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國安法

曾是英國海軍陸戰隊成員的Trickett在離家不遠的公園裏死亡,英國暫時列為「死因不明」。(Facebook圖片)

間諜從來不易明

我在過去的採訪生涯中,真的看了不知多少怵目驚心的政治殘暴和詭詐。所以,還是與政治保持距離為妙,愈遠愈好。政治從來沒有普羅大眾相信的善惡,只有爭名逐利者決戰的勝負。

中美交鋒,中西互疑,且香港2019年出了大亂,北京感受到實在的國安威脅。(亞新社)

第23條立法 不是歷史的終結

普羅市民心無異念,應一切按平常心,維持自由生活作業,亦不濫用自由;保持國安和守法意識,唯不有意或無意地營造「泛化」現象、寒蟬效應。政府當局及各級公職人員執行國安要求時,須不偏離民心,掌握好情理分際。

完成23條立法後,對香港會有什麼影響?(亞新社)

當國家安全壓倒一切

國安法處理的都是嚴重罪行,按理不會動輒應用。澳門2009年就已完成23條立法,之後一直沒有動用,這方面經驗可供香港借鑒。國安法盡量備而少用,也許是減少對港造成衝擊的其中一個方法。

香港九七回歸,行的是「一國兩制」,國家是主體,「兩制」前提本要通過國家安全立法。(Shutterstock)

國家安全的社會意義

今天世界風雲色變,國際政客從來居心叵測,弱肉強食,森林定律是永遠當道,國安課題要面對的挑戰十分多元,軍事、網絡、金融、科技、太空等領域,都納入要國安的保護。稍有鬆懈,後果將會變成難以承受的重。

立法會決定於本周二加開全體會議,希望完成二讀、全體委員會辯論修訂案及三讀。(亞新社)

凱撒歸凱撒

據網上資料,歐美各國都面對同樣問題,並無明顯案例作為指引。籠統來說,一般認為叛國者不會為叛國行為懺悔,請求神赦免他的罪行。按理有悔意便不會進行叛國行為,舉證有困難,有關案件往往拖拖拉拉,不了了之。

我另一種擔心的是:港人慣咗亂噏,習慣成自然。雖然歷經19年街鬥和20年中頒布《國安法》,市民已小心很多。但真真假假,仍然難免有人噏錯。(Shutterstock)

肅正心態 應該無恙

我們千萬不要倒過來。過去十幾年,越走越右,最終右到騷動倒政府,還想引入美國,與中國對着幹。如今最怕在牛頓第三定律下,極右激發對等的反作用力,搞出個極左。

5年前香港各大院校的教授加學者總人數接近2000人,但近年因暴亂、疫情和《國安法》等等,去年教授加學者人數減至1600多,跌幅約15%。但今年已開始有逆轉趨勢,每間大學都在努力增聘人手。(Shutterstock)

高等教育是香港增長最快行業

相信香港的大學對全球學者,尤其內地和海外華人學者,具有很大吸引力,主要原因有兩個。首先對剛起步的年輕助理教授而言,香港的起薪點比美國還要高30%以上,對比英國更高出50%以上,稅後收入差距或接近1倍。

融合强調事物之間的交融、共存、互補和協調,强調多元文化之間的平等相待、相互借鑑。(shutterstock)

任重道遠

現實是我們儘管向外宣傳香港還是奉行普通法的國際金融中心,但西方傳媒並不接受,繼續以他們的價值觀為依歸。說好香港故事任重道遠,荊棘滿途。

時移世易,那天走過波斯富街,報攤已經改賣林林總總的煙草產品了,真是不一樣的光景。(亞新社)

禁書帝國

是自我審查乎?是掌權劃的紅線劃得太模糊乎?在內地可以買到的書,在香港買不到?我很早便曾經在專欄說「何妨京官治港」,也許掌權的人多一點自信,反而會多留一點空間與百姓。

李家超出訪新加坡等國,筆者認為台後李,家超必定會向李顯龍請教如何強勢管治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修復有期?

中國歷代領導人都很欣賞新加坡,既取得經濟成就又能維持一黨專政,但做香港特首這個地方官,比做新加坡總理這個國家領導人難十倍。

特首李家超一屆政府任內要完成23條立法,看來勢不能免。(政府新聞處圖片)

國安法有兩制之別嗎?

北京三番四次敦促香港要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但特區政府一直趑趄不前。特區政府的主事人也許還沒有察覺到,國安議題從2012年開始已不再是憲制責任「咁簡單」,而是中南海的首要關切、是重大政治任務!

新一屆港府須與立法會聯手修改法例,削減公營機構獨立而不受制約的權利。(亞新社)

防衞香港

林鄭政府相信會是英國殖民地在香港最後的殘餘。她代表的殖民地體制文化的部分,在國安法、選舉制度的完善化和新一任特區政府的施政下,將會很快地被清洗,令美英無法再在內部滲透。

記協譴責國安處 深夜帶走記者協助調查 遭警誡、搜屋兼扣旅遊證件 Journalist Assn Condemned Police for Taking Reporters to Assist Investigation but Warned, House Searched & Travel Doc Retained

記協譴責國安處 深夜帶走記者協助調查 遭警誡、搜屋兼扣旅遊證件 Journalist Assn Condemned Police for Taking Reporters to Assist Investigation but Warned, House Searched & Travel Doc Retained

國安法下,紅線處處。記者報道,亦越紅線?香港記協表示,有記者被要求協助警方國安處調查7.1刺警案。被搜屋,扣起旅遊證件,被錄取警誡口供。大律師查錫我表示,警方有責任解釋記者是嫌疑人還是證人。

自回歸以來實踐的「一國兩制」正處於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亞新社)

歷史轉捩點上的香港

我的一代不少受到50年前「保釣」反殖運動所政治啟蒙,今天不少新生代的政治啟蒙卻始於2014年的「佔中」及「傘運」, 再受今次反修例抗爭的洗禮。他們不認同政府的解釋、不願意疑中留情。

Page 1 of 3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