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祖墀

謝祖墀

謝祖墀(Dr. Edward Tse)是高風諮詢公司的創始人兼CEO,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客席教授、長江商學院管理實踐教授、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客席教授、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未來委員會成員、香港國際金融學會創會理事以及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公司顧問委員會成員等職。他的諮詢工作生涯於1988年開始於McKinsey公司的美國舊金山辦事處,之後他於1990年初回到大中華區。謝博士是中國管理諮詢行業最早的從業領軍人物之一,在過去20年中,他曾帶領兩大國際管理諮詢公司(BCG和Booz)在大中華區的業務。為包括國內外的數百家企業提供過諮詢服務,涉及在華商業的各個層面,以及中國在世界的角色。他曾為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以及中國政府不同層次的機構提供過戰略、國有企業改革和中國企業走出國門的建議。他已撰寫數百篇文章以及5本書籍,其中包括屢獲殊榮的《中國戰略》(The China Strategy,2010年)、《創業家精神》(China's Disruptors,2015年)和與黃昱合撰的《競爭新邊界》(2020)。麻省理工學院土木工程學士、碩士;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工程博士、MBA。
從供應鏈來說,外資企業們的確很關心供應鏈安全的問題。(Shutterstock)

供應鏈會大幅撤出中國?

許多評論家在議論企業,特別是與中國和供應鏈相關的議題時,只是着眼在現在和近期的局勢,對於稍遠一點的局勢以及其他因素帶來的可能影響往往沒有更深入的考慮。

一些內地企業在本土市場已經佔據了主導地位,並正在尋找海外擴張的機會。(Shutterstock)

擴大中國創新在RCEP地區的影響力

中國的創新降低了先進技術的成本,並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而這些改變亦可讓RCEP成員國受益匪淺。中國企業在繼續投資這些市場的同時,亦可促進區域的本土創新,支持這些經濟體,改善它們的公共服務。

李家超已提出新政府將會加強管治能力,研究加設規劃部門。這個部門應當協助政策執行時的整體統籌。(李家超Facebook圖片)

新特首還需要做的一件重要工作

除了已發表的政綱和其他重要看法之外,作者認為李家超亦需要思考和確立香港未來的新定位應該是什麼。而在新定位的基礎上,特區的戰略,以及相關政策和執行方式應該如何建立和實施。

世界各地的政界和商界領袖應當致力於為人類的共同願景提供解決方案。(灼見名家製圖)

在後疫情時代實現經濟復甦

儘管有一些反對意見,我仍認為在後疫情時代,推動經濟快速復甦的正確原則是全球化(可能以稍微不同的形式)、多邊主義和全球貿易的增長。儘管當前的逆風可能會破壞這一願景,但人們仍然渴望擁抱全球化。

下一屆香港特區政府的當務之急,是重塑戰略規劃能力,打破各部門之間的壁壘,並且應該在規劃香港特區自身戰略的過程中,將中國內地,以及全球宏觀的背景影響考慮在內。(文灼峰攝)

新CPU應當超越舊CPU

下一屆的香港特區政府要建立的並不是一個「舊的CPU」,而是一個具有整體和超越過去眼界和視野的能力,加上能協調強大執行力的新戰略規劃能力部門。

中國為了實現其制定的經濟增長目標,需要確保其內部商業和貿易的穩定。(Unsplash)

解讀中國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新政

為了確保統一大市場的建設,中國政府需要確保競爭環境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政府應該鼓勵適當與正確的競爭,同時確保規則的公平性與透明性。為此,我們可以期待未來更多的民營企業和跨國公司加入中國市場的競爭。

有限的周邊發展視野往往限制了跨國公司管理者們在中國所能看到的機會和風險。(Shutterstock)

跨國公司在中國戰略思維的誤區與致勝關鍵

戰略思維能力使本土管理者能夠更好地將中國的情況傳達給全球相關人員。更多時候,全球總部的高管並不能密切關注中國錯綜複雜的發展,也沒有足夠的背景和知識來充分瞭解當地的情況。因此,本土管理者的意見至關重要。

