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鴻

陳文鴻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1992-2016年為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2010年兼任香港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曾任世界銀行顧問,中國政府的港事顧問,香港中央政策組珠三角研究小組成員、香港新機場諮詢委員會委員及香港規劃遠景及策略研究小組的專家顧問。2013年2月開始為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現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經貿政策諮詢委員會委員。 近年研究重點為中國的發展戰略,從歷史、全球化以至地區和產業。並從中國出發,聯繫至中國與歐洲發展的比較,以及東亞地區的產業和經濟競合。
用深圳競爭壓力迫使香港改變現時苟且因循的狀況,若香港還不改動,被深圳替代,損失的將是自作孽的香港。(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沒落?

深圳正全力、受舉國之力建設一個新型的城市與社會,作為全國的示範。香港在「一國兩制」、市場一體化的條件底下,與深圳合作,以此推動發展。

林鄭牽團參加深圳慶典,正是教訓他們要好好學習中央幾經上下諮詢而來的新戰略。(灼見名家製圖)

變天一着

國家領導人南巡是為深圳造勢,造的是在中美新冷戰條件下深圳的改革開放新戰略,戰略不僅涉及深圳,而是包括香港在內的粵港澳大灣區。

我想中國還是國運亨隆,而美國逼壓,卻變成美國危機,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後,中國又再來一個百年不遇的良機!(Shutterstock)

美國出現危機 幫助中國復興

現任總統有權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有權動用軍隊,國會亦有權禁制。由此產生憲政危機,但不可能用法律解決,因為需時長久,不能即時制止特朗普的胡作妄為。

哪一天美國不是耀武揚威、窮兵黷武呢?(灼見名家製圖)

美國正處於死胡同,沒有出路

美國的絕路是政府與社會一手造成,怨不了別人,要走出絕路也不是不可能,一是把海外的軍隊和基地撤走,大削軍費,有如當年英國在蘇彝士以東地域撤出。

美國的圍堵制裁會更為嚴厲,中國的反制也會更為激烈,香港正好利用危機全力推行非美國化的全球化發展戰略。(灼見名家製圖)

香港的前景怎樣?

在《國安法》威懾和立法會延長任期底下,香港社會內部反對的力量會縮減,只是怠工作消極抗拒,作用不大。

防治要不惜一切,否則的話,拖延下去,對經濟、民生,尤其是弱勢社群,危害極大,林鄭政府便成罪人。(亞新社)

庸官治港 防疫政策緩慢

小事還是失誤,明顯地特區政府上層的決策能力低落,若不改變,便會是大小事一齊出現失誤,社會經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典型的「庸官治港」了。

今屆人大會議審議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依據《基本法》規定,中央立法,由特區執行。(亞新社)

中央出手

殖民地官僚主宰的特區政府軟弱或暗存投降之意,阻撓23條立法以保障港獨的發展。特區政府不做,便只能由中央政府出手。

美國退守與否都難挽頹勢,似乎是非戰不可,但是戰爭可勝也可敗。(Pixabay合成圖)

美國經濟出亂子 全球必然遭殃

美國社會未必會完全失序,但危急的程度不會比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遜色。作為全球名義上最大經濟體、最大進口國,也主宰着全球的美元金融體制,美國經濟出亂子,全球必然遭殃。

美國疫情加劇,便愈顯出特朗普政府的失職、其民粹主義的虛假和失敗。(Shutterstock)

美政客敲詐中國 民主力量須抑制特朗普

特朗普還在污名化中國,用「中國病毒」之名包藏禍心,意圖推諉失職的責任給中國,也圖謀藉機打劫中國。這些都是為了競選連任,為了維護政府背後的金主和極右政治勢力,絕不是為了美國人民,為了所謂的「美國優先」。

正當各地窮於抗疫之際,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作用更大,也將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Shutterstock)

全球疫情失控底下,中國防治有效便成為樂土

全球疫情失控底下,中國防治有效便成為樂土,海外華人連同他們的資金都會大規模地回流國內,協助國內的建設發展。疫情打破了美國金融主導的全球化,中國崇美崇洋之風氣便會驟改,為了安全起見,總是留在國內較萬全。

在防治之策上,各國有條件的都是倣效中國,也有部分邀請中國協助,中國與世界便因無國界的大疫症而再度合作起來。(Shutterstock)

新冠肺炎在中國內地肆虐,因禍得福?

中國的幸運是疫情早起,也防治得宜,正逐步置於控制之下,經濟亦開始恢復。中國的優勢是全球的生產中心,本身市場亦大。國際經濟出現問題,部分來自生產癱瘓,中國恢復生產正好補上,助己助人。

隔離不是簡單的邏輯問題。哪個範圍的隔離、哪種程度的隔離,需要仔細評估,需要有足夠的配套措施。(亞新社)

隔離不簡單

即使每個人都自我隔絕與其他人的接觸,困住居所,卻不可能全面斷絕與外界關係,總是會有與環境接觸的機會,便可能百密一疏。而真能斷絕接觸的話,這比牢獄裏單人囚禁的影響更大。

政府有百般不是,但在疫情面前,若政府已緊急應付,過往的失誤應留待疫後追究。(亞新社)

醫護良心何在?大家要同心協力抗疫

政府會有失誤,失誤可改,但未改之前停止救援病危是怎樣邏輯道理的道義思想?為了爭意氣(他們的意見未必絕對正確)而以停工鬥爭來擾亂防疫抗疫工作,這些醫護的良心良知何在?

