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新強

譚新強

中環資產投資基金(CAI)創辦人、行政總裁兼投資總監,他於2005年4月創立CAI,這是一家從事不同資產和多策略配置的投資公司。此前他已在多家國際大行從事衍生工具及程式買賣工作,迄今從事金融工作逾30年,被公認為亞洲股票衍生工具領域內的先驅。此外,工餘時間的他也是一位粵曲愛好者和業餘唱歌家。從1989年到1994年,譚新強任職於AT&T貝爾實驗室,負責系統開發與集成,在1994年到2002年間,他在里昂信貸擔任亞洲衍生工具銷售、結構化及市場推廣主管。他於1993年獲得耶魯大學管理學院公共與私營管理碩士學位,是耶魯大學管理學院大中華顧問委員會成員,2010年10月被《亞洲投資者》選為亞洲對沖基金25位最具影響力的人士之一。
其實去年羅奇來過香港3次之多,明顯他亦每天緊貼跟隨香港新聞。(灼見名家製圖)

羅奇下周來訪 將勸他搬回香港

Gavekal 認為只要日圓止跌回升,內地和香港股市反而將是最大受惠者,估值便宜,未來前景愈來愈好。如若日圓真的跌至170、180 ,不止對日股不好,甚或將引發一場貨幣戰,連亞洲金融風暴都有可能!

全球各國對基因工程的監管都非常謹慎,大部分人都意會到很多的法律、道德、私隱和安全問題。(Shutterstock)

AGI的夢想是「造神」!

現在AI 發展的最重要瓶頸不在錢,甚至不是Nvidia GPU 產能,而是能源!每個AI 數據中心耗電量近1GW ,比傳統數據中心多6 倍以上,更以高速增長。

但現在內塔尼亞胡滿手阿拉伯人鮮血,沙特和MbS王子怎可與他握手言和?(Shutterstock)

偷襲伊朗大使館 內塔尼亞胡一石四鳥

內塔尼亞胡已知事態嚴重,必須想方法把美國拉回到以方一邊。內塔尼亞胡不愧為麻省理工加哈佛畢業生,聰明絕頂,竟想到此絕橋,藝高人膽大,攻擊伊朗大使館,引他們出手還擊,精準估到美國必被迫出手保衛以色列。

馬斯克自己也承認,AI自動駕駛就是Tesla的護城河,電動車本身只是不值錢的大宗商品。(Shutterstock)

全球電動車產能過剩 中國應減投資

請不要天真地以為即使與西方交惡,中國仍可改為大量出口到全球南方。中印關係差是事實,較令人意外是最近竟然巴西和土耳其都突然宣布針對中國鋼鐵和化學品等產品的反傾銷調查,正應驗我早前預期。

日美國眾議院以大比數通過議案,再次企圖威逼ByteDance(字節跳動)在180天內出售美國TikTok,要不然將禁止各App Stores下載。(Shutterstock)

為何特朗普反對禁TikTok?

美國狡辯他們並不想禁制TikTok,只是認為TikTok不應由中國企業擁有,只需易手到美國人手中,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說得好聽,但事實仍是強盜行為,企圖搶走TikTok這塊肥肉。

朋友說特朗普很有魅力,為人風趣,更很有紳士風度。有次他太太約人午餐,朋友爽約,一個坐在餐廳,特朗普過來說「怎可讓美女一人用餐」,就邀請她一齊用膳。(Shutterstock)

Mar-a-Lago野生捕獲特朗普

今周是美國初選的「Super Tuesday」,結果毫不意外,拜登和特朗普各在黨內大勝,Nikki Haley雖在Vermont勝出,但已宣布退出,只是尚未正式表態支持特朗普。

Tucker Carlson是有名的俄羅斯擁護者(他當然不承認),俄羅斯新聞經常引述他的言論,此行更受到明星級上賓招待,同時他亦是出名支持特朗普的一名極右分子。(Tucker Carlson Network截圖)

普京大計三部曲?

Tucker Carlson為何沒有問普京有關反對派領袖Alexei Navalny和戰爭罪行等硬問題,他說此程目的是聽取普京想法,並非令他尷尬,更說所有國家領袖都殺人,所以毋須問及戰爭罪行和暗殺。

過去25年,中國經濟規模增長了20倍,但竟然恒指、上證A股和MSCI中國等各大指數,均紋風不動,甚至下跌了一點,是多麼令人詫異和恐怖的一件事!(Shutterstock)

對不起,Down並不是Up

最重要一點,是首先承認危機的存在,如繼續否認,一切痛苦都是必須和意料之內,災難反而是好事,那麼就更沒有希望了!對不起,Down並不是Up!

今年是全球歷史上最多選舉的一年,超過60個國家和地區,代表超過地球總人口一半以上,包括歐盟、印度、印尼、巴基斯坦、伊朗、南非、墨西哥,甚至俄羅斯,或許英國,和最重要的美國。(Shutterstock)

今年需要關注的10件事

美聯儲政策。息口應已近見頂,但什麼時候開始減息,今年減多少次仍是個連聯儲局自己也不知道的難題。通脹已降至3%左右,但不知能否降回到2%目標,而我仍相信「3% is the new 2%」。

5年前香港各大院校的教授加學者總人數接近2000人,但近年因暴亂、疫情和《國安法》等等,去年教授加學者人數減至1600多,跌幅約15%。但今年已開始有逆轉趨勢,每間大學都在努力增聘人手。(Shutterstock)

高等教育是香港增長最快行業

相信香港的大學對全球學者,尤其內地和海外華人學者,具有很大吸引力,主要原因有兩個。首先對剛起步的年輕助理教授而言,香港的起薪點比美國還要高30%以上,對比英國更高出50%以上,稅後收入差距或接近1倍。

有調查顯示,65歲以上人士,支持以色列的比例高達95%,但18至24歲的年輕人中僅有55%支持!怪不得美國各大學校園支持巴勒斯坦的聲音不斷。(Shutterstock)

炒哈佛校長 就解決反猶太主義問題?

