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祖墀

謝祖墀

Dr. Edward Tse,高風諮詢公司的創始人兼CEO,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客席教授、長江商學院管理實踐教授、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客席教授、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未來委員會成員、香港國際金融學會創會理事,以及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公司顧問委員會成員等職。他的諮詢工作生涯於1988年開始於麥肯錫公司的美國舊金山辦事處,之後他於1990年初回到大中華區。謝博士是中國管理諮詢行業最早的從業領軍人物之一,在過去20年中,他曾帶領兩大國際管理諮詢公司(波士頓與博斯)在大中華區的業務。為包括國內外的數百家企業提供過諮詢服務,涉及在華商業的各個層面,以及中國在世界的角色。他曾為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以及中國政府不同層次的機構提供過戰略、國有企業改革和中國企業走出國門的建議。他已撰寫數百篇文章以及6本書籍,其中包括屢獲殊榮的《中國戰略》(The China Strategy,2010年)、《創業家精神》(China's Disruptors,2015年)和近期出版的《變局思維》(Strategic Thinking in the Era of Mega Changes,2022年)。麻省理工學院土木工程學士、碩士;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工程博士、MBA。
外資企業對中國市場的哪些方面較為關注?(Shutterstock)

外資企業對中國市場的興趣有所提升

愈來愈多的公司也意識到,中國已經成為了創新的靈感和知識源泉,並且如果想要在中國獲得成功,他們需要深度理解並參與進來。對於其中一些公司來說,中國戰略甚至是他們全球戰略的核心,當中包括什麼?

中國電動汽車行業的競爭格局變得愈來愈激烈。(Shutterstock)

中國電動汽車市場結構的新變化

中國電動汽車行業的形勢目前還非常不穩定,許多公司仍在努力搶佔先機。現有的整車廠需要不斷學習,並且同時尋找適當的機會革新自己以適應新的遊戲規則。不過,傳統車企所積累的經驗和能力往往是初創企業所不具備的。

2022年1月至8月之間,流入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實際達到1384.1億美元,同比增長 16.4%。(Shutterstock)

外資企業還會來華投資嗎?

外資企業會停止在華投資嗎?或者他們會將現有的投資轉移出中國嗎?我認為是不會。對許多公司來說,聚焦中國市場是不可或缺的,並且在未來將變得更加重要。

諮詢公司在思考資深顧問/合夥人的成長和發展時,需要考慮什麼?(Shutterstock)

管理諮詢顧問「博」與「專」的取捨

今天在「百年未見之大變局」中,不少企業高層都在思考大變局對他們企業的影響和含義是什麼。當然,他們會詢問的顧問應該對他自己的行業比較了解,但他們更需要那些能夠看到全局和可以剖析複雜問題的「廣博」者。

諮詢是一項以知識為本的工作,亦是全體合夥人歷年來的整體貢獻。(Shutterstock)

一個百年諮詢品牌的殞落

2014年博思艾倫公司成立100周年之際,作為博思艾倫的傳承者,博斯公司剛慶祝完這歷史性的時刻之後不久,公司就被合併到另外一家公司裏,而原本的有百年歷史的優秀諮詢品牌,亦湮沒在了歷史的洪流中。

中國正在追求「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Shutterstock)

變局思維:新形勢下的企業戰略剖析

全球化1.0已經走到盡頭,在下一階段,我預測中國將同時成為供應端與需求端,同時以西方為主要需求端的舊全球化格局將在某種程度上繼續存在。我認為,中國將會開拓一個更新、更進步和更具有韌性的局面。

香港在創科方面除了尋求科技的突破之外,亦可探索數字商業模式的創新。(Shutterstock)

什麼是香港的創科?

