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氏

黃氏

土生土長香港人,醉心於研究粵語,著有 《粵語古趣談》、《粵語古趣談續編》、《粵語古趣談三編》及《保衞粵語、保衞方言──不容普通話獨攬中國語言文化之解讀權、演繹權與發展權!》四書。2010年黃氏寫成《略論今日粵語最重大之危機》一文,並獲文灼非先生收錄於當年8月號的《信報月刊》中。黃氏於2015及2016年連續兩年,獲時香港教育學院中國語言學系邀請,為其粵語課程的三年級學生演講(黃氏自定題目為「粵語與中國語言文化」)。目前黃氏仍然不斷在古代典籍中尋找粵語,期望一兩年內寫成《粵語古趣談四編》。黃氏不但早在2009年就在其著作中一方面提出「粵語滅亡」的憂慮,另一方面又呼籲各界力挽狂瀾,更自當年起視「保衞粵語」及「弘揚粵語文化」為其終生事業。 黃氏學生協助老師將其著作陸續數碼化成「粵語詞彙硏究所」網站,用戶可在網頁上欣賞到黃氏的考究,或者訂閲黃氏的YouTube頻道觀看黃氏的廣東話講解影片。連結在下方。
粵語「無(冇)」可以有「不足」的意思,這個意思,現代漢語共同語只用「沒」或「沒有」來表達。(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干、無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一向認為語言先於文字,文字只是用來紀錄人們口中的話語(語言)的。這個看法當然基本上是對的,不過起碼在中國語言裏,也偶有例外。

2000多年前的「芥醬」一詞確實已經失傳了,幸而我們粵語尚能傳承。(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芥醬、芥辣

如果撇除哪個名稱最古老的問題,單從實用的角度看,各位讀者不妨思考一下,究竟一種食品,其名稱當以能反映其「形態」、「顏色」,還是「味道」為理想呢?筆者的選擇是「味道」。

「kɐŋ35親」就是「噎着了」;「kɐŋ35骨」就是「骨頭卡在喉嚨裏」。(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骾哽(鯁)、鮮甜

粵語有「鮮甜」一詞,意思是(食物)鮮美。劉扳盛《廣州話普通話詞典》「鮮甜」條︰「(粵)味道鮮美 魚湯幾鮮甜『魚湯味道鮮美』。」原來除粵語外,明朝人和今日的閩南人的語言中也有這個詞。

其實以「隻」為歌曲或樂曲的量詞也是古人的習慣。(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隻

郭先珍《現代漢語量詞手冊》「支」條︰「『支』、『枝』,古今字。原都指『樹枝』。引伸為量詞,可用於樹枝和其他杆狀物。後『支』、『枝』分工,『支』作量詞,詞義虛化,主要用於事物的一部分和杆狀物。」

粵語有以「有」代表「富有」的習慣。如「餐餐食魚翅?邊有你咁有呀!」(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歡容、膝頭、有

粵語「膝頭」,顧名思義即「膝的頭部」,亦即「膝蓋」。劉扳盛《廣州話普通話詞典》「膝頭」條︰「粵膝蓋。」「膝頭」這個詞其實已約有1800年歷史。

「誰不知」已有六百多年歷史,並且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金口玉言,實非今日始有之粵語詞。(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誰不知、分數

字詞在流傳時,是有所謂「音義錯配」的現象的,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祖先就將「fɐn22數」讀成「fɐn55數」了。總之,我們今日粵語「有分數」的「分數」是於古有據的。

在普通話裏,「凍」這個詞是可以用的,不過用法跟粵語不盡相同。(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凍

原來在現代漢語共同語裏,「凍」不會用作形容詞,也不會用來形容天氣,在《現代漢語詞典》「凍」條各義項中,只有義項三的用法跟粵語一樣。

至於粵語的「鶻突」,其與「糊塗」相同的地方是︰(所描述的東西或者畫面是)「渾沌(模糊)一片,不清不楚」。(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鶻突

另外,那些舉止難看得令人側目的男人,我們就稱他們為「鶻突佬」,意思就是「那些難以述說其令人作嘔的程度的男人」。

粵語「兩公婆」就是「夫妻倆」的意思。其實「公婆」這個所謂「方言詞」,至遲見於明人作品。(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紐門、瘤(柳)和公婆

