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

劉銳紹

從事新聞工作40多年,曾長駐英國和北京採訪,跟進了由中美談判至今的整個香港回歸歷程,也親歷了與香港有密切關係的「三大群眾運動」的全過程: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1989年北京民運和「六四事件」,以及2014年港人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當年在北京的報道洩露了很多官方的秘密,所以「六四」後在中共的「平亂報告」中,成為唯一被點名的香港記者。撫今追昔,經常自問:「中國人能走出歷史的怪圈嗎?」近年投入教育和文藝創作,盼中國人早日走出怪圈。 著有:《危城懇言》、《慾奴•牢獄》、《人性密碼678914》(上、下冊)(此書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主辦的第29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中獲獎)、《點點點評習近平》、《我從六七暴動到今天》(上、下冊)(此書獲香港電台第11屆香港書獎)及《天才飛與棺材淚》(上、下冊)。
俄軍士氣確有問題,否則普京不用局部動員30萬預備役。(亞新社)

核訛詐與三次大戰?

近期中國、印度等國家仍然「挺俄」,但這種「挺」只是軍事政治聯盟,而不是軍事行動聯盟。前者是擺出來的合縱連橫姿態,藉以抵銷共同敵人的壓力,遠遠未到通過具體軍事合作。

如今卓慧思拜相,估計也不外如是,無甚作為。(亞新社)

卓慧思拜相又如何?

英國今天已是強弩之末,單靠它一國之力,難傷中國筋骨。不過,英國畢竟爛船也有三斤釘,還有一定能量。所以,研究英國不要只着重它今天的衰落,也要研究它當年為什麼可以成為「日不落國」。

能夠公平地評價歷史人物,也許不是現代人,而是後代。(Shutterstock)

歷史人物功與過

對於戈爾巴喬夫的功過,我也沒有定論,只是從世人的兩極反應想到如何評價歷史人物才比較公平。看到不同國家的政要和人民對他死後的評價,再一次驗證一個規律。

新政府目前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經濟、民生和防疫之上,都沒有什麼爭議性。(Shutterstock)

實事求是看民研

無論從民意數據和趨勢來看,都令人感到港府的工作不斷好轉,並取得愈來愈多市民的接受。於是,問號出現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是否轉軚的跡象?

內地的「小粉紅」大力要求取締英文。(Shutterstock)

削足就履踩英文

不要重演盲目排外的歷史了。假如香港有朝一日,趁着「去殖(民地文化)」的潮流貶低英文,或逐步禁止和減少使用率,只會削足就履,毫無益處。果真如此,肯定將有更多人移民。

美國議長佩洛西(左)近日訪台,與總統蔡英文會面。(亞新社)

傷不了人反自傷

有一位貴婦,與女兒的關係不大好,因為她感到女兒不聽話,經常跟壞人走在一起,經過多年勸告,一怒之下還打了女兒。後來,她感到教而不善,開始經濟封鎖……可是,女兒依然故我。

獲准參展的出版商,懂得遊戲規則。這不叫「自我審查」,而是客隨主便。(灼見名家圖片)

書展的另類感覺

我本來不想到書展去,也沒準備買書,因為預期找不到那些被視為「敏感」的書,屆時失望而回就不好了。但結果沒有令我失望,因為果然找不到那一類書;既然結果與預期一樣,沒有期望,自然不會失望。拍掌吧!

特首、高官和立法會議員交流的內容不詳細公開,只是蜻蜓點水式向公眾透露談了什麼範疇。(李家超Facebook圖片)

未完善的「完善」

港府高官與立法會議員進行廳前交流會,是近日官方和建制大力宣傳的新猷之一。與其心勞日拙閉門交流,不如走出議事廳,公開與民眾對話,不是更好嗎?