香港的創科需要新思維、新戰略。當中國在以科技創新作為發展的重要綱領的時候,香港必須同時配合發展,以更全面的全局觀和視野來迎接新的機會和新的挑戰。

香港必須深入思考自身的規劃和發展,以及如何與中國的整體規劃結合起來。(亞新社)

香港轉型的時機

儘管香港的經濟仍面臨不少挑戰,但我對特區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若香港能與內地以及海外地區擁有更好、更大規模的連通性,香港則可以繼續保持並且加強作為中國內地與世界連通的「超級聯繫人」角色。

大部分跨國公司都知道中國市場的重要性。(Shutterstock)

供應鏈的衝擊及未來演變

儘管有人說全球化可能會結束,有區域化甚至於本土化的趨勢出現,但是相比於政客來說,企業特別是跨國公司是相對比較理性和邏輯性的。從供應鏈的角度,企業考慮的因素還是那幾個,而中國仍佔有比較優勢。

習近平(右)和李家超都有一個共同點,即是希望香港特區必須更有所作為和更有戰略眼光和判斷。(亞新社)

強化香港整體戰略意識

我建議李家超特首將香港定位為一個「戰略城市」,在全港形成具有戰略思想的氛圍。除了在戰略上解決香港內部的問題之外,亦應緊密連繫內地和對接全球,強化香港優勢,講好中國故事。

中國電動車市場正在迅速發展。圖為在北京一個車展上,客人正在參觀一輛長安電動車。(Shutterstock)

中國電動汽車產業正高速發展

中國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繼續為電動汽車行業提供大力支持,包括提供補貼、直接投資以建立新生產工廠或研發中心以及提供資金支援海外收購。預計在不久的將來,市場競爭將變得更加激烈。新玩家的湧現和市場的加速整合

從供應鏈來說,外資企業們的確很關心供應鏈安全的問題。(Shutterstock)

供應鏈會大幅撤出中國?

許多評論家在議論企業,特別是與中國和供應鏈相關的議題時,只是着眼在現在和近期的局勢,對於稍遠一點的局勢以及其他因素帶來的可能影響往往沒有更深入的考慮。

一些內地企業在本土市場已經佔據了主導地位,並正在尋找海外擴張的機會。(Shutterstock)

擴大中國創新在RCEP地區的影響力

中國的創新降低了先進技術的成本,並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而這些改變亦可讓RCEP成員國受益匪淺。中國企業在繼續投資這些市場的同時,亦可促進區域的本土創新,支持這些經濟體,改善它們的公共服務。

李家超已提出新政府將會加強管治能力,研究加設規劃部門。這個部門應當協助政策執行時的整體統籌。(李家超Facebook圖片)

新特首還需要做的一件重要工作

除了已發表的政綱和其他重要看法之外,作者認為李家超亦需要思考和確立香港未來的新定位應該是什麼。而在新定位的基礎上,特區的戰略,以及相關政策和執行方式應該如何建立和實施。

世界各地的政界和商界領袖應當致力於為人類的共同願景提供解決方案。(灼見名家製圖)

在後疫情時代實現經濟復甦

儘管有一些反對意見,我仍認為在後疫情時代,推動經濟快速復甦的正確原則是全球化(可能以稍微不同的形式)、多邊主義和全球貿易的增長。儘管當前的逆風可能會破壞這一願景,但人們仍然渴望擁抱全球化。

下一屆香港特區政府的當務之急,是重塑戰略規劃能力,打破各部門之間的壁壘,並且應該在規劃香港特區自身戰略的過程中,將中國內地,以及全球宏觀的背景影響考慮在內。(文灼峰攝)

新CPU應當超越舊CPU

下一屆的香港特區政府要建立的並不是一個「舊的CPU」,而是一個具有整體和超越過去眼界和視野的能力,加上能協調強大執行力的新戰略規劃能力部門。

中國為了實現其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需要確保其內部商業和貿易的穩定。(Unsplash)

解讀中國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新政

為了確保統一大市場的建設,中國政府需要確保競爭環境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政府應該鼓勵適當與正確的競爭,同時確保規則的公平性與透明性。為此,我們可以期待未來更多的民營企業和跨國公司加入中國市場的競爭。

有限的周邊發展視野往往限制了跨國公司管理者們在中國所能看到的機會和風險。(Shutterstock)

跨國公司在中國戰略思維的誤區與致勝關鍵

戰略思維能力使本土管理者能夠更好地將中國的情況傳達給全球相關人員。更多時候,全球總部的高管並不能密切關注中國錯綜複雜的發展,也沒有足夠的背景和知識來充分瞭解當地的情況。因此,本土管理者的意見至關重要。

