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珍今

馮珍今

出生、成長於香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文學士及教育碩士。資深教育工作者,致力推動文學教育。現為自由寫作人,兼及創作教學。自少喜與書為伴,近年愛遊走四方,深信路上有人,就有風景。年輕時迷戀電影,曾往巴黎尋夢一年,然後發現——最愛,還是寫作。著作有散文集《見雪在巴黎》(1991)、《我的學生二三事》(1992)、《不一樣的學生》(1994)、《字裏風景》(2017),童書《奇幻泡泡與石頭貓》(2014)、《中國人的故事:詩人和小說家的才華》(2016),遊記《走進中亞三國——尋找絲路的故事》(2018),《中學生文學精讀.劉以鬯》(2018,編著),《指空敲石看飛雲——小思散文集》(2019,與鮑國鴻合編),以及《字旅相逢——香港文化人訪談錄》(2019)、《字旅再相逢——12位香港文化人的故事》(2020)等。
唐津市的地標,就是矗立在滿島山上的唐津城,在市內的許多角落,遠遠望去,也能瞧見這座古城堡。

日本九州行旅之二——從平戶走到唐津

昔日的平戶,是貿易重鎮,現今仍保留着不少外國的建築,在這個和洋兼容的小城,與兩位歷史人物邂逅。從平戶走到唐津,匆匆走過唐津市古城的文化歷史,佇立此處,眺望此城最美的風景,遙想起古之歷史。

空海(公元774-835年),俗名佐伯真魚,出生於讚岐國多度郡(今香川縣)世家。(網絡圖片)

人生即遍路——日本的朝聖之旅

走在遍路道上,經常可以看到「人生即遍路」的石碑或石柱,這是日本俳句詩人種田山頭火的名言。人生在世,既有艱辛,也有輕鬆的時刻,步過晴天,也走過雨天,在遍路道上徒步而行,何嘗不是一樣?

第一次造訪此館,是在2019年的11月初,卻碰上了休館期,美術館正在預備新的展覽。

東京行旅——訪根津美術館

東京青山(Aoyama)的表參道,名店林立,集商業、藝術於一身,時髦奢華中帶着人文氣息,是潮人必到之地。而南青山的根津美術館,位於東京最時尚之地,雖置身鬧市一隅,卻恍如世外桃源。

雕塑家吳為山參照吳冠中於2002年在香港藝術館速寫維港的姿態神韻創作此銅像,捕捉他作畫時的專注神態。

走進藝術的天地 追隨大師的足跡

對吳冠中來說,江南是一個非常藝術的地方。他生於江南,是江蘇宜興人,亦非常崇拜生於紹興的魯迅。這個地方,可以讓他走進藝術的世界,他視之為實驗場,驗證他的藝術理論。

傳火於薪,永無盡時。我深信,新亞精神,亦永在人類社會流傳!圖為新亞圓亭。

一個新亞中文人的故事

當時《中國學生周報》的主編是陸離,我最愛讀的,便是她和小思的文章。因為她們,令我愛上文學,更迷上電影;也因為她們都是「新亞人」,令我對「新亞精神」產生了一份朦朦朧朧的嚮往之情。

小思老師的作品,親切而有感染力,她從生活出發,直抒胸臆,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就是她的真性情。(小思與珍今合照)

悅讀・小思

小思老師精於書寫人物,除了良師的指引教誨、照亮人間的名人事跡,其筆下平凡的小人物更是活靈活現。

豐子愷遇上竹久夢二,豈是偶然!

當豐子愷邂逅竹久夢二

2018年11月9日是豐子愷誕辰120周年,豐子愷最疼惜的么孫,豐羽覺得有責任為爺爺做點事,弘揚豐子愷的藝術,是他一直以來的想法,於是決定在香港舉辦豐子愷作品展。

張秉權攝於第八屆「香港小劇場獎」頒獎禮上。

劇場無疆界,從「致群」說起──張秉權專訪

作品與評論之間的連繫,可謂千絲萬縷,張秉權指觀眾是戲劇演出的一個必須部分,沒有觀眾,作品便是失去意義。觀眾認真去看戲,將觀後感寫出來,其實是將戲劇的生命延長了,所以劇評也是一種創作,有獨立存在的價值。

作家馮珍今遊走於中亞三國,旅途中將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寫就《走》一書,述說當地的文化、歷史和傳說故事。

走進中亞三國──尋找絲路的故事

在異國的草原上,雖然看不見汗血寶馬奔騰騁馳;也未能目睹絲路駝隊熙熙攘攘,但我仍然聽到羌笛羯鼓在古城裏響起,幽怨悲涼;也可看到胡旋舞女仍為遠方的來客翩翩起舞,左旋右轉不知疲……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