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瑪竇踏上中國土地時剛好30歲,也正是明朝萬曆十年。58歲那一年他積勞成疾,病逝北京,結束了短短的一生。(Wikimedia Commons)

為利瑪竇着迷

這位宇宙人不過是一名意大利天主教傳教士而已,但魅力非凡。他的名字是Matteo Ricci,為了成為中國人他為自己改了一個中國名字「利瑪竇」。

1996年作者陪同何世禮將軍出席中華民國雙十慶典。(作者提供)

懷念何世禮將軍

今天香港有多少人知道這位出生超級富豪的公子,主動放棄英國籍,堅定做中國人的抗日將軍?何世禮一生對國忠貞,對妻專一,所為仰俯不愧天地,真正做到了「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魂」的一代名將。

在當時政治、經濟、文化氣候下,能否擺脫千百年的枷鎖,再再考驗政權的氣度;而由政府資助一個非主流節目「頭條新聞」,最正常不過。(頭條新聞Facebook)

司馬遷與「頭條新聞」

什麼是滑稽,太史公為什麼選用滑稽手法,而開明統治者為什麼還要用公帑奉養這些滑稽人物。也要問,為什麼滑稽手段被歷朝打壓後,卻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香港發揚光大。

鴻門宴席間,項莊舞劍,幸而陪同劉邦赴宴的漢初三傑之一的張良,叫守衛入內保護劉邦。(《鴻門宴傳奇》影照)

漢初三傑 韓信軼事最多

漢初三傑之中,要算韓信軼事最多,是話題之王。宋司馬遷說:「漢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就漢朝之所以能立基立業來說,說韓信士無雙,功高無二,似乎一點也不虛美。

劉伯温絕不會犯諱直呼「朱洪武」,所以部分段落為後人所作,假用其名。(Wikimedia Commons)

穿鑿附會的假預言

災異有時靈有時不靈,為人詬病,因為有不少人為了各種政治目的而作假,魚目混珠,今日互聯網流行的假新聞中,也混有不少這類假預言,在每一次香港或中國出現動盪或大災難,這類假預言便風行網上。

左:印在書上的成愛倫玉照。右:成愛倫下海的萬國舞廳,在《成愛倫小品》書中賣廣告。

「舞女作家」成愛倫

香港獨一無二的「舞女作家」名叫成愛倫(筆名),1925年出生於富裕家庭的大家閨秀,寧波人,自小愛好文藝,很年輕便開始寫作,來港後先後在幾份報紙包括《羅賓漢》寫專欄,可能因為寫稿不夠餬口,只好下海伴舞。

《義勇軍進行曲》誕生於「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振起了民族魂,旋律跨越世代,成為不朽名曲,又幾經波折,歷經考驗,終於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不二之選。(亞新社)

國歌多從戰火來

來自烽火硝煙的國歌當然不止上舉之數,而我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也是誕生在隆隆的炮火聲中,其曲折迴環、壯懷激烈處,較之《馬賽曲》和《星條旗之歌》猶有過之而無愧。

北魏至元的洞窟,沉鬱又瑰麗迷人,使得樊錦詩的考古藝術專業情操更昇華。(Pixabay)

心歸處是敦煌

薪火相傳,由常書鴻、段文傑到樊錦詩,藝術與考古的柔情理性結緣,保護敦煌文物的意志、決心是相激相盪,使得敦煌獨特藝術成就能再現全球,與歐洲文藝復興的學藝,東西互相輝映。

西安事變主角,左圖攝於西安事變前六年;右圖攝於西安事變前夕。(Wikimedia Commons)

解碼西安事變

日本侵華的評價,毛澤東主席曾在1950、60年代,多次公開致謝日本,言則毛公這些謝詞有當時的歷史背景,但他有無講錯?香港考生可否引用他的言論作答?

司馬遷(左一)對孔子(左二)和孟子由衷敬佩,主要是孔孟都有逆向思維──逆乎「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的生活慣性。(Wikimedia Commons)

讀史知世態

中國經歷了一段緜長而複雜的遠古史。由於是封建的帝制社會,不同範疇權力的繼承,當中所蘊含的利益爭奪,是這段遠古歷史充滿血腥的總根源。

1929年世界經濟大蕭條給日本巨大的打擊,右翼勢力開始膨脹,1931年製造九一八事變,此後日本就像一條巨輪突然掉頭,逆流而行。(Wikimedia Commons)

讀日本,問國運

每當我閱讀日本之時,有句話總時時迴蕩在耳邊:日本是中國的鏡子,也是中國的鞭子。以日本為鏡子,中國可以知道自己的進退得失;以日本為鞭子,中國可以讓自己保持警醒。

左:黃俊東珍藏的剪報集,後來排版出書。右:《儒林清話》的專欄文章。

黃俊東把剪報變成一本書

黃俊東移民澳洲多年,他那本珍藏了多年的《儒林清話》剪貼簿已經歸我所有,這裏有個小故事,黃俊東移民後把剪貼簿連同一封介紹剪報來龍去脈的親筆書函,交給新亞書店蘇賡哲博士拍賣,筆者投得,如獲至寶。

第1頁,共12頁 1 2 1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