作為高官,如果向上級或中央隱瞞實情,也許後果就嚴重了,因為這涉及政治忠誠的問題。(亞新社)

政治炸彈或濕水炸彈

雖說《基本法》基於私隱和個人權利的問題,未規管高官直系親屬的國籍或外國居留權,但中國的事情很奧妙,更何況這涉及政治忠誠的問題。

香港回歸25周年,準備工作全面進行,一點也不鬆懈。(亞新社)

回歸活動眾生相

香港回歸25周年,平民百姓可以各適其適,享受私人生活。但要執行公務的人士卻忙得不可開交,不能出現一絲差錯,因為要預防3種事情,一是安全問題,二是疫情問題,三是意識問題。

支持平反「六四」的人少了,真的代表香港民研開始「自我制約」嗎?(亞新社)

「六四」民研與「三無感」

如果官方繼續只重經濟而忽略市民的政治權利訴求,實在難以解決存在已久並積累愈厚的深層次矛盾。沉悶的炸彈仍然存在,如何實現官方冀望的「一致對外」呢?

林鄭月娥有否努力平衡,深入反思?(Shutterstock)

不想見的秋波

林鄭月娥上周四表示:「可以大膽說一句,她已交出一張無愧於自己的成績表,為42年的公務生涯畫上完整句號。」這張成績表無愧於她自己,但卻有愧於港人。

李克強近期比較活躍,有很多自然而然的原因。(亞新社)

李克強真的回升嗎?

外傳李克強趁機釐清自己跟經濟衰退無關,大有明哲保身之勢。不過,在中國,功過不是自己定的,而是權力來源定的。眼前,唯一可確定的是,習近平仍然很穩固,所以毋須過分緊張,自亂陣腳,製造內傷。

政府要更主動地包容民間的意見和善意,不能讓「一竹篙打盡一船人」的氣氛不斷擴散。(Shutterstock)

不懂經文 也要祈禱

眼前,很多人感到無事可做,無力可為。年輕一輩更感到,有力無處使。但即使眼前很多事情也做不了,最低限度還有一事可做,也必須做,就是為世界上的好人祈禱。

眼前,也許迷霧仍濃,困難重重,但不妨趁此時刻,好好地充實自己。(Shutterstock)

「五四精神」如何體現?

有人說,不用急,先有科學,後有民主;或者有了科學,必有民主。我由小學開始,已不知聽了多少遍這類的話,耳朵也起繭了。如今兩鬢皆霜,民主美人仍是芳蹤杳然,千呼萬喚不出來,難見廬山真面目。

作者估計,俄烏戰爭將會持續下去,甚至可能擴大。(亞新社)

會否第三次世界大戰?

綜觀世局,除了中國和白俄羅斯之外,還有什麼國家可能參與「大戰」?況且,中國也不會把自己的命運完全寄託在一艘正在下沉的船上。目前的「中俄友好」,只是一種戰略而已。

《肥美人》選舉情況。(ViuTV圖片)

《肥美人》引起的思考

最近有電視台推出《肥美人》選舉,引起一時話題。這個節目告訴大家:無論什麼事情,都應該「有得揀」;即使選擇不多,但至少要保證選擇的權利。

100元的價值有多少?(Shutterstock)

100元的故事

100元,在很多每月收入以10萬元計算的官員心中,也許只是一個噴嚏。不過,當以下100元的真人真事發生在貧苦大眾身上,卻只會令人傷痛。

阿施──永遠,離開了我們。(灼見名家製圖)

施,永遠走了!

新聞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事業。即使把它看成是一種職業,也要講求職業道德、職業勇氣和職業智慧。阿施的專業道德和勇氣,已毋須置疑,而他的專業智慧也是值得借鏡和效法的。

製造「黐線」的人,你們可有易位而處,想想「黐線」與「被黐線」的關係?(灼見名家製圖)

黐線比賽

面對中外世情,我一向努力捕捉動態,理性分析,尋求解決方法。但如今面對這個世界性的「黐線比賽」,我完全落後了。

弄權和強權的人雖然逞強成功,但禁不了世人的指責和抵制。圖為愛沙尼亞反戰示威。(亞新社)

野心常用正義包裝

普京這次遇到的反彈,也許超出他的估計。最近,他還下令核武部隊進入高度戒備狀態,無論只是恫嚇策略,還是真的啟動,都只會增加自己的壓力和危機。

坊間盛傳中國取得佳績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外援」。(亞新社)

北京冬奧的餘音

此次中國在冬奧取得佳績,外界討論最多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外援」,包括被稱為「入籍兵」的「萬人迷」谷愛凌。我想,他們也許有一些幫助,但因為外援而得出「中國冬運實力不濟」的結論,則大可不必。

