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

施永青

香港中原地產創始人之一,現任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原籍浙江寧波,1949年出生於上海,4歲時定居香港,在港接受教育,19歲畢業後從事教育工作8年,後轉往地產行業任職。 1978年開設中原地產代理公司,從事地產代理事業至今。除房地產外,施永青在香港以私人名義創辦免費報紙《am730》,並開設專欄親自撰稿,專欄除議論時事外,更深入淺出分享其營商、管理實踐經驗及人生哲學等,廣受大眾歡迎。施永青還身兼香港房屋委員會成員、香港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香港地產代理監管局成員等公職。
美國在全球各地,在不同的範疇都與中國對着幹,中國沒有理由再借錢給美國去做對自己不利的事情。(灼見名家製圖)

美國可如何要中國為疫症作賠償?

中國在武漢展示這麼大規模的抗疫行動,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美國要展開自己防疫工作尚有十分充足的時間,只是美國反應遲鈍,且手法失當罷了。美國何來理由,藉着一個李文亮事件,就強要中國作賠償?

特朗普確診後,隔離未夠14天,就四出活動,有些甚至不戴口罩,完全無視其他人的安全。(灼見名家製圖)

從防疫效果看個人與集體的關係

今次疫情對歐美國家所帶來的實際損失,金額可能接近這些國家一整年的GDP。歐美的一些政客,可能會因無法走出困局而發動仇外戰爭。發展下去,人類可能又要演悲劇,此之所以,我們不應對防疫工作掉以輕心。

連美國作為西方文明的典範,也弄到一蟹不如一蟹,叫西方人對前景怎有寄望!(灼見名家製圖)

步入黃昏的西方文明

西方文明因而可以大量掠奪其他國家的資源與勞動力,去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西方文明亦會因為內部矛盾沒得到及時的梳理,而逐漸失去自我完善的能力。

美國內部矛盾最大可能的激發點是,拜登在11月3日的投票中以大比例勝出,但特朗普卻以郵寄票有作弊機會而拒將權力交出。(灼見名家製圖)

美國有走向分裂的徵兆

新冠疫情在美國蔓延後,美國聯邦政府由共和黨把持;但州政府中卻有不少是由民主黨執政,大家的抗疫理念與手法都不一樣,結果互相指責,沒法合作,令到美國的疫情比其他國家更難控制。

特朗普確診後的變數,並非他本人與共和黨可以操控的。(灼見名家製圖)

特朗普確診後的變數

起初我還認為,經過美國大選首場電視辯論,特朗普可能失去很多選票,甚至會因而失去連任的機會。偏偏就在這一刻,傳來特朗普確診新冠肺炎的消息。

政府可每月為出外謀生的人提供5000港元的生活津貼,上限為10萬元。(灼見名家製圖)

參加社運年輕人的現今處境

香港的經濟前景並不樂觀,失業率可能長期高企。讓年輕人出外闖一闖,既可以減輕香港的就業壓力,亦可以讓年輕人見一下世面,了解一下真實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

美國總統的任期有限,政客只關注自己任內要面對的事情,任後會出現什麼後遺症,政客都不予理會。結果問題必然愈積愈多。(灼見名家製圖)

在經濟問題上美國處境危殆

特朗普常自誇,在他的領導下,美國已在這場與中國的角力中大獲全勝;但全勝的結果卻是美國的GDP在第二季下降了32.9%。中美兩國的處境,究竟誰更惡劣,答案已寫在牆上。

一個社會若是人人都以公家的利益為重,小我服從大我,社會的資源較容易集中調配,辦起事來就更容易產生效益。(灼見名家製圖)

中西方文明的差異何在?

我認為,中西方文明的主要差異是集體主義與個人主義的差異。中華文明,以社會的整體利益為重,個人為此必須作出一定的犧牲。而西方文明的基礎是個人主義。西方的個人權利只容征服者擁有,被征服者只能做奴隸。

特朗普獨斷獨行,不尊重民意,還公開表示希望有習近平一樣大的權力。(灼見名家製圖)

為何特朗普還有機會當選?

雖然特朗普競選策略是:他會比拜登更堅定不移地敵視中國,並會不顧一切用盡最惡毒的手段來制約中國的崛起;但我相信,北京仍是樂於看到特朗普在今次大選中取得連任的。

我不贊成把地產商一律視作奸商,並認為他們所做的都是壞事,非加以阻撓不可。(灼見名家製圖)

地產商都是奸商嗎?

想不到近年在香港亦有人以一個人的階級出身,來判斷一個人的忠奸,以及是否應成為社會鬥爭的對象。這種取態,並不符合文明社會的普世價值。

「公知」說,既然有這麼多人都認為社會上的種種不幸都是地產霸權造成的,那大家就有權對地產商進行口誅筆伐。(灼見名家製圖)

圍剿地產霸權的陰謀

香港社會突然冒出了一股民粹主義思潮,把社會上的種種不幸,都歸咎於無良商人,尤其是地產商。他們為地產商扣了一頂帽子,稱之為地產霸權。

反對派近期雖然在言文上作了一些調整,但在基本意念上,他們仍是抗拒回歸。(亞新社)

反對派必須重新定位

反對派所做的,有一個共通的功能,就是證明一國兩制沒法行得通。可是,即使行不通,中共亦不會退位讓反對派上台走親西方的道路。

從發展的角度來看,美國已敗象浮現,靠特朗普這樣的料子,已很難令美國中興。(Donald Trump Facebook)

誰該為美國的疫情負責?

美國弄成這個樣子,究竟是誰的錯呢?特朗普把這個責任完全推給中國,說是中國官方刻意隱瞞疫情造成的。一個肯看看事實的人,就知道這樣的指控毫無道理。

香港的反對派認為這是中共自己失策造成的,而中共卻認為這是反對派刻意與中央政府搗蛋造成的。(亞新社)。

香港人要看清大局 有所取捨

事到如今,香港人是否應該吃一塹,長一智,莫再花氣力去尋求一些不切實際,徒勞無功的目標,而應該腳踏實地去追求一些,既對港人有利,而且是實際上有可能達至的目標。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參與暴亂的人需要面對的境況將會大大不同。他們的行為隨時會被專職的國家人員監視。(亞新社)

《港區國安法》有多大功效

有人認為《港區國安法》只會適得其反,不但不會為香港帶來安穩,反會為香港帶來更多的動亂。我認為這樣的估計並不現實。如果《港區國安法》真是起不了什麼作用,西方就不用這麼緊張了。

香港的家庭大部分有積蓄,而政府手上亦尚有不少盈餘,年輕人應未到「馬死落地行」的境況。(亞新社)

經濟難返疫情前 年輕人不易搵工

無論是僱主,還是公司裏的管理人員,對新一代的年輕人都普遍印象不佳,覺得他們的工作態度不如上一代。所以當有得選擇的時候,他們會請有經驗的人,或心態較成熟的人。年輕人的排位,排得不前,被挑中的機會不高。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