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

劉銳紹

從事新聞工作40多年,曾長駐英國和北京採訪,跟進了由中美談判至今的整個香港回歸歷程,也親歷了與香港有密切關係的「三大群眾運動」的全過程: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1989年北京民運和「六四事件」,以及2014年港人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當年在北京的報道洩露了很多官方的秘密,所以「六四」後在中共的「平亂報告」中,成為唯一被點名的香港記者。撫今追昔,經常自問:「中國人能走出歷史的怪圈嗎?」近年投入教育和文藝創作,盼中國人早日走出怪圈。 著有:《危城懇言》、《慾奴•牢獄》、《人性密碼678914》(上、下冊)(此書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主辦的第29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中獲獎)、《點點點評習近平》、《我從六七暴動到今天》(上、下冊)(此書獲香港電台第11屆香港書獎)及《天才飛與棺材淚》(上、下冊)。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發表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好似爭取連任的報告,多於一般的施政報告。(亞新社)

難以釋疑的「連任報告」

昔日壟斷土地的財團和既得利益者不能繼續呼風喚雨,但日後土地又會否壟斷在另一批人手上呢?利益的主角不同了,但壟斷的實質不變。這又如何讓普羅大眾,尤其是低下階層開顏呢?

我仍然偏愛南生圍的水鄉原貌,猶愛這裏土生土長的野草根。(Shutterstock)

將會消失的南生圍

香港的民主和言論之地已一寸一寸地消失;如今,連飛鳥鳴禽、水中魚蝦也難獲南生圍半寸棲息之處。能不令人悲哉!

選舉委員會投票率大約九成,但不少界別的候選人自動當選,但有超過一成選民沒有投票,不知官方是否滿意?(Shutterstock)

投票率的妙問妙答

這個世界的「謊」言真的太「茂」盛了,遍地播種,落地即可花開結果,不用施肥,不需澆水,就會繁花似錦,迷惑眾生。

香港記者協會近期被輿論要求公開會員名單和財務狀況,以增加透明度。(Shutterstock)

透明與不透明

有些會員根本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成為會員,因為有一些會員是參加個別活動後就自動成為會員,毋須申請,也毋須確認。但如果無端端公開名單而招來否認,不是自找麻煩嗎?

有人認同支聯會應解散,既因「支聯會已完成它的歷史任務」,還應該保留長遠的希望。(支聯會Facebook圖片)

如何看初心和碰撞?

據說官方也嘗試了一些遊說工作,讓部分人士觀察形勢,作出調整的步伐。這些工作當然不是公開的,但必須細緻和用在關鍵的人物和位置之上,否則無論當事人或外界都會認為那是「分化和離間的權術」。

「耕」比「種」更重要,如果「耕」的工作做不好,「種」什麼東西也不會成。(Shutterstock)

怪農夫的話

朋友借地給他人耕種,別人問他為什麼做這樣吃虧、蝕本的事?租金由他出,果實他人享;土壤由他栽,成果他人賞。天下間哪有這樣不可理喻的事?

北京這次動作可以解讀為策略部署。(Shutterstock)

中外角力 勿傷香港

很多人感到奇怪,北京不是處心積累,研究多時才會把議案交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嗎?為什麼臨門一腳「甩拖」呢?這種情況實在罕有!

中國當下跟塔利班友好,仍須小心應對。(Shuttestock)

現代版圍魏救趙

屆時,難道中國寄望塔利班向美國發動攻擊,來一次真的圍魏救趙嗎?這種想法不切實際,也不合符中國的利益;因為屆時內部問題、兩岸問題也許會發生變化,應付乏力。

香港的運動員總體來說,就是謙虛求實、努力奮鬥的精神。(灼見名家製圖)

多元化出精英

不少運動員既是體育精英,也是「讀得書之人」,用一句通俗的話說,就是文武雙全;何詩蓓就是典型之一。反觀今天的教育方向,就是一種「倒模式」的設計,把年輕人的腦袋束縛起來,長遠來說,只會導致「思想便秘」。

在運動選手努力之外,也要講究取勝的能力和實力。(亞新社)

