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慧兒

鮑慧兒

香港成長,主修心理,後及商管。多年遊走於亞太地區,服務全球名企。曾為《信報》「經管推手」專欄主筆。灼見名家開辦之初,以企業教練身份分享領導之道。 近年愛上西方藝術,在歐洲上了幾個藝術史課程,踏遍歐亞澳80多家博物館與美術館 ,與大量原作品面對面接觸。開始時是看着美,學習欣賞美,後來發現每一幅畫,都有其歷史文化背景,反映當時經濟與科哲發展、宗教取向、人民風俗、社會變遷。每一幅畫都是一個故事,一面鏡子。看似簡單的畫面,其實背後大有文章,愈看愈有趣。發現身邊很多朋友旅遊時都有看畫,但不論是20世紀的抽象畫,或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大部分都不知道它們要具體表達的是什麼。興起把自己學到的與大家分享。此專欄是小兒學步,藝術沒有對錯,歷史也很難說得準,歡迎讀者不吝賜教。電郵: [email protected]
至今差不多400年後,藝史家還不能確定畫中人是誰。他衣飾華貴,肯定是富裕階層。

衣飾華貴 愛的象徵 畫功輕快 細緻逼真

他衣飾華貴,肯定是富裕階層。畫中人作騎士打扮,也配了一把劍,惟此乃當時上層社會男士流行裝扮,佩劍是身份象徵,不一定是騎兵。荷蘭當時是歐洲絲綢布料商貿中心,畫中人一身昂貴衣飾,可能是一個富裕的布料商人。

遠觀魯本斯的《密涅瓦驅趕馬斯保護和平》,會有一個特別發現。畫面好像有兩個大圓圈。

光暗對比 色彩豐富 構圖巧妙 融合訊息

從最左面的酒神女隨從歡快音樂與舞步開始,伴隨着華貴衣飾與金銀珠寶,從「豐裕之角」走到穀物女神克瑞斯褓育兒子財富之神普路托斯的乳汁。最後密涅瓦拿着她的招牌圓盾驅趕馬斯,馬斯不敵落荒而逃。

(圖1)《和平與戰爭》(又稱「密涅瓦驅趕馬斯保護和平」)魯本斯,1629-30,帆布油畫,高2.04米寬3.0米,倫敦國家美術館Allegory of Peace and War (or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Peter Paul Rubens,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和平豐盛 婚姻美滿 孩童幸福

魯本斯的《和平與戰爭》畫面右上半部代表戰爭與其禍害,左面與下半部強調和平帶來的眾多好處。沒有衝突破壞,沒有血腥死亡。各地商業繁榮,家庭美滿,人才鼎盛,生產力充沛,人民過着豐饒富足,歡快幸福的生活。

艾爾.葛雷柯用濃墨重筆繪畫地上情景,人物雖帶點畫家偏愛的瘦面孔尖下巴與稍稍拉長的肢體,總體比例自然。(Wikimedia Commons)

宏偉崇高 對比清晰 貫穿天地 融合二元

艾爾.葛雷柯的《歐貴茲伯爵的葬禮》在同一幅畫面呈現了歐貴茲伯爵地面葬禮的場面,與伯爵靈魂升天後的情景,自然的融合了天與地,完全沒有不協調的二元感,帶出一種恢宏大氣,圓融歸一的宗教宇宙觀。

雲端左面坐着聖母瑪麗亞,右面坐着施洗若翰,仰望着身處最高點的耶穌基督,祂張開雙手,展示祂的最後審判權。

天地永生 東西文化 異源同念

伯爵死了,但他的靈魂得到永生。大主教的尖帽頂端指着天上,一位天使側着頭,小心的扶助一個赤裸嬰兒往細窄雲端間飄升,就像一個嬰兒從母體出生一樣。伯爵剛離世,是一個初生的靈魂,純潔像嬰兒。

左:(圖1)《自畫像》,委羅內塞,1558-63,(30-35 歲),帆布油畫,高63 cm,寬51 cm,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Self Portrait, Veronese, Hermitage Museum)右:(圖2)《獵人(自畫像)》,委羅內塞,1560-61,壁畫,巴巴羅別墅。(Hunter (Self Portrait) Villa Barbaro)

