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慧兒

鮑慧兒

香港成長,主修心理,後及商管。多年遊走於亞太地區,服務全球名企。曾為《信報》「經管推手」專欄主筆。灼見名家開辦之初,以企業教練身份分享領導之道。 近年愛上西方藝術,在歐洲上了幾個藝術史課程,踏遍歐亞澳80多家博物館與美術館 ,與大量原作品面對面接觸。開始時是看着美,學習欣賞美,後來發現每一幅畫,都有其歷史文化背景,反映當時經濟與科哲發展、宗教取向、人民風俗、社會變遷。每一幅畫都是一個故事,一面鏡子。看似簡單的畫面,其實背後大有文章,愈看愈有趣。發現身邊很多朋友旅遊時都有看畫,但不論是20世紀的抽象畫,或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大部分都不知道它們要具體表達的是什麼。興起把自己學到的與大家分享。此專欄是小兒學步,藝術沒有對錯,歷史也很難說得準,歡迎讀者不吝賜教。電郵: vivienpau@gmail.com
教宗諾森十世,讓人見了簌簌發抖。委拉斯開茲,羅馬多利亞·龐菲利畫廊。Portrait of Pope Innocent X, Velazquez, Doria Pamphilj Gallery, Rome.

自然像真 探索內心 藝術真諦 虛實互通

觀者看着畫中的教宗,不知會否嚇得簌簌發抖。他那銳利的眼神,斜看着觀者的姿態,突顯了他強悍堅毅、果敢多疑的性格。他側身而坐,雙手擱在扶手,好像隨時會按着扶手站起向觀者走來,讓人有點想往後退。

畫家以此畫展示自己的繪畫特色,以25歲之齡成功躋身該市主要畫家行列。圖為尼古拉斯·魯特畫像,倫勃朗,1631,木板油畫,高116.8cm,寬87.3cm,紐約弗里克收藏館。Nicolaes Ruts, Rembrandt, The Frick Collection.

代入角色 宗教反思 與世同悲 人性畫家

倫勃朗沒有遠距離的冷眼看着這個世界,更沒有以超然的態度,高高在上的批判畫中人。他選擇走進畫面,與畫中人一起,感受他們的處境,想像「若我生於其時,見證了這件歷史,我會有什麼感覺?什麼行為?」

荷蘭黃金時代畫家多專攻一類畫種,倫勃朗是罕有的全才。圖為《自畫像》,倫勃朗,1658 (時52歲),帆布油畫,高133.7cm,寬103.8cm,紐約弗里克收藏館。Self Portrait, Rembrandt, Frick Collection, NYC.

妻兒早逝 自我觀照 千山獨行 堅定自信

他一身豪華金黃袍服,腰繫紅綢,雙手舒服的擱在椅子扶手,右手持「權杖」。此乃四分之三全身像,畫家稍側着面面對觀者,擺出帝王之姿,氣勢攝人。頭微微下垂,雙眼在暗影中閃着精光,覲見來朝的觀者。

(圖1)《夜巡》為何如此重要?當然倫勃朗是荷蘭首席畫家,巴洛克大師,惟其獲確認的傳世作品超過300幅,為何此畫最備受推崇?

光影善惡 人性複雜 寬容接受 啟發深思

觀者追隨着光影,發現它們不斷地對比互動,從最光到最暗又回到光,發現許多之前沒留意的小細節,都有非常複雜的變化……倫勃朗這麼細緻地交代光影,不光因為他崇尚自然畫法,還因為他想透過光影,表達人性的複雜。

此畫乃倫勃朗於1642年為阿姆斯特丹市民警衛火槍隊(Kloveniersgilde)繪畫的群像。

夜巡日巡 虛虛實實 真戰戲戰

雖然每一位隊員都非常認真擺好姿勢,惟細心觀察,會發現種種暗示,提醒觀者他們只是裝模作樣,不是真的上戰場。所以這只可能是一次手持道具的服裝扮演,模擬大隊在一個貌似城門的拱門下出發,保衛阿姆斯特丹市。

至今差不多400年後,藝史家還不能確定畫中人是誰。他衣飾華貴,肯定是富裕階層。

衣飾華貴 愛的象徵 畫功輕快 細緻逼真

他衣飾華貴,肯定是富裕階層。畫中人作騎士打扮,也配了一把劍,惟此乃當時上層社會男士流行裝扮,佩劍是身份象徵,不一定是騎兵。荷蘭當時是歐洲絲綢布料商貿中心,畫中人一身昂貴衣飾,可能是一個富裕的布料商人。

遠觀魯本斯的《密涅瓦驅趕馬斯保護和平》,會有一個特別發現。畫面好像有兩個大圓圈。

光暗對比 色彩豐富 構圖巧妙 融合訊息

從最左面的酒神女隨從歡快音樂與舞步開始,伴隨着華貴衣飾與金銀珠寶,從「豐裕之角」走到穀物女神克瑞斯褓育兒子財富之神普路托斯的乳汁。最後密涅瓦拿着她的招牌圓盾驅趕馬斯,馬斯不敵落荒而逃。

