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

王永平

1948年生於香港。1969年香港大學畢業,主修經濟,其後四年任職商界。1973年加入政府,曾任職駐關貿總協定(GATT),即後來的國際貿易組織(WTO)香港常任代表、民政總署署長、教育統籌司。1997年香港回歸,獲委任為教育統籌局局長,後任職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工商及科技局局長。2007年退休後,開始在《信報》及《am730》等報章撰寫評論時局文章及主持電台時事節目。曾任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客座教授、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名譽教授,現為職業訓練局顧問。著作有《平心直說》、《不平則鳴-王永平論政》、及《通識思考,時事點評?》。
吳靄儀指出,「捍衛司法獨立不是為了維護法官的利益,而是確保法官可以無懼地秉持法治」。(吳靄儀Facebook專頁圖片)

吳靄儀給港人上了一堂法治課

我相信,吳靄儀這篇法庭演詞會成為香港一國兩制歷史一個重要印記。我更希望,她對維護法治終生不渝的立場和理想,可以對不少今天在位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人員,發揮醍醐灌頂的作用。

政府規定顧客必須使用「安心出行」,可能會引起爭拗及導致「趕客」。(Shutterstock)

防疫新路向須便民而非擾民

政府為了打擊部分市民的不合法行為,除了要求顧客必須使用「安心出行」影響食肆生意外,食肆要求所有員工完成接種疫苗則是製造內部矛盾,新措施可謂問題多多。

即使沒有正式「指示」,說中央「責成」港府盡快處理好房屋問題,應該符合事實。(Shutterstock)

政府能不靠中央解決房屋問題嗎?

香港的土地、房屋問題製造社會深層次矛盾和擴大貧富懸殊,中央領導對此表示關注由來而久。除了澄清錯誤引述外,政府更應該用事實證明,本身是有能力去解決中央關注的房屋問題,毋須中央幫忙。

即使丁權既合法又傳統,但它亦可以因應實際情況而作出與時並進的改變。(Shutterstock、亞新社)

解決丁權問題 唯有人大釋法

《基本法》第121條在有關租金不變的條文中,列明「鄉村屋地」、「丁屋地」,而第40條卻沒有列明丁屋或丁權。這是否表示在草擬此條文時,人大有意保留丁權可以因時因地而改變的彈性?人大可否做得更多?

港府已宣布BNO護照不能作為旅遊證件。(Shutterstock)

英籍港人有三類不宜針對BNO

英國於1月底正式落實BNO港人及其家屬先入境後入籍的安排,中國隨即宣布不再承認BNO護照為有效旅行及身份證明,旋即傳出中央政府將進一步限制透過BNO簽證取得英國國籍的港人應喪失在港的居留權及投票權。

中方針對英方的BNO新猷採取反制措施完全可以理解,但有一點是筆者想不通的,為何反制不是針對英國政府?(亞新社)

反制英BNO措施宜深思後果

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在《南華早報》撰文,建議在指定日期後,港人利用BNO計劃入籍英國,即時喪失中國籍,並因此喪失在港的永久居留權。我曾撰文指BNO問題是枚政治炸彈,一旦不小心引爆,破壞無窮。

馬道立在記者會三番四次強調法官是獨立地依法審案。(亞新社)

馬道立在記者會意在言外的說話

今天不少港人質疑香港是否仍有法治。將會退任的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相信香港依然有法治,因為法官仍然是根據《基本法》和司法誓言去處理案件。不過,馬道立迴避提「三權分立」這個變得敏感的言詞。

香港特區政府在此案的整個過程中,完全沒有為犯事港人或其家屬提供任何實質的人道支援。(亞新社)

12港人案的3個啟示

這場轟動香港及美英等外國勢力的12港人案,根據內地官方的表述,包含兩個重點。我認為這宗案件對港人有3個啟示。

年輕的朋友,你們將來有很多時間和機會去創造香港的明天。(亞新社)

寫給因修例風波而失去自由的港人

身為一個幾乎每天都要走出外逛逛的人,我可以想像失去自由是多麼的難受。不過,凡事總有正反兩面。利用這段時間閱讀和思考,開啟心靈、擴闊視野,為未來作打算,是無數過來人的經驗之談。

在國安新時代下,一旦得到中央認可,紫荊黨支持的候選人可以在各級選舉中拿到多少席位,完全可控,沒有難度。(灼見名家製圖)

不容小覷的紫荊黨

從中央全面管治香港的角度思考,除去民主派後,讓一股愛國新力量參與各級選舉,藉此制衡本土建制勢力,並顯示政治多元,只有好處而無風險。

政府的防疫工作,客氣地說,依然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亞新社)

港府防疫措施成效不彰的原因

為了抗疫防疫,政府施政寧緊勿鬆,原則上完全正確。問題是,政府不少防疫措施,由疫情開始發展到第四波,始終令人印象是掛一漏萬,後知後覺,甚至自相矛盾,結果是成效不彰之餘,更徒添民怨。

教育歸教育是理想,教育不離政治是現實。為何政府要修理通識科?(灼見名家製圖)

通識教育科有何問題?

政府對通識科施大手術,連名稱也以被污名而要更改,充滿撥亂反正的意味。特首林鄭月娥強調,此舉並非政治凌駕專業,而她也不是收到中央指示去做。既然如此,容我以教育角度談論通識科的「亂」和「正」。

隨着局勢趨於穩定,以及新冠病毒終有一日受控,市民在「依法」下能否恢復享有《港區國安法》生效前的言論、集會、遊行等自由?(灼見名家製圖)

評《施政報告》·政治篇

在談及《港區國安法》的部分內,《施政報告》重申官方立場,包括立法是因局勢到了「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立法後香港恢復穩定,而法例不會影響市民繼續依法享有言論、新聞、集會、示威、遊行等自由。

即使人大常委會這次應特首要求破格信任選舉主任,這個做法也不宜繼續下去。(灼見名家製圖)

DQ議員除了合法仍須合理

今次DQ4位議員,一名在參選時被判斷為不擁護《基本法》和不效忠政府的議員是否等同他已違反其就任時按《基本法》第104條的效忠誓言,值得商榷。

林鄭對提出此請求的理由,是DQ現任議員涉及《基本法》的解釋,政府不能自行決定。(灼見名家製圖)

當局先忍後發 泛民欲留終棄

人大常委會決定現屆立法會繼續運作至少一年,但沒有表明被DQ的4位議員不可留任。泛民決定留任。他們想不到的是,立法會復會後不夠一個月,人大常委會竟然決定DQ四位以為過了關的議員。

一向與特朗普不和的主流媒體,以致每天接觸億萬計網民的社交平台如Facebook、Twitter等,在選舉期間的報道上不理基本新聞操守,偏幫拜登。(亞新社)

醜態百出的美國大選

在點票初期領先對手時,特朗普便急不及待宣布連任成功,以至推文表示民主黨企圖作弊贏出選舉。此舉遭到民主黨及主流媒體猛烈批評,指這是公然挑戰民主制度的醜陋行為。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