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珍妮

黃珍妮

中小學念修女學校,香港大學社會學系畢業,任職公務員。後到英國讀法律,回港任職大律師至今。任《信報》專欄作家多年。
每年我總是說女兒的朗誦太平淡,不夠戲劇性,評判怎會留意?她後來索性不肯在我面前背誦,甚至是什麼詩也收起來不讓我看。(Shutterstock)

屢戰屢敗

這些日子的屢戰屢敗,孩子沒挫敗感,多得那永遠的第四,沒有旗仔,沒有獎牌,只因為比第三名少1分,於是自命第四,每年又再回來!

去到花園街,便是撿寶過程的一大樂事。撿到了寶,八成是自我滿足,兩成才是實用價值。(Shutterstock)

悼花園街

小時候幾位哥哥留學,家裹消費便是省吃儉用,能在那裹買條牛仔褲、一頂時髦的冷帽,已是高興好幾星期。其實那種檢到寶的快樂回憶,是心理學家說的「聯想的歡欣」。

老人家,不到最後關頭,也不肯要兒女放下手頭一切走來身邊。(Shutterstock)

老人家

對老人家,有時只用呵小朋友的幾句問候,又不用費時間花錢,何樂而不為?

慈愛、精靈、睿智,才是我心目中的老人家。(Shutterstock)

春天

老人家活得精采豐富,令身邊的人歡笑,令我們尊敬,要向他學習。

到了懂玩益智遊戲的時候,大人已不會動腦了,累得要命,誰還有精力?到青年時期,他對着電腦,眼睛也不望你一眼。(Shutterstock)

遊戲

去到青年時期,他對著電腦,眼睛也不望你一眼,你說「想做點什麼?」他說「我好唔得閒呀。」

不用到中學階段 ,小學生已懂鬥了;我孩子自小愛買文具,原來學校連頭飾也不准,小學生沒得鬥便鬥文具,筆袋、書包、餐具……。(Shutterstock)

同學之間難免想比較,尤其是成績上比不過人,便想在裝扮上鬥,進入青年期更是荷爾蒙影響下,鬥外表加虛榮感,如果不用穿校服,會不會像我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像《90210》般天天像時裝表演的現象?

其實人人都是和自己比賽最有用,一山還有一山高。(Shutterstock)

和自己比賽

有人以狀元身份入美國史丹福大學,半年瘋了回來。鬥心不可無,但最好的對象是跟昔日的自己鬥,從來也不用自卑氣餒。

兒子是媽媽的前世情人,今生丈夫的替身?(Shutterstock)

情人兒子

這年頭,原來男生的媽媽比女生的媽媽更緊張,更保護,更不放心。因為今天的女生更如狼似虎?今天的男生更弱不禁風?今天的媽媽更像情人一樣霸佔着兒子?

拉開天鵝絨的門簾,便是另一個空間,為人們帶來失望、淚水、溫馨及無數回憶。(Shutterstock)

我的小影院

有時候,很懷念的不是影藝的文藝角落,而是在中產的灣仔寫字樓區,竟夠膽子暗藏了一種反叛!

Fran Lebowitz是傳統紐約市知識分子的尖酸刻薄,令人想起Woody Allen,那副看不起人的氣焰,卻永遠有粉絲,當然不會是大多數。(Wikimedia Commons)

老馬有火

老馬有火,未必是長者的固執,只是不再要為向上爬而變得面面俱圓,不怕立場會得罪人口的幾多百分比,不再要政治正確而犧牲了想法,不再懼怕主觀的欠缺平衡,不怕自己的主張可能要有實行的困難。

小說中的史邁利這位英雄深入民心,大概是因為挽回英國人當年極蒙羞後的自尊。(電影《諜網謎蹤》劇照)

變節者

再看《諜網謎蹤》,真是更愛勒卡雷,早在1970至1980年間,冷戰未結束,他已寫出許多精彩的對白,後來甚至一一兌現。

勒卡雷說間諜生涯很適合他這種不快樂童年的人,他們根本活在孤立中,樂意一個謊話連接另一個。(灼見名家製圖)

間諜小說大師勒卡雷的悲慘童年

同學的父親在二次大戰期間都有英雄故事,勒卡雷的父親則出入監牢賣賣乾果,於是他編了個故事,說父親是間諜,深入德國後方。想不到,戰後勒卡雷真的加入了英國外交部。

John le Carré早年供職於英國情報局的經歷,為他的小說創作提供了豐富素材。(Shutterstock)

一個年代的終結

著名英國諜報小說作家John le Carré於12月12日辭世,終年89歲。他筆下的間諜形象有血有肉,不想占士邦那樣理想化,更貼近現實的魅力吸引了不少讀者。

湖面像鏡子一樣,把商店的燈光反射,倒影被漣漪折曲後,影像有點抑鬱的感覺。

克什米爾船屋

克什米爾地區戰火紛飛,筆者卻在船屋裏度過了開心滿足的時光。該地風光秀麗,原應是人間淨土,如今卻重兵駐守,實在令人唏噓。

甘明思因為口臭又霸道,到處得罪人,但他的確是一位懂為政客賣廣告的天才。(YouTube截圖)

如何操弄民主?

