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興安

楊興安

文學博士。曾任編輯、編劇,曾經教學,任明報社長室行政秘書,長江實業集團中文秘書。其散文被選為中學課文。著有《金庸小說與文學》、《浪蕩散文》、《現代書信》等多種著述,現為香港小說學會榮譽會長。
近人饒宗頤氏早年考證《虯髯客傳》結論說:「文中與隋唐史事乖違至多,光庭文學之士,通達古今,諒不謬悠至此。」圖為李靖、紅拂女與虯髯客。(Wikimedia Commons)

唐代社會催生傳奇

唐代承隋制科舉選士,進士科猶被重視。一般來自本鄉縣舉人在應試之前未為人識,為求當道大員及試官青眼,常把文章投呈求之品鑒。這些文章,最受歡迎的便是短篇小說創作的傳奇了。

商業文書既要有現代氣息,亦要符合傳統文化,也要切合文體。(Shutterstock)

商業文書要求什麼

商業文書和一般文章最大的分別、是要敘事清楚明白,條理分明,長話短說,用詞簡有力。全文不作文藝腔,不作題外話。

萬里長城是中華民族的象徵。(Shutterstock)

創作與構思──不朽中國魂

中華民族特有一種氣質,便是敬祖、重視家門家聲。一個有志氣的人活着,不光是為自己,而是為家人家族,更甚者是為國家和民族。也有一種延續家門後代的使命,強大祖國的宏願。

人性中可愛、可貴的一面,便是對苦難的人無償地施以援手幫助。(Shutterstock)

創作與構思──援手

人性中可愛、可貴的一面,便是對苦難的人無償地施以援手幫助,我們可以閉目想到家庭慘劇中人對四周冷漠、無助無援的絕望。也許,他們不敢寄望得到幫助,但想遇到一個可以傾吐的人也不可得。身在福緣中人,何忍於心?

楊康不肯替父復仇,充滿心理矛盾,既感完顔洪烈之恩養,又貪榮華所致,寫得深具人性。(《射雕英雄傳》影片截圖)

談金庸筆下的復仇意識

金庸小說中充滿人算不如天算的宿命論,天理昭昭,惡人總有惡報,而毋須自己親手復仇。指出在施虐者中,惡行者的行兇的者,有幾多人是快樂的?有幾多人是稱心如意的?

大鐵椎雙臂運起流星椎,呼呼如風,從容應付。對方遇者披靡,人翻馬仰,都倒在地下,瞬眼間殺了30多人。(YouTube截圖)

深藏不露真英雄——大鐵椎傳

魏禧是清初名士,以文言寫這篇〈大鐵椎傳〉。借此篇作品慨歎能士隱藏世間,像神龍之見首不見尾。而筆者獨欣賞其筆下豪客大鐵椎之不留名與身,反映宋將軍之輩徒得虛名,而世人不能察人之真偽實多矣。

突然一個人從床下鑽出來,手上拿着利刀。主僕兩人大驚失色。(Shutterstock)

刺客殺手大快人心

這個故事發生在刺客盛行的唐代,恐有所本。文中描述縣令最初尚有三分良知,辣手的卻是縣令的妻子。作者把罪魁禍首推在女子身上,有點過分。

金庸小說多次被改編及翻拍成電視劇。(電視劇《倚天屠龍記》截圖)

金庸小說遠及電子產品

金庸小說內容對人性有深刻的描述,蘊含豐茂的中國文化氣息,而又可以令讀者充滿閱讀的快感,小說出現不久即引起廣泛的談論。最初只不過是閒聊的話題,後來卻引起學者的重視和研究。

本港缺乏創作園地,缺乏有分量、有識養、能高瞻遠矚的小說評論家推動文藝創作。(Shutterstock)

從編劇訓練到小說創作

劇本不能天馬行空,必須顧及拍攝上或演出上之可行性,例如不能隨便寫爆破等。此外還要顧及觀賞者的反應,要絕無冷場,觀眾才不會轉台,每集都要有懸疑力。可見要創作精采的劇本,比寫小說顧慮更多,難度更甚。  

