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珍妮

黃珍妮

中小學念修女學校,香港大學社會學系畢業,任職公務員。後到英國讀法律,回港任職大律師至今。任《信報》專欄作家多年。
巴黎將於今年舉辦奧運。(Shutterstock)

美麗的巴黎

2019年的火災後,覺得像上天仍然保佑着聖母院,尖肋骨拱和飛扶壁、玫瑰窗……竟然沒受損毀,尖頂上的公雞聖物竟然在瓦礫成功尋回,輕微損壞。

1688年,凡爾賽宮主體部分的建築工程完成,隨即成為法國乃至歐洲的貴族活動中心、藝術中心和文化時尚的發源地。(Wikipedia Commons)

法北之旅

這次去凡爾賽皇宮去了兩天,每天由早上10時到下午7時,氣候温和的5月天,可以說沒有遺憾了。我要去的未去過地方多得很,凡爾賽皇宮,我要說一聲多謝,下世再見。

里昂是著名的國際都市,歷史悠久。(Shutterstock)

法南之旅

里昂有點像我們的重慶,在二戰時期,成為抗戰基地,很多可歌可泣的英勇故事,都在里昂發生。看到那些舊城區的迂迴窄巷 ,大概是德軍應付不來抗戰英雄的原因吧。

怕法國王帝控制,要教皇成為傀儡,所以逃走到這個Rhone河流的貿易主要大城,去地中海只用3天。

教皇難當

至於教皇的辦公室裏面,壁畫上面全部都是打獵的題材,半點宗教題材有沒有。為什麼通常教堂壁畫都是宗教題材,卻完全不出現在他辦公室內?是他感覺他的工作是一種權力鬥爭嗎?

背後的金主,確是為我們今天欣賞藝術至高水平的享受留下了遺產。(Shutterstock)

金主

一直在翻那個字母名牌的書籍,一直在內心多謝這些喜歡炫富的大陸暴發戶,沒有他們,我們怎可以支持這群年輕、勇敢、有創意、走在時代尖端的歐洲藝術家?

難得出現法庭中的感人埸面,都是一些被告親口向家人道歉的埸面。(Shutterstock)

法庭內的道歉

厚了皮、硬了心腸的法庭軍驢,以為已不再會有什麼感受,但是,仍然因為被告向家人說的一聲道歉,依然感動。

女人心軟,天性便是肯吃苦照顧別人,於是便孭了一個又一個的重擔子。(《女人多自在4》劇照)

女人

男女在一起,只圖個互相有感覺、有依傍、有關懷、有個伴……不再是什麼長期飯票、什麼好歸宿。怪不得網上瘋傳,大概有同感的女性不會少。

S. J.的養父母,因為沒有血緣關係,才突顯了他們真誠的愛。(Shutterstock)

一紙文憑

美國《商業周刊》認為,Steven Jobs已經三度改變世界:個人電腦、電腦動畫、iPod和iTunes影響音樂產業。可他卻是沒文憑的。

這種拉扯之下竟沒有爆一條線,沒裂過一寸?這種神奇彈性西裝,要記一功。(電影海報)

窄西裝

有點戀母的新時代占士邦,目標是一大群有消費力的剩女中女師奶阿媽?原來連自己也照顧不來的大男孩可能是占士邦?

還記得Baryshnikov年輕時的英姿嗎?還記得以《卡門》成名的Ana Laguna嗎?(YouTube截圖)

長者之舞

看到長者跳舞,總是有點感觸,老人關節痛,腿已經不行,還是想跳,因為年輕時沒時間;老了,才明白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沉醉在音樂中,怎會不想跟着擺動?

這女導演一定很纯情,如此可愛的瞓街男,是fantasy吧!(電影Gluck劇照)

GLUCK

想不到這一齣在德國電影節中出盡風頭,得獎無數,女導演Doris Dorrie 2021年的清新作品,有點像《那些年》,迷盡豆芽夢少女,或寂寞中女,甚至孤獨老婦……

胡歌飾演的聞善是否劉伽筃的原形?(《不虛此行》電影劇照)

不虛此行

劉伽茵是一位未被電影界認識的真正才女。她自編自導的電影《不虛此行》真是近來少見的文學作品。

Andrew Graham-Dixon精於Art History,他自己寫的稿,深入淺出,還加入有趣比喻。(Andrew Graham-Dixon臉書圖片)

迷上Andrew Graham-Dixon

Andrew Graham-Dixon說起Medici(麥地奇)在Florence(佛羅倫斯)的影響,到處見到家族徵號,像一粒粒藥丸在盾牌上面。形容當年羅馬教廷在藝術界中的角色也是極抵死。

游擊戰的用品,都放在玻璃櫃內,我一件件的研究。(Shutterstock)

抗戰

去歐洲我總愛泡展覽廳,在德國柏林,也曾在那幾個二次大戰記錄納粹的展覽廳過了幾個一整天,真是最好的獨自旅行行程了,因為真的是找不到別人有共同興趣。

冤案是律師頭上一把刀,更是法官頭上一把刀。(Shutterstock)

