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

鄭明仁

資深傳媒人。1977年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畢業,歷任電台和報館記者、採訪主任、總編輯。2011年退休後潛修歷史,2015年北京大學歷史學系畢業,獲頒授碩士學位。
謝永光九十年代修訂的《塘西花月痕》。

塘西風月小說歷久不衰

香港出版社最近特別把「塘西風月小說之父」羅澧銘的名著重新整理出版,其中當然少不了膾炙人口的《塘西花月痕》,筆者先後在不同場合介紹過羅澧銘這部經典作品。

左:「末代中區麗人」艾黛的著作《我是中區麗人》。 右:韓中旋以筆名「珠珠」在《成報》寫「公關小姐身歷聲」。

顛倒眾生的《中區麗人日記》

七十年代香港出現了至少兩位「姣婆」作家,「她們」每天在報章寫中區白領麗人如何「姣屍炖篤」、如何煙視媚行,寫得出神入化,吸引無數狂蜂浪蝶,成為報壇佳話。筆者有緣認識這兩位「中區白領靚女」。

1988年11月,鄭裕彤、李嘉誠、鄧蓮如等出席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開幕禮。

「勤、誠、義」《鄭裕彤傳》

鄭裕彤綽號「沙膽彤」,他的發跡史流傳甚廣,但很多也是加鹽加醋炒雜錦,鄭氏家族為了給家族留下一部「正史」,2016年初由周大福慈善基金主席鄭家成,委託王惠玲和莫健偉兩位博士籌劃著述《鄭裕彤傳》。

新舊搶包山對比。

《那些年的節慶》展覽

要知道大廟歷史的發現經過、長洲太平清醮平安包的起源,以及潮人盂蘭盛會的場地布置特色歷史,今日起可在歷史檔案館《那些年的節慶》展覽找到答案。

左:印在書上的成愛倫玉照。右:成愛倫下海的萬國舞廳,在《成愛倫小品》書中賣廣告。

「舞女作家」成愛倫

香港獨一無二的「舞女作家」名叫成愛倫(筆名),1925年出生於富裕家庭的大家閨秀,寧波人,自小愛好文藝,很年輕便開始寫作,來港後先後在幾份報紙包括《羅賓漢》寫專欄,可能因為寫稿不夠餬口,只好下海伴舞。

陳霞子(筆聊生,圖右)1965年在北京獲李宗仁(左)接見,中為程思遠。

靈簫生 筆聊生 怡紅生

一段時期,不少作者喜歡用「XX生」做筆名,其中最有名的「三生」就是「靈簫生」、「筆聊生」和「怡紅生」。吾生也晚,與「三生」無緣。

香港公共圖書館十大借書榜,金庸武俠小說佔了六席,《射鵰》和《神鵰》蟬聯冠軍和亞軍。

香港人愛看什麼書?

公共圖書館十大借書榜,大致可反映香港一般人的讀書趣味。然而看書和飲食一樣,各人各有不同喜好,喜歡嚴肅讀物的讀者可能對上述排名榜不以為然。

馬雲與筆者合照。

馬雲《鐵柺俠盜》系列

馬雲1954年開始寫稿,寫到1990年擱筆退休,先後寫了300多部小說。香港的馬雲雖然沒有阿里巴巴的馬雲那麼富有,但香港馬雲的著作,遠遠多過內地馬雲。

左:黃俊東珍藏的剪報集,後來排版出書。右:《儒林清話》的專欄文章。

黃俊東把剪報變成一本書

黃俊東移民澳洲多年,他那本珍藏了多年的《儒林清話》剪貼簿已經歸我所有,這裏有個小故事,黃俊東移民後把剪貼簿連同一封介紹剪報來龍去脈的親筆書函,交給新亞書店蘇賡哲博士拍賣,筆者投得,如獲至寶。

明窗版《四人夜話》

余過的《四人夜話》

 《四人夜話》奇幻小說系列曾經風靡香港及東南亞,香港電台更把部分內容改編為「懸疑靈幻」廣播劇,作者余過的大名為人熟悉,原來他是我們新聞界前輩潘粵生先生。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長期成為暢銷書,英文版最近獲得國際大獎。

大陸學者爭讀的禁書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是一部奇書,它是很多大陸學者要看的禁書,官方愈禁愈多人想睇。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也因為出版這本書而「名成利就」。此書最近更奪得國際學術大獎。

永安公司創辦人郭樂。他的回憶錄1949年出版。

永安創辦人 郭樂回憶錄

永安公司創辦人郭樂一本薄薄的口述歷史,承載着100多年前華人在澳洲艱苦奮鬥的血淚史,也記載了郭樂如何從一個窮小子成為名聞世界百貨業大亨的故事。

唯性史觀齋主的作品。

唯性史觀齋主

梁小中專職寫稿超過30年,煮字2億以上,全盛時他每天要寫18篇專欄。他很滿意自己用「唯性史觀齋主」筆名寫的一系列「性書」,他認為當年香港學術界裏的所謂「性學博士」浪得虛名。

1967年10月出版的《萬人傑語錄》。文革時期大陸人民人手一本《毛主席語錄》。

萬人傑語錄VS毛語錄

六十年代,中國大陸人民幾乎人手一本毛主席語錄,每天讀毛語錄,要做毛主席的好學生。香港左派群眾也讀毛語錄,但坊間竟然有本《萬人傑語錄》,說要和毛語錄唱對台戲。

1961年曾昭科間諜案成為頭條新聞。(亞新社)

