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林海

施林海

香港註冊中醫師,從事中醫藥行業,師從歐陽衛權教授和李賽美教授,近年參與李賽美教授主編之《名師經方講錄》系列叢書,擔任副主編。平素醉心攝影、盆景、奇石及舊物收藏,篤信文化和藝術能夠豐富人生。 聯繫電郵:[email protected]
呂大樂教授認為,在全球教育資源競爭的大環境下,香港具有兩個明顯特徵。(Shutterstock)

別具特色的本地中產

呂大樂教授認為,在教育資源競爭的大環境下,香港具有兩大特徵,一是家長們的競爭手段和方法細節相當接近,二是擅長工具理性和策略部署。任何「無助」最終目標的,均被視為次要或全不需要。

我們需要的,既非謾罵式的反對聲音,亦非口號式的愛國主義,而是高水平的民族感情和文化認知。(Shutterstock)

我們需要高水平的民族感情

教育和文化重建,是這個歷史轉捩點上的頭等大事。在此重建工程中,小學階段無比重要,是培養文化興趣和語文基礎的黃金時期,我們不能錯過,也不容錯過。

學童背誦古文。

事半功倍、收效極大的古文背誦

背誦是學習古文的不二法門,也是內化中國文化傳統的重要過程。如此方法,對於小學生的裨益最大,效用最佳。小學生記憶力強,乘早多背誦優美的詩詞歌賦及經典篇章,對於學習古文,肯定可以打下堅實基礎。

被傳父子在麥當勞裏過生日的圖片。

「麥當勞父子生日會」事件的重要啟示

父母和孩子之關係,本質上該是相輔相成的「命運共同體」,而不是個人主義的「唯我獨尊體」。追求孩子利益最大化,往往帶來孩子和家庭利益的最少化,結局雙輸。我們要走出「零和困局」,才能達到最終的「合作共贏」。

各有不同的飲食文化。

入廚之樂與文化視野

著名人類學家張光直先生曾說:「到達一個文化的核心的最佳途徑之一就是通過它的肚子。」飲食不但是生活樂趣,更是人們感知世界、把握世界的一種基本方式。這個領域色香味俱全,更有豐富的文化内涵,很值得深入探討。

請客吃飯。

民以食為天──也談入廚之樂

美食家朱振藩先生認為要達到「懂吃」境界。必須具備3個條件──「愛吃、能吃、敢吃」。對食物又愛又饞,才算愛吃。有的人對食物之要求不高,只求果腹,或者心思雜亂,食而不知其味,如此狀態可歸類為人生一大遺憾。

源自兒童,也會影響終身的「自我為中心」。

單純的「孩子」?純真之外的複雜面向

「人們企圖在對『兒童』的詩意建構中安放自己的破碎靈魂,但這個『樂園』卻是虛偽的,它天真美好裏暗藏着專制的恐怖。成人也會無意識地希望世界變得『單純』些,以減輕價值判斷和分析上的負擔。」(米蘭·昆德拉)

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此情可待成追憶

離別也許是漸漸淡忘,但對於愛玲和古先生,他們的離去反而加深了我的記憶。我很想用文字,凝聚我和他們的點滴回憶,與這兩位後無來者的故人作如此真實不虛的對話。

此情可待成追憶(攝於赤柱)。

回憶古兆申先生──我們的光影旅程

「古兆申先生淡泊名利,寧靜致遠,誠懇待人,踏實做事。他的一生充實而豐富,有多方面的成就,但是一般成功人士的風光,他都迴避了。喜歡趁熱鬧的人,不會注意到他,認識他的,會對他由衷地敬重。」(雷競璇語)

反思?愧疚?還是繼續美化,或就此遺忘?