作者念一年級的西營盤第三街志強中學附小。

歲月驕陽之無聲

雖說好夢猶來最易醒,但我還是希望發發好夢,陶醉於美夢境界,醒來也是痛快依戀的。踏入中年,母親過世了,間中在夢中見到母親,和她閒話家常,恍如日昨,醒來依戀中帶着淡淡的哀傷。

歷史會不斷重演,既會相似,又會不同。(Shutterstock合成圖片)

不讀歷史損失大

中史課程沈悶的原因是沒有遇到口才好的老師;近代史與古代史更非魚與熊掌一定要一取一捨。至於讀歷史,上輩老師早有名言,道是「五十年內無信史」。

世傳杜牧詩歌多得人喜愛,易朗朗上口。名句不少。(百度百科)

杜牧詩文冠絕一時

《阿房宮賦》這篇散文,用字精煉,音韻鏗鏘。朗誦時步步進逼,往復吞吐,精妙暢朗。我們可以欣賞到杜牧的奇宏構思,此文傳誦千年,絕非徒得虛名。

杜甫的憂患經歷和學養仁心,成就了他在詩壇卓犖的功業。(中國文化研究院:杜甫像)

追慕李白的詩聖杜甫

杜甫生命歷程每潦倒失意,疲於奔命。但在創作藝術成就卻豐采多姿。各種詩體都難不到他,其詩歌除憂國憂民外,對大自然穹蒼讚美,人生的得失際遇,都使讀者極易產生共鳴,或帶來超然的啟迪。

豪俠都有崇高的人格操守,偉大的俠義精神和行徑。(電影《刺客聶隱娘》劇照)

唐代傳奇的世界

唐代創作傳奇風氣一開,文士愛寫,文人又愛輾轉相傳閱讀,便造成唐代文壇奇花盛放的局面。傳奇的故事,直接影響元明戲劇,即使今日粵劇及電視劇,亦常見唐代傳奇的題材。

到了唐代,帝主雖然以道教為國教,但佛教也被優容。(Shutterstock)

唐代社會瀰漫宗教氣息

唐代遊民入僧道者眾,甚而造成社會問題。小說載事多屬創作,但內容不少反映當時社會現狀。在唐人小說中,對於社會上受道佛宗教觀念影響生活的描述不少。

李白人如其詩,雄豪肆放。如《長干行》婉約之作不多。有說李白行止亦豪邁。(網絡圖片)

李白兩小無猜到抽刀斷水

文人筆下說情侶自幼認識,感情契合而成夫婦,都愛用「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可知這兩句話,正正出於李白的《長干行》?李白以絕詩律詩於時人見稱,樂府詩《長干行》多為人所忽略。

1936年發生226事件。一批少壯軍人昂然到大臣家居將反對擴軍的大臣剌殺。渡邊錠太郎(左)、高橋是清(中)、齋藤實(右)成了刀下亡魂。(Wikimedia Commons)

出兵海外帶來滅頂之災

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日本就曾經以「出兵海外」的手段,侵略他國,為亞洲許多國家帶來沉痛的災難。在哀傷哀痛之時,許多人忘記了誰得到最慘痛的苦果,原來便是這個理直氣壯、說可以「出兵海外」的日本。

(左起)西鄉隆盛、木戶孝允、大久保利通和山縣有朋帶領日本富強,國運殷隆,惜其繼承者忘卻治內安民之旨。(Wikimedia Commons)

維新成功變為軍國主義

日本自明治維新開國振興,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侵略戰敗吃原子彈,不過百年光景(1868 – 1945)。今粗略介紹具影響力人物,從側面察看日本近百年國運。

1868年,睦仁天皇改號明治,政治權力歸附年輕的明治天皇。(Wikimedia Commons)

日本明治維新成功關鍵

明治維新沒有遭到國家大臣強烈的阻撓,在艱辛的時勢仍能昂然舉步,皆因拜朝中重臣集體考察歐美強國,同心同德,心意共識。使他們眼界大開,齊心協力建設盛世藍圖。

呂志和先生事業有成,頒出鉅獎以獎勵對社會有巨大貢獻人士或機構,志向高尚,情懷可嘉,誠有心人也。(呂志和獎)

