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冬柏

黃冬柏

新會商會中學校長。現為屯門區校長會副主席、屯門區西北分區委員及屯門區青年活動委員會委員。 畢業於澳門培正中學及香港中文大學。理學士(主修物理學)、哲學碩士及教育碩士。主教科目包括物理、科學、高補程度通識科等。 教育評議會增選執委及「教評心事」專欄召集人;本身是教評會創會會員及第一至第四屆執行委員、歷任秘書及出版崗位、教評會刊物《教育現場》編委會成員。曾任教師中心諮詢及管理委員會委員,也曾參與香港教師中心出版組工作。近年參與《教育心宴》、《教育同心行》及《教育同心徑》等結集的主編工作。 多年來關注課程發展、學校管理與改進、學生成長和教育改革等課題。過去近30年常於報章發表本港教育、政策及教改課改文章。2003年參加「傑出教師選舉」獲頒優異獎、2011年獲頒海華師鐸獎。曾任考評局物理科校本評核地區聯絡員,亦有出版過中學會考物理教科書及參考書籍。
諸校改名的不外宣原因之一,可能是「收生需要」。(香港公開大學圖片)

從大學改名反思大專教育

現時間間大學都想擠身成為名牌、研究型大學,是否罔顧香港整體利益?多了幾間大學,卻扼殺本來發展良好的理工學院、教育學院、遙距進修學院。

教師培訓內容五花八門、多不勝數。(Shutterstock)

教師培訓風又再起時

基礎教育不再只是單一目標知識傳授的服務,全方位照顧是需要有充足的空間才可以辦得好。但如何釋放教師的空間,令到有相對多時間供參與必要的培訓才是解決之道。

近十多年,受少子化和個別社會問題影響,令適齡學生人口持續下跌。(文灼峰攝)

移民、教育、校園

移民規劃除了政經考慮外,往往亦與教育攸關,值得我們教育界或制定政策的官員反思,本港教育制度有何缺失,令這類中產家庭伺機而移?

電影《永夜漂流》描寫20年後地球生態環境迅速惡化,人類被迫移居其他星球。(《永夜漂流》電影預告截圖)

短暫未來的聯想

全球各地陸續開展疫苗接種,很多人對未來充滿憧憬,以為新冠疫情快將終結。然而,綜合近世的科學發展,連同環境生態、醫藥病理的訊息,未來卻不見得會向着絕對美好方向進發。

一旦推行網課,實體的教與學就發生在居家環境內。(Shutterstock)

虛實學習的家校支援

虛擬學習改變的是平台和策略,主旨從未改變:讓學生學得到。作為家長,責任是協助支援他們的學的經過,不是代他們完成。

網課讓師生有了新的學與教技能,使用由此而來的策略,最終令課堂發展成虛實互補的教學模式。(Shutterstock)

從網課學到的學習策略

網課對學生學習策略的要求與傳統學習有很大的差異,在近一年的網課學習參與過程中,學生或多或少已培養出新技能或學習策略的改變。展望恢復面授課時,老師仍會採用類似網課教學的方式,發展成虛實互補的教學模式。

教師可將在網教經驗掌握到的技巧融入實體課內,令虛擬實體教學得以互補。(Shutterstock)

網課觀察的反思

作為教學主導者的教師,宜從幾個月來的網課生涯中,沉澱出網教的優缺點,加以應用。某些網課缺點反而可彌補傳統教學難以適切實行的環節,加以實踐應用於面授課堂上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60年前的辛丑年,開始往後30年冷戰時代,令全球活在第三次大戰、可能的核子戰爭陰影之下許久。(Shutterstock)

辛丑賀歲話當年

歷史上的辛丑年,似乎都不是什麼好時年。共通點都是霸權國之間因著利益、信條主義留下的衝突印記,回顧上世紀兩個辛丑年的煙塵往事。

因2014年的激烈社會衝突事件爆發,坊間開始出現對通識教育科的負面批評。(亞新社)

通識的科運與社會

作為一個學科,通識教育的發展,等同這個學科的命運都是有起有跌。《施政報告》發表後已有某些變革措施的吹風,令關心通識科發展的學者和前線人員對科運的未來走勢有所憂慮。

疫情以最嚴厲方式,重新教導世人衛生常識。(亞新社)