有2003年對付沙士的經驗,今次只能做得更好,更要雷厲風行地執行。(亞新社)

政府應雷厲風行 加強應對武漢肺炎

特區政府的為官者不汲取沙士的教訓,還是掉以輕心,心存僥倖,害怕引起社會的驚慌和不便,連基本的防範手段,包括鼓勵市民使用口罩和在關鍵的公共場所強制使用等,都要拖延實施。

電槍制暴之後,警方有足夠的時間來逐個暴民拘捕,不會走失,且精準程度超過橡膠子彈和布袋彈。(Shutterstock)

購置電槍 提升警力

電槍可以迅速制服暴徒,保障警員的人身安全,也避免多番肉搏帶來的騷動,同時亦不需要動用實彈鎮壓,不會產生嚴重的傷亡。

今次選舉裏,國民黨保守勢力還在把持黨政,把派別和個人利益凌駕於黨,即使國民黨內部亦不滿意,致使韓國瑜得票率奇低。(亞新社)

藍敗綠勝

今次民進黨的成功,一方面是文宣比國民黨大大優勝;另方面卻是國民黨自身的失敗。

駱惠寧以封疆大吏的背景出任中聯辦主任,使人想到八十年代許家屯當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亞新社)

駱惠寧臨危受命 政治工作成決勝關鍵

臨危受命,反映中央政府最終是看到香港的危機。危機不僅在香港,更在國家安全的大局、新冷戰下中國涉外政策的大局。危機不限於香港,便不能單靠在香港內部的統戰便可以解決。

社會青年不少已是在社會基層、邊緣生活,失落早已存在,他們參與動亂也多是發洩積累的怨恨。(亞新社)

對年輕人悲哀 政府要整頓教育

學校與教師可能便是中學生觸犯法紀、參與示威暴亂的主要因素,不從這方面着手整頓,同樣的學校、同樣的教師,今後仍會教育出千千萬萬盲目示威暴亂的中學生。

與其把幾百億元公帑無效果地浪費,不如拿出部分來加強止暴制亂的工作。(亞新社)

香港恐失救 要撥款止暴

香港人在今次反修例事件中赤裸裸地向內地、向國際展示其不理性一面和年輕人的兇狠暴戾,卻同時無知愚蠢。香港文明的形象一下子被打破了!還要說香港人英明神武,全是自欺欺人。

讓這些參與暴動、定罪或脫罪的中學生返回原校,會有什麼影響呢?(亞新社)

清除政治教師 重新教育學生

今次煽動中學生暴動的,不少是他們的老師,部分是從佔中或旺角暴亂脫身潛伏而來的。今次若能鎮壓動亂,不可能再埋下炸彈,放生這些暴民大學生,讓他們有機會在外力發動下東山再起。

校方放縱暴民大學生,政府當局放手不管,大學校園的情況正在惡化,已經不是罷課、停課,而是政治極端主義的打砸。(亞新社)

大學崩潰

大學的文化、傳統、聲譽面臨全面崩潰。作為港大和中大的校友、理工大學的退休教師,若大學變成這樣,我都會以它們為恥。沒有自由、開放、多元的大學,香港是全面淪陷了。

依香港形勢,林鄭早已六神無主,拖不下去,早些辭職,應是林鄭與香港社會雙贏之舉。(亞新社)

與其換特首 不如政治改革

要解決管治問題,不能依靠人為因素。誰當特首也會面對相近的問題,政府不可能靠把好人、能人換上擔任特首、司局長、部門首長便可解決問題,關鍵的是制度。

要抑止暴動惡化,政府首要重建社會治安與秩序。警察要出擊,不能只守或僅對峙驅散。(亞新社)

香港爆發全面危機 政府需要認真作戰

訂立《禁蒙面法》後,香港的政治和暴力鬥爭會更激烈,這幾天鐵路停駛、零售金融企業受襲、廣泛停市、大學停課,香港已進入全面性的政治與社會危機,不盡快解決,經濟危機會接踵而來。

外孫女在香港讀的歷史,基本上是按照西方歷史寫的,讀了不加批判的話,學的便是偏頗的偽歷史,作用不過是洗腦,造就奴才和順民。(灼見名家圖片)

多讀歷史 還原真實

解決政治洗腦的方法,是用中國歷史替代通識作為必修科目。中國歷史科也要革新,除去封建和殖民主義的錯漏歪曲內容,還原中國歷史的真實。

大學生活失去原有的教育意義,反而成為政治宣傳,仇恨言行散播和培育的地方。(亞新社)

大學淪陷 要嚴加禁制

大學應該有思想多元化,但是總有一個限制,一是法律,二是道德。漢奸言行與仇恨政治是絕不可容許的,不嚴加禁制,香港的大學便會一直淪陷下去。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