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

廖書蘭

文學博士,祖籍江蘇武進,出生台北,定居香港。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香港新界鄉議局議員,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亞洲華文作家協會香港分會會長,國際筆會香港中國筆會會長。曾獲廣興文教基金會獎學金、中華僑聯文教基金會華文著述獎冠軍、亞洲華文作家基金會文藝獎最佳散文獎等。 新詩《海戀》、《春天來了》、《山旅》、《和着水聲一起輕歌》分別於2008年、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獲入選香港學校朗誦節第60屆、第68屆、第69屆、第70屆、第71屆誦材。散文《不一樣的母子情》、《母愛成就了他》分別在2012年、2014年獲入選中國青少年(香港) 第五屆、第七屆才藝比賽朗誦組誦材。 著作有《被忽略的主角》、《黃花崗外》、《煙雨十八伴》、《書蘭中英短詩選》、《放飛月亮》等。於2011年、2019年被納入大英國家圖書館典藏,新界鄉議局旗袍制服於2017年被納入香港歷史博物館館藏。詩集被翻譯為英文,藏文,馬來文,印度文、阿拉伯文。
唐朝渤海國舊址。

百歲人瑞陳福坡

陳福坡出生在狼煙四起、炮火連天的時代,他卻能從顛沛流離的流亡生涯中,活出自己一道壯麗的彩虹;而今期頣百歲,身體仍然健康,心中仍有夢想!

太魯閣清水斷崖是台灣八大美景之一。(Shutterstock)

印象蘇花

蘇花公路自清朝開鑿一段伊始,陸續拓寬,也有了火車,但意外卻沒有減少!4月2日的太魯閣號列車在清水隧道前的車禍,是否反映台灣的制度出了嚴重的問題?這一場慘絕人寰的交通意外的處分,是否被新冠疫情蓋過問責?

他曾經失去所有,所以他懂得珍惜現在的所有!(Shutterstock)

落難王子與第一贅婿

菲臘親王成就了英女王伊利沙白二世的偉大,而英女王又成就了英國政治制度的穩定,他扮演稱職的王夫角色,雖然是贅婿,但他和英女王一樣,受世人愛戴。

筆者10年前受邀參加紀念辛亥革命百年活動,在人民大會堂。(張亞中攝)

緬懷辛亥革命成功110年

沿着辛亥革命的足跡,一路上我看見孫中山後裔和康德黎教授孫子、曾孫親切交談;看着這位宮崎老太太,我想着中日關係……本是最好的鄰居,但又成了最可恨的鄰居。

原也不愛運動的我,天天早上到公園的松樹下練拳。(作者提供)

新冠肺炎下的日記

隨着疫苗一批一批的運到香港,天天新聞詳盡的報道,誰打了疫苗出事?出了什麼事?衞生官員一再表示,「沒有直接關係!」至於相不相信,你自己決定!

英女王夫婿菲臘親王最近留醫住院,夫君的健康令她憂心忡忡,但孫子的家醜更讓王室瞬間成為國際笑話,更使她憂心如焚。英國王室正面臨一次重大考驗。(Shutterstock)

也談「事頭婆」家事

英國王室正面臨一次重大考驗,筆者看到報道,指王室準備了一份聲明,但女王不肯簽名,女王堅持不要急於表態,需要深思熟慮;也許經過查理斯、戴安娜的離婚事件後,她看得更廣更遠。

中國的崛起是21世紀歷史的必然,而美國的特朗普之亂是百年歴史的偶然。(Shutterstock)

大歷史看美國與中國

有些人認為現今美國的衰落,正是中國崛起的契機,筆者認為,中國崛起是個不可阻擋的趨勢,是靠着堅韌不拔,勤奮不怠的民族性以及中央在一次次面臨患難中穩健和有效的領導。

2008年廖書蘭第一次踏足美國,至目前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的美國印象

如果不是海外華文女作家年會,我根本不會去美國。雖然我不太喜歡美國這個國家,但十分喜歡美國的HOLLYWOOD(好萊塢)電影。

2007年青海人民出版社《通向世界的門扉》,老人對朋友佔三頁的作品視而不見,只吹噓自己僅佔一頁的作品。(圖片作者提供)