(圖1)《和平與戰爭》(又稱「密涅瓦驅趕馬斯保護和平」)魯本斯,1629-30,帆布油畫,高2.04米寬3.0米,倫敦國家美術館Allegory of Peace and War (or Minerva protects Pax from Mars), Peter Paul Rubens,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和平豐盛 婚姻美滿 孩童幸福

魯本斯的《和平與戰爭》畫面右上半部代表戰爭與其禍害,左面與下半部強調和平帶來的眾多好處。沒有衝突破壞,沒有血腥死亡。各地商業繁榮,家庭美滿,人才鼎盛,生產力充沛,人民過着豐饒富足,歡快幸福的生活。

艾爾.葛雷柯用濃墨重筆繪畫地上情景,人物雖帶點畫家偏愛的瘦面孔尖下巴與稍稍拉長的肢體,總體比例自然。(Wikimedia Commons)

宏偉崇高 對比清晰 貫穿天地 融合二元

艾爾.葛雷柯的《歐貴茲伯爵的葬禮》在同一幅畫面呈現了歐貴茲伯爵地面葬禮的場面,與伯爵靈魂升天後的情景,自然的融合了天與地,完全沒有不協調的二元感,帶出一種恢宏大氣,圓融歸一的宗教宇宙觀。

雲端左面坐着聖母瑪麗亞,右面坐着施洗若翰,仰望着身處最高點的耶穌基督,祂張開雙手,展示祂的最後審判權。

天地永生 東西文化 異源同念

伯爵死了,但他的靈魂得到永生。大主教的尖帽頂端指着天上,一位天使側着頭,小心的扶助一個赤裸嬰兒往細窄雲端間飄升,就像一個嬰兒從母體出生一樣。伯爵剛離世,是一個初生的靈魂,純潔像嬰兒。

左:(圖1)《自畫像》,委羅內塞,1558-63,(30-35 歲),帆布油畫,高63 cm,寬51 cm,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Self Portrait, Veronese, Hermitage Museum)右:(圖2)《獵人(自畫像)》,委羅內塞,1560-61,壁畫,巴巴羅別墅。(Hunter (Self Portrait) Villa Barbaro)

無需沉重 有趣好玩 裝飾性濃 溫馨細膩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委羅內塞,我會借許氏歌詞說一句「最緊要好玩!」他着重描繪生命的歡愉,生活的豐盛。每一幅飲宴圖,皆是色聲香味觸全的盛宴,從他的畫作,可以看到一個積極樂觀,開心好玩的心靈。

(圖1)威尼斯聖喬治修道院(San Giorgio Maggiore Monastery, Venice)

清爽淡雅 賞心悅目 場景細緻 生動活潑

《加納的婚宴》原由威尼斯聖喬治修道院訂製。1797年拿破崙攻陷威尼斯,把此畫卷走帶到巴黎,現存羅浮宮博物館,是該館畫面最大的展品。作品用色清爽淡雅,結構穩定,隱含寓意,展示了畫家高超的技巧和能力。

(圖1)《酒神與阿利阿德妮》,提香,1522-3,高1.765米、寬1.91米,帆布油彩,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Bacchus and Ariadne, Titan,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冷與暖 你中有我 動與靜 對比突出

《酒神與阿利阿德妮》充滿動感,每個人物都在動。看得出他們都喝了酒,走的有點東歪西倒。就是畫面前面正中央的小孩,眼神也有點醺醺然似的,嘴角帶笑,但不像小孩子天真爛漫的笑,倒像是帶醉的笑。

(圖1)《兩位大使》,小漢斯·霍爾拜因,1533,木板油畫,高2.1 米、 寬 2.1 米。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 The Ambassadors,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兩位年輕大使 見證歷史時刻

德國畫家小漢斯·霍爾拜因(1497-1543)與英國皇帝亨利八世(1491-1547)的歷史命運是密不可分的。畫中兩位法國大使來到英國,都是因為亨利八世的私人生活,影響了國家前途及國際關係。
 

(圖1)《四使徒》,杜勒,1526年,油畫,共兩幅,每幅高2.15米、闊 0.76 米,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The Four Apostles, Albrecht Dürer , Alte Pinakothek, Munich) 

《四使徒》簡潔宏偉 性格鮮明

杜勒在《四使徒》畫面下委託書法家抄寫馬丁路德提醒信眾與市政府「別把謬言視作神諭」之句,外加自己的話「希望大家聆聽這四位至尊至善的使者的勸告」。這是杜勒給紐倫堡政要與市民的公開信,提醒大家專注《聖經》。

(圖1)《四使徒》,杜勒,1526年,油畫。共兩幅,每幅高2.15米、寬 0.76 米,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The Four Apostles, Albrecht Dürer , Alte Pinakothek, Munich)。左為杜勒自畫像。(維基百科)

標誌宗教改革 闡明新教教義

杜勒在《四使徒》中描繪的四位使徒, 都是《新約》聖經的作者,杜勒要突出他們四位在聖經中警醒教徒的說話。對杜勒來說,這幅畫的主角, 其實不是四使徒,而是他們手中的聖經。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