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榮譽大學院士、經濟系榮休教授、嶺南大學中國經濟研究部榮譽總監、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芝加哥大學和明尼蘇達大學畢業。曾任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副院長等管理職務、北京大學訪問教授、大連工學院工業科技管理全國培訓中心美方教學團成員。雷氏除為全國港澳研究會、美國經濟學會在內四間學術機構會員外,也歷任27份國際專業經濟學報和劍橋大學出版社編輯顧問、委員或審稿員,包括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觀察》與芝加哥大學《人力資本學報》(Journal of Human Capital)。 雷氏亦為香港特區太平紳士、銅紫荊星章獲得者。歷任香港特區政府長遠房屋策略委員會、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扶貧委員會等十多個諮詢架構或法定團體成員。他也是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委員會、台灣陸委會的成員。榮獲第二屆全球傑出華人暨中華文學藝術家金龍獎、2008年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范克廉傑出教學獎。多篇論文在國際頂尖學術期刊發表,其中四篇獲選入「經濟學關鍵性著作國際文獻館」,並著有《坐港觀天──從香港向外看經濟》、《用經濟學做眼睛》等13本書。另近年部分文章被編入《香港超越內耗》、《香港顔色密碼》等6本書內。
個人的利益並不足夠推動港人顧及社會利益。究竟懲罰還是補償的方法更好?(亞新社)

疫苗接種率低的經濟分析

若人人只關心自己的健康與生命,不理會打了針可為社會帶來的好處,那麼他們的確不見得願意去打針。這是一個經典的經濟學問題,不打針有損公益,性質與工廠污染環境或煙民在公眾地方抽煙放毒相似,政府有角色可扮演。

布林肯當上美國國務卿也無甚長進,全面繼承了指摘中國在新疆搞種族滅絕及在棉花生產上強迫勞動的說法。(美國國務院圖片)

中美的惡性與良性競爭

美國並非完全沒有良性競爭的能力。拜登也曾有過想法,與英國一起幫助一些國家搞基建,以圖抗衡中國在一帶一路的影響力。可惜美國自己欠債纍纍,英國經濟也慘淡,能拿出多少錢出來?

香港公共支出不斷增加,加上經濟增長前景充滿變數,應如何善用開支?(Shutterstock)

預算案應有的理財原則

紓困措施一般幫不了經濟發展,一些錢用掉便沒有了,赤字只會增加。但疫情帶來的影響並非受害者故意做成的,而且他們受損甚深,援助他們是難以避免的社會責任,就算是無可奈何也要做。

拜登上台後要面對一大堆問題,正是內外交困,中國應該只管做好自己,盡量避免受美國拖累。(亞新社)

拜登即位後面對的困境

曾著有《歷史的完結與最後一人》、史丹福大學的福山,本來認定美國制度已經完勝,但近年觀點已在事實面前不由不悄悄地轉變。他近日便在美國雜誌《外交事務》發文哀嘆美國的政治是否已腐爛到了內核?

把通識科廢掉,這樣可空出大量學習時間與資源,學生多了空間學習歷史及數理科目。(灼見名家製圖)

從《施政報告》說起

《施政報告》中既然觸及通識科,估計政府是要作些整頓了。我看整頓的選擇不外乎幾項︰一是乾脆廢了此科;二是把此科視為選修,不是必修;三是對其內容及考卷作出改善。

看反對派的論述,邏輯鏈斷裂、敘事荒腔走板的例子層出不窮,真替他們捏一把汗。(灼見名家製圖)

反對派犯了7個大錯

反對派的政治資源與能量會大跌,這不是高叫幾句口號自我陶醉便可化解的。為何他們會跌入此政治生命大大縮短的困局?我隨手一算,也可看出他們犯了7大錯誤而仍不自知。

既然有概率特朗普快將成為過氣的歷史人物,我們更應注意拜登的價值取向及能力。(亞新社)

勝利在望的拜登相信什麼?