文壇怪聞錄

耄耋之年的作家在臉書上發文,當中涉及另位作家部分,多處與事實不符。筆者為朋友感到憤憤不平,替她公開申明以正視聽。

拜登自幼寄人籬下,家境清寒加上口吃毛病,備受冷眼和欺凌,因而磨練他日後面對困難的適應力和鬥志力。(Joe Biden Facebook)

天道酬勤予拜登

美國的拜登實踐了我們中國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精髓!只要我們自強不息,立定志向,目標清晰,心無旁騖,鍥而不捨,只要我們心胸寛大,包容難容之事,堅持堅持再堅持,我們就是人生贏家!

1945年日本投降,順理成章的台灣歸返中國,這是台灣光復的由來。(Wikimedia Commons)

抗戰勝利及台灣光復

今年(2020)大陸和香港都在紀念抗戰勝利及台灣光復75周年的活動,即在此疫情之下也排除萬難舉辦,令人十分感慨。相對之下,近年台灣執政的民進黨對光復節十分冷淡。

李登輝是日本皇民的後代?還是數典忘祖的中國人?他帶給台灣人民是禍還是福?唯有留待後人評論。(李登輝Facebook)

李登輝「你等會」

李登輝在台灣權攬天下,雖然在位執政12年,但他影響台灣的政治生態,足足兩三代人以上,是一位極受爭議的台灣政治人物,對其身後的評價,可說是壁壘分明。

《香港中國筆會通訊錄》封面。「國際筆會 香港中國筆會」會徽。

話說香港筆會一甲子

香港筆會已屆滿65周年,回顧筆會因疏忽被註銷,到被同行偷會,經歷許多曲折,書蘭竭盡所能恢復筆會的國際地位,至今依然是國際筆會在香港的合法代表,在國際文學舞台上宣揚中華文化,提高本會在國際的影響力。

我是一名居港台灣人,認為《港區國安法》是被去年的社會暴動逼出來的,是不可避免且是必須要做的!(亞新社)

一個台灣人看《港區國安法》

一名居港台灣人,如何看待《港區國安法》?我觀察得出的結論是,打從去年6月開始,香港部分年輕人像着了魔似的,四處搗亂香港,然而當《港區國安法》一出台,霎時間雞飛狗跳,作鳥獸散去,似乎全部人都清醒了!

2014年作者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巧遇阮文賓醫生。(作者圖片)

再談何世禮將軍

何世禮將軍不單忠國,亦愛家。阮文賓回憶,他與妻子伉儷情深,即使何在抗日戰爭中染到了斑疹傷寒病,其妻亦寸步不離,守護至愛。

1996年作者陪同何世禮將軍出席中華民國雙十慶典。(作者提供)

懷念何世禮將軍

今天香港有多少人知道這位出生超級富豪的公子,主動放棄英國籍,堅定做中國人的抗日將軍?何世禮一生對國忠貞,對妻專一,所為仰俯不愧天地,真正做到了「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魂」的一代名將。

國家並不想使用武力來解決問題,只想用法律來止住無休無止的社會暴亂。(亞新社)

我在庚子年的香港

經此百年難得一遇的2020庚子年劫難,慄然驚覺,在那和平的年代,一點也不起眼的「吃飯、睡覺、去廁所」,看似最簡單不過的人生三件事,方是生命最重要的,如果再加一點的話,莫過於自己的至親友好。

今年逢庚子年,24節氣不覺已進入了小滿,巷口的鳳凰花經歷了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生與死,而今又綻放得如火般的艷紅奔放。(作者提供)

