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

鄭明仁

資深傳媒人。1977年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畢業,歷任電台和報館記者、採訪主任、總編輯。2011年退休後潛修歷史,2015年北京大學歷史學系畢業,獲頒授碩士學位。
香港電影資料館「故紙堆中覓『太平』盛世」展覽海報。(香港電影資料館圖片)

「太平」盛世

昔日塘西風月紙醉金迷,同一時期太平戲院也在綻放影劇光輝,它位處石塘咀的宏偉華麗西式歌劇建築,見證名伶花旦的風華。

張國燾(左)與毛澤東在決裂前合影。(網絡圖片)

張國燾、龔楚回憶錄

五十年代張國燾在香港組織了既反共又反蔣的「第三勢力」,後來各人因為金錢利益、政見等問題拆夥;而龔楚雖被標籤為「紅軍第一叛將」,但中共元老對他還保留一些情面,晚年他獲北京批准返回廣東韶關家鄉度過餘生。

三蘇以不同筆名在左、中、右派報紙寫的小說多不勝數。(灼見名家製圖)

報壇鬼才:三蘇

香港早年報紙的「三及第」書寫文體,混合了文言文、白話文及粵語,別具一格。50-60年代,作家三蘇把香港三及第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憑着生花妙筆馳騁於左、中、右派報章之間,左右逢源。

上世紀40-50年代的香港作家中,仇章獲譽為華文世界間諜小說之王。(灼見名家製圖)

仇章的間諜小說

仇章雖然被譽為華文世界間諜小說之王,但有關他的個人資料不多,現時流傳下來的仇章生平資料,只有香港報人湯仲光在報紙寫過的一、兩篇介紹文章。

50年代,萬人傑(左二)與家人合照。(香港文化資料庫圖片)

萬人傑出書悼亡兒

陳子雋(萬人傑)、陳子多、陳子龍、陳子靜四兄弟,同是早年香港報壇響噹噹人物。1974年2月9日是萬人傑一生最大的打擊。那天,他的兒子陳孝昌在美國病逝,萬人傑錐心泣血。

趙滋蕃1953年寫了「難民小說」《半下流社會》,一舉成名。(灼見名家製圖)

趙滋蕃寫《重生島》被遞解出境

趙滋蕃透過《半下流社會》寫出南來難民在香港社會的悲慘生活,他們散居各處山坡木屋、棲身調景嶺簡陋棚屋,除了要和大自然搏鬥之外,又要在政治權力、人性黑暗的漩渦掙扎求存。

書畫收藏家唐楚男(右)、蔡克昭(左)。圖中為謝稚柳的工筆牡丹。(灼見名家圖片)

書畫收藏孖寶兄弟

唐、蔡明白書畫之於人,不過雲煙過眼而已,藏品不必私藏終身,最好能夠做到世傳有緒。本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兩人以游藝堂名義多次與著名拍賣行合作,舉行書畫展覽公諸同好。

1931年《工商日報》的副刊《文庫》合訂本是一個孤本,絕對罕見。

被遺忘的文學副刊孤本

《文庫》是香港文壇真正有新文學的開端,它連續出版了近600期,在推動新文學發展上應該發揮了不少影響力,但幾十年來很少人提及《文庫》這個文學副刊,確實可惜!

《蝦球傳》最初的版本:四十年代在報紙連載後,結集成3個單行本出書。

《蝦球傳》歷久不衰

黃谷柳1947年11月開始,在香港報章《華商報》副刊連載《春風秋雨》,翌年繼續連載《白雲珠海》和《山長水遠》,這3個連載後來結集成為單行本,主角蝦球成為珠江三角洲家傳戶曉人物。

《春秋》雜誌創辦人姚立夫。

香港最長壽雜誌 《春秋》

《春秋》生於憂患,誕生於數以萬計國民黨「孤臣孽子」滯留香港的年代,這批文人將士以至來自各省的平民百姓,需要一份可以慰藉心靈的刊物,《春秋》正好為他們提供適時的精神食糧。

