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興安

楊興安

文學博士。曾任編輯、編劇,曾經教學,任明報社長室行政秘書,長江實業集團中文秘書。其散文被選為中學課文。著有《金庸小說與文學》、《浪蕩散文》、《現代書信》等多種著述,現為香港小說學會榮譽會長。
在金庸作品中令最多男士暗暗欲取而代之的人物,是一個武功不過中上,全不像武林中人,優柔富厚的人物──段正淳。(灼見名家製圖)

國弟之尊 無憾而終──段正淳

人之相知,貴相知心。知己難求,古今公認,而紅顏知己又更難求,究竟紅袖添香,溫柔解語,不失人間勝境。段正淳享盡人間風流,枕盡解語嬌花,何不令凡夫俗子艷羨?

有清一代文人,亦有出色的文學創作,數量可能比前代差一點,但質量不遑多讓。(灼見名家製圖)

談清代小說名著

清代除了《紅樓夢》、《聊齋誌異》、《儒林外史》等名著外,尚有不少充滿時代特色小說,多是遊歷見聞,使讀者眼界一開。

明代文人亦因長篇小說佳作出現,改變對小說輕視。開始意識到小說文學價值與社會意義。(灼見名家製圖)

略談明代四大奇書

中國到了明代,既有說書人的話本底稿為創作基礎,時代條件亦催生長篇小說的出現,便是碰上印術普遍流行,讀者可以人手一卷細讀,下述明代四大奇書,各有特色之處。

魯迅著《中國小說史略》把小說作為一門專門的學系統地研究,開創了中國古代文學研究的新領域。圖為上海虹口魯迅墓。(Shutterstock)

從忽視到重視的文學

「小說」一詞,早在二千多年前已見於《莊子》一書。但到唐代,才綻放出燦然華采。1919年「五四」文學運動,受歐洲文學影響,小說被推崇至文學殿堂。時至今日,文人創作中以撰寫小說最受大眾歡迎。

孔雪笠的兒子大了,長得俊秀非凡,但總有點狐兒的舉止秉性。(Shutterstock)

艷狐嬌娜

《聊齋誌異》中所述故事主角多是狐狸精等超現實生命,化成人形,與人類打交道。時現時隱,實則影射反映人世間人情世故,人間性格各異之言行。

此篇寫霍小玉(左)情深難寄,命運淒婉動人,惹得歷來不少女子共鳴。(京劇《霍小玉》劇照)

霍小玉紫釵遺恨

霍小玉少不懂事,誤托非人,多情含恨。這篇寫風流客原來是薄倖郎,其實尚可刻劃得更幽曲細膩,賺人熱淚。

李益對霍小玉說:「小娘子愛才,正如我鄙俗的人愛姿色一樣,我們兩人正好各備其一,合起來便才貌雙備了。」(網絡圖片)

霍小玉棄別紫釵

李益生於名門望族,極負才華,他也風流自賞,自命不凡。一天,長安有位極有名氣的媒人婆鮑十一娘來找李益,李益急忙出來相見。

王渙之,少年時好酒擊劍,有任俠之風。(網絡圖片)

渙之賭唱

旗亭賭酒,是歷代都愛傳誦的故事,載於薜用弱《集異記》,很是有名。故事本身亦風雅,開朗輕鬆。

王維本具才學,談吐又風雅,滿座春風,弄得席中人人極是暢快,權貴都對之青眼相加。(網絡圖片)

王維登第

王維在十多歲的時候,早以文章稱著,而且又懂得樂曲,玩得一手好琵琶,可說才華出眾。王維當時已和好些達官貴人友善,尤其是玄宗弟弟岐王,對他極為欣賞。

作者寫柳毅和小龍女的愛情,並非明刀明槍,而是曲筆側寫,暗藏如怨如慕,揮之不去的情深牽掛。(網絡圖片)

柳毅傳書 民間佳話

《柳毅傳》世傳李朝威作,出自《異聞集》。寫龍女宛委多情,性格良善,知恩圖報。柳毅正義信實,龍君氣概大度,錢塘君剛烈痛快,個個性格鮮明,躍然紙上。

柳毅見了,為之心酸。他把信藏得妥貼,好一會又問龍女,為什麼仙家也要牧羊呢?(網絡圖片)

小龍女帶淚牧羊

一天,行到六七里後,忽然見途中馬驚鳥起,這些畜牲頗有惶恐之狀。再行六七里,見到一個女子,竟然在路邊牧羊。柳毅感到有些奇怪,仔細地向她打量,見她姿色過人,但愁眉不展,衣衫殘舊,呆立一方。

杜子春已能看淡喜、怒、惡、欲、哀、懼之心,但愛念仍未能捨割,否則道士鼎丹煉成,他亦可成上仙。(Shutterstock)

杜子春與紫火鼎爐

華山雲台峰的道士叮囑杜子春說:「你要端坐這裏不動,不要作出一點聲音。即使見到尊神、惡鬼,或見到親人受苦,也不要動,不作聲,因為一切都是幻象。你要專心一致,安坐等我回來。」究竟杜子春能否克服考驗?

杜子春窮途長歎之時,老人又在他眼前出現。(網絡圖片)

杜子春考驗重重

杜子春心想:我幾回窮途落魄,親友家族都嫌棄我,只有這老人家關懷救助我,人知恩要報,我應怎樣報答他呢?

原著為唐沈既濟之《枕中記》,乃傳奇中較早期創作,帶有玄怪意味。今由筆者譯寫為語體文。(Wikimedia Commons)

黃粱一夢

一般人希望在滾滾紅塵得到的,不外權位名利,妻財子祿。古時竟有人意外而得之,結果,他又有什麼想法呢?