呂志和獎與雙語精英大學

呂先生設立「呂志和獎」固然值得稱賞,但今日若能拿上百億港元設立私人大學教育基金,在香港創立「中英雙語精英大學」,只有中文英文兩學系,歡迎有志者入讀。讓青年人及在職人士能在香港攻讀深造中英文,造福社會。

這篇《月雲》的小說,無疑是金庸向廣大的讀者說:「看,除了武俠小說,我還可以寫其他的,看來還不錯!」(網絡圖片)

談金庸文藝小說《月雲》

文藝小說《月雲》是一篇和金庸作品風格完全不同的創作。平平淡淡的散文,說出自己經歷平平淡淡的小故事。但寫作的功力並不遜色,其中有叫人感動之處,亦有教人深思的地方。

金庸寫《鹿鼎記》有異前書的作風,到了2000年寫自況性短篇小説《月雲》的出現,給我們帶出了一條明朗的線索。(網絡圖片)

對《鹿鼎記》的疑惑

金庸把自己的創作新意念及考慮讀者喜愛的因素糅合起來,於是產生了非武俠的武俠小説《鹿鼎記》。這部小説是金庸遊戲之作,也是金庸希望藉此衝出武俠世界之作。

從貴胄的陳家洛(左),到卑賤的韋小寶(右),一脈相承身份每況愈下,亦意料中事。(網路圖片)

陳家洛變了小雜種──談男角

十餘年來(1955 – 1970)金庸寫作風格的改變,當然是隨着十餘年來生活經驗的改變而來,這位當今文壇的武林盟主,看來要和我們說:人生多苦難,庸人多厚福了!

歷史上,中國人有可以為家國犧牲的精神,個人拼發的精力也在於樹振家聲和光宗耀祖的共識傳統。(Pixabay)

中華文明特異於其他民族

筆者好思好問,可惜學養不足,找尋不到只有中國文化形態可以重生的真正答案。或許是因中華民族重視五倫關係,為家為國,也許是中國人重視家族的觀念而致。

高文明國家被低文化民族征服,似乎是不易定律,這種現象,已引起近世紀一些學者注意。(Shutterstock)

大小民族興亡定律

其他文化一經走完歷史形態路程,便一蹶不振,永不再起,只有中國文化例外,這亦使到一些外國知識分子對中國人疑驚疑懼,恐怕他們終有一天被漢人征服。遂抱有敵視中國人的疑惑。

洪承疇投降滿清,是不是心中早有計劃消滅滿族呢?(網絡圖片)

洪承疇十降十不降

洪承疇降清主要原因非莊妃獻身,而是深思熟慮後認為投降可以再展抱負。兼且兵敗被俘,即使逃回明朝,面對刻薄寡恩,喜怒無常的崇禎帝,會有什麼好事呢?

洪承疇是大明重臣,在當時極有名氣,皇太極早便如雷貫耳,他亦早早招攬不少明臣叛變幫助他打天下。(Wikipedia Commons)

洪承疇計滅滿清

洪承疇(1593 – 1665)是明末清初的大漢奸,也是建立清朝的大功臣。幾百年來已成定論,但很少人留意到滿州人的覆滅,早在洪承疇的計算中。

段正淳能與五位均有白首之約,肌膚之親的紅塵顏知己死在一塊,也許應感到此生無憾了。(YouTube截圖)

金庸筆下第一風流客

段正淳能渡己,但不能渡人。自己的快樂,別人卻哀痛,所以他的品格,亦如他的武功一樣,至死亦未及第一流境界。不過,在濁世之中,仍不失為一號人物,而成為濁世佳公子的偶像。

在金庸筆下之中,最難應付而又最聰明兇悍的,恐怕是毫不起眼,甚少讀者注意到的血刀老祖這胡僧了。(網絡圖片)

天下壞人分三等

好人只有一個「好人」的模樣,壞人的壞法便千變萬化。壞人中有大奸大惡,有小奸小惡;有陰險偽善,有自尊自大,霸道張狂;有由正入邪,有由邪入正。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