筆者介紹香港報業發展的其中幾本書籍。

香港報業180年

歷史文物不止珍貴的書籍,還有報紙。今天的報刊僅有數十,但回想香港當年,曾有過千份報紙在本地發行。不少報界翹楚紛紛寫下他們的見證。

董橋的《在馬克思的鬍鬚叢中和鬍鬚叢外》,是素葉出版的第14本叢書。

《素葉文學》40年

素葉出版的雜誌和叢書近年很受年輕人歡迎,淮遠之外,西西、鍾玲玲、也斯、吳煦斌等人的舊作也被書迷搶個不亦樂乎,價錢愈來愈貴,而且有錢也未必買得到。到底這間出版社是什麼來頭?

40多年後的今天,程鼎一希望父親的文章能千秋萬世流傳,是兒子的心願。

父子情:程靖宇與程鼎一

幾個月前,程鼎一邀約沈西城和筆者在上海總會午飯敘舊,席間鼎一出示其父親的舊作《新文學家回想錄》,說這是孤本。一段文壇父子情逐漸浮露出來。

浸會傳理系《新報人》,是香港最長壽的學生實習報紙。筆者1974年參與實習採訪的《新報人》。

大學新聞系實習刊物

各間大學新聞系的實習刊物與時並進,現在學生的視野緊扣時代脈搏,他們選擇的封面主題多切合當下社會關注的話題。中大《大學線》最後一期紙本便以《國安法》影響下「無形紅線設限  出版業陷恐慌」作為封面故事。

筆者多年前和李我夫婦合照。

李我 鄧寄塵 登報道歉

在電台主持節目,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稍一不慎便會惹官非。李我和鄧寄塵是香港第一代響噹噹的名咀。唯言多必失,這兩位名咀都先後因為在節目得罪人而要登報紙道歉。

陸羽茶室很有歷史感,它所在的史丹利街24號,曾經是孫中山革命黨的基地。(Wikimedia Commons)

陸羽茶室歷史回眸

陸羽一開始就走高檔茶室路線,一般茶樓茶錢每位4仙,陸羽收6仙。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金銀買賣和外幣找換都集中在永吉街附近一帶,陸羽茶室自然成了金融業界聚腳地方。

1947年《新兒童》送給讀者的聖誕節明信片。

逾半世紀前的聖誕節

半世紀前吃聖誕大餐,對窮孩子來說簡直是妙想天開。聖誕大餐非一般家庭所能負擔,唯有望梅止渴,看看《兒童樂園》小圓圓如何過聖誕也過癮。

《良友畫報》重印復刻版,製作精良。

收藏家追求《良友畫報》合訂本

上世紀20年代,「中國第一份彩色大型綜合畫報」《良友畫報》面世後風靡一時,可稱得上是民國社會的小百科全書。然而經歷數十年的沈浮,《良友》漸漸失去往日光彩。十年前復刻重印合訂本引起收藏界關注。

丁新豹博士在甚具歷史價值的牌匾之前,講解牌匾來龍去脈。

東華「善道同行」150年

東華三院正在沙田文化博物館舉辦《善道同行──東華三院籌募文化與社會發展》展覽,透過逾200項珍貴文物和歷史圖片,讓觀眾從東華三院籌募文化的角度,了解香港社會發展。

李文基炮製的魚湯羊頭蹄羹,鮮味十足。「林彪元帥茅台」配佳餚。

古之鮮味 今再重現

前希爾頓酒店行政總廚、美食專欄作家班哥上周邀約幾位好友到李文基掌廚的富嘉閣晚飯,當晚主菜是羊頭蹄羹。班哥與基哥惺惺相惜20載,他很了解基哥性格,知道基哥不會重彈坊間羊頭蹄羮做法的老調。

《陳君葆日記全集》留下不少珍貴史料。

陳君葆日記賣斷市

陳君葆留下的日記,由其女婿謝榮滾整理成《陳君葆日記全集》,涵蓋年份由1932年至1982年,要研究戰前戰後和淪陷期間香港的狀況。

戰後街邊的食物檔。

戰後的購米證和經濟食堂

香港在那個窮困的年代,市面幾間「經濟食堂」(經濟飯店)很受基層工人歡迎,2毫子、3毫子一大碟腩肉飯或雞鴨飯大件夾抵食,當然不同時期的經濟食堂取價不一樣。

我是山人的著作膾炙人口,包括《三德和尚》、《方世玉》和《洪熙官》。

誰是「我是山人」?

