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繼繩:為什麼歷史學成為當代顯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