛盾,「裝修」中資機構亦有違公平原則。

我肯定一旦「和理非」變心,政府會毫不留情地打擊勇武派的示威者。(亞新社)

抗爭策略要be water

反修例運動以來,be water的年輕示威者顯露出令人折服的創意和組織能力。今天的情況是北京除了不出動解放軍之外,其他一步不讓,完全不介意香港人打香港人,是時候我們重新整合策略。

員工頭上一把刀,自然不再那麼踴躍發聲,所以紅色資本大量湧入香港是指日可待的事。(Shutterstock)

外資被嚇跑的問題

很多人問我:「外資會被嚇跑嗎?」我的「外資」定義是包括所有不是香港的資金,所以也包括來自中國大陸的。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