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氏

黃氏

土生土長香港人,醉心於研究粵語,著有 《粵語古趣談》、《粵語古趣談續編》、《粵語古趣談三編》及《保衞粵語、保衞方言──不容普通話獨攬中國語言文化之解讀權、演繹權與發展權!》四書。2010年黃氏寫成《略論今日粵語最重大之危機》一文,並獲文灼非先生收錄於當年8月號的《信報月刊》中。黃氏於2015及2016年連續兩年,獲時香港教育學院中國語言學系邀請,為其粵語課程的三年級學生演講(黃氏自定題目為「粵語與中國語言文化」)。目前黃氏仍然不斷在古代典籍中尋找粵語,期望一兩年內寫成《粵語古趣談四編》。黃氏不但早在2009年就在其著作中一方面提出「粵語滅亡」的憂慮,另一方面又呼籲各界力挽狂瀾,更自當年起視「保衞粵語」及「弘揚粵語文化」為其終生事業。 黃氏學生協助老師將其著作陸續數碼化成「粵語詞彙硏究所」網站,用戶可在網頁上欣賞到黃氏的考究,或者訂閲黃氏的YouTube頻道觀看黃氏的廣東話講解影片。連結在下方。
詹憲慈《廣州語本字》指出,「麻麻地者,僅可之也」。(Shutterstock)

粵語解密:僻、麻麻、白煠

粵語有「麻麻」和「麻麻地」兩個說法,用來表示人或物的素質不高。原來「麻麻」有「微微」的意思,但是何以「麻」會有「微」義呢?這就要說到「靡」字了。

原來粵語「板」這個用法,就筆者所知,至遲見於宋人筆記。(Shutterstock)

粵語解密:手甲、腳甲、板

古時書本的「一張紙」稱作「葉」(後簡作「頁」),大概取其薄如樹葉的意思。一葉有前後兩面,以前就分別叫作「前半葉」、「後半葉」。在圖書館學中,「前半葉」、「後半葉」各稱為「面」,而粵語則稱之為「板」。

在粵語文化中,「死鬼」這個粵語詞,已有200多年歷史了。(Shutterstock)

粵語解密:死鬼、銜

粵語與安徽休寧話有不少相同用語。我們黃氏家族的先祖在宋朝原居於今日安徽安慶地方,因為金人的侵略才南遷,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廣東人的用語有部分仍與今日安徽省內的方言相同。

你知道粵語廣州話、湖南衡陽話、廣東梅縣客家話都有「扒飯」一詞嗎?(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爬飯、老來

原來,粵語廣州話、湖南衡陽話、廣東梅縣客家話「扒(爬) 飯」的「扒(爬) 飯」其實至少有約800年的歷史。那麼粵語中「老來」一詞,除了我們熟識的意思外,還有什麼意思?

以解作「衣襟」的「褸」作lɐu55的本字也未嘗不可。(Shutterstock)

「簍」在粵語裏有什麼意思?

「簍」有「籠」義。而「籠」不但可作名詞用,也可以活用為動詞,指把物件遮蓋。如在「煙籠寒水月籠沙」這個見於唐代詩人杜牧《泊秦淮》詩的名句裏,「籠」就作動詞用。

「抵」在粵語裏有「應當」、「值得」的意思。(灼見名家製圖)

抵、屐的尋根之旅

純粹就文獻而論,「木屐」最早只見於南朝 宋 范曄的《後漢書》,而「屐」則早見於西漢 史游的《急就篇》。「屐」自然雅於「木屐」。

只不過「冞書」之「冞」其實是抽象地用其比喻義而已。何以言之?因為實在沒有人會真正「深入」(插入)書本當中,可見此乃形象化的說法。(灼見名家製圖)

斬眉、冞

粵語「dzam35(音同「斬」)眼」(眨眼)可寫作「眨眼」、「䁪眼」、「斬眼」。除了說「斬眼」之外,粵語有時也說「斬眉斬眼」,意即「擠眉弄眼」。

《現代漢語詞典》及《現代漢語詞林》均無「膽粗」一詞,足見「膽粗」未獲承認為現代漢語共同語,只是「方言詞」。(灼見名家製圖)

幫襯、膽粗

現在香港的店主或者售貨員通常就借用了英國人這一套,他們會對顧客說︰「唔知有乜嘢可以幫到您呢?」這顯然是我們的文化被西洋文化侵蝕的一例──印象中,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們還沒有這種英式禮貌。

