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鴻

陳文鴻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1992-2016年為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2010年兼任香港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曾任世界銀行顧問,中國政府的港事顧問,香港中央政策組珠三角研究小組成員、香港新機場諮詢委員會委員及香港規劃遠景及策略研究小組的專家顧問。2013年2月開始為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現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經貿政策諮詢委員會委員。 近年研究重點為中國的發展戰略,從歷史、全球化以至地區和產業。並從中國出發,聯繫至中國與歐洲發展的比較,以及東亞地區的產業和經濟競合。
中國的外族入侵,歸化於漢地文明,也在南方繼續傳承,未有如歐洲的覆滅,只是儒佛道合流。(Shutterstock)

回看歷史

今天中東雖經百年大亂,一旦和平,中東的文化文明,特別是伊朗、阿拉伯應可再創輝煌。中國復興,也應跨過西方文明,與中東文明合作,吸納它們寶貴的傳統和文化遺產。

在國內暴富之後,便要到歐美享福,中國積累的財富不管來源合法與否,都一併帶到歐美。(Wikimedia Commons)

意識形態

中國對於美國,最大的弱處是金融,已是體制與文化問題。二是意識形態,深入到社會倫理、價值觀,且無處不在,成為中美衝突的重心。在各個方面的基本條件下,也使得中美之爭,意識形態成為中國的最易被攻破之處。

拜登不能阻特朗普再度當選,拜登及其背後的勢力,可能要在特朗普上任前,把戰爭計劃及早落實。(亞新社)

大戰將起

大戰可能會在月內開始,誰會去作最後的斡旋?普京多番表示願意停戰談判,但美國不聽,中國亦難以推動烏克蘭的和平,美國已一心要大戰。

內塔尼亞胡公開指摘美國,希望引發美國的猶太勢力支持,但這也顯示出他的內外交困。(Shutterstock)

一念之間

內塔尼亞胡政權若不召開大選,變相的投降,便會加大力量與巴勒斯坦人民同歸於盡。內氏取捨之間將決定巴勒斯坦、以色列和猶太民族,乃至中東的安危。

法國總統馬克龍已表示與美國有所分別,選民依然不賣帳。(亞新社)

歐洲大變

美國的壓迫在烏克蘭戰爭、加沙之戰中更清楚暴露出來,反抗的範圍和聲勢,隨着烏戰惡化而擴大。歐洲仍將有進一步的變,歐洲變,美國霸權難固,世界也必然大變。

不敢戰的話,中國的底線便被戳破成空話,也使美國可以迫使中國把底線退後。(Shutterstock)

底線思維

中國大陸對美硬拚,拚軍備、拚軍演,可是對爭取台灣民心未必有多大作用。堅持戰線思維便讓美國牽着走,極為被動。倒不如不明言底線,讓美國及台獨處於不肯定的恐慌中。

香港有中國作後盾,也有不公開的國家政策支持,為什麼不可繞過美國制裁,與受制裁的國家、企業來往呢?(亞新社)

擦邊球

美國沒落、非西方國家冒起是大勢所趨,今天美國制裁,明天可能便制裁不了。香港為未來的發展,也為分散風險,好應讓一些中小企業先行開發與俄羅斯等國家合作與交易,避免隨美國一起衰落。

香港的本地企業本有高收入人才,再吸引同樣人才,最多是填補退休或離職的空缺。(亞新社)

中小企業

已有成就者來港,不過是為享受香港現有的繁榮,不是為香港發展努力。招商引資已是上世紀的政策,當今香港更需要的,是內地在新經貿生態中創業的中小企以及其骨幹人才,借助他們,香港才有機會轉型提升。

習近平訪塞啟動,今年7月1日起,兩國六成貿易將即取消關稅,隨後會擴至95%。(塞爾維亞新聞處圖片)

中塞互助

塞爾維亞還可作為中國電商進攻歐洲的橋頭堡,中國的經濟助力加上俄羅斯的低成本能源供應,和作為中歐貿易的中間通道,塞爾維亞應該至少可守住南斯拉夫最後的領土,徐圖復興,靜待歐洲政經大局的轉變。

北上消費與住在深圳出行香港的旅遊模式會成主流,有助抑制香港高昂的成本。(Shutterstock)

不生不死

香港政府與社會現時甚缺創新思維,拼經濟沒有新意,效果不佳,怎樣突破困境仍無對策。看來,至少這兩、三年,香港仍會苦於經濟停滯不前,縱有中央支援,看來還會是不生不死之局。香港社會與中央政府着急,但可怎辦?