曾昭科與葛量洪

曾昭科1961年被揭發替中共做間諜,他當時是香港警察學校副校長,職級是助理警司,是最高級華人警官。由於英語好、槍法準,做過港督葛量洪的貼身保鑣。

鄒毓獲頒警察榮譽勳章。講述鄒毓探長破案實錄的書,絕版多年。

名探長鄒毓奇人奇書

《鄒毓實事探案》成書時,獲得香港多位紳商名流學者題字,包括周錫年、羅香林、廖烈文、李東海、孫秉樞等等,可見作者「雙木」和鄒毓的江湖地位。

魯迅1927在上環青年會演講。(Wikimedia Commons)

魯迅在香港的足跡

大家或許有興趣知道魯迅在香港留下了什麼足跡。1927年,魯迅先後3次到過香港。其中一次到港是2月,2月18日和19日連續兩天在上環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演講。

青文《文化視野叢書》成為文青追捧的讀物。

青文叢書成搶手貨

2008年的年廿八,羅志華進入大角咀的書倉整理存書,14天後他被揭發陳屍在書倉的書山之下,羅志華愛書,竟被塌下的書壓死,死得真是轟烈。

該批名畫原是富商遮打爵士(遮打道以他命名)的珍藏,畫作以十七至十九世紀南中國通商口岸面貌及英國在華活動為主題,是攝影時代以前的珍貴歷史圖像。

港督府永遠的謎

富商遮打爵士等人用錫罐密封畫作並埋在港督府花園下面,等待有朝一日重見天日,可惜他們3人在日佔期間相繼去世,藏畫位置成了永遠的謎。

《PTU》任達華和幾個下屬坐過的長枱。

半世紀冰室結業

老實講,中國冰室的出品不是特別出色,只是一般茶記水準,但捧場客旨不在食,而是要懷舊。儘管如此,冰室長久以來都有一班街坊捧場,有人喜歡它的奶茶,有人喜歡咖央多和炸雞髀,各取所需。

記載1941年香港特別任務警察事蹟的特刊,何東為紀念特刊題字。

香港特別任務警察

1949年,「二次世界大戰香港華人特務警察隊」出版了《二次大戰香港華人特務警察隊特刊》,紀念這支戰時協助維持治安的志願警察部隊。

《新晚報》老總羅孚(右一)當年旁聽「四人幫」審訊過程。

「內地採訪70年」展覽

香港新聞博覽館剛開始了一個名為《內地採訪70年》的專題展覽,讓行內行外的人重溫70年來香港記者到內地採訪的難忘片段,從中也可回望70年來新中國的發展。

早年嚤囉街是尋寶好地方。

在香港搶救國寶

老人家說,以前香港通街都係寶。昔日上環嚤囉街和荷李活道雲集了很多古董店,充斥大量真假國寶,有些國寶真的價值不菲,吸引了國家級的文物專家經常在附近一帶尋寶。

伍寄萍1958年把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改編為漫畫,成為金庸小說漫畫的始祖。

金庸小說漫畫大系

《漫筆金心》全書18萬字,圖片2000多張,正如邱健恩說,這本書把60多年來,150多種金庸小說漫畫的演變軌跡、版本圖像盡收眼底。

第三屆「香港節」紀念郵票。

「香港節」50周年文物展

67暴動結束後,政府決定盡速緩和社會負面情緒,籌備讓全城能夠參與的「香港節」。香港設計師兼收藏家胡兆昌,把歷年搜集得與「香港節」有關的物品放在理工大學設計學院賽馬會創新樓D展覽廳展出。

許冠文筆下的財叔,是有勇有謀的抗日英雄。

公仔書三寶 財叔、神筆、神犬

《財叔》、《神筆》和《神犬》早絕跡江湖,已被列為古董書。《財叔》作者是許冠文(不是演戲那一位),《神筆》、《神犬》的作者是許冠文的弟弟許強。我把許氏兄弟這三本作品稱為我的「公仔書三寶」。

何重嘉編輯出版了其外公汪精衛的文集。(作者提供)

《汪精衛與現代中國》叢書

何重嘉花了多年時間整理外公的文獻,編輯完成《汪精衛與現代中國》六冊系列叢書,這套書蒐集了汪精衛大量親筆手稿,內容橫跨政治、文學以至私人生活資料,也有身邊至親的回憶。

14位傳媒老是佛定期飯局,最近一次聚會巧遇俞琤,大家來個歡喜大合照。

快樂傳媒老是佛

「老是佛」不是什麼佛門術語,只是取其old seafood諧音,當然還有戲謔的意思。昔日職場上的死敵,退下來就是朋友,我們這些傳媒老是佛珍惜當下,盡情快樂!感謝曾智華為老是佛會打點一切!

《點紙咁簡單》新書三位作者,右起:鄭明仁、吳邦謀、張順光。左一是中華書局副總編輯黎耀強。

收藏界三傻出新書

我們三個傻佬積累多年收藏經驗,對舊紙品收藏如癡如醉,稱得上是收藏界傻佬。三傻會把部分珍藏拍成照片,配以文字,在新書《點紙咁簡單──趣談香港紙本藏品》和大家分享。

畢業了!林秀誠(右)笑到見牙唔見眼。

八旬港生圓北大夢

林秀誠的口頭禪是「活到老,學到老」,他身體力行,於古稀之年重返校園,於2013年完成中文大學比較歷史碩士,同年修讀北京大學與樹仁大學合辦的中國近現代史碩士課程,圓了他的北大夢。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