無需沉重 有趣好玩 裝飾性濃 溫馨細膩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委羅內塞,我會借許氏歌詞說一句「最緊要好玩!」他着重描繪生命的歡愉,生活的豐盛。每一幅飲宴圖,皆是色聲香味觸全的盛宴,從他的畫作,可以看到一個積極樂觀,開心好玩的心靈。

(圖1)威尼斯聖喬治修道院(San Giorgio Maggiore Monastery, Venice)

清爽淡雅 賞心悅目 場景細緻 生動活潑

《加納的婚宴》原由威尼斯聖喬治修道院訂製。1797年拿破崙攻陷威尼斯,把此畫卷走帶到巴黎,現存羅浮宮博物館,是該館畫面最大的展品。作品用色清爽淡雅,結構穩定,隱含寓意,展示了畫家高超的技巧和能力。

(圖1)《酒神與阿利阿德妮》,提香,1522-3,高1.765米、寬1.91米,帆布油彩,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Bacchus and Ariadne, Titan,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冷與暖 你中有我 動與靜 對比突出

《酒神與阿利阿德妮》充滿動感,每個人物都在動。看得出他們都喝了酒,走的有點東歪西倒。就是畫面前面正中央的小孩,眼神也有點醺醺然似的,嘴角帶笑,但不像小孩子天真爛漫的笑,倒像是帶醉的笑。

(圖1)《兩位大使》,小漢斯·霍爾拜因,1533,木板油畫,高2.1 米、 寬 2.1 米。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 The Ambassadors,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兩位年輕大使 見證歷史時刻

德國畫家小漢斯·霍爾拜因(1497-1543)與英國皇帝亨利八世(1491-1547)的歷史命運是密不可分的。畫中兩位法國大使來到英國,都是因為亨利八世的私人生活,影響了國家前途及國際關係。
 

(圖1)《四使徒》,杜勒,1526年,油畫,共兩幅,每幅高2.15米、闊 0.76 米,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The Four Apostles, Albrecht Dürer , Alte Pinakothek, Munich) 

《四使徒》簡潔宏偉 性格鮮明

杜勒在《四使徒》畫面下委託書法家抄寫馬丁路德提醒信眾與市政府「別把謬言視作神諭」之句,外加自己的話「希望大家聆聽這四位至尊至善的使者的勸告」。這是杜勒給紐倫堡政要與市民的公開信,提醒大家專注《聖經》。

(圖1)《四使徒》,杜勒,1526年,油畫。共兩幅,每幅高2.15米、寬 0.76 米,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The Four Apostles, Albrecht Dürer , Alte Pinakothek, Munich)。左為杜勒自畫像。(維基百科)

標誌宗教改革 闡明新教教義

杜勒在《四使徒》中描繪的四位使徒, 都是《新約》聖經的作者,杜勒要突出他們四位在聖經中警醒教徒的說話。對杜勒來說,這幅畫的主角, 其實不是四使徒,而是他們手中的聖經。

達文西是透過畫畫來思考的,想到不同的構思,就素描出來看看效果。

沉思與創造的藝術家

文藝復興全盛期的突破與可貴,在於能夠平衡好像互相矛盾、互相排斥的藝術成分——理性與現實、神聖與世俗、動與靜、平面與立體、線條與顏色等,把它們和諧融合,天衣無縫。

羅浮宮博物館花了12年修復此畫,形容為「達文西的終極傑作」、「集畫家多方探討自然與藝術之大成」。(Wikimedia合成圖片)

聖安娜與聖母子

《蒙娜麗莎》與《最後晚餐》的故事大家應該聽得多了。今天給大家介紹一幅達文西較少為人談論的畫作《聖安娜與聖母子》。

波氏的《維納斯與馬斯》(Venusand Mars)中優雅的愛神躺臥姿態,曾有無數女子包括藝評家嘗試模仿,結果不到兩分鐘就腰痛腳抽筋,結論是「不可能」!

愛與美感的追求

波提且利的女性都有她們獨特的氣質,空靈白皙,無論畫的是人是神還是聖,都帶一種飄逸的「仙氣」,好像活在她們自己的夢境中,自己的世界裏,不沾一點塵世氣息。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