1968年反越戰阻止了美國的戰爭行為近30年,期間發展中的國家可以在帝國主義的壓迫下鬆一口氣。(Wikimedia Commons)

1968年

2024年,美國經濟陷於與1968年的同樣困難,石油美元步黃金美元的後路而正崩潰,美元和美國霸權更依賴軍事與政治來維持,但捉襟見肘,東牆補西牆,困難尤甚,而2024年觸發點是反以色列在加沙的暴行。

中國有力與G7抗衡,雖嫌稍弱,但增幅大。(Shutterstock)

金融實力

中國的對策,只是堅持現在的發展,不變應萬變地應對,並用一帶一路戰略拓展中國金融活動的範圍,只要堅持多三、五年,國際形勢便會大變。

民眾不滿尹錫悅政府之親美日,貿貿然參與美國主導反俄反華的全球外交。(Wikimedia Commons)

南韓關鍵

南韓不是如美國、歐盟乃至日本這樣龐大的經濟體,排除當今國際擴展最快的中國因素,南韓可保證今後的經濟增長嗎?南韓社會還有強烈反日情緒,捨中國而就日本並不是政治和社會感情可接受的選擇。

美國的時期,工業化的發展開始遍及全球,但以中國規模最大。(Shutterstock)

趕超淘汰

資本要解決市場不足的限制,便是拋棄工業生產,發展金融,從金融中博取更大的利潤。但金融最後還是依靠實質經濟發展,單單依靠泡沫終將爆發金融危機。去工業化,實際上造就了後進國家迎頭趕超的機會。

戰爭燒及俄羅斯、伊朗,中國援手抑或袖手旁觀?圖示2023年12月中國和歐盟舉行雙邊會議。(亞新社)

中美對壘

中國要避免成為美西方最後的敵人,便要及早參戰,使美西方不能戰勝歐洲與中東之戰,使中國有俄伊等戰略夥伴。

單只法國出兵,不止2,000人,而是兩萬人,亦未必可扭轉烏克蘭的戰局。(Macron X平台圖片)

形勢逆轉

法德等用歐洲名義接手美國主導烏克蘭戰事後,大可以無法戰勝為理由,逼烏克蘭談判和解、收兵停戰,把美國千方百計設下的陷阱,一下子掩沒,歐洲得脫長期戰爭消耗之苦。

法國大革命把推翻一切暴政本身亦演變成暴政,變成無政府主義,結果是拿破崙的篡奪。(Wikimedia Commons)

政改思考

從這個簡單的歷史陳述,應該可以看到西方宣揚為普世的民主體制的虛偽和欺騙性,其反面的民眾和社會革命卻又未能穩定出一個完全可替代的政體,民主政制與革命政權互為更替。

由於美國帶頭與西方進行再工業化以與中國競爭,中美貿易戰也蔓延至中國與西方的大部分貿易投資關係去。(Wikimedia Commons)

中國的挑戰

歷史上趕超成功的國家,如德國、蘇聯、日本,開始時用英美模式,發展成功的卻靠創新戰略。中國在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功,亦是在模仿的同時有本身的創新,從而能跨越種種困難。

即使美國阻撓,以軍強橫,各國袖手旁觀,但各國人民看在眼裏,全球的反猶、反美示威行動會增加。(亞新社)

中東大變

現在的形勢是以色列正不顧一切地屠殺加沙人民。美國不加阻撓,只是用勸導和空投物資來貓哭老鼠,加沙人民在今後一兩個星期裏,不是被炸死、亂槍殺死,便是因缺食物、食水和藥物而白白地餓死、渴死、傷病而死。

烏克蘭戰爭與歷次阿富汗戰爭的不同,在於前者為兩大國的比拼,後者為人民戰,不對稱的力量便產生出不對稱的戰術、戰略。(Shutterstock)

戰爭的考慮

守衞國土,以至以攻為守,都是打出去。中國不侵略別國,便沒有不對稱戰爭的機會。空防失敗,別國進侵,中國能選擇的還只能是烏克蘭戰場的例子,人民戰、游擊戰會是戰敗後的反應而已。

