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應標

馮應標

加籍華人,退休加拿大職業工程師,祖籍廣東中山,香港出生長大,畢業於九龍聖芳濟書院(中五)和加國亞省省立大學(工程系學士,1979),其後一直在加國工作至退休,1980年代開始在香港的報刊上發表文章,近作有《李小龍年譜》(中華書局,2017)。
面對這幾天開始的新一波疫情,特朗普仍大聲疾呼、死撐疫情已被他征服、開始好轉了,不用多做任何部署。(Donald Trump Facebook)

特朗普險勝的可能性

基於州票制的邏輯,特朗普既有險勝的機會,但亦有山泥傾瀉式大敗的可能(例如多過三四個搖擺州的倒戈),這是美國民主政制獨特之處,反對民主的人,大可用此來否定民主。

早期爵士樂用的樂器,主要都是較小巧、容易攜帶的樂器如色士風等。(Shutterstock)

爵士樂與時代曲

華語時代曲的母體,一般人多誤會以為是爵士樂,而在筆者涉獵過的中外學術專著中(包括黃霑等人的大專中英論文、或黃志華等人的書作),亦多將爵士樂放在首位,但通常這些論述,都沒有對此源頭作較深入的說明。

以筆者的愚見,中美冷戰對美國民生影響有限。(Shutterstock)

中美新冷戰

大部分台港政論者認為民主黨會放中共一馬,因為過去幾位民主黨總統如奧巴馬、克林頓等,都對中國較為友善,這是個極大的誤解,是不了解美國國情,亦不明白共產主義的發展歷史、和今日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想做什麼。

西安事變主角,左圖攝於西安事變前六年;右圖攝於西安事變前夕。(Wikimedia Commons)

解碼西安事變

日本侵華的評價,毛澤東主席曾在1950、60年代,多次公開致謝日本,言則毛公這些謝詞有當時的歷史背景,但他有無講錯?香港考生可否引用他的言論作答?

今次許冠傑免費演唱會精心挑選的12首歌中,正正便有《鐵塔凌雲》和《同舟共濟》,仍然「開開心心高聲唱」。(許冠傑Facebook)

由許冠傑獻唱會說起

親中/抗中是一個政治取向,公開表態可能要付出一些代價,許冠傑絕對有自由不想冒任何的險,別人不能勉強,而太極高手的他一向保持曖昧,真係令人「難分真與假」。

筆者始終認為,中央政府極不想香港走得太遠,現時香港已遠遠超越內地,香港政改唯有等內地追上後才會有轉機,但望在另一個50年中會出現。(Shutterstock)

再來一個五十年不變

加多一個50年不變,起碼會減低現時香港年輕人的逼切感,暫且放下手中的雨傘和雞蛋,回復到較平靜的生活,而港獨市場,亦可能因此會變得更小。

啟蒙與復興亦是政治意識形態的取向,啟蒙者傾左、復興者傾右。(左起)中國五四運動的旗手魯迅和胡適,歐洲文藝復興的代表人物達文西和拉斐爾。(維基百科合成圖)

歐洲與中國的復興、啟蒙、現代化

中國的現代化和真正的五四精神,應該是啟蒙復興並用的,一些落後的物質文明東西,便應除舊迎新,自創或直接引進外國的科技和經驗,而某些非物質的文化東西,應以復興的態度去保育或更新。

有廣泛群眾支持的五四學運,遂為菁英的新文化運動注入新動力。左起魯迅、陳獨秀、胡適和蔡元培。(維基百科合成圖片)

五四運動與中國的現代化

有廣泛群眾支持的五四學運,遂為菁英的新文化運動注入新動力,爾後兩個運動便匯合成一個廣義的「五四運動」和「五四精神」,並徵用了「科學與民主」為口號。

孟晚舟案背後涉及全球5G龍頭地位的爭奪戰,亦是美國打壓中國的一大重捶。(Shutterstock)

孟晚舟事件──加美關係淺談

孟案的政治含金量極高,輿論便按地按人而異,不少人更認為加拿大只是美國的尾巴,或美加實蛇鼠一窩,但這想法極度膚淺幼稚,對美加的政治實況和引渡常識一竅不通。

馬可孛羅家人到達布哈拉市營商多年,並在該市遇上蒙汗國使團。(Wikipedia Commons)

馬可孛羅的中亞足跡

歐洲的現代化約於1500年啟動,之後全球貿易轉向海運,中亞的陸上絲路便被淘汰,沿路名城風采不再、且迅速凋零,漸成軍閥盤踞之地,在美蘇冷戰期間更成棄嬰,與外界消息隔絕超過半個世紀。

50年不變,理論上香港回歸前的民主程度,不變亦無違反鄧公當年的承諾。(亞新社)

香港資本主義生活方式

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是否「馬照跑、舞照跳」便算數?當然不是,港人最關心的,恐怕是對私人財產物業的三權保證、和法治下享有的既有自由。

李小龍真的是哲學家嗎?