中國的汽車行業正在快速更迭的過程中變得智能、互聯互通、電動化以及自動化。(Shutterstock)

中國正在塑造着跨國企業的組織與領導力

通過適時、連續的跳躍戰略,很多中國的企業,特別是一些互聯網企業,通過利用了移動互聯網,在有合適時機的時候完成了從一個機會跳到另一個機會的躍進。中國汽車行業是一個展示未來可能發展的好例子。

大國之爭向來是「力量和資源」之爭,中美亦不例外。(Shutterstock)

推動中國科技進步的誘因

面對科技制裁等威脅,中國將堅定不移的採取行動去中和這一威脅。在中國政府提出明確和合理目標的大前提下,人民和企業願意且致力於遵守中國政府制定的計畫和政策,並為之而付出努力。

中國正在從技術標準追隨者逐漸轉變為全球標準制定者。圖為深圳一個科技展覽。(Shutterstock)

中國創新新時代引領新的轉變

隨着中國逐漸發展成為一個制定更多標準的國家,其創造和定義「創新新賽道」的能力將會變得更加強大。這意味着一個新時代的到來,不僅在中國,逐漸更會影響着世界上其他地區。

越來越多的全球領先的企業們正在經歷和理解中國已經成為一個因不斷處於創新前沿,而產生思想和知識的泉源。(Shutterstock)

中國對於全球企業的重要性

中國的崛起已是不可逆轉的事實,而地緣政治、全球問題和科技帶來的新挑戰正在使整體環境變得愈加複雜。在此背景下,企業正在調整其戰略,而他們的全球戰略將會更多是以中國為核心。

可以預測2022年國際局勢將繼續風雲變幻,變數很多,並且疫情還會持續。(Shutterstock)

2022年的展望

在大變局之中,企業家必須建立戰略的思維,對未來局勢的發展有清晰的觀察和判斷,始終注意到較為複雜的問題如地緣政治等,同時也掌握較為成熟和有技巧的方式應對方式。

展望未來,上海將在「十四五」時期加速邁入數位新時代。(Shutterstock)

上海大步邁向數字新時代

上海包容的數字發展環境,吸引了許多中外企業共同參與建設。不論是央企、地方國企,還是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都在積極探索特色的數字化轉型道路,並在轉型的進程中不斷培養企業知識化、品質型和數位孿生的特徵。

多種因素的推動成就了現在的深圳奇跡,使得深圳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Shutterstock)

深圳: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功故事

深圳的迅速發展正是國家治理結構的微觀縮影。這種獨特的治理結構確保了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目標的一致性,從而使地方政府能夠最大程度地激發當地民營企業家的創新。

伴隨着愈來愈多設備之間的無縫對接,未來將會實現全場景互聯網。(Shutterstock)

5G將引領更多創新的出現

5G與其他顛覆性技術帶來了創新的新拐點,5G將通過創新為更多的行業帶來重大機遇,也將重塑從研發到設計到製造、售後和服務的整個價值鏈的多個環節。新的篇章正在悄然開啟,而中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將極為重要。

中國的汽車行業正在進入一個新的戰國時代,群雄正在「逐鹿中原」。(Shutterstock)

中國汽車行業進入新戰國時代

中國的汽車行業在五年後肯定會變得截然不同。勢必會有一些玩家(可能是傳統車企或新進入者)在市場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他們將會變得非常有價值,但另一些則會被邊緣化甚至被市場淘汰。

隨着共同富裕的提出,集體利益的重要性亦將會提高。(亞新社)

共同富裕政策對企業的意義

我們將看到更多公私合營(PPP)的模式在中國湧現,更多包括政府、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的生態系統將被建立。企業必須認真審視他們現有在中國與其合作夥伴的關係和決定需不需要進行重構。

隨着智慧城市的發展,以後特別是跟公共議程相關的問題,都會逐漸透過智慧城市方式來處理。(Shutterstock)

