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威

梁振威

香港教育大學宗教教育與心靈教育中心專業顧問、兒童文藝協會會員、前香港教育學院中文系講師。從教40年,曾於本港中小學、男童院及懲教署執教。主要著作《小學中國語文課程與教學》(與李子建教授合著)及《圖解中國國情手冊》(編輯),曾擔任出版社之中文科顧問及小學中國語文教材之作者。
政務司司長是行政長官的「丞相」。(Shutterstock)

政務司司長與教育

香港政務司司長的職責,是協助行政長官,督導他轄下政策局的工作,肩負協調各政策局在制訂政策和實施政策的責任。

不應把母校變成自己的政治戰場。(亞新社)

校友

作為校友,該時刻反思自己當年「以學校為榮」,今天有否讓學校「以你為榮」。

香港回歸,人心沒有回歸,卻是事實。要人心回歸,國民教育至為重要。圖為香港理工大學去年舉辦升旗禮賀國慶。(香港理工大學圖片)

愛國者治校 

作為教育工作者,為國家育人,不會不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之理,校長應在自己的崗位上盡點責任。

相對於冰心,魯迅跟人談寫作並不認真。(左:網絡圖片;右:Wikimedia Commons)

冰心、魯迅和「他」對寫作的瑣談

《作文教學論集》,收錄了冰心一篇題為〈寫作經驗瑣談〉的文章。文章記述了冰心一次應邀出席一個語文學習講座,就自己的寫作經驗,回答參加講座的老師提出關於寫作的十個問題。

香港學校的陸運會模式和競賽項目,多年來都沒有多大的變化。(亞新社)

對香港陸運會的反思

過往的10月和11月,是學校舉行陸運會的月份。今年因疫情為由而取消。對於學校今年沒有陸運會,同學並沒有什麼反應,這引起筆者對陸運會的一些深思。

小學的學習是初升的太陽,和煦而溫暖,中學的學習卻是正午的驕陽,炙熱而熾烈,只要能熬過正午的烈日,你便可享受日落的金光。(灼見名家圖片)

孩子升中後該怎樣學習

升中後,同學進入第三學習階段,這個階段的學習,科目眾多,教科書內容也大異於小學時的教材,要學得好,最基本的,是要運用下列的學習方法。

不同的作文題目,有不同的審題和立意策略,要討論的實在太多,限於篇幅,筆者僅簡單列出審題和立意的基本的策略,供同學參考。(Shutterstock)

取消口試後,獲取DSE中文佳績的關鍵

本年DSE取消口試,卷二將成為中文佳績的關鍵卷。作文時的審題與立意,對作文的評級,有關鍵性的影響。對於在寫作時如何「立意與審題」,筆者就過往的教學經驗,有一點淺見,願與同學分享。

成年人把小孩帶進政治漩渦,絕對會摧毁童真。(亞新社)

漫話童真

童真是童年的一個重要成分,有童真的童年,才是可貴的童年,否則,童年和成年又有何分別?要讓孩子進入複雜多變的世界之前,有一個愉快、輕鬆的童年,那各位家長、老師、就必須要有「童心」了。

並非每個老師都稱得上是「靈魂的工程師」,但鄧老師的確能在我們的思想作品上用心地圈圈點點,用他那高潔的師德感召着我們。(Shutterstock)

有師如斯

古人常說:「師愛為魂,德高為師,學高為範。」作為人師,鄧老師應無憾無愧了。

電影是「親子」的導體,教育的孩子的素材。這是低消費,高效益,具教育效能的「親子活動」,我們何不與孩子一起「悅讀電影」呢?(Shutterstock)

親子‧電影‧教育

電影帶領我們穿梭時空,環遊寰宇,拓展了我們的生活經驗,帶動了學習的熱情。電影更是「親子」的導體,教育的孩子的素材。

尊重孩子,讓孩子感受到被尊重,他們便會產生自尊,有自尊的孩子,就有強的自信心,自信心夠強,會促使他們有更高的成就。(Shutterstock)

聽陶行知的《小孩不小歌》

究竟「小孩是小」還是「小孩不小」呢?「小」與「不小」這個問題,讓筆者想起那次聽中國教育家陶行知的《小孩不小歌》,帶出家長和老師,都必須遵循的原則,那就是「相信孩子」、「尊重孩子」和「理解孩子」。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小魚在大塘,還是大魚在小塘,其「變」也在此。(Pixabay)

小魚、大魚與魚塘

若以魚塘比喻學校,學校收怎麼樣的「魚」,端視乎擔任塘主的校長決定養什麼「魚」。談起「魚兒可變身」,令我想起《莊子‧逍遙遊》的兩條魚「鯤」和莊子與惠子游於濠梁之上所見的「鯈魚」。

「廢青學生」一般都是「自我意識」甚強的人,他們不喜歡被人「過度關懷」。(Shutterstock)

當老師遇上廢青

當下的「廢青」,是在面對生涯困境的問題時,他們無能為力,於是也就放棄,接受現狀的一群。當老師遇上「廢青學生」時,該以什麼態度對待他們呢?

「詩性思維」,或稱原始思維,兒童時期所具有的特殊思考方式。(Pixabay)

學詩促思

雖然,「詩」能發展學生的思維能力,可在今天的語文學習氣氛下,要學生對「詩」有興趣,必須從童詩開始。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右二)爆粗辱罵老師,一度被校方要求停學。(港語學Facebook Page)

校園爆粗縱橫談

社會歪風下,學生在校園爆粗淪為常態。如果要懲罰爆粗的學生,有阻嚇作用嗎?懲罰能夠令學生以後不說粗言穢語嗎?

林鄭月娥曾在節目表示,由小一開始考第一,曾經因中期考成績不是排名第一而哭成淚人。(亞新社)

從林鄭月娥因考第二而哭說起

考試是是學校教育不能避免的評估工具,同學要以平常心面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因一次考第二而哭,作為老師,對當下的教育只追求利益,而不重視品德,感到很傷心。

《論語》中,孔子的天道觀念,也有生命教育的教導。(Pixabay)

淺談生命教育

若以每所小學有1000名學生計算,即全港有33所學校的學生都有抑鬱情緒傾向。難怪有人回應「真有那麼多嗎?」

西安大學的鄧瀅教授,在教育的路上鋪上了中華文化的磚,用中華文化的軟實力搭建國內外友誼之橋。(Pixabay)

最美的教師

獲得「最美教師獎」的教師,並不是身穿比堅尼泳衣,展露誘人身段,以撩人的體態回答主持人提問來突出「美貌與智慧」的可人兒。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