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故事,為什麼這麼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