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炳權

趙炳權

教授、工程師,香港大學哲學博士,曾在倫敦大學、北京清華大學、法國藍帶國際學院學習數學、國情和廚藝。以《滿漢全席在香港》的論文,成為香港第一個獲頒法國漢斯香檳阿丹尼大學品味高級學院大學文憑的人,也是香港唯一的註冊國際禮賓和外交顧問。 現在是國際禮賓和外交顧問、法國國際美食會副理事、香港酒業總商會顧問、悉尼協議(Sydney Accord)審查員、《美饌生活》和《酒誌》專欄作家。 曾為香港航空業協會副會長、職業訓練局第一批 「VTC專家(2006年-2019年)」。接受超過100次媒體採訪報道,包括「自由風,自由Phone」、「時事大破解」和「千禧年代」和各電視台和電台訪問,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估局兩個培訓範籌(工程和服務)的專家。 生性喜愛分析世間事物。信念是「不單看樹木,也看樹林,再看樹木間的事物,看得通透才可解決問題」。 專長及興趣極之廣泛,包括分子料理,飲食文化,課程認證,食品安全和科技,航空,鐵路工程,生活時尚科技及產品,電腦工程,音樂,術數和國學。
只要一個學位、再唸教育文憑或證書、找兩個成年非親屬證明品格,似乎「男女朋友」也可以,就能成為教師。是不是很兒戲?(文灼峰攝)

教師專業問題 政府應強化規管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理應是每一位老師都知道和重視的,但僅僅出現在《學校行政手冊》作為參考文件,而教育局的政策只懂不斷向前,不處理操守問題,真是令人擔心。

有傳媒把蔡玉玲案涉及的「虛假陳述罪」誤傳成「查冊罪成」,離譜嗎?(亞新社)

從蔡玉玲案反思記者專業問題

警方面對有人假冒記者的困難,其實記協可借助處理這問題,把記者專業化,由他們去制定「有牌記者」的要求,不達到要求,就不能從事這「行業」,更可提升記協地位。

其他有酒牌食肆,可賣酒和賣食物,而以賣酒為主的酒吧,就被「封舖」。這公平嗎?(灼見名家圖片)

酒吧有牌無嘢賣,無吧酒牌能盡賣

所有病毒傳播,源出自外地帶進來,「封關與檢疫」不足,才是根源。罪不在「酒」,更不在「吧」。「酒吧」擁有「食肆牌」而以賣酒為主,所謂「關閉處所」令連汽水和餐都不能賣,這公平嗎?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