冤案

《65宗冤案》書中說的冤案,今天大概不太可能再出現,但科學鑑證再先進,依然鑑證不了人的腦袋在想什麼。

請客也是一門藝術。(Shutterstock)

請客

有些主人家自己以為很有class,以為自己煮得刁鑽,又弄Duck l’Orange什麼法國菜,還強迫人家聽他講解各款芝士的來歷,客人未必領情,「我地唔係嚟聽lecture 喎!」

幾個龍友等上旅遊巴士,話題當然是鏡頭、光圈。龍友老前輩說這算是什麼?(Shutterstock)

龍友大特寫

龍友拍攝配件多,腰間一條帶,掛了8、9樣配件,背心一件,共有10個口袋,像武俠小說的大俠,工具隨手拿來,飛躍山嶺於瞬間,但求一張自滿的照片,筋骨勞損,何足以言?

同學也在收拾亡母遺物,發現竟然有他幼稚園低班考第一成積表和大學畢業禮入場券。

父母的自豪

兒女永遠在父母離開後才會遺憾自己不夠的陪伴和關愛,千叮萬囑地向年輕人勸戒,要珍惜父母,但是一代又一代的兒女都不會聽從。這可能便是擁有便不珍惜、失去了才遺憾的道理。 

沿着318入藏,不斷要翻過很多山,例如一些高達5000多米的打卡點。

旅遊景點的新體會──西藏之旅

布達拉宮附近的街道,到處都是包化妝梳頭服飾的西藏造型照生意。女孩子穿上了西藏衣服,擺上了清一色一樣的姿勢,拍出清一色一樣的照片,放在自己的朋友圈中,耀武揚威,大概這便是年輕人來拉薩的目的。

年輕人心底裏有什麼矛盾?(Shutterstock)

誤會

有時候,子女和父母的誤會,一層又一層地封上去,何時才把冰封溶掉?

唯有建築物,要親自到貴境才可以體驗,因為搬不來。(Shutterstock)

好奇

香港來的朋友會譏諷我問「有得分呀?咁好學做乜?」我這人天生八卦,偏偏不愛八卦明星有啥情婦,只愛八卦歷史故事,看遺跡。

2600位乘客在郵輪上,要起碼1100位職員去服務,還要是人跟人的那種服務。(Shutterstock)

郵輪客人見不到的一面

良好的國民教育,便是教國民怎樣看待不懂的事情,結果決定國家能否富強。在郵輪上看着那些西方來的70、80歲的阿伯阿婆,對什麼也興致勃勃的問長問短,這便突顯了人家國家的教育制度成功之處。

價錢超越千多一瓶已是純炒作,以我草根的標準來說,這是我懂分辨優劣的limit。(Shutterstock)

飲酒與享受

學飲酒,又是嘩啦嘩啦一大堆文化:飲前預早倒出來air的藝術,還要倒掉sediments,一半屬整色整水,一半屬演嘢。

我也不喜歡古典畫,不是我那杯茶。(Shutterstock)

藝術館有什麼好逛?

香港人大多去藝術館的觀賞方式很「香港化」,急急地走呀走,不聽介紹,又不看標題,最着重拍個照(打卡),自己和名畫也入鏡的那種,15分鐘看完羅浮宮,還投訴《蒙娜麗莎》有什麼好看?

遊巴黎鐵塔,不必花時間花錢上去,反而躺在草地上野餐更浪漫。(Shutterstock)

怎樣看巴黎?

有時候看一個城市,不一定要從高處俯瞰,真的要看從空中可見的景象,不如在YouTube上找尋航拍片段便可以了。

這電影是美國德州真人真事。(《禮儀師真假殺人事件》劇照)

阿婆殺手

究竟有些乞人憎的人是否可以從世界中消失?那些终日為身邊人帶來歡樂的人,是不是可以有權令這些乞人憎的人消失?這種論說很可怕,但有時我會極之同意。

Omar(左)演活了法國的新面孔。(《閃亮人生》劇照)

閃亮人生

我們知道的法國只限於古老的19世紀巴黎,卻不知道在巴黎外圍一個又一個公屋區,住了這群非洲來的移民,過着丁點兒不像法國的生活。法國人何時才嘗試融合兩個文化?

家長日裏,學生才是關鍵人物。(《我的插班老師》劇照)

見家長

老師一臉惘然,那位媽說得亢奮,指手畫腳,當然是在投訴。阿媽呀,教仔也是你責任,人家老師只是負責學科上的教導,兒子在家態度有問題,要問你自己才知道。

一條橋,把不同宗教居民分成幾區,但也互相尊重。(Shutterstock)

東歐戰亂

東歐國家內戰了近4年,大家終於明白好好地生活才是最重要,不要再給奪權者利用。

科索沃至今和塞爾維亞仍僵持着,時不時也發生衝突。(Shutterstock)

東歐小國

新興國家像美國、澳洲不停地吸收移民,什麼種族宗教也有,歐洲古國卻翻歷史找民族故事,去追逐種族宗教單一的國土? 