我對拜登在10月6日的葛蒂斯堡演說甚感興趣,因這可助我們了解其價值取向。美國的主流媒體對這篇應是他的槍手代撰的演講評價很高,甚至認為這是重現美國國民「靈魂」的宣言。

美國愈宣傳,中國人民用自身的經歷作比較,便愈發相信蓬佩奧等人在抹黑,自信更強,也更快樂。(灼見名家製圖)

得民者昌 中國政府管治的韌性

當今世界無疑處於百年難得一遇的大變局中,中國與美國處於什麼階段?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答案必須建基於一些實質證據,而不是各自憑空猜測。近月公布的一些數據,可助我們作出正確判斷。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特朗普選情岌岌可危,聲色俱厲地打香港牌,可權充是競選工具。(亞新社)

美國對港無能為力

若美國真的有傷害到香港而又不自損的制裁,她不會手軟,問題是,她真的有此能力嗎?這涉及她有無可行的方法及制裁是否只會傷敵八百而自損一千?

用重典的同時,罪行覆蓋的範圍卻宜收窄,打擊面要小及精準,以免擾民。(亞新社)

港區國安法要面對什麼問題?

既然中央已決心對抗美國,香港這陣地是絕不願放棄的,所以港區國安法對港獨分子等必須有一定的震懾,但美國卻肯定會將港區國安法污名化。港區國安法的主旨甚至細節,恐怕早已寫下,並很有可能6月便通過。

中國是處於上升軌道的國家,而她進展之速,大有可能打破世界目前政經秩序既有均衡,美國是首當其衝。(Shutterstock)

中美宣傳戰互有勝敗

在特朗普上台後,發動了貿易戰及科技戰,伴隨而來的民粹主義排外思潮已被美國充分利用,美國大多數人對華的態度已變得更負面,這是美國政府所樂見的。

特朗普的自吹自擂,反覆無常,我們已見怪不怪,但對正要競選的他來說,不找一個代罪羔羊轉移視線是不行的。(亞新社)

美國能向中國索償嗎?

特朗普本人、幕僚及美國不少媒體都千方百計推出要中國為疫情負責,並要索償的「理論」。這裏有兩個重要的問題:向中國索償是否合法合理?先不理是否可行,美國索償的真正目的何在?

今次疫症對世界歷史及人民的生活模式有何影響,目前仍言之尚早,但在一些個別的領域上,我們已可初見其影響。(Pixabay)

疫症對制度的衝擊

疫症在中國受控,但在歐美卻大爆發,歐美人民儲蓄率低,積蓄有限,如此重大災禍,對他們衝擊極大,其社會的半癱瘓也會連累中國的經濟,亦會使中國對疫症的殲滅戰因病者的輸入而尚未能竟全功。

是否中國應以醫療用品及藥物到處展示實力?這無需要,人命關天,但資源有限,與中國友好的自應優先得到中國的醫療援助,就像今天在意大利等國所做的一樣。(Shutterstock)

中國對口罩及藥物的壟斷力量

中國在浪費了兩個多星期後,終於在重重迷霧中明白這新病毒的性質,當政府下了決心後,中國社會顯示出的驚人動員力、人民團結性、科技及醫療水平,都使人刮目相看,硬生生把一個大爆發壓了下去。

中美抗疫實況一對比,結果明顯,恐懼情緒已使美國的宣傳戰幾乎崩堤。(Shutterstock)

抗疫戰中的輿論戰

平情而論,南韓、意大利甚至日本,也都盡了力,中國若有能力,可幫助她們,體現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風骨。但最使人詫異的,倒是美國這科技大國的不濟。

新天地教會教主是李萬熙,自稱耶穌轉世。疫情初發時,他認為疫症是魔鬼行為,目的是要阻止教會的發展,只要信他,便百病不侵。(Wikimedia Commons)

宗教與傳染疫症

佛教在美國不算普及,其處理疫情的策略,恐怕與我佛無緣,其他有大爆發的國家或地區,卻未必與當地的宗教與習俗沒有關係。南韓與伊朗成為疫情大國,顯然與宗教有關。

從長期保持香港經濟繁榮的角度看,我支持《基本法》的精神,審慎理財,量入為出,這是正道。(亞新社)

早日用光儲備以降風險?

開支不斷增加但收入不上升,便必會有赤字。香港加稅不易,對經濟有嚴重損害,政治後果亦堪虞,所以香港只能望天打卦,希望經濟會有不錯增長,自然地為政府帶來收入。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