本來極強大的Jewish lobby,現在變得極度惶恐,非常擔心失去政治影響力,最擔心的是失去下一代美國人的支持。據聞他們感覺到拜登嫌棄以色列殺戮太多無辜老百姓,正逐漸與以色列增加點距離。

AI已成為核武後的另一個人造的人類存在性風險。今次OAI事件,是否反映AI也到了所謂Oppenheimer時刻。圖為Oppenheimer本人在同名電影中的剪影。(Shutterstock)

AI是否已到了 Oppenheimer時刻?

AI已成為核武後的另一個人造的人類存在性風險。今次OAI事件,是否反映AI也到了所謂Oppenheimer時刻,不覺意釋放了神級力量出來,發現極難甚至無法控制,然後才後悔,但可能為時已晚!

每次出行到世界各地,最喜歡跟出租車司機聊天(現在內地大多用滴滴專車),他們是最樸實的基層老百姓,是整個社會最好的寒暑表。(亞新社)

行萬里路 不如碌幾吓手機?

我認為峰會最大成果就是台灣問題。表面上美國永遠強悍,例牌警告北京不可干擾台灣選舉,但我猜是中方警告美國不要插手。近日美國官員不停訪京,但甚少人訪台,我懷疑王毅與蘇利文之前的閉門會議已達成某些協議。

雖然仍未證實,但習近平主席出席美國舊金山APEC峰會,與同場的總統拜登舉行雙邊會談的機會高。(中國政府網圖片)

峰會前夕 中美各有所求

以現代戰爭「道德」和法律標準,我認為如最後加沙因戰爭、饑荒和疾病等原因死去超過10%人口,即約20多萬,以色列就有危險,連西方甚至美國的支持都會失去。

過去40多年,中國創造史上罕見的經濟奇蹟,並且成功和平崛起,與好戰的美國形成強烈對比。(亞新社)

中國真的那麼難懂?

中國是偉大值得世人尊敬的國家。經過40多年發展,它不止是歷史上從未見過的一個經濟奇蹟,更罕有的是和平崛起,跟非常好戰的美國,形成強烈對比。但即使如此,仍不等如中國每一個決定都是完全正確的。

美國總統拜登赴中東斡旋未達預期效果,他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會談,重申對以國的支持,並計劃給與1,000億美元軍援。(亞新社)

一場奇怪沒有難民的戰爭

拜登將提出一個高達1000億美元,對烏克蘭、以色列和台灣的軍事援助議案!美國政府已再次逼近停擺,連議長都沒有,可以通過議案嗎?美國今年財赤超過2萬億美元,真的可以再負擔多1000億美元對外軍援?

細小的以色列,怎會輕易放棄難得辛苦從多場戰爭中奪得的土地,和逐漸蠶食西岸的數百個settlements。(亞新社)

以巴戰爭贏家輸家是誰?

今次戰爭中,誰是輸家,誰是贏家?輸的永遠是慘受戰火蹂躪的人民,以巴兩邊都傷亡慘重,如以軍攻入加沙,更多平民必將受害,最後哈馬斯亦很有可能被殲滅。

列治文夜市已搞了20年,入場群眾什麼膚色和民族都有,盡顯加拿大multicultural(多元文化)特色。(Shutterstock)

AI如何影響選舉?

香港是個頂級國際大都會,近年交上衰運,各種因素夾擊下,現在經濟低迷,市面亦確頗蕭條。大家都知道單靠「香港夜繽紛」是不可能扭轉乾坤,令到經濟神奇復甦。

近八成與會者憂慮AI發展失控而帶來的危機。超過九成的CEO更不相信業界有足夠自律性,有效地自我監管。(Shutterstock)

美國CEO對AI的憂慮

今周就來到華盛頓參加我是常客的CEO峰會,今次峰會的焦點全都放在如何監管AI。會議上提到六大主要AI風險,大部分從前我也討論過,但也有一些頗有新意的。

絕大部分的台灣科技公司,過去都有在大陸投資建廠和甚至建立研發中心,現在西方客人都逼他們「derisk」,把生產遷離大陸。(Shutterstock)

台灣,您好嗎?

觀乎台灣明年1月選舉,暫時綠營形勢似乎大好。如賴清德真的當選,台灣局勢或將不幸地變得更緊張和危險。藍營等仍然嚴重分裂,竟然弄出三個候選人,如不及時出現大和解,實在難有勝算。

如何令到BRICS更強大?我有4個建議。(亞新社)

如何令BRICS變得更強大?

譚新強指出,如BRICS最大心願是去美元化,挑戰美元霸權,那麼中國和印度既為最大成員國,就責無旁貸,必須逐步開放資本帳,提高有效實際的美元替代貨幣,才真正有機會挑戰美元霸權。

今年疫後經濟復常,但復甦步伐遠較預期慢,不少分析員近日已下調今年GDP預測,部分更低於官方目標的5%。(Shutterstock)

中國經濟染上了長新冠

傳統GDP計算的三頭馬車:消費,投資和淨出口,全部都嚴重減速。其實GDP還有第四匹馬,就是政府開支,但很多地方政府已經負債纍纍,自身難保,剩下來或有能力轉圜的只有負債率超低的中央政府。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