陳魯勁以「我是山人」筆名寫武俠小說始於戰後《廣東商報》,處女作是《三德和尚三探西禪寺》,一鳴驚人,稿約紛至,後來成為技擊小說最多產作家。

單偉建下放內蒙,冰天雪地在冰面上打蘆葦。

單偉建「走出戈壁」的故事

單偉建生於1954年,12歲便經歷文化大革命的洗禮,15歲被下放到內蒙古荒漠戈壁灘苦寒之地「屯墾戍邊」,他以無比的堅忍鬥志在生產建設兵團的「農業連」捱過6年非人生活。

吳仲賢、莫昭如創辦的《70年代》雙周刊,思想前衛、激進。右面的《70年代》抨擊威利警司武力鎮壓學生。

《70年代》至激的周刊

筆者的老總書房有幾份《70年代》雜誌,封面都很經典,包括威利警司帶隊打人、淮遠整蠱英女王、抨擊香港節粉飾太平等期數,有興趣者可來書店閱覽。

西營盤「高陞戲院」戲橋。

陳年香港電影戲橋

早年入場睇電影前,戲院職員多會向觀眾派發「戲橋」,這是一張電影劇目說明書,簡介「是日公映」電影的故事(本事)和演員陣容,並且附有劇照和明星照片。

謝永光九十年代修訂的《塘西花月痕》。

塘西風月小說歷久不衰

香港出版社最近特別把「塘西風月小說之父」羅澧銘的名著重新整理出版,其中當然少不了膾炙人口的《塘西花月痕》,筆者先後在不同場合介紹過羅澧銘這部經典作品。

左:「末代中區麗人」艾黛的著作《我是中區麗人》。 右:韓中旋以筆名「珠珠」在《成報》寫「公關小姐身歷聲」。

顛倒眾生的《中區麗人日記》

七十年代香港出現了至少兩位「姣婆」作家,「她們」每天在報章寫中區白領麗人如何「姣屍炖篤」、如何煙視媚行,寫得出神入化,吸引無數狂蜂浪蝶,成為報壇佳話。筆者有緣認識這兩位「中區白領靚女」。

1988年11月,鄭裕彤、李嘉誠、鄧蓮如等出席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開幕禮。

「勤、誠、義」《鄭裕彤傳》

鄭裕彤綽號「沙膽彤」,他的發跡史流傳甚廣,但很多也是加鹽加醋炒雜錦,鄭氏家族為了給家族留下一部「正史」,2016年初由周大福慈善基金主席鄭家成,委託王惠玲和莫健偉兩位博士籌劃著述《鄭裕彤傳》。

新舊搶包山對比。

《那些年的節慶》展覽

要知道大廟歷史的發現經過、長洲太平清醮平安包的起源,以及潮人盂蘭盛會的場地布置特色歷史,今日起可在歷史檔案館《那些年的節慶》展覽找到答案。

左:印在書上的成愛倫玉照。右:成愛倫下海的萬國舞廳,在《成愛倫小品》書中賣廣告。

「舞女作家」成愛倫

香港獨一無二的「舞女作家」名叫成愛倫(筆名),1925年出生於富裕家庭的大家閨秀,寧波人,自小愛好文藝,很年輕便開始寫作,來港後先後在幾份報紙包括《羅賓漢》寫專欄,可能因為寫稿不夠餬口,只好下海伴舞。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