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

劉銳紹

從事新聞工作40多年,曾長駐英國和北京採訪,跟進了由中美談判至今的整個香港回歸歷程,也親歷了與香港有密切關係的「三大群眾運動」的全過程: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1989年北京民運和「六四事件」,以及2014年港人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當年在北京的報道洩露了很多官方的秘密,所以「六四」後在中共的「平亂報告」中,成為唯一被點名的香港記者。撫今追昔,經常自問:「中國人能走出歷史的怪圈嗎?」近年投入教育和文藝創作,盼中國人早日走出怪圈。 著有:《危城懇言》、《慾奴•牢獄》、《人性密碼678914》(上、下冊)(此書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主辦的第29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中獲獎)、《點點點評習近平》、《我從六七暴動到今天》(上、下冊)(此書獲香港電台第11屆香港書獎)及《天才飛與棺材淚》(上、下冊)。
外交界人士說,外國加快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合作,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看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Shutterstock)

策略的錯和歷史的罪

外交界人士說,外國加快政治、經濟、外交、軍事合作,原因就是看見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表面上這是中國內政,但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卻涉及全人類的利益。北京想抽空處理,無非是為了政權穩定。

2020年11月15日,在RCEP第四次峰會上各方簽署協定。(Wikimedia Commons)

經濟政治的鹹淡水交界

中國等15個國家前日簽署《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成為全球涉及人口、經濟總量和貿易額最多的自由貿易區。對於這類國際的合縱連橫,有四個角度必須注意。

警方前日拘捕了6名泛民立法會議員及相關人等,用的就是轉移焦點的方法。(灼見名家製圖)

控制議會 百年如是

當年軍閥和國民黨在大陸執政時,用盡各種方法控制議會。共產黨執政後,同樣控制議會。今天的港府也是一樣,使出各種「合法」手段,有時則用旁門左道,方法比前人「進步」了一些,但同樣掩蓋不了政治意圖。

美國的仇華情緒已十分普遍,並在築起國際的圍堵牆。(Shutterstock)

五中全會的美國因素

中國為免美國破壞,提出「雙循環」的對策,即在國內經濟循環,並努力維持國內外經濟運轉。前者不難,這也是中國經濟最容易奏效的自救方法;但後者卻困難重重,因為西方世界已把中國崛起視為「必須遏制的趨勢」。

即使我不會否定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也不會否定港人的參與,但對於香港的參與模式卻有不少疑慮。(灼見名家製圖)

港龍結業與大灣區

國泰港龍停止業務,大幅裁員,成為疫情以來影響最大的裁員行動。為了挽救以至復甦香港經濟,港府與內地大力推動粵港澳大灣區。

今天回顧當年歷史足跡的時候,更值得關注「偉大」的背後的另一個普遍現象,就是戰俘的悲涼和悲歌。(Wikimedia Commons)

抗美援朝的悲涼

今年是韓戰70周年,內地近期大力宣傳當年中國抗美援朝的偉大,還製作紀錄片和電影。很明顯,今天的宣傳跟近年中美關係惡化有直接關係,甚至有極大關係。

面對非理性的權貴,理性都會變成世界上最奢侈的東西;跟不講道理的政府講道理,是地球上的最大浪費。(灼見名家製圖)

九流的奸詐示範

教育局本想採取內弛外張、內緊外鬆的方法,因為心知一定會引起高度反彈,但林鄭月娥卻要求高調處理,要公開宣示老師的「罪狀」。為什麼?

一些內地「小粉紅」或「五毛黨」刻意玩歷史遊戲,把特朗普染病與「庚子年」扣在一起,暗示美國總統在庚子年多數出事。(灼見名家製圖)

典型的心魔外露

一些大陸「小粉紅」和官員「恭喜」特朗普「病得好,可以休息」,還說這是他「祝賀中國國慶的禮物」。這些表現除了顯示幼稚之外,我真不知道還能顯示什麼?

林鄭為了推動《逃犯條例》,方便把大陸需要的人送返內地,同時建立兩岸四地的「移交實例」,才想到陳同佳案。(亞新社)

陳同佳案 只欠誠意

港府官員碰着政治問題就誠惶誠恐。他們以為只要政治正確就行,但什麼才是「政治正確」?卻一頭霧水,以為事到如今,什麼都不幹就最好了,結果「完美地」演繹了始亂終棄。

中共是否要內部也出現極度反彈的行動才會務實起來呢?(灼見名家製圖)

對外理智 對內愚頑

美國旨在吃掉或控制TikTok,在「國家安全」的大帽子下,使出強硬手法,TikTok不能不退避三舍,尋求機會盡量減少傷害。

五十年代的「共黨風」,就是用「贖買」的外衣(即政府低價收購)來共民間的產。這種作風遺傳至今。(灼見名家製圖)

「明白」是無情的法則!