一帶一路的大歷史要重新審視傳統歷史認識。圖為敦煌壁畫記錄了張騫出西域。(Wikimedia Commons)

絲路歷史

中國歷史上的分裂都是思想大活躍之時,春秋戰國為明證,但在此主要是在中原(長江與黃河流域)之變。漢代通西域,中國的分裂便多了外來因素,也帶來外來思想與文化的影響。

內塔尼亞胡極右翼政權害怕現時停戰,便沒法完成消滅哈馬斯,吞併加沙以至殖民西岸佔領區的目標。(亞新社)

抑制以色列

從加沙的戰爭,以色列右翼勢力看到若不在這個時候大戰,待阿拉伯、伊斯蘭教地方武裝力量再提升,伊朗、沙特阿拉伯更團結起來,大以色列國便不可能建立,以色列要吐出佔領區,因此不能不大戰。美國可抑制以色列嗎?

泡沫穿破的危機與打擊程度會更勝美國,因為美國還可狂印鈔票和迫使其他國家接收。(Shutterstock)

怎樣救市

美其名這樣的市場興旺為繁榮盛世,實質是不少資金借機外逃,留下的是炒賣過度,價格脫離社會購買力的金融經濟,形成泡沫,也造成愈積愈嚴重的泡沫穿破、浮財破滅的金融風險,金融風險更大有可能引發整體經濟危機。

伊朗的反制,相信不能約束美以進一步的挑釁,隨後當會有更激烈的衝突,特別是以色列承受的軍事、外交與經濟壓力日益嚴峻。(Shutterstock)

早晚大戰

伊朗一直自我抑制,不給美以藉口,但美以得寸進尺,緊緊加壓,尤其是最近伊朗南部死傷更多群眾的恐怖主義行動,表面上是伊斯蘭國所為,背後還是美以。伊朗近日報復,大炸伊拉克、敍利亞境內美以的據點。

特別是北部都會區,怎樣與深圳河對岸的嶄新中心市區競爭,來達到本地就業與居住的雙重功能呢?(Shutterstock)

重新規劃

當香港的公立大學紛紛往珠三角設分校,香港科研主力的大學原來香港為主、內地為輔的設想,好可能很快地逆轉。大學重心轉移,政府科研政策消極,還在招商引資的階段,香港難發展成科研產業的集聚,以科研興港是幻想。

即使港官反對或抵制,在中央政府堅持之下,港深和香港與內地的連接加強,口岸增加,高鐵通行,一地兩檢成共識。(Shutterstock)

一城兩制

香港與深圳應朝順應民心與市場趨向,開放兩地居民來往,成一國兩制下融合成一體的雙城記。不是如武漢三鎮式的合併,應是馬爾默與哥本哈根的融合,保留各自特色,形成緊密合作的分工與競爭。

以巴之戰要理解的不僅是以色列與哈馬斯的軍力對比,而是巴勒斯坦上百年阿拉伯人與西方大國的鬥爭,夾雜上猶太勢力在西方政治中的作用。(亞新社)

歷史認知

看歷史,便不會簡單地、粗暴地採取偏頗的政治立場。而從表象可突破各種扭曲、欺騙,看到戰爭或非戰爭中各個國家民族的真實關係,真正的利益關連。

紅海航道是歐洲、北非與亞洲的主要航道,北極航道在冬天難以開啟。(Shutterstock)

全盤落索

胡塞武裝若成功攔截以色列及親美國家在紅海的航行,美國卻打不過、不敢打,這便成國際的先例,其他國家和非政府地方武裝可嘗試控制地緣戰略的海峽,來制約和政治勒索美國及其他國家。

猶太教徒必然是猶太人,可歷史上有例外,只是以色列政府與猶太教宗教組織將猶太教視作猶太族的宗教,排斥外族。(Shutterstock)

猶太人神話

歐美資本主義的興盛使以色列國的猶太人強大,並不源自猶太民族的真實歷史。以今天以巴之戰,若美國停止援助,以色列大有亡國之虞。以色列或猶太人的強大,不過是西方媒體製造出來的神話而已。

烏克蘭戰爭不再延續便成為韓戰式停火,美國抽身,歐盟接手,看來便主要是要讓德國主持今後烏克蘭大局。(亞新社)