奧本海默的上天落地生平,是卓越學者尤其是科學家的警惕。(《奧本海默》電影海報)

奧本海默

Nolan的招牌配樂:一種重複敲擊逐漸增大的營造氣氛配樂,又一次在這個借一位原子彈之父的浮沉故事,說出核武的荒謬的電影中奏效,令到3小時的電影完全沒冷場。

鄰居曾是一種比親人更親密的關係。(Shutterstock)

香港式鄰居

如今的孩子終日忙碌興趣班,根本沒什麼無聊時間和鄰居結伴到處遊盪。孩子放鄰居家也是甚少,大人們更是連目光接觸也省了,所謂鄰居,也真是一個虛名。

張艾嘉在戲中希望借助霓虹燈的懷緬,作為對丈夫懷念的憑藉,果然感人。(《燈火闌珊》劇照)

霓虹燈

一齣《燈火闌珊》,比起什麼新聞特輯更能喚起香港人對本地文化消失的危機醒覺,不想香港變成另一個內地城市,大家可真是要加把勁了!

女兒的成就,只是媽媽的虛榮?(Shutterstock)

出風頭

在這個人吃人社會,也許真是需要虎媽,才能為社會帶大一位自小受訓求存取勝的成員。

William Moseley在電影中飾演Peter Pevensie。(《魔幻王國:獅子·女巫·魔衣櫥》劇照)

一封感謝信

孩子成長過程中一定要明白,遇上失敗是十之八九常事,但輸了依然要懂得感激,懂得表達謝意,才是學會輸。

威尼斯自8世紀以來都是共和國,由千多位貴族選出來的一位終身制的統治者,叫"Doge"。(Shutterstock)

最後的威尼斯女總督

這位被尊稱為”L’ultima Dogaressa”(最後的女總督)的佩姬·古根漢,是一名以開礦致富的猶太家族後人。戰後,她決定去威尼斯定居,並建立了佩姬·古根漢美術館。

主教座堂在今天看來,依然宏偉無比。(Shutterstock)

座堂

國王鞏固了權力後,當然想花錢建築一些可以象徵自己權力的建築物。而在那個年代,這建築物一定便是座堂。不同地方的座堂有什麼建築特色,而背後又有什麼歷史故事?

心鎖

為什麼情人們總希望把兩人的關係鎖起來然後把鎖匙丟下河?是向對方表達海枯石爛的意志嗎?鎖起了的情緣是不減的熾熱?還是被困的囚犯?

一間名校的校長,枱上滿是宗教性質的擺設,語氣像街頭的小混混。(Shutterstock)

靠嚇校長

一間名校的校長,枱上滿是宗教性質的擺設,面上冷冰冰,語氣像街頭的小混混,即是認為做教育最妙便是可以做得少,唯有靠嚇保證出品。說分數不重要,是自欺欺人!

在未有電腦的時代,軍事情報部門已是大數據的先驅。(Shutterstock)

破解密碼

有人說英國靠情報治理版圖龐大的帝國,怪不知占士邦是國寶,是英國驕傲,是英式超人。其實真正的占士邦,是一群在Bletchley Park為國家在二戰時期破解德國加密電報的學者。

有些孩子天生愛文字,有些偏偏就是一見文字便皺眉。(Shutterstock)

讀書人

大家都知道閱讀對孩子有多重要,但奈何,現代的孩子引誘太多:電子遊戲、電視、電影,算是愛聽故事的也有太多選擇。一本本的書,怎挑戰各種會動的媒體?

不同場合身份不同,我們分分鐘扮演不同角色。(Shutterstock)

演技人人有

演技人人有,在不同場合,對着不同的人,便扮演人家心目中自己的形象,忽然溫醇如小白兔,忽然又像兇殘的大老虎,忽然正直有禮有若秀才,忽然又會粗言穢語像市井之徒。

如果太累的時候,真是獎勵也沒有用。(Shutterstock)

默書

孩子學語文,是否必須靠默書?暫不跟校方爭論這議題,總之,如果「默書不是求分數」,也確是有助於初期積聚起碼的詞彙,但對於年紀小的孩子,家長最頭痛還是怎可以令孩子「配合」溫習。

這位老師終生醉心教書,副業實際上是學校社工。(Shutterstock)

一位永遠的老師

他的舊生,完全沒有高下之比,是高官、是主婦、是獎學金得主、是博士、是會考不及格、是專業人士,都是他的舊生,沒有特別哪一位令他挑出來炫耀,也沒有哪一位令他唾棄。

解除口罩令後第一天我便不戴口罩,是因為我覺得不舒服。(Shutterstock)

沒口罩的日子

滿以為3月回春的日子可以重現微笑,怎知道香港人嚇了3年後,驚魂未定,習慣已成,不能一下子改,是真正怕被傳染還是家中大堆口罩,不如用完?總之我不戴口罩,反而被人注意。

所謂戰鬥格媽媽,就是那些有餘暇為孩子出頭的人。(Shutterstock)

戰鬥格媽媽

本來是訓練孩子的合作,忽然變了是這位戰鬥格媽媽的虛榮安排,要搶風頭,要奪功名…….幸好孩子們的團結戰勝戰鬥格媽媽的兇猛!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