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量童

張量童

城市設計師和城市發展專家,曾出任多項公職,參與策劃香港和內地多項大型公共基建項目,其中包括機場和鐵路沿線上蓋物業發展。早年畢業於香港皇仁書院,繼而於香港大學修讀建築和城市設計,並以優異成績畢業;其後以建築師及物業發展顧問身份開始私人執業。張氏一直盡心投入公共事務,曾獲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選舉委員會委員、香港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香港建築師學會副會長,也曾獲委任為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第八屆委員會委員、城市規劃上訴委員會委員和香港房屋委員會建築小組成員等。張氏擁有建築學文學士、建築學士、城市設計碩士(一級榮譽)、管理硏究理學碩士、工商管理博士及瑞士洛桑IMD國際管理學院OWP高級行政管理文憑。 張氏是香港長城創域集團的創始人及主席。該集團業務範疇包括房地產開發、創新與科技,以及重塑靈灰安置所行業的「生命文化」事業。張氏於2010年創立了民間智庫「博匯」,聚焦硏究香港長遠規劃、土地和房屋課題;硏究報告包括「香港2050願景」和「海上飛地」等。張量童現時是團結香港基金特邀顧問。
筆者期待CPU和CePU的雙軌並行,快速建立特首管治威信和提升管治水平,塑造新時代的管治新風。(亞新社)

CPU與CePU同樣重要

因應形勢,特區政府已開始意識到過去「積極不干預」的經濟政策不合時宜,而逐步邁進「有為政府」和「高效市場」的更好結合方向。為此,筆者倡議參考國家發改委的機制去重組CPU和建立CePU。

筆者認為,影響香港發展步伐的因素,存在歷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亞新社)

50年一起走過的日子 期許香港重新出發

筆者盤點平生際遇,多得益於本港經濟高速發展期;同時有感於近年年輕人上流機會減少,亦不只是個人努力與否,而是經濟發展放緩的大環境以及嚴重的貧富差距所致。香港需要如何重拾經濟發展新動力?

近日政府的架構整理方案應該可以理順一些協調問題,但適切的土地發展機制同樣重要。(亞新社)

一石激起千層浪的「裕昌案」終審裁決

現今特區政府換屆在即,候任特首銳意為土地開發以及房屋建設提速、提效、提量,以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問題,業界均寄予厚望,信心滿滿。政府有必要廣開渠道,消除土地開發過程中所遇到的不明朗因素。

筆者建議在香港境內範圍,接壤深圳邊界選址興建「防疫商務特區」。(亞新社)

「一港三制」的「防疫商務特區」芻議

筆者相信,如果此安排能在香港成功實施,將有可能被複製到深圳、北京、上海、重慶等各大國內城市,甚或紐約、倫敦、東京、法蘭克福等國際城市。屆時,國際商貿往來便可藉此安排得到大幅促進。

重組政府架構出發點是為了提升施政效率,理順政策局的政策職能分工及相應的部門之間有效協調。(Unsplash)

架構重組不宜太急就章

架構重組牽涉複雜的行政革新、龐大資源的投入、工作心態的調整,港府應該以前瞻的眼光去進行這次架構重組。筆者明白背後或許牽涉一些人事安排的政治考慮,但希望基本考量還是要回歸到理性分析。

港府構思的經濟分工格局,勢必對目前南北走向的交通運輸系統構成額外的負荷,必須興建新線紓緩。(Shutterstock)

南北大動脈  東西要均衡

過去新界發展,都有重西輕東的格局。現在看來,東部知識及科技走廊所覆蓋的範圍和發展潛力,不比西部經濟走廊小。筆者建議的「蓮灣線」連接多個工業區和科學園,對東部知識及科技走廊的形成起極大促進作用。

任何計劃都必須與時並進,因應外部和內部環境和條件變化,而能靈活變通以高度適應新形勢。(亞新社)

「北部都會區」十題

「北部都會區」是香港規劃史上的一個重要標誌,也是關係到年輕一代甚或多代人的福祉。筆者希望「北部都會區」能成為「香港的浦東新區」,與中環商業核心區的「南部都會區」互相輝映。

房屋的供應,必須先有規劃和造地的配合。(亞新社)

分拆運房仍不足 流程機制待革新

屋宇署、規劃署、地政總署3個部門的審批工作緩慢,耽誤時間和增加不確定因素,一直為房地產界及專業界詬病。今次政府架構重組,應該是針對糾正從前發展過程中的短板和迎合未來發展計劃的需要。

擬出售居屋的目標單價究竟定為每平方米6萬元還是12萬元,也直接影響到項目的財務可行性。(政府新聞處圖片)

充滿變數的「明日大嶼」規劃

政府的「明日大嶼」計劃既要設置CBD,又要容納70萬人居住,未算到區內上班人口,其常住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7萬人,比全港最稠密的觀塘區更高,令人質疑各種參數是否在規劃上相容協調。

不管港府與市民真誠溝通的進展與成效如何,2020年以後的香港肯定無法回復「反修例」前的狀況。(亞新社)

香港2.0的三個選項

讓香港在暴風中穩住陣腳,利用好固有優勢,重新打造一個「香港2.0」的多個構想已浮出水面。筆者嘗試探索「香港2.0」的三個可能選項。

今年2月,致公黨廣東省委員會在兩會提案建議,廣東、香港、澳門三地聯合在萬山群島共建深水港。(Wikiwand)

領跑大灣區 香港須拓南方水域

博匯智庫早於2017年提出「海上飛地」的構想,倡議在香港南部位於珠海行政區範圍內的伶仃島、擔桿島和萬山群島一帶水域填海造地約120平方公里,建立「海上飛地」。

一地兩檢是跨境運輸便利市民大眾的措施。對香港而言,屬經濟民生事項。內地口岸區設於香港,涉及國家安全問題,屬國家行為。(亞新社)

一地兩檢的三個疑慮

只要將《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地口岸區管理法》納入《基本法》,一地兩檢條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便有堅實的法律基礎,而且這方法快捷、簡單又妥當。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