《虯髯客傳》三名主角紅拂女、虯髯客、李靖。(網絡圖片)

風塵三俠之虯髯客

《虯髯客傳》僅是作者借歷史人物、歷史事故而虛構著述。不過文章寫太好,情節絲絲入扣,人物生動可愛,故讀者易生錯覺,容易信以為真。

紅拂女原為楊素的侍女,後被李靖的智謀與直言感動,投奔李靖。(《風塵三俠之紅拂女》劇照)

紅拂女私奔

《虯髯客傳》由晚唐道士杜光庭所著。故事以隋末天下群雄爭霸為背景,引出三個英雄人物李靖、紅拂女與虯髯客之間的俠義故事。

胡適極推崇唐代傳奇中的《虯髯客傳》,內有俠客、道術、歷史背景。其中紅拂女俏麗可人,慧眼識英雄。(網絡圖片)

唐代傳奇盡寫玄怪人間

唐代傳奇,隨着初唐、盛唐、中唐、晚唐而有不同面貌。就其內容而言,郭箴一《中國小說史》則分為神怪、戀愛、豪俠三大類。劉瑛《唐代傳奇研究》分為志怪、出世、諷刺、豪俠、愛情五大類。我們認為分為三類簡易明白。

近人饒宗頤氏早年考證《虯髯客傳》結論說:「文中與隋唐史事乖違至多,光庭文學之士,通達古今,諒不謬悠至此。」圖為李靖、紅拂女與虯髯客。(Wikimedia Commons)

唐代社會催生傳奇

唐代承隋制科舉選士,進士科猶被重視。一般來自本鄉縣舉人在應試之前未為人識,為求當道大員及試官青眼,常把文章投呈求之品鑒。這些文章,最受歡迎的便是短篇小說創作的傳奇了。

商業文書既要有現代氣息,亦要符合傳統文化,也要切合文體。(Shutterstock)

商業文書要求什麼

商業文書和一般文章最大的分別、是要敘事清楚明白,條理分明,長話短說,用詞簡有力。全文不作文藝腔,不作題外話。

萬里長城是中華民族的象徵。(Shutterstock)

創作與構思──不朽中國魂

中華民族特有一種氣質,便是敬祖、重視家門家聲。一個有志氣的人活着,不光是為自己,而是為家人家族,更甚者是為國家和民族。也有一種延續家門後代的使命,強大祖國的宏願。

人性中可愛、可貴的一面,便是對苦難的人無償地施以援手幫助。(Shutterstock)

創作與構思──援手

人性中可愛、可貴的一面,便是對苦難的人無償地施以援手幫助,我們可以閉目想到家庭慘劇中人對四周冷漠、無助無援的絕望。也許,他們不敢寄望得到幫助,但想遇到一個可以傾吐的人也不可得。身在福緣中人,何忍於心?

楊康不肯替父復仇,充滿心理矛盾,既感完顔洪烈之恩養,又貪榮華所致,寫得深具人性。(《射雕英雄傳》影片截圖)

談金庸筆下的復仇意識

金庸小說中充滿人算不如天算的宿命論,天理昭昭,惡人總有惡報,而毋須自己親手復仇。指出在施虐者中,惡行者的行兇的者,有幾多人是快樂的?有幾多人是稱心如意的?

大鐵椎雙臂運起流星椎,呼呼如風,從容應付。對方遇者披靡,人翻馬仰,都倒在地下,瞬眼間殺了30多人。(YouTube截圖)

深藏不露真英雄——大鐵椎傳

魏禧是清初名士,以文言寫這篇〈大鐵椎傳〉。借此篇作品慨歎能士隱藏世間,像神龍之見首不見尾。而筆者獨欣賞其筆下豪客大鐵椎之不留名與身,反映宋將軍之輩徒得虛名,而世人不能察人之真偽實多矣。

突然一個人從床下鑽出來,手上拿着利刀。主僕兩人大驚失色。(Shutterstock)

刺客殺手大快人心

這個故事發生在刺客盛行的唐代,恐有所本。文中描述縣令最初尚有三分良知,辣手的卻是縣令的妻子。作者把罪魁禍首推在女子身上,有點過分。

金庸小說多次被改編及翻拍成電視劇。(電視劇《倚天屠龍記》截圖)

金庸小說遠及電子產品

金庸小說內容對人性有深刻的描述,蘊含豐茂的中國文化氣息,而又可以令讀者充滿閱讀的快感,小說出現不久即引起廣泛的談論。最初只不過是閒聊的話題,後來卻引起學者的重視和研究。

本港缺乏創作園地,缺乏有分量、有識養、能高瞻遠矚的小說評論家推動文藝創作。(Shutterstock)

從編劇訓練到小說創作

劇本不能天馬行空,必須顧及拍攝上或演出上之可行性,例如不能隨便寫爆破等。此外還要顧及觀賞者的反應,要絕無冷場,觀眾才不會轉台,每集都要有懸疑力。可見要創作精采的劇本,比寫小說顧慮更多,難度更甚。  

作者念一年級的西營盤第三街志強中學附小。

歲月驕陽之無聲

雖說好夢猶來最易醒,但我還是希望發發好夢,陶醉於美夢境界,醒來也是痛快依戀的。踏入中年,母親過世了,間中在夢中見到母親,和她閒話家常,恍如日昨,醒來依戀中帶着淡淡的哀傷。

歷史會不斷重演,既會相似,又會不同。(Shutterstock合成圖片)

不讀歷史損失大

中史課程沈悶的原因是沒有遇到口才好的老師;近代史與古代史更非魚與熊掌一定要一取一捨。至於讀歷史,上輩老師早有名言,道是「五十年內無信史」。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