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DSE

本文精選《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其中六句,探討個別單字的讀音。(灼見名家製圖)

讀《史記》學粵語

現時香港的中學大多以粵語作為教學語言,而粵語既保留很多古漢語的特色,自然對研習古典作品頗有好處。因此,掌握正確的粵音正讀,無疑非常重要。本文續舉列司馬遷《史記》若干容易讀錯的字詞,探究其中的正確讀法。

今期討論《孟子.魚我所欲也》、《莊子.逍遙遊》和《荀子.勸學》三文容易錯讀的字。(灼見名家製圖)

粵語下的春秋三子

現時香港的中學大多以粵語作為教學語言,而粵語既保留很多古漢語的特色,自然對研習古典作品頗有好處。因此,掌握正確的粵音正讀,無疑非常重要。本文續舉列三篇古文若干容易讀錯的字詞,探究其中的正確讀法。

毋忘對自己國家的歷史與文化,心存敬意與尊重,香港、國家與世界三者缺一不可。(亞新社)

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

「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的宣傳資訊進入各中學,遇上「短板」失聯,石沉大海是自然不過的事。幸蒙不少學校以生為本,能將相關訊息,輾轉傳給對學史有興趣的中六同學,最終仍有40多所中學的代表參加。

考評局這個獨立王國長年積累的問題,若不提高其透明度、加強監察、改革人事,即使今屆過去,往後的試題仍將如出一轍。(Wikimedia Commons)

考評局無王管 需改革

「你是否同意」、「利多於弊」這些均屬通識化題型,並不適合中學歷史科的考試。有歷史科老師指出,歷史科要求同學有批判性思考云云,涉及科目的課程及評估指引,正正是教育通識化的核心禍害,需要正視。

中六以下各級,中小幼及特殊學校返學的時間表、路綫圖,又如何一綫到底,以期專心復課。(灼見名家圖片)

DSE開考之後

教育局面對社會動亂,以及新冠病毒追纏,大浪衝擊下,確是積極面對,肯與各教學專業團體、中小學校長組織,共同商討應對方法,亦願意頻密面對新舊媒體,公開說明及解釋政策。

考評局掌握全部學校往績數據,在專業及技術上絕對有能力作出類比測試,找出最佳的,最可信的方法,未雨綢繆,制定各種替代方案。(Shutterstock)

文憑試考不了 可有後備方案

事實擺在眼前,4月底復考機會不太,疫情仍每日有雙位數字感染,4萬多考生每日出動,交通工具內,試埸內,食店中,人群聚集,接觸頻密,疫症增加機會也大增,以至於出現疫情爆發。真的要考慮後備方案呀!

特區政府要助考評局預備充足的防疫用品,加借大學的禮堂及課室,讓DSE公開試的考試場所,區隔拉大拉闊,使考生考得安心。(Shutterstock)

DSE的第三方案

若然4月24日如期開考,考評局得要作最好準備、最壞打算。最壞打算者,是再延期,第三方案要備份妥當,時間壓逼感更強大的當下,是否考慮只有四個核心科目設定考生參與的實體考試。

新冠狀病毒肆虐,或許打亂一些海外留學生的短期學業部署,但和很早便走上一條不適當的學習路途比較,所損失的會是很輕微吧。(亞新社)

留學夢魘

學校關閉,尤其在海外,可苦了一大群海外留學生了。很多香港學生負笈海外,沒有學校留宿,加上英美等國處理疫症手法較被動,很多都選擇撤回香港,特別要在封關前闖入,才能免受隔離之苦。

當內地及港澳地區的疫情已稍見受控,豈料病毒卻在全球擴散,歐美、亞洲及中東差不多無一國家倖免,當中以意大利和瑞士等國家的情況更嚴重。(亞新社)

一場疫戰的感悟

我們深切體會人與人之間及國與國之間都是「生命的共同體」,必須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能幸災樂禍,也不能獨善其身,必須要同舟共濟,彼此合作,才可以同渡災劫。

教育局幾度宣布延長停課,最新公布是不早於4月20日分階段復課,而中學頭等大事的DSE公開試,暫訂3月27日開考。(Shutterstock)

由eMock到DSE

形勢逼着全港負責任的師生,電子遠距離教學必須擺上書枱,師生進行學與教的互動,eLearning、eMock統統都來了,可用的軟件都用了,停課不停學也被賦予實質的意義。

在疫情之下,通過網絡在家學習已經成為香港學生普遍的事實。(Shutterstock)

在家學習 天地無窮

在家學習的特點,是把學習的主要任務,從教師身上移向學生,增加學生自學的成分,例如增加書籍或者是網上的閱讀!假如香港的學校,因為疫情,反而提前認真地較大幅度嘗試學生主動學習,是否可以「把壞事變好事」?

杜鵑花之美在於有三種不同的顏色互相襯托,白的潔白純正,紫紅的嬌艷,粉紅白邊的顏色恰到好處。

杜鵑花開

教育局昨天宣布DSE照考,這決定也有道理,當然預計到時的疫情會放緩,今年是「多事之秋」,所以我相信家長、老師和社會人士都會體諒你們的境況。「居危思安」,危中有機,不用埋怨也不用怕。

利用互聯網與天水圍的中五及中六的基層學生免費練習英語會話。(Shutterstock)

人間有情──天水圍義教

在個中學同學的聚會中,同學們自問已六十多歲又已退休,還可以為社會做點事嗎?同學都在香港華仁書院畢業,大部份有學位或是專業人士,英語良好。有見現今英語水平每况愈下,故此決定為中學生免費提供課後英文補習。

以徐立之教授在科學領域和大學行政的經驗和認知,他提出很多很切實而具體的意見。(灼見名家圖片)

3322還是2222?

把入學門檻定為2222,不是人才能力的降低,而是人才要求的提升。只不過取錄的決定不是由教育官僚透過制度表面決定,而由真正面對人才培育的大學學科決定。

對於通識有關的教學理念和方法,恐怕香港還要下很大的工夫。(Shutterstock)

政治Vs專業

香港奉行的「校本管理」模式,是香港的優勢。因此通識的教學方式,也是「各師各法」。碰到政治敏感的話題,純粹地拿出敵對的雙方意見,並不會養成明辨思維。改進教學法,應該是通識課前進一步的必要元素。

教中文20多年,如果說這既可餬口,又能獲得同學、同行的尊重和認同,滿足點點虛榮,全是此科及我過去的中文、文學老師贈予我的大禮物,我希望一直努力,作更多回應和回報。(作者提供)

中文科,給了我們什麼?

每個人喜歡中文的原因都不同,有些因為對作家作品有共鳴;有些因為文字動人,可以陶冶性情;有些因為中文必須達標,最初被逼投入,沒想到因此產生感情。應付課程是基礎,能否獲得更高的價值,得靠我們自己。

Page 1 of 2 1 2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