中國的汽車行業正在快速更迭的過程中變得智能、互聯互通、電動化以及自動化。(Shutterstock)

中國正在塑造着跨國企業的組織與領導力

通過適時、連續的跳躍戰略,很多中國的企業,特別是一些互聯網企業,通過利用了移動互聯網,在有合適時機的時候完成了從一個機會跳到另一個機會的躍進。中國汽車行業是一個展示未來可能發展的好例子。

大國之爭向來是「力量和資源」之爭,中美亦不例外。(Shutterstock)

推動中國科技進步的誘因

面對科技制裁等威脅,中國將堅定不移的採取行動去中和這一威脅。在中國政府提出明確和合理目標的大前提下,人民和企業願意且致力於遵守中國政府制定的計畫和政策,並為之而付出努力。

中國正在從技術標準追隨者逐漸轉變為全球標準制定者。圖為深圳一個科技展覽。(Shutterstock)

中國創新新時代引領新的轉變

隨着中國逐漸發展成為一個制定更多標準的國家,其創造和定義「創新新賽道」的能力將會變得更加強大。這意味着一個新時代的到來,不僅在中國,逐漸更會影響着世界上其他地區。

越來越多的全球領先的企業們正在經歷和理解中國已經成為一個因不斷處於創新前沿,而產生思想和知識的泉源。(Shutterstock)

中國對於全球企業的重要性

中國的崛起已是不可逆轉的事實,而地緣政治、全球問題和科技帶來的新挑戰正在使整體環境變得愈加複雜。在此背景下,企業正在調整其戰略,而他們的全球戰略將會更多是以中國為核心。

可以預測2022年國際局勢將繼續風雲變幻,變數很多,並且疫情還會持續。(Shutterstock)

2022年的展望

在大變局之中,企業家必須建立戰略的思維,對未來局勢的發展有清晰的觀察和判斷,始終注意到較為複雜的問題如地緣政治等,同時也掌握較為成熟和有技巧的方式應對方式。

展望未來,上海將在「十四五」時期加速邁入數位新時代。(Shutterstock)

上海大步邁向數字新時代

上海包容的數字發展環境,吸引了許多中外企業共同參與建設。不論是央企、地方國企,還是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都在積極探索特色的數字化轉型道路,並在轉型的進程中不斷培養企業知識化、品質型和數位孿生的特徵。

多種因素的推動成就了現在的深圳奇跡,使得深圳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Shutterstock)

深圳: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功故事

深圳的迅速發展正是國家治理結構的微觀縮影。這種獨特的治理結構確保了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目標的一致性,從而使地方政府能夠最大程度地激發當地民營企業家的創新。

伴隨着愈來愈多設備之間的無縫對接,未來將會實現全場景互聯網。(Shutterstock)

5G將引領更多創新的出現

5G與其他顛覆性技術帶來了創新的新拐點,5G將通過創新為更多的行業帶來重大機遇,也將重塑從研發到設計到製造、售後和服務的整個價值鏈的多個環節。新的篇章正在悄然開啟,而中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將極為重要。

中國的汽車行業正在進入一個新的戰國時代,群雄正在「逐鹿中原」。(Shutterstock)

中國汽車行業進入新戰國時代

中國的汽車行業在五年後肯定會變得截然不同。勢必會有一些玩家(可能是傳統車企或新進入者)在市場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他們將會變得非常有價值,但另一些則會被邊緣化甚至被市場淘汰。

隨着共同富裕的提出,集體利益的重要性亦將會提高。(亞新社)

共同富裕政策對企業的意義

我們將看到更多公私合營(PPP)的模式在中國湧現,更多包括政府、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的生態系統將被建立。企業必須認真審視他們現有在中國與其合作夥伴的關係和決定需不需要進行重構。

隨着智慧城市的發展,以後特別是跟公共議程相關的問題,都會逐漸透過智慧城市方式來處理。(Shutterstock)

大變局時代的企業戰略思考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情況下,很多戰略問題靠簡單的思考方式並不能完全解決,甚至不可能解決。中國和西方比較成功的企業都走上了戰略的第三條路,即在機會出現與自己能力之間做一個比較與博弈。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