一個幾十年也沒變過的公務員思維的香港政府樣板戲宣傳部,完全不懂網上宣傳,不知甘明思又會怎樣臭罵!

四驅車司機在車上播放節拍強勁的音樂,自己變成人肉GPS,四周只有其他四驅車的車頭燈,也是看似亂竄。(作者提供)

沙漠的人肉GPS

走進沙漠的人,多少是看破了繁華社會的冷漠,對沙漠的貌似冷漠,反而從中發掘了熱情真誠;對沙漠的表面絕情,反而令人欣賞從中帶出的人情味和友誼。

有異於伊斯坦堡的圓型Blue Mosque。所以說去摩洛哥並不只是看撒哈拉沙漠!(作者提供)

去摩洛哥並不只看撒哈拉沙漠

我承認這次特別愛撒哈拉,是因為有了夕陽,又有Benie為我們悉心安排的民族服裝,經過一番挑選,配戴上多姿多彩的配件,我們這群人騎上駱駝,爬上沙丘,等待夕陽,拍出的照片,我們都自豪拍得像專業!

Belgorod Fortress堡壘在烏克蘭的敖德薩附近。(作者提供)

從內戰想起香港內亂

我講關於內戰的問題,大家都會聯想起今時今日香港的撕裂情況近乎內戰。同學群組都要分開黃藍兩邊,在Facebook的朋友紛紛以黃藍線割蓆,令人痛心。這種情況和波斯尼亞、盧旺達的情況,不枉多讓,極為相似。

Christian Bale(右)扮切副總統尼演技出色,令電影生色不少。(電影《Vice》Facebook)

從《為副不仁》看切尼前副總統

《為副不仁》是最懂走精面,電影未開始便出字幕說「這是真實故事」,然後又說「切尼這個人很神秘,是真是假,『我們知個屁!』」這是高招,你要告上法庭,我又沒說準確,但去看電影的人當然信到十足。

崑曲要有年輕人參與,方可承傳下去。(亞新社)

青春版《牡丹亭》

要一代又一代承傳下去,要活在年輕人之中,不只是演出,還要欣賞,確是難,年青人當然更容易被入侵性的西方普及文化影響。

入住老人院絕不便宜,不如選擇在郵輪上目送夕陽!(Shutterstock)

滿是老人的郵輪

年紀老了,仍有年輕人的魄力,像飛將軍李廣年老卻爭做先鋒,明知是做誘餌,是自殺式衝鋒,仍然勇往直前,揮刀斬將無數才戰死馬上。這樣子的老死才是最活得精彩。

最多人討論的是這些名人都是我們羨慕的對象,幾多人終生努力也做不到的知名度和受歡迎程度,卻沒有為他們帶來了滿足嗎?

悼Bourdain

借Bourdain的幾句名言用來悼念他:「旅遊會改變你,正如你在生命旅程中總難免留下痕跡,不論如何小,旅遊也一樣,總會有痕跡,可能在心中,也可能在身上,可能是美麗的,但大部分隱隱作痛。」

老年的畢加索,年輕女孩子向他投懷送抱的多的是。(Shutterstock)

性侵

#MeToo有這種效果,多人指控,那人不用經歷漫長審訊,立刻網上定罪,指控的人也不用司法程式查核確證。

在導演Sean Baker的眼中,任何孩子也懂得笑。(Shutterstock)

誰的夢幻樂園

沒錢的孩子,買不起昂貴的門票,但可以遙距欣賞樂園內的煙花,沒錢的孩子同樣有快樂的途徑。父母們傾盡家財,為製造孩子有夢幻效果,原來孩子最佳夢幻源自幻想力,一個毫子不用花。

60分鐘時事雜誌是時事節目,還是娛樂節目?(CBS News)

60分鐘50周年回顧

現代人講求速度,報道要精準一針見血,每個小故事十五分鐘,剛好是廣告時間段落,一小節一個故事,所以要扼要卻吸引,主持人的簡介要引人入勝兼引起好奇。

罵人「口臭」,也可能是指這人說話尖酸刻薄,只是沒建設性的批評。(Pixabay)

口臭

有人是天生愛說負面的話,心理學家說可能和這人本身的抑鬱有關。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