李小龍真的是哲學家嗎?

李小龍在美國讀大學時,從未主修過哲學系……李氏當年主修的是戲劇系(drama),亦無畢業。……他既不是、亦從未自我吹噓過是哲學家。一些聲稱對李氏思想解讀的著作,有幾多是李氏本人的真正想法?有幾多是「大膽假設」的闡釋?

被神化了傳奇

被神化了傳奇

回歸後,港人本土意識高漲,極需尋找或製造英雄偶像,只需打掃一番,便是現成的本土英雄了。但神化和偶像化,實不是港人後代之福……

黃帝的舊衣

黃帝的舊衣

黃帝的衣冠,估計仍是原始的皮草桑麻居多,保存至今的可能性不高。安徒生「國王的新衣」是無形的,咱們黃帝的舊衣在那裡?應可在此圖中尋吧!

李小龍與鄒文懷雙雙赴美,與華納正式簽約拍攝《龍爭虎鬥》。(網絡圖片)

與華納合拍《龍爭虎鬥》,衣錦還鄉

李小龍企圖用兩部港產功夫片的聲勢打響招牌,去博取荷李活的注目。其實,身經百戰的70年老店華納,逐步去兌現由尼克遜總統帶起的新一輪「中國熱」,而功夫片便是這熱潮中的熱潮,李小龍只不過是其中的一着棋子。

真假片約令李小龍要六親不認

真假片約令李小龍要六親不認

李小龍協助兒時好友小麒麟,拍攝他擔大旗的《麒麟掌》(原名《獨覇拳王》)。此片的出品公司曾以100萬港元高價,邀李小龍拍戲遭拒,但李反建議若讓小麒麟當主角,他便同意當武術顧問(不出鏡),只可惜在翌年3月公映時,未經李同意,便用剪接手法將李加插入片內……

李小龍包辦《猛龍過江》編導演

李小龍包辦《猛龍過江》編導演

羅維力邀李小龍再次合作拍《冷面虎》,但李有心為難,先不理不睬,但等到羅維選定王羽為主角時,又指控羅悔約。羅李之間的心病,始於《唐山大兄》,再經過《精武門》加劇,除了年紀和性格上的差別,港美文化的差異實是主因。以李小龍的美國人性格和荷李活經驗,他怎能忍受導演是片場皇帝的現實?反之,羅維又怎能忍受這個後生小子的率直和傲氣?

猛龍歸家——龍在香江

猛龍歸家——龍在香江

李小龍30歲返港,是時勢造英雄,亦是英雄又再造新時勢……李小龍第四次返港找工作時(1970初夏),武打片才變成主流,然而當時的刀劍片,亦已是強弩之末,但巧妙地,他強項的拳腳片,偏偏在此時開始漸成氣候。

開拍《無聲簫》無疾而終 有意返港發展

開拍《無聲簫》無疾而終 有意返港發展

香港《華僑日報》文章標題〈李小龍在美國拍攝打鬥片,託小麒麟在港聘龍虎武師〉,文章指出李致函報社宣稱他將在翌年春,與占士高賓合作,為荷李活開拍《無聲簫》……開拍《無聲簫》計劃告吹後,李小龍泛起了回港發展的念頭。

出版《截拳道之道》

出版《截拳道之道》

這些筆記簿成為他死後由蓮達屬意、1975年黑帶雜誌出版 The Tao of Jeet June Do(《截拳道之道》)一書的基礎,此書已譯成八種語言,20多次印刷,風行三十載至今。但由於出版倉促,初版時沒有明確註明這些筆記的原出處,遂成為指責李小龍抄襲之口實……

截拳道的誕生

截拳道的誕生

李小龍常被誤稱是空手道高手,起初,他亦不厭其煩地解釋空手道與中國功夫的分別,此時,他便多了個截拳道招牌,方便說明有別於一般的傳統中國功夫和空手道⋯⋯李小龍的截拳道,縱然他未能在有生之年講解清楚,但這肯定是一個反傳統的嘗試。

