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能逃避蘇聯模式命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