新局面

正因大勢已去,烏克蘭軍方對俄羅斯的襲擊,包括深入俄境破壞中俄鐵路,都是最後的騷擾,起不了多少作用。

以色列暴行破壞了美國安排的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的和解計劃,且使反猶太復興主義暴行的聲勢從阿拉伯和伊斯蘭教國家擴展至全球。(亞新社)

世局驟變

哈馬斯一打,以色列一採仇恨報復,美國的戰略便全盤皆落索。政治形勢轉惡也正禍延經濟,突出了美國的金融危機風險,亦成就了中國在國際社會的領導聲勢。

中美元首會面是美國暫時求和,為勢所逼,也是為了美國的利益,不是為了中美聯手推動世界和平發展。(亞新社)

習拜會

拜登在會面後答美國記者提問,還是要指控習近平為「獨裁者」,在私反映拜登對中國的態度還是仇視,會面時作讓步後忿忿不平;在公反映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根本沒有改變,只是暫時作出技術調整,沒有誠意。

外交方面,以色列的蠻橫,使維護它的美國愈來愈在國際上被孤立和針對。(亞新社)

衝突難解

若以軍沉不住氣,盲目的擴大戰爭,可能便落入哈馬斯的陷阱,死傷更眾,單以此便足以引起以國內部的分歧反對。當國際壓力日增而戰情難改,內塔尼亞胡政權不是進一步瘋狂轟炸,便會在壓力下下台,改與哈馬斯談判。

以色列在加沙濫殺平民、傷殘婦孺,已開始引起公憤。(亞新社)

進一步衝突

國際民意與愈來愈多的國家聲討以色列野蠻的加沙(殖民)政策,美國可有能力封天下之口?停戰和開放人道救援只是治標,連美國拜登也說要回到兩國方案。即使歐美列強也不得不要被迫從根本去解決巴勒斯坦問題。

以色列的反應會是加強轟炸,製造更多的傷亡。(亞新社)

猶太核戰?

以色列政府不再掩飾其殖民主義的醜惡行為,公然推行,便不只是針對加沙居民,而是向全世界挑戰。觀乎其突然空襲敍利亞大馬士革等的國際機場,是明顯挑釁,嚇阻敍利亞及所在的阿拉伯組織援助加沙的哈馬斯。

烏克蘭戰爭包含了強烈的新納粹主義因素,美國以至北約、歐盟的政軍體系,也同樣地存在着白人種族主義的納粹主義因素。(亞新社)

西方政治

民粹主義是社會大眾的無知化,或更準確地是認知趨於淺薄、簡單化和絕對化,沒有深層思考,缺乏獨立和批判性的觀察,隨波逐流,主要是感性決定,但這種感性和認知卻同時是外在塑造。

中國在全球的外交工作進展順利,若沒有美國的干預,這將會是今後中美矛盾再激烈化時最重要的國際奧援。(Storyblocks)

中國的工作

中美之爭,中國能依靠的是中共的創新與自信,不為西方文明美國強盛所迷惑。走一步總結一步,把國情與世局連接起來,在新時代戰勝舊時代的帝國主義、西方霸權。

緬北電訊詐騙活動猖獗,為什麼中國政府長期按兵不動呢?(Shutterstock)

緬北問題

中國政府不應單以免稅,而應以大力投入開發來改變邊境各方面貌,從根本消除電騙、毒品非法輸入和恐怖主義的機會。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中國政府網圖片)

全球部署

中美之爭是全方位、全球性的,美國是動用西方全球的力量來圍堵抑制中國,中國的反制也只能是同樣的全球化、全方位化。

美國在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政治外交行動,都是為了推翻共產黨的政權。(Shutterstock)

政權之爭

中國既是共產黨政權,又不服從美國,當在推翻政權之列。中美之爭中最激烈和決定性的鬥爭,便是誰掌握官員精英,便掌握政權。這是美國化的最終結果。

近期烏軍無人機偷襲屢屢成功,相信美國與北約會源源不絕供應無人機。圖示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到訪丹麥。(亞新社)

烏戰或變

無人機與無人艇的成功,應是烏克蘭戰爭改變今後戰爭方式的重大啟示。現時無人機、無人艇的規模和殺傷力還有限,但大有提升的能力。可能至少將會成為未來戰爭的一個重要部分。

香港不變因為港人只是守株待兔,也無心在港建設。(Shutterstock)

港不變則敗

香港若還是不變,北上消費會更盛,本地消費更疲弱,消費如此,其他方面也正如此。

虛假需求、資產浮財一下子消失後,中國經濟難免受到大的挫傷。(Shutterstock)

誰先爆

從國際形勢而言,最大的威脅是美國的債務泡沫、金融危機。是中國崩潰還是美國危機首先爆發呢?可拭目以待。

香港的命運,操於香港人手裏、留港港人手裏。(Shutterstock)

香港正在面對什麼內外挑戰?