國家不夠錢,就會想到民間的錢,中外一樣,古今如是。所以,文件要求商界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聽黨的話,下一步甚有可能出現的是:在黨需要錢的時候,你就要乖乖奉獻。

回顧抗疫的過程,我不否定港府的原意和努力,但這些努力抵銷不了決策中的失誤,例如沒有及時封關。(灼見名家製圖)

又是因為「挑撥」所致?

假如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屬於失敗的話,而港府和建制派的其中一種說法是──「有人挑撥離間,唱衰這個計劃;甚至有人散播謠言,採集的樣本將被送到內地去,引起市民的無謂擔心。」到底這個原因能否成立呢?

到了今天,也許毛澤東仍有一些價值,但只一個幌子而已,頂多只可以起到「為今我所用」的價值。(亞新社)

毛澤東的今天作用

官方當然把毛澤東置於至高無尚的地位,因為他是開國之君,對今天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和延續性有重要作用,所以必須保護。

政治問題應該和必須用政治方法解決,而不是濫用法律和法律程序,否則只會把活結變成死結。(灼見名家製圖)

強權的自侮

如果沒有自身的失德和施政失效,外來力量能有那麼大的「煽動效果」嗎?如果只懂打壓,那就是強權自侮而已。

有建制派人士曾公開支持三權分立,但現在卻否定了,理由是「支持的時候還未起草《基本法》」。(灼見名家製圖)

「三權分立」謀殺案

港府引發有沒有「三權分立」的爭論,試圖一錘定音:「沒有!」跟着,官員和建制派紛紛拿出理據,合力炮製一宗「三權分立謀殺案」。

劇情依舊,只是換了角色。跟着人們要問:如果劇情按主流意見而寫,不是可以減少甚至避免悲情重演嗎?(灼見名家製圖)

逃亡、流亡與追捕

官方稱,十多名香港人在逃往台灣的海路上被大陸官員截獲。如按現時機制行事,港方須增加透明度,並從速跟進,不能像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那樣,跟進多時而無下文。

從客觀效果而言,「人格謀殺」往往變成人格自殺。從公開、獨立的民意調查可見,警方的形象分數有多少?(灼見名家製圖)

跟車太貼易撞死

作為下級多數要按上級指示辦事,但我經常跟體制內的朋友說:不要跟車太貼,否則可能自己撞到車毀人亡!

中共為什麼要主動公開馬雲的黨員身份?為了顯示萬眾一心?大資本家也歸心於黨?(亞新社)

急功近利害人害己

中共歷來擔心,民營企業主賺了錢,就會財大氣粗,甚至富可敵國。所以,到了某個時候,中共就要把他們收編,要求他們入黨才安心。

以官方最近搜查《蘋果日報》為例,容或官方有其依據,但即時的最大效果就是令絕大部分市民感到,這是地道的政治打壓。(亞新社)

打壓出來的效應

聰明的政治家面對政治鬥爭時,都會考慮怎樣傷人而不傷己,或把自己的傷害減至最低。可惜,中國政治卻着重考慮「虛」的一面,而把「實」的一面棄如敝屣。

中國可以選擇「地利」與「人和」。可惜,中國在這兩方面卻是失策,甚至是逆道而行。(Shutterstock)

檢討「攘外必先安內」

假設時光倒流,如果北京懂得技巧地順應香港的主流民意,摒棄「攘外必先安內」的舊思維,不再讓「擴大化」和「窩裏鬥」的頑疾發作,那麼效果肯定不同。

逃亡的羅冠聰(左二)可以選擇效法孫中山(左一),也可以選擇成為汪精衛;但無論是誰,都逃不了人民和歷史的審判。(Wikimedia Commons)

汪精衛還是孫中山?

警方通緝六名身在海外的港人,指他們違反《國安法》。也有不少人感到,未知道他們日後會不會變成汪精衛,但也有機會成為孫中山。

林鄭現時的民望比梁振英還差,如果這個時候讓她下台,不是更顯示習近平決策英明嗎?(亞新社)

林鄭下台釋民怨

林鄭月娥的倒行逆施,不單表現在政治問題上,如今連民生問題也弄得天怒人怨,完全體現了她的離地施政。事到如今,我不能不對習近平作一個非常有利的建議──當機立斷,讓林鄭盡快下台。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抗爭派人士面臨被DQ的風險。(黃之鋒Facebook)

豈只DQ咁簡單!

