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為何歷史只能單一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