古代來母上聲字,粵音今日大多或讀陰上(第二聲)或讀陽上(第五聲),如作為一種水果的「李(子)」,讀書音陽上「lei13」,口語音陰上「lei35」。閱讀古代漢語文獻,用粵音去誦讀,往往容易有額外收穫。

之所以稱之為「風箏」,是因為它(其中一種)能發出像「箏」一樣的聲響。(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鷂

我們的祖先之所以稱風箏為「紙鷂」或「鷂」,將放風箏說成「放紙鷂」,是因為覺得風箏就像在天上飛翔的鷂鷹。

未見編著者有引古書證其讀音,似乎是表示我們的母語中有這樣一個音為「tsai35」而義為「踏」的詞。(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跐、踹

「tsai35界」、「tsai35單車」、「tsai35雪屐」、「tsai35鋼線」等粵語詞中的「tsai35」,實當以「跐」或「踹」為本字,「踩」只能算作訓讀字。

粵人稱姐姐為「家姐」,當中的「姐」由讀書音的陰上「dzɛ35」變調為口語音的陰平「dzɛ55」。(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中中、哥哥和家姐

在普通話裏,「哥哥」並沒有用來稱呼陌生而年長於自己的男性這個用法;粵語的卻有,而且有時即使對方看來年紀小於自己,我們也會稱他為哥哥以示尊重,而習慣上第一個「哥」會變調為陽平(第四聲)「gɔ11」。

粵語「行衰運」就是「走背運」的意思。「一個人運衰起上來(嚟),做物(乜)都失敗」就是「一個人運氣差起來,做什麼都會失敗」的意思。(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林糝、裡底、衰運

筆者認為說「lɐm11」當作「林」,可以說是無煩解釋的,因為成語既有林林總總表各種各樣,與之同義的「lɐm11 lɐm11 sɐm35 sɐm35」之「lɐm11 lɐm11」自然就當作「林林」。

普通話也可以用「得」表同意,不過用法跟粵語略異。(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湯水、得

近來發覺,現在的後生輩似乎都已經不習慣用「得」這個詞來回答別人的詢問或要求,而只會用「可以」了!筆者希望後生輩不要丟掉這個語言習慣,請他們重新培養這個習慣,不要讓普通話把我們的母語埋葬了!

劉扳盛《廣州話普通話詞典》「薄罉」條︰「糯米麵烙餅。」《香港粵語大詞典》同樣有「薄罉」條,釋作「糯米粉煎餅」。(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薄鎗、多少

所謂「薄鎗」者,我們可以理解為迫貼在鎗(上煎熟的食品),這就如鍋貼之所以叫鍋貼,正因為其製法是迫貼在鍋(上煎熟的食品)一樣。

筆者曾在拙著談及見於元雜劇的「好也」及「好也囉」。其中的「囉」這個語氣詞其實早在宋朝已見於文獻。(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你好也、囉

根據《現代漢語詞典》,普通話「囉」字只有陰平、陽平及輕聲三音,並無去聲讀法,也就是說,宋詞元曲中讀作去聲的「囉」,在普通話裏就「失傳」了!

大家只要細心玩味王弼的「獨恨而已」四字,就當明白它是「只有怨恨(或「悔恨」或「遺憾」)」的意思,那就是相當於粵語的「得個『恨』字」一語!(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恨、百足

粵語以本來只有「憎恨」、「悔恨」、「怨恨」或「遺憾」等意思的「恨」來表「渴望得到」或的意思,這大概會令大家感到莫名其妙。既說很想得到某物,又有什麼可能說「恨」它呢?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痕跡」粵語可以只叫「痕」,不過說時變調。(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痕、角落頭、地步

「地址」粵語也叫「地步」。如說︰「我冇渠(佢)嘅地步喎,想拜訪下渠都唔得。」就是說︰「我沒有他的地址,想拜訪他一下也不行。」粵語「地步」這個用法也是來自古語。

我們從來沒有在任何上古至19世紀的文獻中見到「曱甴」這個詞;而「甴曱」一詞則早見於在五代(公元907至960年)的韻書當中。(灼見名家製圖)

從碑文看甴曱

筆者為了證實「gat2 dzat2」的正寫,曾親到位於大嶼山的大澳的關帝古廟,目的是要把廟中咸豐二年刻成的《重修武帝古廟碑誌》上的文字拍下來,因為據說碑文中有提到「甴曱尾」這個地名。