2020年學到了什麼

今年中小幼學生實際有得上課的日數,與往常年返學約190日比較當然少很多,網民隱喻今年學生將會學不到什麼吧。從另一角度去思考卻正好相反。

去專業化現象已經毒害着社會各個範疇,教育界亦不例外;最終將影響到教育的發展。(亞新社)

知識型社會與去專業化

建立知識型社會和相關的教育發展,與社會本身是分不開的;所以社會和政治環境的變化,往往亦影響了教育的發展。這是最近幾年很容易觀察到的現象。

鑑於網絡發展和人工智能在短暫的未來,會有長足的成就,把這些科技成就應用在教育上,將令到學習有很不一樣的改觀。(Shutterstock)

教育的未來與未來的教育

學習方法和教學工具的創新並沒有改變教育的本質,尤其是承傳人文精神方面的要求。展望未來,科學科技的創新是不會停下來;相信科技創新帶來的進一步發展,將仍然是以改善學習方法和教學工具為主。

只有有高素質的教師才會有高素質的教育產出,並且令這個社會的價值得以往下承傳。(Shutterstock)

人文精神與教育專業

從事教育工作的人或多或少都了解什麼是人文精神。因為人類學習欲望是與生俱來的,所以我們去教;除了教知識,更重要的是關懷學生成長、在他們遇上困惑時從旁扶助。

把遙控教學的需求轉換為教學新時代的基本要求,不論在課室或在家都可以隨時有效學習。(Shutterstock)

停課不停學,之後點?

停課是個契機,令成年人不得不思考學生遇上停課會怎樣;最直接的假設就是「學生會停止學習」。於是導致「停課不停學」這個口號的出現,並成為整個基礎教育圈的重點工作。

在七七事變的這個紀念日,筆者真誠地希望港人和學生們,惡補過去一個世紀以來自己國家的歷史。(Wikimedia Commons)

毋忘七七 展望睦鄰共進

2020年的7月7日是「七七事變」的83周年紀念日。今年,疫情下進行的文憑試歷史科試卷中有一道涉及中日關係的試題內,有條分題卻意外地在學界和社會上惹起爭論,更引來一些罕見的行政跟進。

難以估計當局如何加強管控亂象,但避免政治歪風入侵校園只是治標;認真重整課程、有為地做好教育管理才是治本。(亞新社)

教育目標、規劃與亂象

本來世界各地的基礎教育中必有的國情教育,在香港被指為洗腦;通識教育的宗旨本來是培養共通能力,在香港被視作議題教學而不設教科書,結果引狼入室搶佔發言平台。

相信坊間較多的討論是追落後、補課時,積極一點的會是把網絡教學經驗恆常化。(灼見名家圖片)

如何面對破碎的這個學年?

踏入6月原是傳統學年埋尾殺青之時,如今變成抗疫停課與復元的交接期。加上去歲年中因修例引起的風波,以及延續至學年初的社會運動,竄入各大、中學校園的滋擾;註定今年是個破碎學年。

據聞有些小朋友近來已對屏幕前生涯產生了反感和恐懼。(Shutterstock)

停課主導持份者大變身

對於教者而言,一旦學生養成透過網絡學習的習慣後,網絡遙距教學確是開拓了課前或課後的學習空間。相信復課後仍然會善用這個新模式教學的老師比例將大增。

停課不停學除了是學校人員推動的計劃外,實際上青少年本身亦會從環境和社會實況中啟動學習。(Shutterstock)

疫症能喚起科學教育嗎

過去本地社會傾斜着重商業經濟和金融領域,因而促使升學失衡的出現,間接地令青少年規劃選科時忽略了數理科。今次疫情令社會有所轉向,學校教師亦可抓緊這個機會,重新燃點學生對數理科技學習的動機和堅持。

法律只是最低層次的行為要求,道德規範才是高階的標準。為了未來,香港人請把握當前的機會,重新出發做好德育!(亞新社)

反思社運、抗疫與德育

新春伊始,武漢出現的新型病毒肺炎爆發轉瞬間全球流竄變成跨地域世紀疫症。本地因為沉浸在社運熱潮而失去警覺先機,面對疫情日趨嚴峻,社會再次因種種爭拗而出現擾動!