奧運項目的「三力」

當體育記者時,最深印象的是國家體委副主任袁偉民:他上場比賽,盡全力,退役後成為教練,就把力量傳給其他運動員。中國女排當年成為「多連冠」,就是袁偉民當教練的時候。

無論如何,書展是值得珍惜的。(Shutterstock)

書展中的感慨

不少讀者在書展中跟我拍照留念,我都跟他們說:「希望不要因為這些照片而連累你!」他們都說不介意。我感謝他們的誠意,但心裏卻有說不出的滋味。為什麼會有這種連累別人的顧慮呢?是我的過慮?還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香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職員在桃園機場合照。(台灣大陸委員會圖片)

破壞容易建立難

如果回顧香港和台灣關係穩定的時候,香港可以發揮兩岸的「潤滑劑」作用。馬英九當選台北市長之後,曾在2000年訪問香港,就是一例。

警方禁止宣傳的是非法集會、集結和違反限聚令等行動和內容,而不是禁止宣傳悼念「六四」。圖為往年的「六四」集會。(亞新社圖片)

悼念「六四」智慧大賽

悼念「六四」是市民的意願和權利。忽然聽聞,有人在自己的朋友圈中進行「悼念『六四』智慧大賽」,並表示「有辦法不會犯法」。何解?

在目前兩岸關係冷卻之下,港台關係更也到達冰點。(Shutterstock)

台港關係跌破冰點

台灣也想借助陳同佳案來創造既定事實,就是台灣與香港是政府與政府之間的接觸。雙方各有堅持,這就令港台關係跌破冰點了。

網民的不同言論,不一定是官方直接影響,但這是否真的「言論自由」的表現?(Shutterstock)

火箭變成輿論戰

早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撰文批評中央政法委微博帳戶嘲笑印度疫情,被一些網民炮轟,還挖出他過去的言論,大肆攻擊。到底這是一個怎樣的文化現象?

蔡元培逝世後,遺體在香港安葬。假如他知道今天的情況,能安息嗎?(灼見名家製圖)

港大愧對蔡元培

港大的行動預示未來的一個結果,就是間接激勵出一些未來的社會活動家。當年的港大學生、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就是被港英政府打壓而加速投向左派陣營的。

政府好言相勸地說明不應投白票的理由,但也要視乎不同的對象和社會氣氛。(亞新社)

誰最鼓勵投白票?

市民不想跟港府鬥氣,但他們總覺得官方卻經常與主流民意鬥氣,那就你有你鬥,我有我棄(hea)了。這種反應,甚至到了「自動波」的階段,不用其他人鼓勵,市民已經懂得反讀港府的話了。

內地有些人為了「結婚時風光」,不惜借「婚貸」而負上一生的債。(Shutterstock)

勿把婚鬧變胡鬧

最近,內地民政部發出文件,推出「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遏制結婚風俗的不正之風。內地網民普遍表示歡迎的支持。不過,中國的事情往往是動機良好,但執行方面卻經常出現偏差。

小粉紅一面高呼杯葛外國貨,一面又穿着外國品牌,非常專業地表演他們的政治性格。(亞新社)

「新疆棉」的笑話

新疆棉其實是優質棉,可以出口賺外匯,現在卻變成中國內部的「塘水滾塘魚」。外國政府雖然也沒有什麼好處,但已掩口而笑。

今天連演戲也不用了,真是小覷香港人看電影的鑑賞能力。(亞新社)

欺騙記憶和常識

市民不是傻的。大家都學懂了不少內地人的「反讀法」,也懂得用官方的行為來教育自己。張曉明等京官來港「諮詢」、「改善」選舉制度,很多人笑了。

從掌權人的角度看,最有效擊倒反對力量的方法,就是首先摧毀對手的意志,尤其是抗爭的意志。(亞新社)

我的「新三民主義」

拓展民智的同時,也要壯大民氣。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隧道;所以,必須努力穩住情緒,提高情商,否則只會自亂陣腳。愈困難的時候,就是愈要實行「新三民主義」的時候。

港府的管治概念和模式已進一步向內地靠攏,這也是市民對港官愈失信心的原因。(亞新社)

國安等如民安?

