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程淑儀:擺脫「救火」工作 思考長遠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