筆者認為,社會應該十分感激這批校長;不只是救出學生,而是這個行動喚起了大眾關注學校的功能。(亞新社)

校長犯險救人突顯學校新角色

幾個月前的「佔領大學」事件仍然為社會留下大量影像記憶,之於學界較深刻的可能是中學校長進入佔領區營救孩子。最初入校園是為救己校學生,後來變成拯救一般中學生和校友,過程細節已留在當時的報章傳媒報道。

新的一年屬鼠年;原來有說鼠年不宜標示「金鼠」,應改為「金蝠」。(Shutterstock)

前望轉瞬金蝠至 回溯百載巨龍飛

近年常聽西方有人以「沉睡巨龍要騰飛」渲染中國威脅,國人亦有人因順境而沖昏腦袋,事事強國人自居。其實國家積弱百年,在在需要時間復元和發展,還是按部就班地慢活發展才符合造福國人之道。

不論參加遊行示威的、幕後做文宣的、執法者前線的人當中,都應有不少優秀新生代。(亞新社)

失去兩代人的聯想

當前社會上有種說法,把幾個月來的騷動歸因於年輕人,「年輕就是犯罪」,甚至指執法者專門針對年輕人。也有另一種說法,騷動出現後把社會的上一代人與下一代人對立起來;所以失去的不是一代人,而是兩代人!

究竟《後傳》最後一集將會帶來什麼結局?電影對現實世界會有何暗示呢?(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 Facebook)

星戰歷程和教育

《星球大戰》系列之所以摧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星戰迷,主要是得力於觀賞電影帶來的視覺和聽覺的感受,再加上製作團隊的傳銷和商業策略。值得教育界加以關注的是那份創新概念和善用科技。

重建一個有助向前發展的社會氣氛,着實需要尋找一份能夠得到全港認同的香港精神。(亞新社)

尋找香港精神

當年的獅子山下已是過時的神話,再也代表不了香港,至少新一代港人無法代入那個想像。何處再尋找到足以振奮市民、具有共識的香港精神?

傳媒的影響力已達到塑造議題、帶領社運的層面。(亞新社)

傳媒與教育互動的再思

香港人一直十分重視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權利,思考如何管制媒體應不是好的選項;反之,如何令受眾有能力處理接受到的海量訊息才是出路。

把民生現實用暴力摧毀,社會不會變好,但肯定要用更多資源來恢復。(亞新社)

高遠政治訴求徹底摧毀德育

社運始末可以有許多解讀或迴轉論述,都可以化簡成「為了爭取『民主、自由、公義』,替下一代爭取更好的未來」。大部分市民或都接受這些說法;但當前見得最多的卻是「恣意破壞」。

罷課不罷學,應該是欺騙自己的最佳謊言;當大部分人都沉醉其中,餘下的只是徒呼奈何。(亞新社)

開學夢魘 歷史印記

究竟香港2019年的開學會締造出什麼歷史?筆者無謂加以揣測。不過這個由「反修例」帶來的大風波,必定成為香港歷史上的一個耀眼印記!

社運顯示我們的年輕人有能力做場大戲,教育或多或少都有點貢獻!(亞新社)

華洋雜處氛圍下的教育果實

可能是東西方對教育的觀念的不同,結果在架設課程、發展教育、甚在訂定教育目標也出現了很大的落差!兩種觀念聚在一起,就會有平衡的問題,沒有平衡點的體系終究會左搖右擺。

把社運導引入校園後,肯定帶來更多非教學的工作量。(灼見名家圖片)

引領社運進入校園的矛盾

中學生大多數是未成年人或沒有實際社會經驗的年輕成年人,他們心理亦處於過渡階段;通過課堂上的導論式學習是可以的,但把他們推往前線去實踐社運?筆者是很有保留的。

國情教育和國民教育,過去好一段時間被視作一種標籤,不論負面抨擊抑或刻意吹捧都是不恰當。(Shutterstock)

校園內怎樣認識近代中國

從1949年到1997年再過渡到今天,曾在香港和鄰近地方發生的事情,都是近代中國的歷史。我們的校園內,可有空間協助這些年輕人、未來社會成員建立認識自己國家的能力呢?