「曱甴」論者,若依據上述三書的注音而斷定「甴」就是我們粵人口中的「gat2 dzat2」的「dzat2」,那是說得通的。(灼見名家製圖)

甴曱的讀音問題

三書對「曱」字所標的讀音完全相同,都是「押」;但對「甴」字所標的讀音則表面上看來似乎有異──二書讀作「霅」,一書讀作「扎」。於是我們可以暫時放下音「押」的「曱」字,而聚焦於「甴」字的讀音問題。

於是「gat2 dzat2」一詞的寫法就可以說有「甴曱論」與「曱甴論」兩派。這是好事,因為證明大家都關注自己的語言文字。(灼見名家製圖)

甴曱論還是曱甴論?

「曱甴論」者所提出的幾種最有力的證據,似乎是金朝的字書《四聲篇海》、明朝宋濂所編的《篇海類編》以及生活於明末清初的吳任臣編纂的《字彙補》。

《現代漢語詞典》無「年晚」一詞,《現代漢語詞林》亦未收。不過「年晚」其實是古語。(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籠、年晚

粵語有「年晚」一詞,義為「年底」。俗語有「年晚煎,人有我有」之說,意謂「無論如何,也當像其他人一樣擁有(某種物品)」。

廖珣英《全宋詞語言詞典》有「無定準」條,書證有歐陽修《玉樓春》詞及蘇軾《漁家傲‧送台守江郎中》詞。(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彭彭聲和無定準

粵語「冇定準」意思是「沒準兒」。《香港粵語大詞典》「冇定準」條︰「不一定的;不固定的」。凡知道「冇」即「無」的音變的朋友,自然知道「冇定準」即古文獻中的「無定準」。

粵語有「頭尾」一詞,意思是(時間上的)「前後」。(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頭尾、尾後和局

粵語要表達「被迫」的意思時,或會用「guk2」(音同 「局」)一詞。何以「局」有「被迫」或「逼迫」的意思呢?我們只消看「棋局」、「博局」的「局」,便可領悟「局」的意思。

我們請別人把某人或某物看清楚時,會說︰「你睇真啲。」請別人聽清楚時,也會說︰「你聽真啲。」當中的「真」就是「清楚」的意思。(灼見名家製圖)

毛、真、地盤的粵語故事

香港人一向稱建築工地為「地盤」,可惜又有很多人至今仍然錯誤地以為普通話用詞一定雅於粵語詞,於是在電視台的新聞報道裏,現在經常聽見我們一向不講的「工地」,而「地盤」卻很少聽得到了。

《阿育王經》以「罌」代「罃」;《瓶賦》則以「罃」代「罌」。(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罌(甖)、罃(aŋ55)

這就是單從「瓶」(盛水、酒之器皿)一義(即撇除「頸」之長短及「備火」此一作用而言)的角度看,二字可謂同義。二字既同音,又大致同義,所以容易混淆。

古漢語用雙音節還是單音節多?(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位、鬚

有不少粵語單音節名詞,轉成普通話時,是要加一個「子」這個「後綴」的。我們日常到食肆吃飯,要找個「位子」。這個「位子」,粵語也只是單用「位」就可以了。

粵語有一個音「sai33」(音同「曬」)而有「盡」、「完」、「最」等意思的詞。(灼見名家製圖)

古粵音「殺」字有四種寫法?

    為了證明歷史上「殺」、「㬠」、「煞」、「曬」這四個字確實曾作為同音同義的一個詞使用,筆者現在在開列幾本內地學者編著的語文工具書所用過的書證──但各書對各字的注音(漢語拼音)卻不盡相同。

今時今日中文字詞的粵音訛誤,通常扭開電視機就可以聽得到。(灼見名家製圖)

續說粵音訛誤 為何愈來愈普遍?

涉及某一字的「音義錯配」現象開始出現的時候,若有人願意公開地匡謬正俗的話,則該字之正讀或者可以繼續流傳,否則大眾最終只會以誤為正,以正為誤,並動輒拿「約定俗成」四字來「 自衞」。

考究粵語「覆」的意思。(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覆、覆轉

「覆轉」之「覆」與「仆」之義相近,但卻有細微的分別。何謂「古無輕脣音」呢?「覆」的「上下顛倒」義亦與閩南話有關。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