半山上的精英  大作家的深思

「大時代的青年是資本,是工具。我們振翅時,空中多少羅網;我們奔馳時,路標上多少錯字;我們睡眠時,棉絮裏多少蒺藜;我們受表揚時,玫瑰裏多少假花。渴了,自有人向你喉中灌酒,死時,早有人為你準備好墓誌銘。」

3年前的熟悉場景。

暴力、極端主義與本地激進青年人

在原始和粗暴的二分思維下,只有高尚與卑劣、正義與邪惡、真理與錯誤、清醒和無知、民主和暴政、好人和壞人、黃色和藍色,中間丁點空間都絕對不允許。大人們在事後批評年輕人之同時,能否想想,為何當初不早說呢?

清末民初的青年革命黨人。

極端思維下的唯我獨尊及盲目排外

「(汪)精衛以『烈士』出大名,終生不免受此『烈士心理』之累。烈士心理者,就是自認只要有犧牲精神,一切事情都可做,都不會錯。『我生命尚且不惜,你們還不相信我嗎?』他好像常常這樣想。」(胡適,1944)

博物館中的孩子(攝於香港藝術館)。

光影中的博物館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藝術家,也不是每個人都要做藝術家,但每個人能多得一點藝術家的薰陶,就能多一點抗拒俗累的羈絆,一個社會多受一點藝術的感染,就多一點真正的心性,和多一份創造的原動力。(雷競璇《窮風流》)

中俄《恰克圖市約》簽約場面。

乾隆時期對俄貿易戰的誤解與迷思

如此陰差陽錯的勝利景象,一方面造就數十年「有大黃即可無敵天下」的幻景,一方面卻也讓中國錯失了認清世界大勢的機會,直至鴉片戰爭的到來,轟醒了這個美夢,開始了清末喪權辱國的外交歷程。

鴉片戰爭後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

不戰而勝靠中藥──論清朝的大黃外交

大黃外交,是近代史上荒謬絕倫的一幕。其中寄托着朝野上下的天真誤解,也包含着對巨變前夕的茫然無知,而對手是來勢洶洶,船堅炮利的西方列強。了解這件看似滑稽的外交事件,有利在虛無主義的時代,思考自己的定位。

大好河山。

歷史學者的心聲和中國外交部之回應

中美已經陷入「新冷戰」的政治對抗階段,如果繼續沿用溫和方式回應指責,都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和現實需要,「因爲妥協和退讓,並不能換來對手的讓步和尊重。反之,可能讓對手認為是軟弱,並得寸進尺。」

無孔不入,深入民心的美國民族主義。

霸道外交與雙重標準──兼論附和聲音

西方人對外使用雙重標準,致力抹黑他國的民族認同;對内則致力維護自身民族認同,「時刻不要忘了自己是誰」,如此都是維護自身利益,可以理解。但如果本國人都對這些言論拍手叫好,那就真是稀罕,也很值得深入研究。

蒙帕納斯公墓(Cimetière du Montparnasse)。

接近天堂的地方──巴黎掃墓隨想

2015年的8月,我們一家來到了夏天裏的巴黎。我們住的樓層較高,打開窗戶,可以遠眺蒙馬特廣場。我瞥見右邊建築群中似乎有個綠意盎然的公園,高聳的梧桐樹在陽光下搖曳閃動,蕩漾出耀眼光芒,引起了我的好奇。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作者攝於大帽山)

崇高情懷與人文教育

崇高感藏於人的心底,需要呼喚和引導,才能帶來更高的精神追求。這是一個漸進式的過程,需要學習和體驗。而突如其來的崇高感很可能不是好事,容易淪爲煽情,也很容易被煽動。而香港社會,缺乏的就是崇高的人文教育。

旋律優美,兩情相悅(《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照)。

蘇聯群眾歌曲──緣起、傳入和普及

蘇俄的詩人和作曲家一起成就了旋律優美的蘇聯群衆歌曲。後來傳到中國,經歷了一個轉化的過程,成爲當時人們抒發情感的美好渠道。時至今日,蘇聯歌曲依然受到人們的喜愛,感動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

無父何怙,無母何恃。

父與子

父與子的難題貫穿着每個男性的一生,而且複雜無比。到底背後的真正原因何在?能否衝破限制和桎梏,消除隔閡和心結?這都需要放下自我,設身處地的理解和溝通,更需要上天的緣分和運氣。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