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世鴻

蔡世鴻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校長。1990年投身教育界,2004年始擔任校長。由於早年於香港大學取得資訊科技教育碩士,多年來一直熱心推動資訊科技教育,2014年獲委任為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管理諮詢小組委員。學校位處深水埗,故積極與學生投入社區的服務工作,期望教導學生回饋社會,服務他人。2016年獲選為深水埗中南分區地區委員會副主席。2016年起加入教育評議會,負責協助《教育現場》的編輯工作,現擔當教評會副主席。
近日社會衝突不斷,我常懷疑我們的教育工作,我們不是從小教導學生愛護公物,愛我們的鄰舍和社區,建設社會,做一個良好的公民嗎?(亞新社)

小學常識科改革建議

最近小學發生了「錯解鴉片戰爭」一事,令人嘩然,也有人認為小學的國民教育不足、老師不懂科學、課程呆板乏味...... 作為中學通識科的「前線」,小學常識科實應積極改革。

今次的漫長停課,不像一般在學校爆發的意外,這次影響是隱藏和深遠的,更甚會影響家長對學校的觀感。(Shutterstock)

從危機處理看學校停課

在日常工作中,學校有沒有與家長和老師建立互信關係?如沒有,這次停課便什麼都做不了,還有,停課環境不斷改變,學校未必能每事應對,偶有不是,便要家長和老師體諒和包容,那是依靠平日建立的良好關係。

小學老師全面學位化,對小學的影響很大,所以學校勿掉以輕心。(灼見名家圖片)

談小學教師學位化

政府能否盡快調整小學的薪級架構,小學老師的薪酬級別狹窄,所以晉升的動力不大,教師全面學位化後,政府除重整薪酬架構,亦需順道拉近中、小學教師的薪酬差距,這是多年來積存下來的怪現象。

談學校自評

談學校自評

筆者在數月前獲邀到佛山的小學帶領學校自評,其中有一次發生的事,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性急的校長 為了帶領學校自評,我已先為目標學校分享了幾節課:自評的理念、工作和效益等。大家來聽課的時候都很投入,但可能因為他們沒有學校發展組,所以每次來的學校代表都不同,今次來的是校長和副校,下次來的卻是另一批主任和老師,像瞎子摸象,變成各人都只學得一部份,未能融會貫通。 這天來到學校自評的第一個重點——訂立學校關注事項,我要求學校的行政小組一同參與。首先,我先和大家熱熱身,引領大家隨意為學校的發展發言,但我觀察到大家在發言前都會望一望校長,有壓力?可能是。第一位發言的是副校,說完了,校長滿意地點點頭,示意嘉許。到第二位主任發言,校長起初讓她說,到後來會加片言數語,代為補充「標準答案」,這時我提醒校長:「校長,不用心急,我們讓老師分享他們的想法,學校關注事項不是由校長一人決定的,是要由下而上,大家一同商議出來。」校長稍為收斂一下;到了第四位主任發言時,只見校長不停寫字,抄筆記?不是,原來是寫紙條給老師,要他們跟着說,我忍不住說:「校長,現在不是問書,我們鼓勵大家共同建設學校,為學校發展而討論,老師是我們的同伴,所以要聽他們的想法。校長,你還是出去忙一會兒自己的工作吧,相信你再回來時,我們已有共識了。」果然校長離開後,大家便開始熱烈地討論。   學校自評之道 前英國首相馬卓安曾指出領導者最緊要的事: 「首先要找同伴,接着是凝聚團體向心力,然後每個人都要知道自己負責甚麼工作,要如何去執行。剩下的,就是朝着既定目標邁進。」 學校自評不就是這樣嗎?我們可以歸納如下: 找同伴:記着是「同伴」,不是執行者或下屬,所以校長在制訂學校關注事項時,要細心聆聽每個同工的想法,想學校聚焦發展哪些地方?想學校在這三年來改善甚麼?大家要開心見誠地分享,只有推行大家認同的想法,大家認同的目標(common goals),才可以凝聚學校的向心力。 如何執行:雖然學校的管理團隊可能很有行政經驗,但如何執行和分工也是十分重要的,所以我們在訂立關注事項時,除了要訂下目標,更要分組討論,訂下細則來。我們的周年計劃書和科組計劃書便是這在要求下產生的,記着,計劃書還要訂下負責人和檢討的方法,絕不能含糊了事。 向目標邁進:既然有了共同目標和周詳計劃(Planning),接下來的便是推行(Implementation)和檢討(Evaluation)了。 香港學校十多年來堅守着這個PIE理論,學校不停自我完善,取得很好的成果。國內的學校如要透過自評來進步,首先要做的是要有包容的文化,校長要多聽老師的意見,大家成為了「同伴」,協力同心,學校才會越來越好。除了聆聽聲音的氣量,他們也要學會仔細規劃和分工,現在佛山的學校大部份都是半年前規劃學校的工作,要他們訂下學校三年發展計劃,實在奢侈,所以我要求他們成立學校發展組,訂下一年的目標,因為如沒有較長遠的發展計劃,學校發展便不夠具體和聚焦。 聆聽的重要 香港政府嗎?我覺得當前的領導者也要這樣做,要用心聆聽不同界別的聲音,與市民和不同團體成了「同伴」,共同建設香港,香港人才得享安居樂業。最近我體會了一個道理:相同的意見需要聆聽,但不同的意見更要多聽!