國家安全的範圍很寬,這些錢可以用在收集外國對香港不利的情報,也可以用在打壓官方認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本地正常活動。第一點可以理解,但第二點就令人擔心了。

年宵攤位沒有了,支聯會的年貨花卉就遍地開花。(支聯會Facebook)

值得支持的聯會

在「左處未算左」的盲動之下,不排除支聯會還會受到更大的壓力,甚至被無理取締。可是,平反「六四」的訴求會因此而消失嗎?

自疫情爆發後,從港府到林鄭的解說,以至具體執行的過程,都令人感到充滿病態。(亞新社)

折磨的病態 病態的折磨

港府已宣布到農曆年前,每日都會封區檢測,市民不是一概抗拒病毒檢測,對封樓封區也不一定有怨言。可是,港府的政策和措施在執行時卻沒有統一的標準,讓市民無所適從。

中國對於昂山素姬,只感到她是西方熱捧出來的媳婦,後來變成主人婆。中國逼於形勢,才不能不以笑面相迎。(亞新社)

緬甸政變 誰最高興?

緬甸發生政變,美國和西方陣營必須分心關注緬甸局勢,將會分散針對中國的壓力。如果形勢發展到西方陣營需要動武的話,中國就更開心了。

利君雅是少數能夠掌握中國文化和歷史的外裔記者,而且了解的程度不淺,實在難得。(香港電台節目《視點31》截圖)

利慾皆忘 君子雅懷

我忽然傻起來,把利君雅的名字拆散,再嵌成八個字送給她:「利慾皆忘,君子雅懷!」把朋友的名字拆開成句,或成為對聯,是我的壞習慣。

如果北京沉不住氣,馬上開火,甚至用實際行動還擊,那又是輕率魯莽之慣性病症了。(灼見名家製圖)

拜登上台如何應付?

拜登宣誓就職。北京為了反擊美國的氣燄,宣布制裁前國務卿蓬佩奧等美國官員。不過,這些也是空對空飛彈而已,沒有什麼實質作用可言。

今天的香港已在巨變,是非曲直在變,真假虛實在變。(灼見名家製圖)

春夢醒來了無痕

我過去對國家事務、香港事務,最為上心,朋友笑我「已到了一個恨愛不分的地步」。於是,盲目的愛、溺寵的愛、有錯而不責善的愛,排山倒海地湧出來,像山泉,像瀑布。今天,我仍不否定愛,但關鍵是怎樣愛?

陳寶珠的很多歌,我都唱得耳熟能詳,絲絲入扣,至今不忘。(灼見名家圖片)

陳寶珠歌聲敲醒我

陳寶珠是1960至1970年代紅極一時的演員,在「七公主」中排第三,聲名最響。如果我不說,也許大家不會知道,我以前也是「珠迷」。

林鄭、港官和建制派,只是中共的一粒眼屎,在政治上,根本無權決定自己的生死。(亞新社)

建制為何罵林鄭?

政圈已出現一種現象:批評林鄭就是取得市民好感的最大公約數。無論是哪一方,只要批評林鄭,都可以得到市民的掌聲;愈是批評到位,就愈多掌聲。這種情況跟2003年各界批評董建華一樣,所以建制派也樂此不疲。

許智峯事件出現後,外界關心的不是警方要查他什麼,而是關心香港的金融制度和銀行信譽會否受於影響?(許智峯Facebook Page)

任務主義 破而不立

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是下官的首要工作。不管上級的指示是否合理,也要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原因很簡單,因為完成不了任務,馬上受罪的是自己。

有線電視新聞部的事件,令我想得更深,更多。我在「九七」前後也曾擔任過有線電視某些新聞的顧問工作,但已是老黃曆的年代了。(亞新社)

是「咳」的時候了!

面對壓迫時,人們應當振作起來,接受磨練、厚積薄發。社會的氣候愈來愈差,也許你曾經堅持不「咳」,但現在該是「咳」的時候了。

如果國情教育只能講好的,不准講壞的,那麼學生對好的部分也不會完全相信,因為他們感到自己的腦袋不能自由運轉。(灼見名家製圖)

洗腦幾人奏效回?

港府不斷加強部署的內地交流活動,不單要更多學生去,老師也要去。我忽然想起一句唐詩:「古來征戰幾人回?」今天且看:洗腦幾人奏效回?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