這次在林鄭月娥身上使用的,是要負起「主體責任」,如果仍然處理不好,那就要「責」了。(亞新社)

疫情與問責

自從提出「必須牢牢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之後,中央政府無論對外對內,都要掃雷,政情和民情都要穩,已是不會轉變的大方向,關鍵是怎樣才是最好效果而已。

政府需要小心,不要把抗疫政策變成愚弄和折騰市民的政策。(亞新社)

抗逆不宜矯枉過正

新一輪限制社交距離措施中,最引起爭議和混淆不清的一點,就是在私人處所限制多於兩個家庭的聚會。怎樣發現、界定和證明有沒有違法?發現和舉報的責任只屬於執法部門?

如果「要市民清晰聽到信息」和「感受她的情緒」可以作為不戴口罩的理由,那麼,市民是否可以用同樣理由不戴口罩?(亞新社)

情緒與情緒化

醫學專家和各界人士都表示,作為特首,應該以身作則。徐英偉作為民政局局長,應避免前往人多的聚會,但他卻出席「洪門宴」,林鄭月娥也對他表示失望,並說他應該以身作則。那麼,她的「以身作則」標準是怎樣的呢?

作者引述如果政府威信不彰,那麼只會出現拉牛上樹的效果。圖為葵涌邨圍封情況。(亞新社)

什麼是「人性化」?

為官者既然不懂得,不習慣或不願意道歉,那就讓大家出出氣吧。千萬不要借題發揮,上綱上線,指責人們「煽動仇恨,引起對政府不滿」,否則只會是擁有公權力的人加深仇恨。

梁天琦近日獲釋出獄。(亞新社)

易位而處多理解

日後情況,無人能說得準。但無論如何不應該過分緊張,以為「一次事件足以說明一切」。是是非非,都留予後人說。總之,不要散播仇恨,要各方一起努力,而不是只要求對方,自己卻背道而馳。  

如果用打麻將作比喻,風源可能是自己面對的上家、下家和對家。圖為2017年特首選舉拉票情況。(亞新社)

跑馬地不在香港

或有或無,可有可無,又有又無,似有還無……無人能說得準。唯一說的準的是:跑馬地不在香港,在北京。

港府須把守「道德關」。(亞新社)

打油〈通關詩〉

政府不要指責市民「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理他人瓦上霜」,因為很多事情無法理會。更不要指責人們「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向手中書」,因為眼前很多事情都只能獨善其身。

西安防疫,有居民困在家中,不准外出,食物無援。圖為情境配圖。(Shutterstock)

疫情勿變成人禍

西安的防疫慘況被前傳媒人江雪記錄下來,成為西安版的《方方日記》。江雪說,事件的「本質是人為災難」。其實,這類事情反映了某些官員的心態。

林鄭月娥回應是否競逐連任時,語態含糊,僅稱工作至任期最後一天。(亞新社)

下屆特首是誰?

回顧過去兩屆特首選舉,事前不是傳出誰是「真命天子」的消息嗎?但結果「真命天子」還是另有別人,因為最後的決定權是北京。許冠傑的「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確實非常貼切和應景。  

如果每個星期日或假期都可免費出行,那就真的功德無量了。(Shutterstock)

百萬雄師過大江

投票之日,出行者眾,皆因平時交通費貴,不便成行;如今免費服務,自然想起香港到處是好水好山,所以早上馬蹄聲響,直至月明之時才歸家。

投票當天的交通安排究竟如何?(Shutterstock)

投票日免費出行

我從來不會,也不敢認為民意是可以擺弄或隨意調校的。古語有云: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眼前,更何況是數以百萬計的現代人!

