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普洋:培訓香港明日領袖 支配思維實非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