我們是採取一人一票制的,無論你是六年級的大姐姐、大哥哥,還是一年級的小弟弟、小妹妹,都可參與選舉。(Pixabay)

小學生選特首

今年2月,在我手機收到的資訊,大部份都是關於「特首選情」的。到茶樓坐坐,鄰座的人也在談選特首;回到家裏,往新聞台看看,每天也是特首選舉的報導,觸目所及的、耳邊響起的、鑽進腦袋的,都是選特首的事,救命呀!我要靜一靜,我要抖一抖,最好的地方是哪裡?家裏不安全,茶樓太多人,對,學校是最寧靜的地方,學校是不談政治的,小學生是不懂政治的⋯⋯誰料往禮堂上的壁報瞄一瞄,要命的!標題竟然是「齊來選特首」,但仔細想想,對!五年前學校也舉辦過特首選舉,那是一件挺有趣的事呢! 五年前,是梁振英、唐英年和何俊仁競選的那一屆,我校也來湊湊熱鬧,舉行特首選舉,如何選?說來是頗認真的。   登記做選民 我們是採取一人一票制的,無論你是六年級的大姐姐、大哥哥,還是一年級的小弟弟、小妹妹,都可參與選舉,但最重要的,是要登記成為選民。登記選民的程序不算複雜,同學們只要在指定的一個星期,在小息時到禮堂向負責登記的糾察填交自己的姓名、班別和學號,便可參與投票。那時登記成為選民的同學多不多?差不多全部同學都登記了,可見大家都熱心參與這次選舉。   聽政綱 到投票前的幾天,老師不停在早會上提醒同學要留意新聞,要了解各參選者的政綱和過往工作,要做一個負責任的選民,還未止如此,負責的老師更選了三位六年級的同學,要他們在投票前的一天,帶上紙製的面具,在早會上向同學拉票。扮演的同學挺認真,演說也頗精彩,但台下的老師和同學,看見他們戴上面具,老成持重地侃侃而談,大家都合不攏嘴。第二天早會,同學們分別投票,人們都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但我們比現實走得更遠,我們是一人一票的。最後,司儀請校長來個總結,我欣賞地說:「很高興同學們在這段時間的熱情參與,我不知大家選了誰,但我個人估計,今屆當選特首的應該是唐英年先生,幾天後,看看我們同學選出來的結果,與現實的是不是相同?」   結果公佈 到特首選舉後的第二天,老師在早會上宣佈結果:「同學們,大家都知道梁振英先生當選了本屆特首,那麼我們的同學選中誰人呢?同學們都夠眼光,原來在九百多位同學中,有66%的同學投票給梁振英先生,證明大家的意願與選舉委員會差不多!」 為甚麼我至今仍記得這件事,因為那次我估錯了!雖然同學們的選票不是68.9%,但已是十分準確。 去年的政改未能通過,我們今屆特首選舉仍未能一人一票,但只要我們從小教導學生成為一個有責任的選民,留意參選者的政綱,思考心目中的領袖,有朝一日,當大家都熟識選舉,關心政治,愛護國家和香港時,必能選出一位萬眾歸心的特首。   誰說學校不談政治?

心裏火熱 投身教育

心裏火熱 投身教育

教學不也是用生命來感動生命?老師們無私地教導學生,不問回報,每天辛勞工作,一年又一年地看着學生畢業,偶爾在街上遇上已畢業的學生,談談往事,說說近況,已是莫大的回報。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