羅家英、汪明荃等演後講感受。(作者提供圖片)

真材實料展奇葩

今天香港太需要承擔、創新、凝聚。MIRROR和女團可激發年輕人,銀髮一族也可以拾來閒趣,化興趣為使命,變成一大功德!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周一(12月6日)表示,愛國者治港是要搞「五光十色」,具有多樣性,體現在身份的多樣性、價值理念的多元。(亞新社)

官方號召力測試

官方呼籲和催谷投票率的號召力如何?我不排除可能出現官方預期的效果,但也不能排除,官方的推動同樣會幫助或促使市民自行判斷,作出自己的決定。

疫情肆虐,很多人感到必須自行保健,養好身體,才是最佳的預防方法。(Shutterstock)

躺平與跑步

健康除了注意飲食、運動、休息之外,還要心情舒暢和積極樂觀。幸好,我平時已習慣「死馬當作活馬醫」,努力去醫,也許可以讓「死馬」活過來。戰勝規律是一種動力。

周冠威發表《時代革命》獲獎感言片段。(金馬獎臉書影片截圖)

劃時代的作品

觀乎中外歷史,在大時代的拐彎點上,都是人性、人的精神和人的能力萬象紛陳的年代。這些元素不會因為年代變化而消失,更會因為歲月的洗禮而變得更光亮無瑕。香港人能否承接這個大時代的呼喚?

劉香成的觀點是基於他的經歷和認知而形成的,這也是他的獨特角度,不同經歷的人未必認同。(灼見名家製圖)

世界是多樣化的

想起前《文匯報》社長李子誦的「十六字真言」——有喜報喜,有憂報憂,有善必揚,有惡不隱。值得注意的是,劉香成口述的不僅是事物的回憶,還帶出一些思考——事物總有多個角度。

為了尋求理想的生活模式和居所,為了下一代,任何人都可以作出自己的選擇,外人不能置喙。(亞新社)

飄泊重洋帶淚行

我從來不褒貶移民和浪跡天涯,看似四處無家,但也可以四處為家。一般情況下,只要合情合理合法,任隨尊便。只是作出決定之前,不妨多考慮整體環境,以及身邊人士的意願,共謀進退。

忽然彈出一個念頭,向阿梅提出一個要求,請她作為第一位認購翁美玲遺作的人。(灼見名家製圖)

梅艷芳與翁美玲

果然,阿梅一出手,其他僑領紛紛認購,不在話下。但其實阿梅的豪氣(甚至是豪勇之氣)遠遠不只這1000元。

中美兩國領導人習近平和拜登香港時間11月16日上午進行視像峰會。(拜登臉書、亞新社圖片)

名與實哪一個重要?

中美進行了兩年多的貿易戰,如今已變成「超限戰」,即超出任何界限的戰爭。不過,雙方也發現既不能壓倒甚至吃掉對方,還可能兩敗俱傷,所以近期已開始互相收掣。

外界關心新決議怎樣對待過去的決議(包括以前領導作出的結論,例如否定文革)。(央視新聞截圖)

Mirror比《決議》更吸引

在特定的國情下,必須思想統一,才能凝聚力量。我對此也不一概反對,但問題是:凝聚力量是否只有「統一思想」這種辦法?相反,在方向基本一致之下,是否可以讓大家談得更真,更深,更透?

人們可以欣賞「灼見名家」嘗試聲音多元化的努力,包容由心出發,但對官方的接納程度沒有過高要求,這也是合乎現實的想法。(灼見名家圖片)

包容從心出發

官方對外界的聲音,包括建制的意見有多少重視呢?外界不能量化,但至少無法使用「從善如流」形容。建制人士也心中有數,林鄭月娥能聽得進多少非權力來源的意見呢?

如果香港不能加油,那麼到底是「香港」二字有問題?還是「加油」二字有問題?(亞新社)

香港「不能加油」?

馬拉松賽事大會說,不希望加入政治元素,大家都贊成;可是,是誰製造和加入政治元素?主辦單位對「政治元素」和「香港加油」的態度前後不同,是否某種「政治元素」正發揮作用?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發表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好似爭取連任的報告,多於一般的施政報告。(亞新社)

難以釋疑的「連任報告」

昔日壟斷土地的財團和既得利益者不能繼續呼風喚雨,但日後土地又會否壟斷在另一批人手上呢?利益的主角不同了,但壟斷的實質不變。這又如何讓普羅大眾,尤其是低下階層開顏呢?

我仍然偏愛南生圍的水鄉原貌,猶愛這裏土生土長的野草根。(Shutterstock)

將會消失的南生圍

香港的民主和言論之地已一寸一寸地消失;如今,連飛鳥鳴禽、水中魚蝦也難獲南生圍半寸棲息之處。能不令人悲哉!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