騎牛搵馬——臥虎藏龍荷李活

騎牛搵馬——臥虎藏龍荷李活

李小龍的荷李活貴族徒弟,可謂星光熠熠,包括當時得令的大明星、名導演、編劇家和多間影視公司的高層人員。事實證明,李便是透過這個人脈網絡,獲得在荷李活繼續工作的機會。李小龍時來運到,雖然香港的粵語片式微,但無線電視和嘉禾影業,便剛好在此時期相繼成立,為他提供日後返港發展的有利條件。

與精武體育會黃澤民比武勝負未明

與精武體育會黃澤民比武勝負未明

姑勿論誰勝誰負或打和,蓮達日後書作對此役的論述,側面地帶出一個嚴肅的議題。她堅持比武的主因是種族歧視(唐人街不准李小龍教西人),這是十分荒謬的,因當年美加各地,已有不少公開教西人的國術班和武館,太極拳早在1939年已開始在美國開班,到了是年的鄭曼青抵美,更在主流社會造成一個小熱潮,而眼前的嚴鏡海,亦已教西人多年又已出英文書多本。

在美國空手道界嶄露頭角

在美國空手道界嶄露頭角

中斷華盛頓大學學業後(尚有大約兩年才畢業),李小龍將西雅圖武館交給木村武之打理,獨自遷往屋侖市,住在嚴鏡海家。這是他美國生涯下半段的開始,亦是他人生事業的起步點,自此離開了讀書上學的生活,旋即進入為口奔馳、養妻活兒的成年人階段。

李小龍廣結美國武林高手

李小龍廣結美國武林高手

李小龍的記憶力驚人,只須看一次任何的武術動作或勢式,便能完全無誤地仿效出來。筆者認為,這是因為李小龍的武術理解力高,對任何動作的武術內涵,一看便能掌握當中奧妙。而根據其它西雅圖資深徒弟的憶述,他們認為李小龍在教拳同時,實是利用他們做「人肉沙包」或「活木人」,測試他正在吸收和仍在改良中的新武術。

李小龍初設振藩武館授徒

李小龍初設振藩武館授徒

1962年4月,李小龍在西雅圖華埠開設首間振藩武館(651 S. Weller Street)。經過約兩年的非正式授拳,較老成的木村武之建議將其組織化,向學員收取微薄的學費(每人每月約20美元),除解決館址的租金外,亦可為李小龍提供額外的收入。李小龍無用詠春或國術、而是用自己真名振藩命名武館,原因之一是他的詠春尚未滿師,其二亦未獲師父葉問的批准,其三是他當時的武術已不純粹是詠春。

被困西雅圖的金山大兄

被困西雅圖的金山大兄

李海泉夫婦選擇西雅圖和周家,是刻意的安排。西雅圖是細埠,遠離與香港聯繫較多的三藩市,李小龍在香港得罪的人,要尋仇亦不易。西雅圖華人圈子細,而周氏夫婦有相當江湖地位,周家是安全的避風塘,學校亦近在咫尺。

鋒芒初露的李小龍

鋒芒初露的李小龍

1959年4月29日,李小龍乘船離開香港往美國三藩市。他是次返美,並非如眾多文獻的浪漫式描繪,像個苦命兒隻身往金山闖蕩江湖。李海泉當時是個紅藝人且家境富裕,有能力送三個子女往美國升學,李小龍必帶備充足的美金上路,不可能如眾多文獻講的只得區區一百美元傍身;而且,李小龍已是個18歲的成年人,亦已有一定的人生經驗,絕對可以照顧自己,故此他不需要其他成年人陪伴同行。與當年往外國留學的同輩比,李小龍在經濟和人脈條件上,實都遠比一般人優勝。

生於演藝世家的耀目童星

生於演藝世家的耀目童星

李小龍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演員,6、7歲便正式開始在電影中演出,一直演到18歲,然後25歲入荷李活打滾、30歲返港發展、到逝世前仍在拍戲,他一生都與演戲有不解之緣,當係好戲之人。戲中的李小龍,一個打十個、大鬧日本道場、大戰羅馬鬥獸埸、虎鬥龍爭,是虛擬的、編排過的打、是假的。但李小龍不是一個簡單的電影人或武者,他的真正成就,便正正是利用假的李小龍,去造就真的李小龍!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