疫情下的斷捨離

任誰都知道,人生要懂得放下,放下「貪瞋痴」才得到快樂,還要學會「一路走,一路扔的斷捨離!」如果能像《紅樓夢》最後一章的情節「那白茫茫的一片雪地,什麼都沒有,真乾淨!」那未嘗不是一個好的歸向。

中國已從一片慌亂中學會如何對付瘟疫。(Shutterstock)

抗疫至今的思考

我看得出,中華民族命運的拐點就在這裏;人的一生何嘗不是如此,把你丟入了絕境,就是給你機會崛起,大悲之後只要一口氣還在,挺過去了就有大喜!

民粹如潮水般泛濫,不管有理無理都要被批評一番,缺少如鋼鐵般的意志很難堅持下去,為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及政府團隊的努力點個讚吧!(亞新社)

抗疫下,特首的眼淚

特首流淚了!她語帶哽咽的說「你們暫時忍耐一下,不要去打球,不要去食車仔麵,等我們打贏了這場仗再說!」像極了做媽媽的口吻,眼泛淚光,語帶哽咽,苦口婆心的勸誡孩子,沒有嚴厲呵責,只有愛,我們聽了豈不動容?

民進黨一黨獨大,不少台灣人憂慮民主自由只淪為一個口號、新的威權時代來臨。

回台投票即景

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尺,雖遠隔太平洋,仍關心中華大地,就算是費盡了力氣,也要飛回來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

走訪泰北的美斯樂,是作者的多年心願。

陽光下的美斯樂

這塊異域有講不完慟人肺腑的故事,也有寫不完可歌可泣的篇章。不是作家柏陽,世人根本不知在中南半島的荒山野嶺中有個美斯樂,兩岸歷史皆忽略了這群中華兒女;然而歷史的意義也要我們向前望!

美斯樂,一個藏在滇緬泰寮深山裏的悲情故事,經歷50多年風吹雨打的磨難,今天已成為人生勵志的代言人。(Shutterstock)

走入泰北看中華

我們不怕舟車勞頓,多次踏入泰國北部高山上的美斯樂!不為別的,只為我們的心中有一團火,那是來自那個苦難的中國,來自我們的父母和我們師長。

看着今天香港街道殘景,不禁想着「五大訴求」,是否真的缺一不可?我們對政府有多大的不滿是否就要破壞多大的城市建設?(亞新社)

2019聖誕鐘聲

2019聖誕節將臨,我們的城市灰黯了!港鐵被破壞、街道被破壞、商場、銀行、學校統統被破壞了!我的城市往日的繁華已不復見,正走向衰敗,昔日引以為傲的法治、民主與自由,幾乎都被摧毀了!

像這樣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日子還要過多久?我已精疲力盡了,但我別無選擇,只因這裏是我的土地,我的家。(亞新社)

2019香港人的眼淚

我知道在這麼惡劣環境下生活的,又何止我一人!我更知道,每一個香港人都可以隨時走,但我們選擇留下,因為我們肩上扛有責任!

我曾拜訪鍾逸傑數次,見他一次比一次衰老,憶及五個月前為了拙著《被忽略的主角》增修版請他賜序,感覺他像一枝蠟燭,那火焰是愈來愈弱了。

鍾逸傑的香港心

鍾逸傑爵士(Sir David Akers-Jones)於1957年來到香港,在殖民地時期擔任過舉足輕重的要職。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以後,很多人以為他回「國」了,但直到他離世前,仍然居住於香港。

周南(中)主任接見楊流昌部長(左)與筆者,三人相談甚歡!

周南的一顆香港心

著名的周詩人當年經常以古詩詞來回答香港記者的尖銳提問,他那不慍不火,笑談中,不覺唐詩宋詞元曲輕輕出口,讓當時在場的記者心服口服;「周詩人」之美名不脛而走,普遍的香港人十分受落周南的作風。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