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化失敗還是自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