大規模DQ的可能性不低,因為官方不僅不希望出現「泛民35+」的過半議席,也不希望泛民繼續擁有超過三分之一議席的關鍵否決權。

正方說:「反對派有外國勢力、境外勢力支持,或成為他們的代理人,所以違法。」反方說:「請拿出證據。」(黃之鋒Facebook)

這個辯論真的意思!

泛民初選前,校方安排了一次辯論比賽,題目是「反對派立法會選舉初選違法!」政治非常正確,並由校長擔任評判。比賽進行前,剛好有視學官到校。

如果有人要抓住空氣,或者拼命打空氣,結果只會令自己筋疲力盡,因為空氣正在休息。(亞新社)

You Are Water I Am Air

「驚!如果話唔驚,豈不是不能配合官威?做官的就是想大家驚!」這個話題已是街談巷語,我聽了不少市民的心聲,得到一個結論,變成一個故事。

眼前,醒目抗爭,須智慧平衡,尊嚴存活,策略多元。(亞新社)

港人!活出一種精神!

我寫完這篇稿件之後,就會如常地跑步十公里。一個66歲的人還能跑十公里,還可以吧!為的是,一面跑,一面思考,思考的就是要活出一種精神。

申紀蘭今天投的贊成票,也是對過去某些政策的反對票。所以,我雖然不會苛責她,但也不能不批評她。(Wikimedia Commons)

香港很多「申紀蘭」

由1954年第一屆到現在第13屆全國人大,申紀蘭都是代表,歷時66年;她從來只會投贊成票,不投反對票,據說連棄權票也沒有投過。

中國力圖向國際說明,政治收緊不影響外商在香港的經濟活動,殊不知中國的國家行為卻證實了政治可以影響經濟,而且中國政治絕對會影響經濟。(亞新社)

蠻勁與預示能力

北京認為在政治方面收緊,不會影響經濟和金融發展,所以推動《國安法》的決心愈來愈堅定。外資不關心香港的民主發展,但卻關心中國制度的穩定性和合理性;在他們眼中,中國的堅定決心不是高瞻遠矚,而是一種蠻勁。

《武警法》把武警由雙重領導(軍方和公安)改為由軍方單一領導,這就方便習近平更直接地控制兩支軍隊了。(亞新社)

欺善怕惡 非良策也

今天中共就要快、狠、準。不過,欺善怕惡不是謀略,只懂惡更不是良策。長此下去,只會出現大家都不想看見的結果。

楊潔篪(左)與蓬佩奧多次通電,如今又在夏威夷見面,再有「建設性」效果。(亞新社、Wikimedia Commons)

「割肉養敵」再次隱現

我完全相信,因為在現時的氣氛、國際環境和力量對比之下,中美創造「有建設性」的對話,合乎策略。不過,在「有建設性」的背後,卻再次隱現「割肉養敵」和「關門打孩子」的憂慮。

據目前可知的信息看,北京爆發第二波疫情的機會暫時不大。(亞新社)

北京會否爆發二波疫情?

中國官方公布,北京肺炎疫情出現反彈,在前日的31小時裏,先後發現44宗新增確診病例。人們總是擔心,官方的數字準確嗎?北京會否爆發第二波疫情?

作者總覺得,即使何志平是「為國捐軀」,總比那些貪官污吏跑到外地去「為國捐精」高尚得多!(亞新社)

何志平的喜與哀?

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有四種「用」──重用、任用、使用、利用。到底是哪一種?因人而異,因事而異,也因時而異;因為這就是政治,中外古今,沒有差異。這個問題倒是值得今天的政界人士深思了。

白皮書列舉大量中央高層在疫情剛出現時決策,例如習近平早在1月7日的政治局常委會上已提出抗疫要求。(亞新社)

改錯的能力在自己!

中國發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的重要目的,就是為中國官方建立威信,為習近平「領導抗疫成功」歌功頌德。

平反「六四」,在經濟復甦的同時逐步進行實質的民主改革,讓人民心裏舒暢,就是最穩的方法。可是,執政者會嗎?(亞新社)

「六四」與政治安全

其實最不能拋開「六四」的就是官方。這也難怪,前人犯了大罪,後人為保(政權)穩定,也不認錯,於是新錯掩舊錯,還要製造更大的錯,才能掩蓋過去已經很大的錯。

前天有「反《國安法》」的行動,但無論如何不應出現任何武力(尤其是「私了」的暴力),也不應出現警方胡亂使用的武力。聰明先生會兩者一起譴責嗎?(亞新社)

誰是聰明?誰是笨伯?

最近我家發現很多外來的蛇蟲鼠蟻,很可怕,一定要想辦法消滅。你猜什麼方法最好?我把整個房子都拆掉,看那些蛇蟲鼠蟻還往哪裏跑?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