內外挑戰都是百年不遇,頗多部分是香港無法獨力應對。內外挑戰再互為因果,壓力更大和更迫切,已不是中央政府動員內地旅客來港個人遊所可克服。香港只能在逆境困境中自求多福、自找生路來突破。

不理會市場上實際的供求,更因20多年的大貪腐,讓貪官污吏製造出更大的投資投機泡沫。(Shutterstock)

清理房地產

市一定要救,但救的是已支付部分房款的民眾和爛尾樓,不能援助已建成卻無市場要求的地產項目,不能援助投機炒賣的購房客,地方與中央財政,不能用作延續地產泡沫。

日本戰前工業化快速發展的體制,先在美軍佔領時大幅削減,90年代開始把戰後調整了的體制也進一步破壞。(Shutterstock)

中國經濟會否日本化?

日本的衰落有其獨特方式,美國因素是主導。中國經濟現時有些相同的挑戰,特別是美國欲施以對付日本的相近策略,但中國與日本的差別巨大,也不是美國附庸,任人魚肉。

北約峰會於7月11至12日舉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左)得到不少軍援保證。(亞新社)

北約退縮

俄羅斯不同塔利班,烏戰消耗遠大於阿富汗之戰,戰場不能勝利便要敗退。拜登與美國正處艱難時刻,此所以可以容許澤連斯基的新納粹主義政權鋌而走險。

土耳其意圖承繼鄂圖曼帝國,還有泛突厥主義的夢想,一是插手巴爾幹半島;二是干預中東、敍利亞、伊拉克,與伊朗對壘;三是分化北非。(Shutterstock)

群雄割據

沒有霸權主義,天下必亂,割據之後是互相爭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現在正是合久必分。

瓦格納事變表露出俄軍的內部問題,他們不可能在戰場上有進取行動。(Shutterstock)

韓戰模式

瓦格納事變,誰也不曾預料。在當前的空檔,美俄雙方將重新評估形勢,讓第三方可以進行斡旋。也許轉入韓戰模式,將會是最佳結果。

歐洲民眾或會爆發反戰、反美國天然氣進口示威。(Shutterstock)

歐盟之劫

若俄羅斯天然氣進歐的管道全部被摧毀,重建至少多年,戰後歐洲的天然氣便完全為美國壟斷了。美國要求歐洲不要依賴俄羅斯,結果是要轉為倚賴美國。利害相比,民眾亦可看見。

美國打擊中國經濟,作用是中國減少對美出口。(Shutterstock)

人口變局

中美新冷戰的展開,由於對經濟貿易的衝擊,相信會加劇中國人口格局的變化。由於美國新冷戰的脅迫,美國以及英國、西歐的西方市場封鎖,香港與大灣區不能只依靠科技,更要開拓內地及非西方市場。

西安峰會是重申新絲路的「一帶一路」倡議,也不止倡議,而是經濟已先行,基建正加快,區域聯動便開始。(Shutterstock)

西安峰會

幾個月前,中國與阿拉伯國家聯盟也提共建命運共同體。中國與老撾、柬埔寨、緬甸、巴基斯坦亦以命運共同體相許。中國的大國外交,不是如歐美的分而治之,而是以中國來連接世界各國,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演進。

香港城市經濟的國際性,在全球數一數二。(亞新社)

經貿外交

香港的國際性,不應只是內地富豪的海外財富管理中心,而是中國經貿外交的推動者、執行者,積極進取,突破國際的政治封鎖。

近年香港發布多項新政策,但市民關心政治的意欲卻不高。(Shutterstock)

還說政治

在撥亂反治今天的香港,討論政治問題,似乎吃力不討好。在撥亂反治的初期,事實上是反應熱烈,為甚麼其後市民對政治會變得冷淡?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