大變局時代的企業戰略思考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情況下,很多戰略問題靠簡單的思考方式並不能完全解決,甚至不可能解決。中國和西方比較成功的企業都走上了戰略的第三條路,即在機會出現與自己能力之間做一個比較與博弈。

在中國的「十四五」規劃中,科技創新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Shutterstock)

解碼中國創新文化

秉承同一個目標和願景是中國發展的關鍵動力。如果簡單地將奇蹟般的壯舉僅僅歸功於所謂中國政府的「威權主義」,對那些日夜兼程趕造方艙醫院的人和企業來說未免不夠尊重和有失公允。

任正非認為華為要有自己的商業主張和技術主張,利用全球先進的科技力量,在根技術上擴大投資,以開源、開放應對美國的「閉關鎖國」。(Creative Commons)

華為走上了戰略的第三條路

在約束條件下,憑對新發展大局深邃的預判,尋找新的機會,找到後儘快跳躍和重點執行,建立能力(包括通過全球資源平台的組建和生態系統),進行成功跳躍,即是戰略的第三條路。

儘管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華為、中興和其他一些中國科技公司實施了制裁,但迄今為止,中國尚未以類似方式制裁美國或其他西方科技公司。(Shutterstock)

外國跨國公司在中國的核心戰略問題

許多跨國公司相信中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仍將繼續擴大,因而需要謹慎對待地緣政治以及相關政策頒布等外部因素所引發的問題。企業戰略者需要設想並制定切實可行的方案,從而做出正確的戰略決策。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值此變革之際,不斷有資金湧入。(Shutterstock)

中國汽車業將更智能化和適應市場變化

過去中國汽車行業中外企業間的合作模式主要為合資。展望未來,中外企業之間將出現新的合作方式,包括從獨資經營到各種類型的企業合資。客戶需求將隨着供應商的增多而變得更加嚴格,更加激烈的競爭也將顯現。

毫無疑問,中國品牌的質量和數量在近些年來都取得了長足的進步。(Shutterstock)

國外品牌能否繼續在中國市場生存?

在中國的企業需要更好地理解如何與目標消費者進行溝通,且與不斷發展的消費需求和技術變革相適應。具備數字化思維和方法愈來愈成為關鍵的決勝之道。在這方面,不少外國企業往往落後於本土企業。

一些公司曾明確表達在新疆棉事件上的立場,表示不會在產品中使用新疆的棉花。(Shutterstock)

新疆棉事件給予外企的啓示

新疆棉花事件表明,儘管中國消費者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消費者群體之一,這些CEO們對中國消費者並不嚴格遵守這一規則。企業領導者並未深思熟慮他們行為背後的意義與潛在影響。

在全國人大會議上,中國政府宣布今年GDP增長目標超過6%。(Shutterstock)

中國創新的影響將持續蔓延

大型的跨國企業現在已經意識到,在世界不同地區開展業務需要因地制宜,尤其在中國與西方之間既存在不少相同之處亦同時存在諸多差異的前提下。企業經營的方式沒有客觀的對與錯,只是不同的場景具有截然不同的條件。

我們不應該過分以香港作為本位。我們是香港人,亦是中國人,同時亦是全球人。(灼見名家製圖)

中國內地是香港年輕人的大舞台

在中國飛速發展的今天,愈來愈多的香港年輕人有機會在內地城市尋求發展機會。中國良好的創業及創新的氛圍使得香港人可以透過這些機會完善自我、獲取新的知識,更能拓寬眼界、培養全球視野。

埃克森美孚於今年年初本來決定推遲部分市場的投資決定,卻於4月22日在廣東惠州開工總投資為100億美元的乙烯項目。(Shutterstock)

剖析跨國企業在華戰略新動態

在疫情高峰時,因中國局部的生產受到了某程度的影響,國外不少輿論隨即假設供應鏈將會大量撤離中國,不少跨國公司亦會離開,他們將會進行「去中國化」。但事實是否就是如此呢?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