在必修的中三級中史課程內有「五四運動的背景及影響」和發展概況的課題,但建議教學時間大約三節。(Wikimedia Commons)

五四運動百周年與今日校園

五四運動是一起學生引發的社會運動,我們的校園是否值得抽出一些時間,與當前的學生們探討和回顧這個歷史事件?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探討一國兩制爭議時,不妨從「採納兩制各自的利,強調合作互補」出發,這才可以顯出優勢。(Shutterstock)

一國兩制的多元另類思考

把波動和粒子這兩個對立的概念同時置入微觀世界,能夠成功解決當時存在的研究困難,主要是應用了「較為有利」的選用原則。與一國兩制構思最初被提出時的情況何其相似?

為人父母者,教養好自己的子女是責任,也是重要投資。(Shutterstock)

4月4日話兒童培育

不少國家地區設有兒童節背後的期望,是顧及培育未來接班人的需要。社會的永續發展,在於今天怎樣培養未來新一代,如何去規劃教育和社會支援,最終目的是令到未來國民擁有應付新世代種種挑戰的品質。

《銃夢:戰鬥天使》的未來世界是灰暗的,令人聯想到環保議題。(《銃夢:戰鬥天使》Facebook)

賀歲片與STEM教育

近年來STEM教育成為本地的寵兒。其實電影業的出現以致發展成超級產業,就是STEM的好例子。凡大量製作電影的區域,都能藉此賺取鉅量經濟利益,電影從業員從中有可觀的實利回報。

教師的薪酬計算都會考慮年資和學歷,過去以有無學位來劃分,全面學位化後應有新的劃分方法。(Shutterstock)

從中小學教師全面學位化講起

全面學位化,表面看來是提升教師專業水平的良機;現實上已有不少教師通過進修或在入職前取得大學學位,只因無足夠學位教席容納他們而享受不到學位教師待遇,形成「不公平」的現象。

筆者在除夕前參加了教育評議會的長沙創科及歷史交流團。

從湖南考察反思香港創新教育

倡議STEM教育,是為了培育新一代有創新能力、免於守舊。不過幾年來本地實況,與過去推行革新相若,都是一窩蜂式地去闖去做。結果締造了一個以STEM教育為名的產業,多於建立勇於創新精神的教育文化。

留級的可怕,應是源自友儕間的訕笑。要留級就代表能力不濟,這種訕笑最終引來可怕的羞愧感。(Pixabay)

留班的意義

為何有學生害怕「留級」?直觀來看,只是多花一年時間,補回學不懂的課程而已,何「怕」之有?花多些時間重新學習,打好基礎後再繼續往後課程的學習;這是從學生利益出發的好事。

12·3事件中受衝擊的市政廳,現為民政總署大樓。(Wikimedia Commons)

從12·3事件想到政治教育

今天是澳門12·3事件周年紀念日。事件起源於學校擴建導致警民衝突,繼而演變成全澳戒嚴,最終令澳葡政府失去管治威信。當年鮮有老師在課堂討論事件,因為那些年大多數學校都是有政治潔癖的。

若社會層而未能配合,或者甚至不當是一回事的話,那又如何可以一切為了孩子?(作者提供)

教育,一切為了孩子?

改革開放40年,除了經濟成就一大籮之外亦失去了不少傳統價值;做任何事都只與經濟實利掛勾,「一切為了孩子」的願景根本難以實現。

《非同凡響》的片段每日都發生,而且會出現在很多不同的校園或課堂內。(《非同凡響》Facebook)

非同凡響的學生和老師

幾十年來,教育的本質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校園以外向內望的期望卻改變不大。年近半百的市民腦海中的教育,多數會是等同於上課和考試;那是教育改革前的典型情景。

填海造地是香港始自上世紀發展以來的一個重要策略。然而回歸前後至今,填海幾乎是個原罪。(亞新社)

填海爭議和通識教學

學生需要明白,作出填海的決策是要顧及環保的思考。不幸的是目前的批評中有着更多涉及政治鬥爭、抹黑和基於假設的謾罵,因此學生需要學到分辨事實與臆測,亦要學習持平理性的思辨及盡量減低個人情緒的影響。

身邊有着默默地辛勞工作的清潔工、環境管理人員,甚至拾荒者,因為他們市容才會清潔和井井有條。(亞新社)

風災帶來對教育的一些反思

不少市民平日的表現就是缺少了感恩心。風災之下香港境內亦有地區停電停水,翌日恢復返工又出現交通癱瘓難題;然而除了不滿外,或都需要感恩,我們的災情可以在三數日後就得以紓緩。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