「糯」有「黏」的意思,也形容人做事手腳慢。(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糯

「糯」(音「nɔ22」,與「懦」同音)這個字(語素)在粵語裏不但有「糯米」的意思,更有「黏」的意思。

「侯」即粵語「hɐu55住」的本字。(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些少、侯

《現代漢語詞典》註明「些小」是書面語,而同時又不收「些少」,可知普通話口語裏沒有「些少」,也沒有「些小」;不過,這個詞粵語就傳承了。

筆者認為,「hœ11」這個象聲詞,其實當作「河」。對!就是「河水」的「河」。(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河河聲、錍

筆者相信,「黃河」之所以名為「河」,皆因其水勢浩大,水流湍急,發出如「河」字的聲音。這就像我們稱貓為貓,稱鴨為鴨,稱鵝為鵝一樣,都與其發出的聲音命名之。

「掠」字不同「知死」,讀書音與語音聲調不一。(灼見名家製圖)

知死、掠

粵語中常見字詞「知死」、「掠」均是古語,曾被《左傳》、《荀子》、《醒世恆言》等大著記載。它們本身承載什麼意思?古今的使用方式又有沒有不同?

古有「縈心」一詞,所以粵語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有「心縈縈」 這個說法。(灼見名家製圖)

縈住有事會發生?

jiŋ11當以「縈」為本字,因為這是一種持續的心理狀態,與義為纏繞的「縈」最相符。純粹解作惑的「䁝」就欠缺這一層意思。

漲價,粵語叫「起價」,閩南話、客家話亦然。(亞新社)

起價、契弟、攪家

筆者一向相信,凡多於一個方言區所共用的詞語,我們若追尋其本源,當會發現,該詞通常是200、300年前,甚至是超過1000年或2000年以前的古語。

「入來」、「入去」是古語,只要到「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之類的網站搜尋,就可以找到大量用例。(灼見名家製圖)

入來、入去

我們粵語跟上古及中古漢語一樣,「日」、「入」二字的讀音不同,何須像北方人那樣用動輒以「天」代「日」?「今日」、「一日」、「日日」才是真正的粵語──同時也是上古漢語!

我們粵人口中的「番薯」即甘薯。(灼見名家製圖)

番薯、爭食、曲

在商場上或職場上,如果競爭者多,我們粵人會說「好多人爭食」。《漢語大詞典》不收「爭食」一詞。然而古語實在有這個詞,到互聯網上查找就可以找到不少用例。

到底哪一個寫法正確呢?(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搇/撳/㩒

俗語有云,「牛唔飲水唔gɐm22得牛頭低。」當中的gɐm22字,即有人寫「撳」,也有寫「㩒」和「搇」的。到底哪一個才是正字?哪一個可當作俗字?

「身己」、「擂」從何而來?(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身己、擂

今期黃老師與大家從甲骨文、古書和方言中尋找「身己」一詞何以代表有了身孕?而日常煮食經常接觸到的擂漿棍,其「擂」字又有多少年歷史?是不是古語?

把「bei35」寫作「被」,則不但意義上毫無疑問,而且讀音方面原來也有證據。(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被、畀

有兩種古文獻均可證明,表「被動」的「被」早已有「上聲」讀法。所以我們直接把「bei35人睇低」(讓人家看扁)、「bei35你嚇親」(給你嚇倒了)的「bei35」寫成「畀」或者「被」都沒問題。

「吃酒去來!」的「去來!」及陶淵明「歸去來兮」中的「來」,用法都與粵語的「lɛ11」同。(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來

「來」可以讀成「lɛ」這個說法,可能令部分讀者有點疑惑,但是只要大家參考一下是吳方言的「來」字的讀法,相信疑惑就能自然消失。

其實「省」,就是「察」(見《爾雅‧釋詁》),就是看得深入、通透。(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解密:醒、出面、無事

「無事」一詞早就見於文獻了,在古文獻中「無事」,除用來表字面上的沒有(特別的)事外,常用來表沒有戰事的意思。至於「出面」、「醒」在古書中又有什麼說法?

「無人」原來可以有兩個意思。(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的三個「無」

「無人」、「無日」、「無時」是粵語常見的詞組,常說粵語傳承自古漢語,它們在上古文獻中又是如何記載?又代表了什麼意思?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